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捕鯨船團出港:31年來第一次,日本正式重啟商業捕鯨

2019/07/01 轉角24小時

日本在1日正式重啟商業捕鯨,這是去年底宣告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後的首度活動,...
日本在1日正式重啟商業捕鯨,這是去年底宣告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後的首度活動,也是日本睽違31年來,第一次重返商業捕鯨時代。圖為7月1日北海道釧路港出發的捕鯨船。 圖/美聯社

【2019.7.1 日本

捕鯨船團出港:31年來第一次,日本正式重啟商業捕鯨

「就算面臨責難壓力,我們也要團結一致出海捕鯨!」日本在1日正式重啟商業捕鯨,這是去年底宣告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後的首度活動,也是日本睽違31年來,第一次重返商業捕鯨時代。在國際與環保團體的譴責聲浪中,從山口縣下關港和北海道釧路港,分別有多艘捕鯨船陸續出航;捕鯨重鎮山口縣下關市,更在1日清晨舉辦「出港壯行會」激勵士氣。為安撫國際的責難,日本農林水產省也同時公布,今年度的捕獲上限為227頭,數量已比去年度幅下降,期望各國理解日本並非過度捕撈的生態破壞者。各地雖然對捕鯨再開有所期待,但也有捕鯨縣市擔心,鯨魚市場未必樂觀、而且還可能因為國際觀感的譴責而衝擊觀光。

▌前情提要:〈強啟商業捕鯨:日本元旦前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日本去年底宣告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要重啟被禁止的商業捕鯨活動,引發國際爭

議。退出申請於今年6月30生效,日本也選在退出後的隔日,7月1日正式重啟商業捕鯨。這是從1988年遭到IWC禁止以來,日本睽違31年的商業捕鯨再開;而捕撈範圍也從南極海撤出,限於日本近海的經濟水域。

為了準備重啟的「歷史時刻」,從事捕鯨漁業的山口縣、宮城縣、北海道等地的業者蓄勢待發,1日清晨就陸續展開出航。作為捕鯨重鎮的山口縣下關市,同日在地方業者共同召開下,舉行了「捕鯨船團出港壯行會」以激勵士氣。會中共同船舶公司的社長森英司表示,「雖然在希望與不安的混亂中出港,但我們仍要團結一致、做好商業捕鯨!」

今天從下關出港的捕鯨船共有3艘(包含大型捕鯨母船「日新丸」),過去下關的船隻只有參與過在南極海的科學調查捕鯨,在日本退出IWC後也跟著撤出南極海捕鯨。對於下關的捕鯨業者來說,這也是首次在太平洋的日本專屬經濟海域進行獵捕,「能不能抓到還不曉得,只希望安全第一、平安返航。」本次出航的日新丸船長江口浩司向《NHK》表示。

「能夠再次商業捕鯨,內心非常激動...我們擁有自豪的捕鯨傳統。」日本小型捕鯨協會會長、太地町魚協的貝良文,興奮地向《產經新聞》表示。

圖為和歌山縣太地町的捕鯨船,與被獵捕的短肢領航鯨(Short-finned pi...
圖為和歌山縣太地町的捕鯨船,與被獵捕的短肢領航鯨(Short-finned pilot whale)。太地町因為獵捕鯨豚的傳統,成為紀錄片《血色海灣》與國際環保團體嚴厲批判的地區。 圖/路透社

「能不能抓到還不曉得,只希望安全第一、平安返航。」本次出航的日新丸船長江口浩司向...
「能不能抓到還不曉得,只希望安全第一、平安返航。」本次出航的日新丸船長江口浩司向《NHK》表示。圖為7月1日從山口縣下關港出發的捕鯨母船「日新丸」。 圖/美聯社

圖為北海道釧路港在1日舉行的出海儀式 圖/法新社
圖為北海道釧路港在1日舉行的出海儀式 圖/法新社

將重啟商業捕鯨的城市,除了下關市之外,還包括北海道的網走市與釧路市,青森縣八戶市、宮城縣石巻市、千葉縣南房總市、以及和歌山縣的太地町。根據《產經新聞》報導,釧路港也在1日舉行了盛大的出海儀式,共計有5艘小型捕鯨船出發。

然而從去年日本宣布退出IWC以來,來自各國和環保組織的譴責聲浪不斷。重啟的前夕正逢G20領袖高峰會在大阪舉行,包含日本野生動物協會(JWCS)在內,國際上超過80個NGO與相關團體、串連英美等18個國家,在29日發布共同譴責聲明,要求各國領袖在G20上表達對日本無視捕鯨問題的譴責——但結果並不意外,聲明並未掀起漣漪。

