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關愛第一教會」染疫逃跑事件:狂熱信徒與極右派戳爆的南韓防疫網

2020/08/20 楊虔豪

許多信徒與極右派政治人物的脫序行為,讓防疫作業出現隱憂;若疫情失控,首都圈病床數...
許多信徒與極右派政治人物的脫序行為,讓防疫作業出現隱憂;若疫情失控,首都圈病床數能否負荷,亦成問題。 圖/美聯社

首爾「關愛第一教會」爆發確診潮,並迅速蔓延。至8月20日為止,教會已有676人感染。而包括關愛第一教會在內,諸多極右派團體與群眾皆有參與的8‧15光復節大規模集會,共有56人確診,包括3名當時在現場維安的警察。許多信徒與極右派政治人物的脫序行為,讓防疫作業出現隱憂;若疫情失控,首都圈病床數能否負荷,亦成問題。

▌前篇:〈直擊首爾「關愛第一教會」:都更陰謀論與南韓疫情再爆發〉

教會確診潮爆發後,最受關注的莫過於確診信徒「逃跑」,讓地方政府與防疫部門疲於奔命追查的驚險案例。1名前往關愛第一教會禮拜後、返回京畿道遭判定確診的男性信徒,在醫院接受治療途中,於18日午夜,趁院方不注意、還穿著患者用褲子與衛生衣,離開醫院,並搭上通往首爾的深夜巴士。

警方依照他逃脫的動線,調閱監視攝影器,發現他游刃有餘、毫不驚慌地移動至首爾後,於南大門下車,在凌晨前往附近的咖啡店待了1個半小時後,又前往鐘路的佛堂躲避,警方最後在當天中午過後,於新村1間咖啡店發現這名信徒,緊急將他逮捕。

南韓8月20日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確診數為288人,...
南韓8月20日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確診數為288人,其中276人為本土病例,包括首爾市135人、京畿道85人、釜山市15人、仁川市10人。 圖/楊虔豪製表

從醫院逃亡的信徒在被逮捕後表示,自己在醫院用餐時,發現泡菜湯「被下毒」,才決定逃...
從醫院逃亡的信徒在被逮捕後表示,自己在醫院用餐時,發現泡菜湯「被下毒」,才決定逃離。此間他是待在佛堂外圍?或又去了哪裡?有無繼續接觸其他人?尚有待釐清。 圖/JTBC

問題在於,從藏身佛堂到前往新村咖啡店之間,相隔13小時,這段期間未攜帶任何大型行李的這名信徒,甚至還換了衣服。此間他是待在佛堂外圍,或又去了哪裡,有無繼續接觸其他人,成為目前得趕緊釐清的問題。這名信徒在被逮捕後表示,自己在醫院用餐時,發現泡菜湯「被下毒」,才決定逃離。

另1位居住在仁川市、先前參與過關愛第一教會禮拜,從8月13日開始隔離的信徒,於8月19日凌晨,駕駛著貨車離開隔離處所,期間他還撥打電話向負責隔離業務表示自己「要工作外出」,隨後斷絕聯繫。警方在展開通緝9小時後,於東南部大城蔚山發現他。

這名中年男性雖然早先檢測呈陰性反應,但因違反隔離規範,仍將送辦,最多被處以1年以下徒刑,或易科罰金1千萬韓元(約新台幣25萬元)。

圖為領導「關愛第一教會」的爭議牧師全光焄。在不顧防疫指示集會後,全牧師目前已確診...
圖為領導「關愛第一教會」的爭議牧師全光焄。在不顧防疫指示集會後,全牧師目前已確診病毒。 圖/美聯社

還有1對在京畿道抱川市經營餐廳的關愛第一教會信徒夫婦,在被確認曾於光復節當天前往首爾光化門廣場參加集會後,被通報必須參與檢驗卻遲遲未到,檢疫人員因此直接前往餐廳現場,要對這對信徒夫婦與餐廳員工採檢。當時檢疫人員已發現,丈夫出現咳嗽症狀。

檢疫人員於是對夫婦說道:「你們怎麼沒有來接受檢驗呢?要趕快開車來先行診療所啦!」妻子於是脫下口罩,並摟住檢疫人員手臂說道:

「我又沒任何症狀,幹嘛要接受檢驗?你們才要搭我的車去接受檢查啦!你們也要染病看看,我都摸了你們,你們也得接受檢測。」

說完後,妻子還朝周遭吐了口水。

在勸告不成而動用警力下,最後檢疫人員才將這對夫婦移送至診療所接受檢驗,而在8月18日,這對夫婦皆被確診感染。不僅當時店內客人也得接受檢驗,前往餐廳的兩名檢疫人員,目前也得暫停工作,在自家隔離。當局表示,妻子對檢疫人員的行為已構成危害,待治療後將予以控告。

「我又沒任何症狀,幹嘛要接受檢驗?」圖為光化門附近集會民眾。 圖/法新社
「我又沒任何症狀,幹嘛要接受檢驗?」圖為光化門附近集會民眾。 圖/法新社

前往餐廳的兩名檢疫人員,目前也得暫停工作,在自家隔離。當局表示,待對夫婦對檢疫人...
前往餐廳的兩名檢疫人員,目前也得暫停工作,在自家隔離。當局表示,待對夫婦對檢疫人員的行為已構成危害,待治療後將予以控告。圖為南韓檢疫人員,非本文當事人。 圖/美聯社

教會信徒的逃離與拒絕採檢等事件接二連三發生,而同樣參與光復節大規模集會的政治人物,也有人「中標」。先前曾公開指稱世越號罹難者家屬與志工發生「錯亂關係」,而被緊急除名的保守派未來統合黨前國會議員——車明進——於8月19日確診,成為南韓首位感染新冠病毒的政治人物。

