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沒有女人的天堂?英國「紳士俱樂部」禁女令的特權與挑戰

2021/11/18 康庭瑜

圖左為這次引起爭議的蓋瑞克俱樂部的圖書館,英國影星康柏拜區(Benedict C...
圖左為這次引起爭議的蓋瑞克俱樂部的圖書館,英國影星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父子兩代都是會員,這也是他個人最喜歡的英式沉思空間;圖右則為英國18世紀諷刺畫家賀加斯(William Hogarth)以托利黨人愛去的懷特俱樂部為背景所畫惡趣名作《賭場》。 圖/《The English Room》書封+維基共享

最近,英國律師雪莉.布萊爾(也是英國前首相東尼.布萊爾的妻子)加入一項抗議,批評英國紳士俱樂部「蓋瑞克」(Garrick Club)。蓋瑞克是英國最後幾個仍然拒收女會員的紳士俱樂部之一,這項抗議要求它必須開始接受女會員。

雪莉.布萊爾回憶,當年她和東尼.布萊爾同為見習律師,她的上司帶著她和東尼.布萊爾一起到了蓋瑞克俱樂部的門口。然而她因為女性身分被拒絕進入,只能站在門外,眼睜睜的看著東尼.布萊爾和上司進去進一步互動相處。

從那時至今,幾乎過了半個世紀。儘管時間推演、社會改變,這項禁止女性成為會員的規定仍然屹立不搖。

蓋瑞克俱樂部大約有1,000多個會員,它的會員在英國的法律界影響深遠。英國晚間標準報估計,英國大約有4分之1居於高位的司法人員,都是該俱樂部的會員,這包括了許多大法官。英國第一個女性大法官海爾就曾公開表示:許多她的男性同僚都是蓋瑞克的會員,她自己卻一直不得其門而入。她對這個現象感到震驚,這些男性法官居然從來不覺得禁止女會員的規定有什麼問題,身為法官明明更應該要投入人類平等權的追求。

蓋瑞克俱樂部創立於1831年,一直都是僅限男性會員的。從1991年開始至今,蓋瑞克俱樂部的幾位男性會員幾次發起提議,希望開始正式招收女會員。然而,蓋瑞克規定需要3分之2的會員支持才能改變這項規定,歷次會員的投票,皆無法得到這個票數。

雪莉.布萊爾(左一)回憶,當年她和東尼.布萊爾(右一)同為見習律師,她的上司帶著...
雪莉.布萊爾(左一)回憶,當年她和東尼.布萊爾(右一)同為見習律師,她的上司帶著她和東尼一起到了蓋瑞克俱樂部的門口。然而她因為女性身分被拒絕進入,只能站在門外,眼睜睜的看著東尼和上司進去進一步互動相處。圖為布萊爾首相任期,在唐寧街10號迎接來訪的美國總統柯林頓夫婦。 圖/歐新社

為什麼英國的「紳士俱樂部」仍要堅守嚴禁女會員的傳統?而對於雪莉.布萊爾這樣的帶頭...
為什麼英國的「紳士俱樂部」仍要堅守嚴禁女會員的傳統?而對於雪莉.布萊爾這樣的帶頭質疑者又有怎樣的理由與動機,為何非得加入、或特別咬著這些古板守舊的男性社團糾纏不放呢? 圖/路透社

▌紳士俱樂部:菁英男性的家外之家

為什麼蓋瑞克會拒絕女性會員?在最初的時候,這和英國紳士俱樂部的傳統有關。

英國的紳士俱樂部文化在18、19世紀開始變得興盛,從最初始便是只允許男性會員加入。

它們最初始的成立目的,是讓男性找尋相近的人,一起休閒和放鬆。比如懷特俱樂部(White’s)是給當時托利黨的政治菁英(今日保守黨的前身),布魯克俱樂部(Brooks’s)則是屬於托利的政敵,而旅行者俱樂部(Travellers)則是給曾經旅行到離倫敦五百英哩外的男性討論他們的經驗,因此有許多外交官和貴族旅行家。

