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加坡「男男性交」除罪:廢刑法377A,同志權益更進步?

2022/08/24 萬宗綸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宣佈星國政府將除罪化男性間的合意性行為,但同時也表示將保留婚姻僅...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宣佈星國政府將除罪化男性間的合意性行為,但同時也表示將保留婚姻僅限一男一女的定義,並將提高到憲法層級——這可以被視為同志權益進步的開始嗎? 圖/美聯社

8月21日,在新加坡國慶大會上,總理李顯龍宣佈星國政府將廢除刑法377A條,亦即除罪化男性間的合意性行為。刑法377A條為1872年由英國殖民政府從英屬印度引進的法律,在新加坡獨立建國後保留下來。同時,李顯龍也指出,政府將會保留婚姻僅限一男一女的定義,並將提高到憲法層級。

▌2007年:非自然性行為?異性戀行,男同性戀不行!

有關於377A的爭議,大抵上可以追溯至2007年的刑法修正。當時,星國政府廢除了第377條「非自然性行為」之法條:

「自願與任何男人、女人或動物發生違反自然規律的性行為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以罰金。」

Whoever voluntarily has carnal intercourse against the order of nature with any man, woman or animals, shall be punished with imprisonment for life, or with imprisonment or a term which may extend to ten years, and shall also be liable to fine

所謂的「違反自然規律」,除了「姦屍」與「人獸交」外,星國判例法也顯示,如果肛交、口交並不是作為「陰莖-陰道交」的前戲,也被認定為「非自然性行為」;因為唯一符合自然規律的性行為只限於「陰莖-陰道交」。

8月21日,正在發表國慶演說的總理李顯龍。 圖/法新社
8月21日,正在發表國慶演說的總理李顯龍。 圖/法新社

圖為當李顯龍宣布除罪化男性間的合意性行為後,一名男性開心地揮舞彩虹旗。 圖/路透...
圖為當李顯龍宣布除罪化男性間的合意性行為後,一名男性開心地揮舞彩虹旗。 圖/路透社

2002年,一名27歲男子與16歲女子在網路上認識後,在雙方合意下,女子替男子口交,這名男子隨後因為被女子舉報進行「非自然性行為」,而被判兩年有期徒刑,引發新加坡社會軒然大波。星國政府隨即在國會備詢時指出,正在檢討除罪化「異性戀之間的口交行為」,並在2007年對刑法進行通盤檢討時,廢除第377條,將「姦屍罪」單獨處理,但保留第377A條,視男性間性行為為犯罪的法條。

此舉讓新加坡同志社群大失所望。從第377條原先「非自然性交」的概念,一男一女即便不行「陰莖—陰道交」,而僅行無法產育後代的肛交或口交,也已經不被視為罪;做同樣事情的兩位男性,卻仍被視為犯罪。這無疑是赤裸的歧視。

官委國會議員(Nominated Member of Parliament)蕭錦鴻(Siew Kum Hong)同一年向國會遞交請願書,共有兩千多人連署,表達支持廢除377A的立場。他在國會辯論時指出單獨保留377A此舉違憲:

「修正案對第 377 條進行了修訂,以使異性戀成年人之間的私下、合意肛交和口交合法化。 但是,將男性之間的相同行為定為犯罪的 377A 被保留。 此為歧視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 因此,根據《憲法》第 12 條第 1 款,修改 377 而沒有廢除 377A 是違憲的,該條規定『人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並有權受到法律的平等保護』」。

然而,星國政府的基本立場是「保留但不主動執行377A」,因為若是廢除了377A等同於是在「鼓勵同性戀的生活風格」。經過激烈的國會辯論後,星國國會亦作出了保留377A的決議。

圖為2011年,美國休閒服飾品牌 Abercrombie & Fitch 即將在...
圖為2011年,美國休閒服飾品牌 Abercrombie & Fitch 即將在新加坡開業。 圖/美聯社

▌2009年:粉紅點運動

2008年,適逢新加坡放寬集會限制,新加坡公民可以在芳林公園進行集會活動。公開出櫃的一位醫療工作者Roy Tan馬上註冊舉辦新加坡有史以來第一個同志遊行,希望透過集會表達對於政府保留377A的不滿。

然而,Roy Tan的這個想法並沒有得到同志社群內部的支持。許多同志害怕參與同志遊行等同於公開出櫃,會威脅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再者,以抗議為主軸的同志遊行與新加坡人長期以來不公開與政府作對的政治文化違背。

在經過與其他同志運動倡議者的討論後,這個想法慢慢演變成為訴諸「有愛無類」(Freedom to Love)的集會活動,強調同志也是新加坡人的一份子,而非以傳統同志遊行的展現自我、挑戰傳統價值為活動主軸。

