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南韓#MeToo逆潮(上):安熙正性侵秘書一審無罪

2018/08/16 楊虔豪

今年3月初,被評為「五星級首長」、下屆南韓總統有力接班人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
今年3月初,被評為「五星級首長」、下屆南韓總統有力接班人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遭秘書金志恩控訴性騷擾與性侵。8月14日,一審判決結果終於出爐。 圖/歐新社

8月14日上午,首爾西部地方法院外,眾人正等待一場判決結果出爐,以及其後當事人的反應。被告方是曾被視為進步派總統接班人的政治人物,提告者則是他旗下幕僚,兩人長達半年的法律攻防,就要有初步結果出爐。

今年3月初,被評為「五星級首長」,同時也被視作下屆南韓總統有力接班人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遭秘書金志恩於電視新聞直播中控訴,對她數度性騷擾與性侵。事件爆發的當下,正值公開遭性騷或性侵的#MeToo運動,於南韓擴散的時刻。

金秘書當時在JTBC《新聞室》直播中,接受當家主播孫石熙訪談時,哽咽揭露:「知事在晚上把我叫過去,跟我說有關#MeToo的事;他神情看來似乎對#MeToo有點不安。他跟我說:『我看了#MeToo運動,才知道原來這對你帶來傷害,你當時不要緊吧?』他都這樣跟我講了,所以我想說他不會再下手了...」

...結果當天,他還是強暴了我。

「...結果當天,他還是強暴了我。」金秘書當時在JTBC《新聞室》直播中,接受當...
「...結果當天,他還是強暴了我。」金秘書當時在JTBC《新聞室》直播中,接受當家主播孫石熙訪談時,哽咽揭露她的#Metoo遭遇。 圖/截自《JTBC》

安知事最初承認自己與金秘書有不當性關係,不過是在「兩情相悅」情況下發生,但金秘書的自白,透過直播傳遍全國,引發社會沸騰後,安知事才改口「先前說法有誤」,為帶給金秘書痛苦而公開道歉,並即刻辭去道知事。

之後,安熙正被以「行使職務上威逼、對祕書性侵與性騷擾」嫌疑遭起訴;如今,經長達半年的多次的審理與傳喚調查,法院卻宣布:

...難將被害人的陳述與所提出的證據,視為被告行使威逼。

以此為由,判決安熙正無罪。

「難將被害人的陳述與所提出的證據,視為被告行駛威逼。」法院以此為由,判決安熙正無...
「難將被害人的陳述與所提出的證據,視為被告行駛威逼。」法院以此為由,判決安熙正無罪。圖為示意圖。 圖/截自《KBS》

消息從法院內傳至門外,兩派對峙群眾,情緒開始凝結並釋放——一派是安熙正死忠支持者,多數為女性粉絲,高喊「就知結果會這樣」、「這是完美的無罪判決」、「安知事加油!」;另一頭則是女性運動團體,她們對判決結果感到荒唐,怒吼「司法已死」、「安熙正要反省!」、「這不是性暴力,什麼才是性暴力?」

獲判無罪後,安熙正步出法院,面對記者遞上麥克風,還有群聚於面前的鎂光燈,他表示:「各位國民,對不起,我覺得羞恥,給大家帶來很多失望,我會努力讓自己重生,我甚感慚愧與抱歉。」說完,他彎下腰來,再次表達歉意。

但面對記者詢問,對司法當局與金秘書有無訊息要傳達,安熙正則回應:「我無話可說,只能表達羞愧與歉意...」之後在隨行人員戒護下,離開法院。

「我無話可說,只能表達羞愧與歉意...」獲判無罪後,安熙正在隨行人員戒護下,離開...
「我無話可說,只能表達羞愧與歉意...」獲判無罪後,安熙正在隨行人員戒護下,離開法院。 圖/歐新社

讓女性團體疑惑且感到憤怒的,是安熙正在金秘書於電視直播中透露遭性侵經歷後的態度轉變。安先是聲稱「兩情相悅」,然後公開道歉與駁斥自己說法,但在出席檢方應訊時,又主張與金秘書的性關係,是獲當事人同意下才發生,疑似有意將整起事件,操作為單純的不倫問題。

