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日之丸旗的回家遺願:返還戰利品,二戰老兵的最後任務

2017/08/15 轉角24小時

1944年6月,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塞班島登陸,血腥的塞班島戰役開打。 圖/美聯社
1944年6月,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塞班島登陸,血腥的塞班島戰役開打。 圖/美聯社

【2017.8.15 日本

日之丸旗的回家遺願:返還戰利品,二戰老兵的最後任務

1944年7月某日,二次世界大戰戰火正酣,25歲的日軍伍長安江定男,無聲地死在塞班島的戰場上。安江的身上帶著一面國旗「日之丸」,上頭是180多個親族、好友在安江入伍前的簽名,祝福他「武運長久」。但安江戰死了,這面旗子也成為美軍陸戰隊大兵馬文.斯特倫博(Marvin Strombo)持有的戰利品——直到73年後,年事已高的斯特倫博才選在終戰紀念日這一天,親手帶著這面旗幟與安江的魂魄,回到他日本的故鄉。

來自美國蒙大拿州的斯特倫博,今年已經93歲。二次大戰期間,他曾服役於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師第6陸戰旅的精銳偵搜狙擊排「40大盜小隊」,並隨之征伐於太平洋的塔拉瓦戰役塞班島戰役

血腥的塞班島戰役中,斯特倫博在一次偵蒐任務中,發現了死於迫擊砲彈的日本兵——安江定男——以及他懷中滿是字跡的日本旗幟。這面日本旗,也被稱作是「日の丸寄せ書き」,與當時流行的「千人針」一樣,是後方親屬給入伍子弟的祈願物,上頭有著大家的簽名,希望用眾人的意念祝福出征的男丁們武運長久、平安歸來。

斯特倫博當然不知道這面旗幟的意義,只知道它在美國大兵中,是相當流行的戰利品。斯特倫博有點猶豫,「但如果不拿走,也有別人會奪走它,或者永遠消失在戰場上」,因此最後他還是動手拿走了這面「紀念品」。

我暗自對死去的日本兵發誓:『總有一天,我會讓它回家。』

93歲的二戰老兵,馬文.斯特倫博。來自美國蒙大拿州的他,今年已經93歲。二次大戰...
93歲的二戰老兵,馬文.斯特倫博。來自美國蒙大拿州的他,今年已經93歲。二次大戰期間,他曾服役於美國海軍陸戰隊 圖/美聯社

「我暗自對死去的日本兵發誓:『總有一天,我會讓它回家。』」這面日本旗,也被稱作是...
「我暗自對死去的日本兵發誓:『總有一天,我會讓它回家。』」這面日本旗,也被稱作是「日の丸寄せ書き」,與當時流行的「千人針」一樣,是後方親屬給入伍子弟的祈願物,上頭有著大家的簽名,希望用眾人的意念祝福出征的男丁們武運長久、平安歸來。 圖/美聯社

在塞班島之後,斯特倫博大兵還參加了天寧島戰役——再過不久,兩架載著原子彈的B-29轟炸機也分別從這島起飛,日本也在1945年8月15日無條件投降,二次大戰自此劃下句點。戰後,斯特倫博回到了蒙大拿的老家,他曾試著返還那面「寄せ書き」,但卻不知該怎麼下手,直到73年後,才因緣濟會地重起這未了的承諾。

斯特倫博表示,2015年時一位陸戰同袍的後人為了寫書《塞班島的40大盜》而聯絡上自己,並在得知旗幟故事後,主動為斯特倫博找上蒙大拿大學日文系幫忙,接著才牽線到專門「還願」的非營利組織——盂蘭盆社(Obon Society)。

由美國的歷史研究者雷克斯.季雅克與夫人敬子(Rex & Keiko Ziak)發起的盂蘭盆社,過去8年來都致力於「日章旗歸還」的工作。

出生於京都的敬子對日本《產經新聞》表示,自己的祖父也曾受召參戰,最後卻客死異鄉、埋骨緬甸戰場。直到2007年,伴隨祖父身邊的那面「日の丸寄せ書き」才在歷史學界的幫助下重返族人手上,完全能體會遺族心境的自己與丈夫雷克斯,這才決心成立盂蘭盆社。

一開始,盂蘭盆社先是透過社群網路公佈這面安江日章旗的圖像,希望合作的網友能幫忙協尋;之後,聯絡上的學者與日本地方神社,確認了「旗幟上的安江氏,應該是來自岐阜縣的東白川村」,而參與協尋的日本遺族會這才幫忙找到了安江氏的遺族代表——定男的弟弟,89歲的安江辰也。

由美國的歷史研究者雷克斯.季雅克與夫人敬子(Rex & Keiko Ziak)發...
由美國的歷史研究者雷克斯.季雅克與夫人敬子(Rex & Keiko Ziak)發起的盂蘭盆社,過去8年來都致力於「日章旗歸還」的工作。 圖/美聯社

定男戰死於塞班島那年,留在故鄉的辰也才17歲。在辰也的回憶中,曾擔任村中青年團團長的定男,很受鄉人喜愛,是個「非常溫柔又可靠的好哥哥」。誰知他受召入伍後,竟客死南洋異鄉。

