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和平之泉行動」開戰:土耳其大軍圍攻,敘利亞庫德人再啟「種族清洗」疑懼?

2019/10/10 轉角24小時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2019. 10. 10 土耳其敘利亞

「和平之泉行動」開戰:圍攻庫德人,土耳其大軍攻入敘利亞北部

「在猛烈空襲的掩護下,土耳其軍隊『再度』深入敘利亞!」2019年10月9日,土耳其國防部正式啟動「和平之泉行動」,數個旅的土軍裝甲部隊協同阿拉伯裔為主的敘利亞反抗軍,已跨越邊境、殺進敘利亞北部前線,並於拉卡省、哈塞克省一帶,與敘利亞庫德族武裝「敘利亞民主力量」(SDF)激烈交火——目前,包括歐盟、俄羅斯、伊朗與美國國會,都已出聲譴責土耳其的「魯莽動武」;就連下令駐敘美軍「給土軍讓路」的川普總統,也立場搖擺地指責「土耳其的行為很糟糕」。但同一時間,被困在交火前線的76萬名敘利亞平民,無論是阿拉伯人還是庫德人都再度出現了「逃難潮」,這也讓複雜而充滿戰略算計的軍事行動,再添增「種族清洗工程」的嚴重疑懼。

▌前情提要:〈川普背棄敘利亞庫德人,共和黨集體暴怒:你和歐巴馬一樣爛〉

土耳其對敘北的軍事行動,是從10月8日下午開始,以土軍F-16為首的大批戰機,突然朝敘利亞-伊拉克邊界的山區據點猛轟;然而空襲行動只是「聲東擊西」,以敘利亞反抗軍為主、土耳其陸軍為輔的大批地面聯合部隊,早已連夜集結於土耳其南境,並於9日正午開進了敘利亞本土。

土軍聯合部隊的首波行動,主要分成兩條攻擊方向——第一條是西方,敘利亞拉卡省的邊境要衝「泰勒艾卜耶德」(Tal Abyad);第二條則是東方,敘利亞哈塞克省的「艾因角」(Ras al-Ayn)——兩條進軍路線都是控制土敘邊界的必爭關卡;但同遭攻擊的雙城,卻都有萬人等級的平民稠密區。

直到10日清晨為止,已知土軍與庫德族部隊於艾因角激烈交火。但傷亡狀態、前線作戰、以及難民撤離的狀況則一概不明,缺少即時而可信的戰情通報。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英勇的部隊已經越過邊境、展開反恐行動——我們的目的是為了重整和平,肅清威脅土耳其的所有『恐怖份子』!」土耳其政府表示,和平之泉行動的目的,是要摧毀土敘邊境的「恐怖走廊」,並拉出一條沿著土敘邊境、朝敘利亞內陸縱深30公里的「安全緩衝區」。

土耳其口中的「恐怖走廊」,指的是敘利亞庫德人與土耳其庫德人——特別是被認定為恐怖組織的「庫德工人黨」(PKK)——的跨境合作。土方認為,目前武裝佔據敘利亞東北隅的SDF,於組織宗旨和武裝行動上都與PKK同出一脈。因此,擔心SDF的武裝自治,會刺激並支援土耳其庫德族分離主義的厄多安總統,才多次出兵敘利亞,試圖肅清「家門口」的庫德族力量。

在敘利亞內戰的8年之間,飽受難民潮、戰火擴散壓力的土耳其,曾數度要求國際出手、於土敘邊境頒布「禁航區」或「武裝安全區」,希望藉此將敘利亞難民、庫德族武裝部隊與ISIS,「隔離」於土耳其本土。然而相關決策涉及軍事佔領,對入侵伊拉克仍餘悸猶存的美軍與聯合國,因此意興闌珊、毫無興趣。

多次求助北約未果,土耳其總統厄多安於是逕自動武——包括本回的「和平之泉行動」在內,土軍從2016年陸續且不間斷地發起了「幼發拉底之盾行動」(2016年8月)、「橄欖枝行動」(2018年1月),並協助從阿勒頗圍城戰中、被阿薩德政府軍擊潰的敘利亞反抗軍重整旗鼓,由從東向西,逐漸控制了土敘邊境地帶。

無論是幼發拉底之盾、還是橄欖枝,土耳其的軍事推進,卻都遭遇了駐敘美軍的刻意阻撓。這批為數只有千餘人的「軍事顧問團」,是美國為了剿滅ISIS的反恐戰爭,而派入敘利亞北境。其負責支援、訓練、提供武器與空支援,協調策劃了SDF的武裝建軍。

美軍認為,在圍剿ISIS的聖戰中,敘利亞庫德人是極其重要的前線要角,無論戰力士氣、作戰效率或配合度,都是敘利亞各派人馬中「最有實力與戰意者」。像是在2017年攻克ISIS「國都」的拉卡戰役,SDF就是犧牲奉獻的「浴血主力」。因此在過往行動中,支持SDF的美軍都會刻意阻撓土軍的進擊,並斡旋庫德族戰士撤離轉進。

但土耳其與其他阿拉伯反抗軍卻認為,SDF加入反ISIS戰爭只是純粹的利益算計,若放觀整場內戰,SDF也趁亂擴張領地。像是結盟敘利亞政府部隊,一同圍攻、渴殺數十萬平民的「阿勒頗圍城戰」;或者是趁著反恐戰爭,在邊境地帶對阿拉伯社區發動「清鄉」,其行為不僅是「戰爭罪」,更涉嫌「種族清洗」。

