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富士康再爆勞動醜聞:湖南衡陽廠Amazon生產線上的「奴工少年團」

2019/08/09 轉角24小時

英國《衛報》9日頭版刊出與跨國勞權NGO「中國勞工觀察」(CLW)合作的調查報導...
英國《衛報》9日頭版刊出與跨國勞權NGO「中國勞工觀察」(CLW)合作的調查報導,針對鴻海富士康涉嫌於中國湖南省衡陽廠區規模性地剝削「實習生」,甚至買通學校導師擔任「駐地監工」,以在校成績與獎學金為要脅,強迫建教合作的數千名未成年「高中職少年工」違法超時與夜間輪班。示意圖。 圖/歐新社

【2019. 08. 09 】

富士康再爆勞動醜聞:湖南衡陽廠Amazon生產線上的「奴工少年團」

「一模一樣的勞動醜聞,還要出幾次?」英國《衛報》9日頭版刊出與跨國勞權NGO「中國勞工觀察」(CLW)合作的調查報導,針對鴻海富士康涉嫌於中國湖南省衡陽廠區規模性地剝削「實習生」,甚至買通學校導師擔任「駐地監工」,以在校成績與獎學金為要脅,強迫建教合作的數千名未成年「高中職少年工」違法超時與夜間輪班。儘管鴻海集團隨即宣布「已介入懲處」,並即刻開除該廠廠長與負責幹部;但一模一樣的實習生問題,富士康已有多次前例,甚至有隨中國大缺工與通膨問題的日漸惡化,而成為結構性的勞雇弊病。

《衛報》這回深入調查的爭議目標,是富士康衡陽廠的「Amazon生產線」,主力製造Amazon的旗艦商品——能搭載Alexa系統的智慧型音箱「 Echo」與「Echo Dot」——以及Amazon的電子書載具Kindle。

根據中國勞工觀察所提供的內部文件,當前的衡陽廠正面臨嚴重的「缺工」、「人力成本上升」、與「生產進度延滯」的複合性問題。為了趕上下半年的出貨進度,湖南廠的生產線「理論上」應該維持至少7,000名正職員工的全時配合,但因為召聘數量遠底於預期,因此資方只能擴大使用「非典型勞力」。

所謂的非典型勞工,主要是以「派遣工」、「實習工」為主。但由於中國國內普遍且不斷惡化的缺工問題,派遣工的數量、薪資條件與配合狀況,也都拉低了大規模使用的成本彈性。因此洩漏的內部文件顯示,廠級幹部也贊同生產線的勞動來源,應朝建教合作的「實習生數量」積極擴張。

由於中國國內普遍且不斷惡化的缺工問題,派遣工的數量、薪資條件與配合狀況,也都拉低...
由於中國國內普遍且不斷惡化的缺工問題,派遣工的數量、薪資條件與配合狀況,也都拉低了大規模使用的成本彈性。因此洩漏的內部文件顯示,廠級幹部也贊同生產線的勞動來源,應朝建教合作的「實習生數量」積極擴張。示意圖。 圖/中新社

在中國,16~18歲的「少年工」雖可透過建教合作等方式上工,但法律明確規定「不可加班」、「不可夜間工作」,少年建教工的使用比例,也不得超過單位勞工總數的10%;但截至7月份為止,富士康衡陽廠的少年建教工實習比例,內部統計卻已超過15%,學生實習生亦存在「結構性超時」與「蓄意夜間輪班」的明顯違法情事。

「在實習之前,學校裡的老師和大家說好的約定,是實習兩個月,每天上班8小時、每星期5天班。」17歲的小芳(化名)向中國勞工觀察的調查員表示:「但來到工廠後,安排卻變成每天至少10小時,一個星期6天班——領班和老師們說好了,不配合就沒有成績,後續就會很麻煩。」