譴責聲明發布的同一天,英國也有動保團體在倫敦發起和平示威活動,表示「明明日本國內的鯨魚肉需求那麼少,實在不能理解幹嘛還要商業捕鯨?」對於日本「無視生態保育」的捕撈執念,是長久以來IWC會員國和NGO團體的最大質疑。

為了安撫外界的疑慮,日本農林水產省在1日公布了商業捕鯨的捕撈上限:從重啟的7月開始至今年12月底,半年的總數為227頭(若計算為一年期,至2020年7月的話則為383頭),這個數量,比起去年整年度調查捕鯨捕獲的637頭減少許多。

「這是希望能在不影響鯨魚資源、合理範圍內的捕撈,期望各國能夠理解。」農林水產省表示。今年度的捕鯨量,依照種類區分,過去捕撈最大宗、鯨魚肉市場主力的小鬚鯨為52頭,下降數量是從撤出南極海捕撈以來最多的種類;布氏鯨為150頭、北鬚鯨為25頭。

捕撈上限的計算依據,官方表示,是根據未來持續捕撈100年、也不影響鯨魚生態資源的推估計算,這也是由IWC認可的公式。

對於睽違已久的商業捕鯨,相關業者對此多半抱持樂觀;《NHK》的調查表示,不少飲食料理業者期待能夠恢復過去的飲食文化,鯨魚肉或可成為新的飲食選擇。然而也有業者表示,本來就不是大眾普遍食用的鯨魚肉,能否恢復所謂「傳統文化」的榮景令人存疑。

《日本經濟新聞》則指出,各個捕鯨城市的期望與不安其實各有不同,例如和歌山縣太地町,同時還期望能藉由捕鯨來促進當地觀光;但相反的也有其他縣市擔憂,在國際譴責壓力所造成的觀感不佳,可能也會衝擊當地的外國觀光客來訪人數。

「日本的捕鯨,已經要走向終結了。」在重啟商業捕鯨後,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向《法新社》表示:退出IWC的日本無法在南極海捕撈,但日本近海經濟水域的鯨魚數量極為有限,就算商業捕鯨也不太可能帶來什麼新的商業未來。

圖為北海道釧路港,共計有5艘小型捕鯨船在1日出航。將重啟商業捕鯨的城市,除了下關...
圖為北海道釧路港,共計有5艘小型捕鯨船在1日出航。將重啟商業捕鯨的城市,除了下關市之外,還包括北海道的網走市與釧路市,青森縣八戶市、宮城縣石巻市、千葉縣南房總市、以及和歌山縣的太地町。 圖/法新社

「日本的捕鯨,已經要走向終結了?」圖為1日準備出港的日新丸。 圖/美聯社
「日本的捕鯨,已經要走向終結了?」圖為1日準備出港的日新丸。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重磅廣播/重返「大捕鯨時代」?日本退出IWC的後日談

クジラの町、期待と不安…商業捕鯨再開前に

商業捕鯨、31年ぶりに再開 釧路港、下関港から捕鯨船出港

Japan resumes commercial whale hunting after three-decade hiatus

鯨の捕獲枠、昨年比4割減に 31年ぶり再開の商業捕鯨: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商業捕鯨 きょうから31年ぶり再開 | NHKニュース

最新文章

傍晚過後衝突激化,數千名示威者被逼入了理大校區,警方催淚彈不斷狂射,示威者也不斷...

香港理大圍城戰:晝夜惡戰24小時,港警不留活路的十面埋伏?

2019/11/18
過去一周,威尼斯遭遇53年來最慘水患,然而,近年淹水已成日常的威尼斯,今年為何特...

水都淹水不退:惡水猛襲威尼斯,為何今年異常慘烈?

2019/11/16
習近平「對港發言」結束後不久,積極聲援香港、且不斷譴責中國政府的共和黨參議員——...

香港進度:「路人清潔工」中磚身亡,習近平發言刺激《香港人權法》加速

2019/11/15
日本德仁天皇於14日舉行「大嘗祭」,這是天皇即位的一系列儀式中,最為關鍵的時刻。...

鏡頭背後/德仁天皇「大嘗祭」:日本千年秘儀的神格化爭議

2019/11/14
駐烏克蘭代理大使泰勒爆出新例證:川普在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通話後,隔天...

烏克蘭門又一「神秘通話」?川普彈劾風暴的首場公開聽證

2019/11/14
香港13日深夜,天水圍一名15歲學生頭部中彈,被指遭催淚彈擊中,顱骨骨折傷勢嚴重...

又一少年命危:香港天水圍夜戰,15歲學生頭部中彈

2019/11/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