儘管車前議員已退出未來統合黨,但由於跟黨內許多人士仍有密切往來,不少人擔憂,新冠病毒是否會就此蔓延至政界。

在出席光化門集會後,在新聞頻道上看到兒子的車前議員母親,還打電話指責:「光化門集會上,會有很多患者聚集,為何還要去那?」車前議員則發怒回應:

「新冠病毒不會轉移到野外,別擔心,不要相信『紅色電視台的謊言』。」

結果話才一出沒幾天,即遭確診。

「新冠病毒不會轉移到野外,別擔心。」保守派未來統合黨前國會議員車明進,於8月19...
「新冠病毒不會轉移到野外,別擔心。」保守派未來統合黨前國會議員車明進,於8月19日確診,成為南韓首位感染新冠病毒的政治人物。 圖/車民進社群網站:資料照片。

而由於大邱新天地教會,於2月中下旬爆發集體感染時,由於確診數連日激增,導致大邱市內醫院的病床數一度不足,甚至導致部分症狀較嚴重的患者,只能在家隔離,錯失治療良機而死亡的案例;外界也擔憂,若首都圈疫情持續升溫或失控,病床數是否足以負荷?

首爾市共有負壓病床650張,加上650個無症或輕症患者使用的生活治療空位,總共1,150個床位。在關愛第一教會爆發確診潮後,首爾市內的病床使用率,在19日一度升高至80.8%,直到20日才降至65.8%。

目前,首爾市廳已挪用位於蘆園區、專責訓練體育國手的泰陵選手村,作為生活治療中心。自本週日起,也將陸續啟用多個民間研修設施、培訓學校,並繼續與醫院協調,確保多個大型空間,預計至週末為止共可增加756張床位。仁川與與首都圈鄰近的忠清地區,也正擴張病床數,因應不時之需。

南韓保健福祉部中央事故收拾本部、患者病床管理班長李昌濬於20日的簡報會上說道:「目前首都圈的病床,都是採共同應對方式運用。只要首爾市、京畿道與仁川市出現患者,都能在首都圈任何入住接受新冠病毒治療的醫院。」他並表示,依照目前首都圈共同運用病床的情形來看,並無不足現象。

連日來,南韓的確診數都呈現3位數、逼近3百成長,關愛第一教會與極右派的脫序行徑,同時讓各級政府與防疫部門窮於應對。接下來幾天,感染規模會不會持續增大,當局無法有信心把握。連串的「人災」,在接下來的日子,預料仍可預見。

連日來,南韓的確診數都呈現3位數、逼近3百成長,關愛第一教會與極右派的脫序行徑,...
連日來,南韓的確診數都呈現3位數、逼近3百成長,關愛第一教會與極右派的脫序行徑,同時讓各級政府與防疫部門窮於應對。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直擊首爾「關愛第一教會」:都更陰謀論與南韓疫情再爆發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南韓民主先生,還是接班獨裁的血腥紳士?」南韓民主化後的首任民選總統盧泰愚,於2...

親切的南韓獨裁者傳人:盧泰愚「民主軍頭」的血腥與榮光

2021/10/26
「難道非放李在鎔不可嗎?」南韓也有意見認為,這突顯三星過度依賴李在鎔的決策。圖左...

南韓政經界的無敵三星?李在鎔「護國神出獄」財閥復辟

2021/08/19
雖然仇女言論叫囂著 「既然是女性主義者的話,那就自動把金牌繳回,年金也沒收吧!」...

短髮女就是仇男?南韓厭女仇恨圍攻的「奧運金牌射手」

2021/08/04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故發生於2014年4月16日,世越號從仁川港駛往濟州島途中因事故...

在世越號傷口上「都更」?南韓首爾光化門紀念空間之爭

2021/07/29
南韓政府緊急踩剎車,調頭轉向最嚴格的第4級。圖為7月15日的首爾PCR篩檢站。 ...

南韓疫情第4波衝擊...當「防疫疲勞」撞上Delta與疫苗大亂

2021/07/15
與歐美的運動風潮相比,南韓的#MeToo氣勢雖然來得比較晚,但在亞洲國家中,其實...

從金智恩到N號房:南韓#MeToo與「不完美受害者」的勇氣

2021/06/21

最新文章

2017年一位中東王子購買了80隻猛禽,帶上飛機後分別替每隻各訂購一張機票,「一...

失落的蒼空王者?哈薩克「獵隼復育」和世界猛禽黑市

2021/10/26
左為達衛特‧伊沙克(Dawit Isaak)本人、右為厄利垂亞的政治刑求
 圖...

最哀傷的世界紀錄:瑞典記者伊沙克「祖國冤獄」的第20年

2021/10/25
「駭人的北韓特工綁票案,是永遠沒有真相的謎團?」1976年8月位於新潟寄居浜海岸...

消失在海的彼端:北韓綁架日本人「拉致問題」17人謎案

2021/10/22
在東日本大地震爆發後半年,大筆復興資金注入受災都市,一群鬣狗般的業者紛紛搶進發災...

下級國民A:日本「核災經濟鍊」的底層除汙員證詞

2021/10/22
在德國許多地方,早在小學畢業之後(德國小學教育是四年制)就開始進行學制分流,但在...

巴赫曼老師的教室:德國教育「從小分流」的隱形歧視?

2021/10/21
這一次的編輯插播專訪當地長期關注LGBTQ的社運人士張玉珊,以此Nur Saja...

專訪張玉珊:從「叛教網紅風暴」談大馬LGBT穆斯林的日常掙扎

2021/10/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