這些學生的實習期間以兩個月為基準,所有人都住在工廠宿舍「集宿實習」,同時學校還會派遣教職員擔任「隨團導師」,就近「輔導」並協調工作起居。不過對外公佈的實習計畫裡,雖然包含「技能實作」與「認證課程」;但實際上所有學生都只會被發派到生產線上——以主修電腦工程的小芳為例,她的「實習內容」就是負責安裝Echo Dot音響裡的保護膜,每天目標3,000組,每天工作10小時還得連續工作6天,也就每個星期60個小時,機械式作一些與專業技能無關流水線組裝。

「一開始,我非常不習慣在工廠裡勞動。但現在,上工一個多月後,就算不怎麼情願,我也已習慣了這種生活......儘管每天都要上半10個鐘點,真的非常非常累。」小芳表示。

「我試著和生產線上的領班反應,說我真的不想超時加班。但領班就直接和隨隊導師告了狀,導師則跑來警告我:如果我不配合加班,我就不夠格在富士康實習,這不僅與成績有關,還可能影響我能否畢業、申請學校獎學金。」小芳無奈地說:

「我沒辦法也沒別的選擇,只能咬牙硬撐過這一關。」

然而隨隊老師們私下向中國勞工觀察的研究員坦承:富士康所謂的「實習課程」基本無關專業實習,亦非具技術性的必要課程;各種加班人生,充其量只能算是職場見習、或提早體會社會現實的殘酷——但之所以學校和老師都千方百計要拉學生實習,無非就是個「錢」字。

《衛報》表示,根據建教計畫,合作學校每引介一個實習學生進工廠,富士康就會依人頭向學校支付「每人500塊人民幣」的費用(新台幣2,200塊),但光是衡陽廠就有1,500~2,000名實習少年工。因此每梯次的介紹費用,長期累積下來也是筆不小的財富。

除此之外,在實習過程中的「隨隊老師」,不僅薪資開銷都由富士康支付,其學生在生產線上的「製造績效」若能達標,導師也能獲得額外的督導獎金。共生共利之下,導師的輔導與服務對象,也就容易朝資方立場有所偏差,對於富士康要求長期加班的「結構性違法」,當然也更視若無睹、毫無反應。

衡陽廠的少年工。這些學生的實習期間以兩個月為基準,所有人都住在工廠宿舍「集宿實習...
衡陽廠的少年工。這些學生的實習期間以兩個月為基準,所有人都住在工廠宿舍「集宿實習」,同時學校還會派遣教職員擔任「隨團導師」,就近「輔導」並協調工作起居。 圖/中國勞工觀察

在超時加班的勞動剝削外,《衛報》的調查報導也質疑起富士康廠方,是否於薪酬待遇非法壓榨著數千名未成年實習工?

報導指出,這些學生實習工所領的薪資是「每小時人民幣16.54元」(新台幣74元);就帳面上看來,比湖南省的最低時薪標準檔次還高(分三級,最高級是 15人民幣/小時)——但事實上,這16.54元的時薪,卻是已經包含了本屬非法的「加班費」與「夜班津貼」。折算下來,學生們拿到的基礎時薪只有人民幣10元(新台幣44.5元),比湖南省最低基本時薪的最差標準11.6元/小時還低。

相比之下,派遣工在衡陽廠的平均時薪,卻是每小時20.18元人民幣(新台幣90元)。一來一往的人事成本,也促使「效益至上」富士康游走偏鋒,大規模地違法聘雇、剝削中國的少年勞工。

在《衛報》的調查報導公開之前,直到7月25日,富士康衡陽廠的內部會議都仍一致認同,建議聘用「更多的學生實習生」。該份會議紀錄強調,學生實習生不僅「價格便宜很多」,在管理上也還有學校配合的權威約束力。除此之外,比起有經驗的派遣工,年輕的實習生雖然需要訓練,但上手效率與體能也更好,對每年4~10月的訂單趕工旺季也更有彈性,「特別是在聘僱開除上,公司的彈性更高、負擔的成本也會變得更少。」