「粉紅點運動」(Pink Dot SG)在2009年誕生,首次集會吸引了2500人參與。採用粉紅色,是結合了新加坡國旗上的紅色與白色,同時也是新加坡身分證的顏色。粉紅色象徵的是同志希望融入新加坡社會,被家人接納的渴望。

「粉紅『點』」一詞也符合新加坡的國族認同。前印尼總統嘲諷新加坡在地圖上只是一個「小紅點」後,新加坡政治人物隨後將這個詞反過來利用,自稱新加坡為「小紅點」,藉以襯托新加坡雖小,但成就不凡的「新加坡認同」。

第一屆「粉紅點運動」的宣傳影片裡,可以看見主辦單位強調「社會和諧」的價值。影片一開場,就是一個個新加坡人說著自己有家人、同事、朋友,甚至是教友是同性戀,影片強調生活周遭有許多人都是同志,訴說同性戀與異性戀的愛情並無不同。

 圖/<a href=
圖/《海峽時報》2008年9月25日報導

2014年的粉紅點集會上,參與者在芳林公園排列形成愛心圖像。 圖/路透社
2014年的粉紅點集會上,參與者在芳林公園排列形成愛心圖像。 圖/路透社

新加坡國立大學的社會語言學者Michelle Lazar,透過分析「粉紅點運動」的宣傳影片,便發現了這些宣傳影片幾乎都緊緊扣住了 1991 年前總理吳作棟提出的新加坡人共享價值,包含「國家先於社群,社會先於個人」(Nation before community, society above self)、「家庭作為社會的基本單位」、「種族與宗教和諧」等等。例如,影片可能會強調某些同志伴侶的愛情長跑與忠貞、著重同志的家人如何一起陪伴他們參與「粉紅點運動」,或是指出自己希望自己愛的國家能夠公平對待自己等等。這些宣傳主軸都與強調同志人權與批判壓迫的運動路線非常不同。

換言之,「粉紅點運動」定調為關於「愛」而非「性傾向」的運動,透過策略性運用新加坡政府自己慣用的家庭價值與國家認同話術,「粉紅點運動」試圖將這個運動的能見度推到同志社群之外。比如,2012年的粉紅點運動集會恰巧碰到國慶日的彩排,當新加坡國旗飛過芳林公園上空時,主持人帶著參與粉紅點集會的人一起大聲唱著新加坡國歌,象徵同志運動與新加坡認同間的共存。

這也因為主辦方害怕政府會因為保守派的勢力,用其他方法為難「粉紅點運動」,不讓集會發生、或派出警力騷擾等等。主辦方同時亦一在強調「粉紅點運動」並非抗議活動,並希望外國人不要參與,以免政府拿「外國勢力干預內政」來做為藉口為難主辦方。從活動宗旨到符號的選擇,都顯示了「粉紅點運動」採取與主流價值「合作」而非「對抗」的路線。

社會語言學者Michelle Lazar認為:

在新加坡這樣的非自由國家,「粉紅點運動」採取這樣與國家配合的策略,讓政府沒有刺可以挑、沒有話可以講,實際上可以視為一種極權下的另類反抗;他也認為,這是「粉紅點運動」能夠逐漸獲得社會支持的主要原因之一。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2019-2021年:丞相,起風了!

從2009年一直到2018年,「粉紅點運動」大抵上都採取以上被稱作「務實反抗」(pragmatic resistance)的路線,以爭取社會與政府的支持。

2019年開始,粉紅點運動的策略似乎出現改變。這一年的活動影片主軸呈現「反歧視」,由同志們現身說法自己在成長時期遭遇的各種歧視,活動標語為「廢除377A」,最後更是由參與者點燈,排出活動標語,嘴中喊著「廢除這個法律」(Tear down this law!),等同直接挑戰政府。

總理李顯龍的弟弟李顯揚帶著妻子,以及他們的同志兒子李桓武及其丈夫更是一同出席這年度的「粉紅點運動」。由於李顯揚 2017 年便因處理李光耀故居一事,公開與李顯龍不合,並支持反對黨「新加坡前進黨」。李顯揚的出席,馬上吸引了不少媒體的目光,也引發執政黨支持者在網路上對粉紅點運動的譏諷,讓 2019 的粉紅點運動增添了不少政治意味。

隔年,Covid-19 襲擊全球,新加坡政府限制實體集會,「粉紅點運動」轉至線上舉辦。

2021年的線上集會,可以明顯看見「粉紅點運動」在策略上發生了改變,不只邀請變裝皇后演出,也邀請了針對377A發起憲法挑戰(類似「釋憲」)的律師出席活動。更因為線上的形式,民眾可以在自己家裡發出支持的訊息,將訊息上傳到粉紅點運動的網站,再由主辦單位將訊息標注在地圖上,形成一張來自新加坡四面八方的粉紅點地圖,彰顯對於同志社群的支持早已遍布全國。