在當時,紳士俱樂部被認為是許多男性的「家外之家」,一個真正可以讓男人逃離工作、和親近的人一起放鬆的地方。

在文學作品中也有不少虛構的紳士俱樂部,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柯南道爾筆下的第歐根尼俱樂...
在文學作品中也有不少虛構的紳士俱樂部,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柯南道爾筆下的第歐根尼俱樂部(The Diogenes Club)。在福爾摩斯系列作品中,該俱樂部由夏洛克的哥哥麥克羅夫特所建立,小說中華生第一次見到麥克羅夫特,就是在此由夏洛克引薦。 圖/《神探夏洛克》

紳士俱樂部最初始的成立目的,是讓男性找尋相近的人,一起休閒和放鬆。圖為示意圖,倫...
紳士俱樂部最初始的成立目的,是讓男性找尋相近的人,一起休閒和放鬆。圖為示意圖,倫敦市長時期的Boris Johnson打網球。 圖/法新社

讓人逃離工作、和親近的人一起放鬆的地方,原本應該是家庭。然而在19世紀,許多菁英階級的家庭空間並不是真正的私人、放鬆的地方。這是因為當時菁英階級的大宅院,同時需要作為宴客、招待其他菁英階級訪客以維持政治人脈的地方,與真正的隱私與放鬆相去甚遠。也因此,一個俱樂部讓男人可以住宿、用餐、休閒、和相識數十年的朋友和僕從聊天放鬆,便擔負起了這種家的功能。

在此同時,也有研究指出,當時的男性也會認為家是屬於女性掌管的地方,自己從來無法真正做主。當時紳士俱樂部的會員會開玩笑的說,在我家裡,連床上的枕頭要怎麼擺放都是我的妻子做主,而旁人則會建議他加入紳士俱樂部,以重新獲得一個舒適和放鬆的家居生活。

而這種與其他男性為家的親密關係傳統,對英國上層階級男性來說,是自小就非常熟悉的:他們從小被送到菁英寄宿學校,與其他男性學生一起生活,在家庭之外,與其他相同社經背景的男性形成親密關係。

總體來說,紳士俱樂部從當時以來的傳統,便是逃離家庭親密關係,另外與一群男性形成新的情感支持系統。而這種親密關係的形式當然便是沒有女性的,女性的出現被認為會擾亂這種親密關係的傳統。

在19世紀,許多菁英階級的家庭空間並不是私人放鬆的地方。這是因為當時菁英階級的大...
在19世紀,許多菁英階級的家庭空間並不是私人放鬆的地方。這是因為當時菁英階級的大宅院,同時需要作為宴客、招待其他菁英階級訪客以維持政治人脈的地方。也因此,一個俱樂部讓男人可以住宿、用餐、休閒、和朋友聊天放鬆,便擔負起了這種家的功能。圖為《神探夏洛克》特別篇花絮。 圖/《神探夏洛克》

▌「終於不用孔雀開屏」:沒有女人好放鬆?

19世紀的紳士俱樂部認為沒有女性才是最放鬆的,然而邁入21世紀,這個社會已經大不一樣,為什麼蓋瑞克俱樂部的會員仍然反對女性會員?

英國《衛報》深入採訪了幾名蓋瑞克的會員,追問他們為什麼不願意讓女性加入?蓋瑞克的會員平均年齡很高,50歲以下的會員會被認為是「年輕人」,記者訪談時發現其中有幾位受訪者提出非常傳統的男尊女卑想法。有人說「我沒辦法和我不同等級的人自在的講話」,暗示女性的地位低下、不如自己。

也有其他受訪的蓋瑞克會員,提出一種非常類似19世紀紳士俱樂部中,男性親密關係的看法:

認為女性的缺席,才能讓男性們真正放鬆,讓男性間的親密真正開始。

比方有人說,要是女生來了,一群男生就會開始像孔雀開屏一樣,競相去討好女性、相互競爭,為了要贏得女性的注意。而當男性相互競爭女性注意力,也表示俱樂部失去了它真正的功能:一個家外之家,一個男性可以親密結盟,男性可以放鬆的地方。也有人說,有女生在的場合,就必須要注意社會的性別禮儀規範,無法放鬆,包括男生要負責幫女生提供飲料、在女生抵達和離開的時候男生都要站起來、要等女生先用餐。