不過調查報導曝光後,對於類似爭議不算陌生的鴻海集團總部,也熟練地俐落止血。除了即刻開除負責廠長與涉案幹部外,亦強調「類似政策與公司方針嚴重不符」,並強調將深入調查「決不寬貸」;而美國的Amazon總公司亦表示「我們也不知情」,並重申集團尊重各國勞動規範、將盡力推動並監督合作廠商的「勞動友善政策」。

但事實上,類似的「少年工剝削問題」與違法爭議,已不是富士康第一次被國際媒體踢爆的勞動醜聞。以衡陽廠為例,2018年就已傳出過非法壓榨派遣工的重大爭議;2017年11月,英國《金融時報》的調查報導,也幾乎「一模一樣」地揭發了富士康在河南省鄭州廠,大規模使用實習學生超時工作,以填補Apple手機「iPhone X」生產線的非法勞問題。

事實上,過去兩年來,富士康的投資與工廠獲利,一直受到中國整體大環境的嚴重影響。除了基層勞動力嚴重短缺外,富士康長期合作的Apple手機產品,也連續兩代出貨狀況不如預期。此外,隨著國內通貨膨脹與薪資水平的增長,各種人事成本的支出,也因中美貿易戰的負面影響而更感壓力,因此富士康素來讓國際關注的爭議勞動條件,才會頻繁出包、並誇張地屢傳「未成年剝削事件」。

但類似的剝削狀況,並非富士康「獨有」、或NGO格外針對鴻海集團——像是南韓財閥「三星」(Samsung),就同樣被中國勞工觀察於2018年檢舉「在中國非法使用童工」(實習工指的是16~18歲;但16歲以下,指的更是非法的童工),並涉嫌於電子場內向僱員隱瞞有毒化學藥劑的使用。 中國勞工觀察指控三星在中國與東南亞「虐待勞工」,卻在歐美市場大打廣告、宣稱自己商品符合人道於勞動友善,因此以協同其他跨國勞動組織,於法國對三星發起司法訴訟。

2010年深圳富士康員工馬向前死亡疑案。公司說他是猝死廠區,但家屬懷疑是被主管打...
2010年深圳富士康員工馬向前死亡疑案。公司說他是猝死廠區,但家屬懷疑是被主管打死。最後檢方相驗為猝死結案。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Foxconn axes 50,000 seasonal jobs as Apple slowdown bite

Foxconn says investigating labor conditions at China factory used...

Amazon investigating claims its Chinese supplier used illegal child labor to make Alexa devices

Amazon Under Fire Again as China Factory Hires Teen Interns

Schoolchildren in China work overnight to produce Amazon Alexa devices

最新文章

開羅十月大橋附近的武力鎮壓。 圖/Twitter

歸來的「阿拉伯之春」:革命再來?埃及反政府示威重返「解放廣場」

2019/09/21
20日,為了呼籲重視氣候變遷危機,在下周即將登場的「聯合國氣候行動高峰會」前,世...

國際關鍵字:#GlobalClimateStrike,「全球罷課為氣候」的百萬大串連

2019/09/20
2010年的布瓦吉吉(右一)自焚抗議事件,本阿里(左二)與突尼斯中央政府原本漠不...

「阿拉伯之春」打倒的強人:突尼西亞前總統本阿里病逝,死時83歲

2019/09/20
曾被名導演奉俊昊改編為經典電影《殺人回憶》的南韓重大刑事懸案——1986-199...

鏡頭背後/不放手的《殺人回憶》:33年懸案,南韓鎖定華城連續殺人主嫌

2019/09/19
白人扮成阿拉丁跳舞,算種族歧視嗎?加拿大總理特魯道(Justin Trudeau...

「阿拉伯棕臉」事件:加拿大總理特魯道的種族歧視爭議

2019/09/19
在「控訴記者會」中,馬爾基上校雖然直稱「伊朗是毫無疑問的真正主謀」。但軍方發言人...

戰爭行為?沙烏地公開巡弋飛彈、無人機殘骸,控伊朗「襲擊煉油廠」

2019/09/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