2019年開始,粉紅點運動的策略似乎出現改變。這一年的活動影片主軸呈現「反歧視」...
2019年開始,粉紅點運動的策略似乎出現改變。這一年的活動影片主軸呈現「反歧視」,由同志們現身說法自己在成長時期遭遇的各種歧視。 圖/路透社

為了支持因為封城,而可能待在對同志不友善家中的同志們,「粉紅點運動」更呼籲所有支持人士在家中點上粉紅燈,對自己社區內的同志朋友展現支持。

原先僅止於芳林公園這個實體空間的同志運動,轉瞬間成為無法局限其發生地點的線上活動,引起保守團體大為不滿,認為這會讓同志運動入侵家中的每一個角落,上網發起連署要求政府限制「粉紅點運動」的線上直播活動為「兒童不宜」。連署得到了超過三萬人的支持,是歷年以來保守派針對此運動聲勢最大的一次抗議。

令人有些許意外的是,新加坡社會與家庭發展部回應表示,並未發現這個線上集會有違反任何現有法律的規範,只是提醒主辦方要顧到社會中希望維持傳統家庭價值的人的觀點。

學者Vincent Pak指出,「粉紅點運動」轉為線上後,突破了物理上的限制,透過「點燈、上傳、現身」(Light up, sign up, show up),呼籲更多新加坡人挺身而出,在策略上從「融入主流社會」演變為「改變主流社會」。

新加坡「粉紅點運動」定調為關於「愛」而非「性傾向」的運動,策略性運用新加坡政府自...
新加坡「粉紅點運動」定調為關於「愛」而非「性傾向」的運動,策略性運用新加坡政府自己慣用的家庭價值與國家認同話術。圖為在新加坡拍攝婚紗照的情侶。 圖/美聯社

▌2022年:前進吧,新加坡?

今年的粉紅點運動恢復實體,吸引了將近三萬人與會,當中更可見到不少執政黨與在野黨議員現身支持。活動的標語從新加坡國歌「Majulah Singapura」(前進吧新加坡)裡挑選了「Majulah」一詞(馬來語:前進)。

兩個月後,李顯龍宣佈廢除377A;不過,一男一女婚姻定義入憲。

新加坡政府長期以來奉行「務實主義」的治理;換言之,政府本身並沒有什麼中心思想,一切的政策都以務實為依歸,首要治理目標為促進新加坡經濟發展,並維持社會穩定。在過去,面對要求廢除377A的呼籲,新加坡政府一向以社會還沒準備好來回應;到了今年的國慶大會,政府決定祭出廢除377A的決定,一方面是因為支持方的勢力愈來愈大,政府必須顧及自身的政治利益;另一方面,政府必須搶在最高法院宣布377A牴觸憲法之前,先行廢除377A。

在面對疑問時,政府官員針對這項決定的解釋,不脱務實主義的政策思維。律政部第二部長唐振輝(Edwin Tong)接受專訪時指出此舉是「廢舊法、保婚姻」

他指出,過去最高法院一共收到四次針對377A的法律挑戰,認為377A違憲;儘管最後挑戰沒有成功,但是根據政府相關部門研究,377A在未來被挑戰成功的機率很高,「如果這件事發生,377A以此方式被廢除,婚姻法也會受到同樣的挑戰,我們不能什麼都不做而承受這樣的風險。」也就是說,政府是因為害怕377A一旦被最高法院判定違憲,此例一開,婚姻法也會被以相同的理由被判定違憲,而更動婚姻定義。

一旦婚姻定義被更動,新加坡政府可能會面臨來自宗教保守團體的強大壓力,這威脅到新加坡政府長年以來奉行的宗教和諧政策。也因此,在政府公告廢除377A的同時,李顯龍馬上指出接下來政府會將婚姻僅限於一男一女的定義寫進憲法。

一旦婚姻定義被更動,新加坡政府可能會面臨來自宗教保守團體的強大壓力,這威脅到新加...
一旦婚姻定義被更動,新加坡政府可能會面臨來自宗教保守團體的強大壓力,這威脅到新加坡政府長年以來奉行的宗教和諧政策。 圖/美聯社

圖為路透社攝影師在8月22日拍攝在新加坡生活的同志情侶——44歲的Andre L...
圖為路透社攝影師在8月22日拍攝在新加坡生活的同志情侶——44歲的Andre Ling和47歲的Cameron Sutherland,他們在家中和2歲大的兒子製作檸檬冰。 圖/路透社