根據這些男性俱樂部會員的說法,有人認為,要是開放女生進入,一群男生就會開始像孔雀...
根據這些男性俱樂部會員的說法,有人認為,要是開放女生進入,一群男生就會開始像孔雀開屏一樣,競相去討好女性。而當男性相互競爭女性注意力,也表示俱樂部失去了它真正的放鬆功能。圖為1995年版本的《傲慢與偏見》,飾演達西先生的柯林佛斯。 圖/《傲慢與偏見》

▌女賓止步會怎樣?權力的空間區隔

男生想要反抗必須討好女性的壓力、想要逃離社會對男性刻板的性別期待、不想再扮紳士負責幫女生倒飲料,這看起來像是女性主義者會支持的事情。那麼,包括雪莉布萊爾在內的女性抗議者,又為什麼要反對蓋瑞克俱樂部的性別規定?

事實上,英國菁英階級在空間上限制女性,長年來都被批評會導致女性在職場的不利地位。

比方英國第一位女首相柴契爾就曾被報導過,當她當上國會議員時,那時她的休息空間被限縮在一個給女性喝茶的小房間,被稱為給女性成員的茶房。而當時重要事務的討論都會在其他的休息空間(Members’ Bar)進行,這個空間是屬於男性的。等到男性國會議員從裡面走出來,所有重要的事情都已經有共識了。

英國保守黨俱樂部(Carlton Club)傳統上只招收男性,一直到2008年才願意招收正式女會員──然而英國政治史上許多重要的決策和對話都在這個俱樂部中發生。很多人批評,正是透過這類過程,女性的影響力被大量排除。

比方英國第一位女首相柴契爾就曾被報導過,當她當上國會議員時,那時她的休息空間被限...
比方英國第一位女首相柴契爾就曾被報導過,當她當上國會議員時,那時她的休息空間被限縮在一個給女性喝茶的小房間,被稱為給女性成員的茶房。而當時重要事務的討論都會在其他的休息空間(Members’ Bar)進行,這個空間是屬於男性的。等到男性國會議員從裡面走出來,所有重要的事情都已經有共識了。 圖/《王冠》

儘管許多英國紳士俱樂部的會員願意承認,紳士俱樂部就是結識掌權人士、幫助自己職涯的地方,有一些支持性別限制政策的蓋瑞克會員卻反駁,認為蓋瑞克俱樂部就是用來逃離公事、像家一樣的地方,成員並不會在裡面討論國家大事。「我們並不是在裡面秘密的決定國家前途。」並且強調,在俱樂部裡面,若是貿然去問別人的工作職稱是什麼,都會被認為很不恰當。因此認為俱樂部只是用來建立真誠的私人感情,這與職場目的完全無關。

然而抗議者的觀點可能會指出,就算蓋瑞克俱樂部真的只是關於建立真誠的私人情感,在職場上,與掌權者建立真摯緊密的私人關係,是至關重要的。掌權者需要做決策時,難道會完全理性、完全不偏私跟自己有緊密友誼的人?有些下屬因為性別而有管道與掌權者建立深厚的私人情誼,有些下屬因為性別而完全沒有這個管道,這難道不是一種不公平──

尤其是考量到在英國,政治和法律界層峰掌權者,絕大多數仍是男性。

許多蓋瑞克的男性會員其實支持這個觀點,希望趕緊開放女性加入會員。他們也認為紳士俱樂部在近年都已經紛紛開放女性加入會員,要是蓋瑞克不趕快讓女性成為會員,正常的男人都不會想再加入,只會吸引更多厭女者和怪咖(misogynists and eccentrics)加入蓋瑞克,傷害蓋瑞克的形象和未來發展。

許多蓋瑞克的男性會員其實望趕緊開放女性加入會員。他們也認為要是蓋瑞克不趕快讓女性...
許多蓋瑞克的男性會員其實望趕緊開放女性加入會員。他們也認為要是蓋瑞克不趕快讓女性成為會員,正常的男人都不會想再加入,只會吸引更多厭女者和怪咖(misogynists and eccentrics)加入,傷害蓋瑞克的形象和未來發展。 圖/蓋瑞克俱樂部