甚至在拉卡圍攻戰役中,SDF也傳出背著美軍與ISIS交換條件,替數千名被圍聖戰士安排安全撤離路線、讓恐怖份子交出城池充當戰果——自此,彼此的血債與仇恨指控,也陷入了極為複雜的惡性循環。

逮捕數千ISIS戰士的敘利亞庫德人。 圖/美聯社
逮捕數千ISIS戰士的敘利亞庫德人。 圖/美聯社

9日發動「和平之泉行動」後,土耳其政府也分別向盟國與周遭國家——包括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通報狀況」,除了說明土軍的行動計畫與目的,亦強調「軍事部署只針對恐怖份子,除了殲滅ISIS與PKK外,我們沒有別的戰略意圖」。

不過對此歐盟、德國、法國都先後出聲警告,歐盟執委會方面更威脅土耳其:「若觸發人道危機,歐盟絕不會出面買單的!」另一方面,支持敘利亞政府軍的俄羅斯與伊朗,則批評土耳其的侵攻「危害敘利亞主權」,並警告土軍的行動或許會再重啟另一條戰線,讓本已接近結束的敘利亞內戰「再度燃燒」。

至於再一次「背叛」庫德人的美國政府,則出現了微妙的內鬥狀態。像是一向力挺川普、但極為反對美國收手不管庫德人的共和黨參議院大老葛瑞姆(Lindsey Graham),就痛罵土耳其政府「犯了滔天大錯」,並代表共和黨方面聯手民主黨團,加速討論「土耳其制裁法案」。

與此同時,明明是自己公開向世界聲明「美軍不介入、不幫忙」敘利亞庫德盟軍的總統川普,在得知土軍進攻後,也發出了「這個主意真糟,土耳其不要太過分喔!」的言論,並透過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解釋立場: 「美國絕對『沒有支持』土耳其入侵敘利亞,我們只是不反對、不干涉、不參與而已。」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在庫德族的民族論述中,土耳其東部、敘利亞東北、伊拉克北部、伊朗西北...等區域,應該是「庫德斯坦」的傳統主權範圍,但自家的建國夢想卻在一次大戰後,於1920年的《塞夫爾條約》被國際強權給犧牲漠視,因此庫德民族才會被剝奪自決權利,並被一分為多、成為客居他國的「少數民族」。

但反面的質疑則認為,庫德斯坦的成立與民族論述,往往會省略掉其中一個關鍵前提——1915-1917年的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認為庫德斯坦的故土說法,忽略掉了現在的庫德區,其實有大批地段是當年庫德人配合鄂圖曼帝國殺戮、掠奪亞美尼亞人而得來的土地,「歷史的血債,可不是只從1920年才開始。」

至於另一方的庫德人——伊拉克庫德斯坦自治政府——則對被土軍圍攻的「同胞」低調觀望。除了呼籲各方冷靜之外,伊拉克庫德人與「不死軍」(Peshmerga)並沒有具體的對應支援。曾在2017年發起獨立公投,但最終建國行動被伊拉克中央鎮壓的前伊拉克庫德斯坦領導人馬蘇德.巴爾札尼(Masoud Barzani),也只表示:「正透過多方管道密切關注。」

儘管同受《塞夫爾條約》所害,也曾在1991年波灣戰爭後遭遇美國的「叛盟背刺」。但伊拉克庫德政府與PKK的關係卻勢同水火,甚至廝殺成仇——因此,曾在波灣戰後曾為了清剿自己人而與海珊和解(Saddam Hussein)、並聯合伊拉克政府與土耳其一同肅清「同胞仇敵」的巴爾札尼家族,應不會對SDF的處境,有過多的支援與同情。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Turkey-Syria border: All the latest updates

Operation Peace Spring launched to eliminate terror threats in Syria

Turkey launches offensive in Syria

A 100-year struggle: the Kurdish fight for land and identity

Donald Trump’s change of policy on Syria explained

最新文章

「願你安息,力量更堅定!」R.I.P.是社群網路上最常見的逝世悼念,本意是「Re...

國際關鍵字 #RestInPower:從嘻哈悲歌到種族不義,R.I.P.的時代新解釋

2019/10/19
距離10月31日的英國脫離歐盟生效日,英歐雙方17日終於確認了新一版本的《強生首...

脫歐倒數14天:歐盟同意「強生版脫歐」,超級星期六的國會陰謀

2019/10/18
庫利亞坎事件令人咋舌的毒梟強大火力以及全城混戰,引發國際媒體以及社群網路震撼。《...

國際關鍵字 #Culiacán:墨西哥毒梟重武裝攻城,劫獄搶回「矮子」古茲曼之子

2019/10/18
圖/法新社

一個「停火」各自表述:彭斯調停,土耳其暫停攻擊敘利亞庫德人120小時

2019/10/18
「大家不要記恨於同受壓逼的人...」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杰(Jimmy Sham)...

鏡頭背後/香港「民陣」岑子杰遇襲事件:「別記恨同受壓迫的人」

2019/10/17
「喔對了!庫德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們才不是小天使,只是過去我們彼此同盟而已,他...

美國眾院譴責川普背叛庫德人,川普:有意見可去敘利亞玩沙

2019/10/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