廢除377A的消息公布後,隸屬於新加坡政府的回教宗教理事會也對穆斯林族群發出指南,除了強調政府會在憲法保障婚姻定義外,也指出穆斯林面對任何人都應該充分尊動對方的尊嚴,反對一切型式的霸凌與騷擾。

377A遭到廢除,在某些方面來說,當然是同志運動的一個突破。儘管政府指出並不會主動去執行這條法律,但政府的承諾畢竟不是法律;377A存在於刑法裡的一天,就是一種潛在對同志族群的威脅。過去,許多研究涉及同志受訪者的研究者,都需要再三提醒受訪者,他們現在分享的內容在法律意義上觸犯了新加坡刑法,也需要相當注意不要外洩受訪者的個人資料,難保有一日自己的「非法行為」研究會成為政府清算特定人士的藉口。377A的廢除,至少讓同志的存在不再是非法的。

然而,將婚姻定義入憲的消息,無疑是打了同志族群另外一巴掌;將婚姻定義上的差別對待,從法律層級上升到憲法層級。一旦婚姻定義進入憲法,沒有人可以質疑婚姻法規「違憲」。此舉在新加坡同志運動的道路上放置了一個相當難以撼動的阻礙。未來可以預見,婚姻權將成為新加坡同志運動的激烈戰場。

正如《BBC》揀選的一則新加坡推文:

「過去,對於新加坡同志的歧視是承襲自英國人的法律;從今天開始,對新加坡同志的歧視,是我們新加坡人自己寫進憲法的;我們廢除了377A,但我們並沒有前進。」

「過去,對於新加坡同志的歧視是承襲自英國人的法律;從今天開始,對新加坡同志的歧視...
「過去,對於新加坡同志的歧視是承襲自英國人的法律;從今天開始,對新加坡同志的歧視,是我們新加坡人自己寫進憲法的;我們廢除了377A,但我們並沒有前進。」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男男之吻的奇襲:新加坡電視新聞「歷史性的犯法畫面」?

同志的孕味:代孕爭議的新加坡「家庭價值」

她-他風暴:新加坡教育部威脅「跨性別診療」干預事件

專訪張玉珊:從「叛教網紅風暴」談大馬LGBT穆斯林的日常掙扎

萬宗綸

苗栗卓蘭滿月,新北土城長大,臺灣大學地理系薰陶四年後,在赤道附近拿到新加坡國立大學語言學碩士,認為學科沒有界限。著有《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 ▎FB:萬小弟在星嘎坡啦(Mr. WAN in Singapura)

作者文章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宣佈星國政府將除罪化男性間的合意性行為,但同時也表示將保留婚姻僅...

新加坡「男男性交」除罪:廢刑法377A,同志權益更進步?

2022/08/24
1月26日,五位聲援者到新加坡教育部前面舉牌抗議,要求教育部停止歧視跨性別者,然...

她-他風暴:新加坡教育部威脅「跨性別診療」干預事件

2021/02/03
年僅26歲就成為新加坡最大反對黨「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Raeesah...

傷害華人情感?新加坡國會選戰的「棕色臉孔」歧視之亂

2020/07/08
「Kill the Indian in him, and save the ma...

風語者的絕種(下):「印第安白人化」的尊嚴清洗

2019/04/24
「說族語的人被毆打、被虐待、被告訴應該要忘記他們的語言,讓語言慢慢死去。幸好,還...

風語者的絕種(上):蘇族人的語言算不算「美國話」?

2019/04/24
「凱爾特」很大程度上是個文化概念,七成人口都住在低地的、使用英語的蘇格蘭人,也就...

凱爾特人一家親?蘇格蘭的「愛爾蘭歧視」

2019/03/15

最新文章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左為烏克蘭一處靶場內,放置普丁肖像當靶;右為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9月被炸,導致天然...

北溪管道炸毀之謎:追蹤俄國金雞母與歐洲「能源算計」

2022/11/30
左上: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左下:貴州死亡大巴;中:烏魯木齊大火;右上:呼和浩特焊...

點燃白紙的「共感之痛」:中國清零封控一年的防疫亂象事件簿

2022/11/29
一名不願具名的抗爭者告訴《轉角國際》,在這之前不少人對中國還抱有很大的幻想,但疫...

專訪北京亮馬橋的白紙抗爭者:壓抑多年的表達衝動,終於得到了釋放

2022/11/29
公正黨主席、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1月24日獲得任命、接任...

馬來西亞大選落幕:安華出任首相...最激烈選戰的前線觀察記

2022/11/24
馬來西亞選舉即將在11月19日舉行,如今部分選區已經開始發生水患。今屆在水患憂慮...

水患憂慮下的投票:2022馬來西亞全國大選...要選什麼?

2022/11/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