▌小熊維尼與平等法案:推動改革的外部動力

男性會員的性別平權意識興起雖然有幫助,它讓部分男性會員開始從俱樂部內部支持改革,然而票數遠遠不夠。

究竟要怎樣才能推動紳士俱樂部改變性別限制的政策,也許可以參考一下其他紳士俱樂部究竟是受到什麼動力而改變。

有幾家自19世紀以來就只收男性的紳士俱樂部,晚近開始招收女性會員,它們常常都是受到會員意願以外的外部因素推動。

經濟是其中一個考量。好幾家紳士俱樂部由於成員年齡漸長、慢慢凋零,無法開拓新財源招募新會員,而把念頭動到招收女會員身上。希望透過招收女性,來維持財務的穩健。

然而在蓋瑞克的案例上,這種經濟的外部動力可能行不通。小熊維尼的作者米恩是蓋瑞克俱樂部忠誠的會員,他在過世時捐出了小熊維尼4分之1的權利金給蓋瑞克俱樂部。也因此,蓋瑞克從來不用因為財務壓力而必須招收女性。

要怎樣才能讓男性俱樂部願意改革?最具體的動機往往還是出於經濟誘因。好幾家紳士俱樂...
要怎樣才能讓男性俱樂部願意改革?最具體的動機往往還是出於經濟誘因。好幾家紳士俱樂部由於成員年齡漸長、慢慢凋零,無法開拓新財源,而把念頭動到女會員身上。希望透過招收女性,來維持財務穩健。示意圖,圖為Boris Johnson和維珍集團董事長Richard Branson打網球。 圖/法新社

也曾經有人把腦袋動到了法律改革上。

在2010年,工黨草擬平等法案(Equality Act)。在當時,有些推動者有意透過這個法案,用法律的外部力量,來逼迫紳士俱樂部取消禁止女會員的規定。

然而這個期待最終是落空的。

這個法案的最終版本,可以用來處理紳士俱樂部對不同種族男性的差別待遇,然而直到目前為止,卻仍然無法被用來處理紳士俱樂部的性別限制。

參與起草這個法案的律師拜德說,這是一個困難的決定,因為若是這個立法可以取消紳士俱樂部的性別限制,這也表示未來女性游泳隊、同志合唱團都也必須改變,不能再限制參與者的性別和性傾向。

究竟是不是該把法律的規範再延伸來規管各種團體的性別限制了,很多人都還在辯論觀望。

也曾經有人把腦袋動到了法律改革上。2010年,工黨草擬平等法案,有意透過這個法案...
也曾經有人把腦袋動到了法律改革上。2010年,工黨草擬平等法案,有意透過這個法案,用法律的力量來逼迫紳士俱樂部取消禁止女會員。然而期待最終落空,參與起草法案的律師說,若是這個立法可以取消紳士俱樂部的性別限制,這也表示未來女性游泳隊、同志合唱團都也必須改變,不能再限制參與者的性別和性傾向,而陷入兩難。 圖/《王冠》

▌對外部機構持續倡議

改變俱樂部的外部推力,除了可能是經濟和法律,有的時候是一些外部機構的影響力。

以我所熟悉的牛津劍橋俱樂部(Oxford and Cambridge Club)為例,這是一個給牛津和劍橋兩所大學校友的俱樂部。在早期,只有男性能成為正式會員,女性只能作為陪同會員(associate members)。90年代時,女性大學畢業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人抨擊這種性別區隔的會員政策,俱樂部卻持續保有這個性別限制的政策。

儘管無法單靠俱樂部內部會員的意願來主動改變性別區隔政策,但當時學術界的性別平權意識抬頭。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便發表公開聲明,宣布若牛津劍橋俱樂部堅持不讓女性成為正式會員,那麼這兩所大學將與該俱樂部斷絕關係,並設法禁止俱樂部使用大學的名稱繼續存在。

牛津劍橋俱樂部最終讓步,在90年代中期開始正式招收女性會員。

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曾發表公開聲明,宣布若牛津劍橋俱樂部堅持不讓女性成為正式會員,...
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曾發表公開聲明,宣布若牛津劍橋俱樂部堅持不讓女性成為正式會員,那麼兩所大學將與該俱樂部斷絕關係,並禁止俱樂部以大學名義繼續存在。牛津劍橋俱樂部最終讓步,在90年代中期開始招收女性會員。 圖/牛津劍橋俱樂部