很感謝馬文先生這70多年來,如此用心保管哥哥的遺物,這真的太好了...那個時候,我們只知道哥哥戰死...說他死在海上,遺骨不知所終,也沒能返鄉...真的很謝謝大家,今天終於知道哥哥後來的事,我們真的非常感動。

在塞班島戰役中,明知沒有勝算仍死鬥不休的日軍,在島上發動玉碎。包括偷襲珍珠港的名將南雲忠一在內,3萬1,000多名守軍中,只有900多人因傷遭俘,其餘士兵、甚至數千名島上平民全數陣亡或自殺。

在確認了安江定男的遺族後,盂蘭盆社也在網路成功群募,並安排了斯特倫博與家人親自前往日本東白川村,在8月15日當天將定男的遺物日之丸,親手交還給定男的遺族與後代。這也是盂蘭盆社成立以來,第一次有雙邊親族面對面的直接接觸。

「我們希望這樣的作法,能為戰爭闔上結局;為和平揭開新章。」盂蘭盆社的雷克斯表示,歸還儀式之所以選在8月15日,一方面是代表「終戰紀念日」對和平的期待,一方面也因為這一天正是日本的盂蘭盆會——如同台灣的中元節一般,據說死去的親人祖先們,都會在這一天從異界返回人間,因此選擇此日,也有「帶定男回家」的象徵意義。

8月15日當天,斯特倫博(右)將定男的遺物日之丸,親手交還給定男的弟弟辰也(左)...
8月15日當天,斯特倫博(右)將定男的遺物日之丸,親手交還給定男的弟弟辰也(左)。這也是盂蘭盆社成立以來,第一次有雙邊親族面對面的直接接觸。 圖/美聯社

定男93歲的妹妹(中)更是在輪椅上老淚縱橫,哽咽地向斯特倫博一行人道謝。 圖/美...
定男93歲的妹妹(中)更是在輪椅上老淚縱橫,哽咽地向斯特倫博一行人道謝。 圖/美聯社

我終於完成73年前的承諾,我帶回這面旗幟,歸還給你的家人們了。

斯特倫博在儀式上如此說道。在接過遺物的瞬間,89歲的辰也不斷地把臉埋進旗幟上,「我彷彿還記起了哥哥的味道」,而定男93歲的妹妹更是在輪椅上老淚縱橫,哽咽地向斯特倫博一行人道謝。

儘管在部分人眼中,歸還日之丸的舉動在當代仍相當敏感(像是與保守派的遺族會合作,並透過其有所爭議的會長、自民黨參議員水落敏榮幫忙);但撇開政治議題不論,歸還旗幟的舉動不僅能撫慰遺族,對於許多美國老兵來說,也是與自己和解、放下戰場創痛的療傷過程。

自從歸還協尋的服務開始之後,8年內盂蘭盆社就收到了400多面日章旗,並成功地將其中100多面交還給日本的陣亡者遺族,其中也包括了台籍日本兵——像是2015年,盂蘭盆社就將陣亡的台農義勇團軍屬吳德傳的「日の丸寄せ書き」,順利地帶回到了苗栗銅鑼的故鄉。

不過隨著時代的推進,二戰老兵一一逝去、能協助協尋的遺族記憶也不斷凋零,這也讓歸還旗幟的任務越發困難,許多旗幟甚至被當成一般古董,展售於網路拍賣。因此,這一回的歸還式,也被美日雙方稱為「73年後的奇蹟」。

  

▌更多深度國際新聞:

〈轉角國際〉

撇開政治議題不論,歸還旗幟的舉動不僅能撫慰遺族,對於許多美國老兵來說,也是與自己...
撇開政治議題不論,歸還旗幟的舉動不僅能撫慰遺族,對於許多美國老兵來說,也是與自己和解、放下戰場創痛的療傷過程。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OBON SOCIETY

終戦の日:日章旗、遺族の手に…73年ぶり、元米兵から - 毎日新聞

戦地から持ち帰られた日章旗3枚、遺族に返還へ

日章旗、73年後の奇跡 元米兵「家族に返すと日本兵と約束」 日米夫妻が返還活動に尽力:イザ!

最新文章

圖/俄羅斯國防部

都怪以色列?俄國軍機遭敘利亞政府誤擊擊落,15死

2018/09/18
黑潮號。 圖/歐新社

不沉默的艦隊:日本海上自衛隊首宣布「南海潛艦軍演」

2018/09/18
緩刑中的李在鎔。資料圖片。 圖/路透社

文在寅18日平壤訪問金正恩:三星少主李在鎔「帶罪隨行」

2018/09/17
周日香港做大水。 圖/美聯社

颱風「山竹」消散:菲律賓與香港遭重創,共計69死

2018/09/17
卡加延省的受災居民。 圖/歐新社

超級颱風「山竹」登陸:菲律賓清晨520萬人最高戒備

2018/09/15
圖/美聯社

菲律賓警報:超級颱風「山竹」強襲,杜特蒂的天災應對

2018/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