在今天的蓋瑞克俱樂部,女性雖然無法成為會員,她們可以經由男性會員的邀請,短暫的進入蓋瑞克作為陪客。然而,這可能是遠遠不夠的。

因為這表示她們的進出需要男性的許可,並且至今蓋瑞克俱樂部仍有許多空間是不願意讓女性進入的,(比如俱樂部餐廳中象徵地位的中央餐桌,俱樂部的文化就強烈建議會員不要帶女性去使用。)

蓋瑞克俱樂部的性別限制政策,雖然目前仍然無法透過多數男性會員的意願來投票改變,然而從其他俱樂部改變的歷史來看,持續的對外部社會、外部機構倡議,透過外部社會的影響力帶來改變,仍然可能有幫助。

而雪莉.布萊爾所加入的這次請願這次究竟會不會成功?兩個世紀前的性別規範究竟什麼時候能夠與時俱進?很多人都還在殷切的等待。

而雪莉.布萊爾所加入的這次請願這次究竟會不會成功?兩個世紀前的性別規範究竟什麼時...
而雪莉.布萊爾所加入的這次請願這次究竟會不會成功?兩個世紀前的性別規範究竟什麼時候能夠與時俱進?很多人都還在殷切的等待。 圖/蓋瑞克俱樂部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康庭瑜

政治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牛津大學博士。研究和寫作興趣為全球化、跨國遷移,和當中一切新奇好玩的文化現象。

作者文章

圖左為這次引起爭議的蓋瑞克俱樂部的圖書館,英國影星康柏拜區(Benedict C...

沒有女人的天堂?英國「紳士俱樂部」禁女令的特權與挑戰

2021/11/18
《海的另一端》為法籍韓裔導演尹聖雅(YOON Sung-A)的作品,深入菲律賓女...

性、母職、國家工具人:《海的另一端》...菲律賓移工的女性困境

2020/10/12
許多英國民眾認為,95%的牛津大學學生都是來自學費高昂、菁英家庭專屬的私立中學,...

多錢入學?英國牛津大學的「弱勢錄取」大改革

2019/11/12
「(性別)不是藉口。」即使是在如此「現代」的今日西方社會,傳統的、歷史之中的厭女...

《女力告白》:性別偏見的時光機,被噤聲的女人史

2019/04/04
我飄向北方?「人口外流」是近幾年台灣媒體和政策論述中熱門的話題。 圖/美聯社

我漂向何方?全球「外移人口」的治理大作戰

2018/11/21
在經濟上,牛津城那時的經濟結構非常倚賴牛津大學的消費,大學是當地貨品和服務的最大...

大學城、空間與階級:牛津的鎮民、紳民鬥爭史

2016/09/09

最新文章

2021年,韓國體壇、演藝圈接連爆發校園暴力醜聞,包含多名演員、體育選手都被指稱...

地獄來的學生們(上)南韓殺紅了眼的「學暴問題」

2021/11/26
「除了單次遭遇的校園暴力,長期持續、跟師長家人講了也沒用的『校園霸凌』至今也仍是...

地獄來的學生們(下)南韓校園暴力養出的「復仇商機」

2021/11/26
2021年11月19日,美國威斯康辛州基諾沙郡法院陪審團,宣判一起轟動全美的爭議...

正當防衛誰有罪?美國大審的「基諾沙少年鄉民槍擊事件」

2021/11/26
左圖為年方20歲、尚未出家的三谷晴美,1973年剃度出家,法號「瀨戶內寂聽」,右...

追悼瀨戶內寂聽:日本「子宮作家」的百年性平史詩

2021/11/25
「你的人生是被數學成就?還是被數學直接摧毀在起跑點?在變成大人後,你認為曾經的『...

雞兔同籠的社會正義?美國教育的「數學課戰爭」之亂

2021/11/19
「船底板子之下,就是深海地獄。」討海人的工作有相當的風險,日本的漁師和極道也有密...

魚與黑道的「板子地獄」:日本工藤會之海洋暴力傳說

2021/11/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