安熙正夫人閔珠媛(音譯)也在7月中,以丈夫證人身分出庭。當時她表示:「去年8月19日清晨,我睡覺時還聽得很清楚,清晨就被走廊木頭階梯發出框啷框啷的聲音弄醒,有人悄悄把房門打開,然後出現用腳尖走路的聲音…我感到慌張,張開眼睛看,金小姐在床角邊俯瞰了3到4分鐘...但我老公說了聲:『志恩啊,幹麼這樣?』對清晨突然闖進來的人,如此溫柔的講話,這讓我感到不快,金小姐只回應兩聲『啊,喔...』就撲通撲通一溜煙跑走了...」

...我想金小姐對作為男性的安知事是很喜歡的,我認為私人的感情無可避免,覺得她是片面喜歡他的,我對老公連一次也沒懷疑過。

由於南韓已於2015年宣告通姦除罪化,所以就算兩人實際上發生過外遇與性行為,對安熙正也不適用刑罰。

「我想金小姐對安知事是很喜歡的,我認為私人的感情無可避免,覺得她是片面喜歡他的,...
「我想金小姐對安知事是很喜歡的,我認為私人的感情無可避免,覺得她是片面喜歡他的,我對老公連一次也沒懷疑過。」安熙正夫人閔珠媛(音譯,圖右)在7月中,曾以丈夫證人身分出庭。 圖/安熙正官網

但若就金秘書公開與安熙正在手機通訊軟體Telegram的對話紀錄,包含安在面對金秘書身心受創,表明想去醫院時,所傳送的訊息:「本該是我自己該忍住的問題,卻無緣無故說了出來…對不起,別再惦記了。」即可初步發現,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對金秘書構成傷害。

而法院在判決文中,雖認定安熙正與金志恩秘書,確實存在職務的上下層級關係;但就金秘書提供的陳述和證物,難以具體認定安熙正對金秘書行使威逼,脅迫就範,發生性關係。

我曾害怕與恐懼,對企圖以沉默與謊言踐踏真相的人們,還有被告(即安熙正)毫無反省的態度,我覺得很惡毒,也感到痛心與折磨。即便如此,我還生活著,是因為有人和弱小的我同在…

宣判後,金志恩秘書發表立場:「我對這不當判決結果,不會退縮。我會堅定活下去,以法律來證明安熙正的犯罪行為;我會抗爭到最後,依法讓有權力者利用權力施予性暴力的行為,都能正當地接受審判。」

原先檢方對安熙正求刑4年,但如今這個作為南韓#MeToo運動的第一個判決,以無罪作為小結,女權抗爭很可能再次於南韓擴張開來;而包括金秘書與檢方,都已表示將提起上訴(...接中篇)。

——▌接續中篇/南韓#MeToo逆潮(中):權力性侵不算強迫?

如今這個作為南韓#MeToo運動的第一個判決,以無罪作為小結,女權抗爭很可能再次...
如今這個作為南韓#MeToo運動的第一個判決,以無罪作為小結,女權抗爭很可能再次於南韓擴張開來;而包括金秘書與檢方,都已表示將提起上訴。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南韓#Metoo逆潮(中):權力性侵不算強迫?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箱子疊得太高。」南韓物流廠危機四伏,許多勞工冒命只為追上越來越快的出貨需求與速...

專訪《索命物流廠》揭發者(下):死亡打工換的「搶快宅配」

2019/11/27
便利的宅配服務,背後的物流運轉卻有一群被剝削的撿貨員,血汗賣命。圖為《索命物流廠...

專訪《索命物流廠》揭發者(上):南韓宅配撿貨員之死

2019/11/27
「讀好高中就能上好大學,站上金字塔頂端...?」南韓教育部日前火速宣布:2025...

天空之城的革命(下):「廢除自律型高中」的教育平等?

2019/11/15
14日,南韓舉行高中升大學的入學考試。與此同時,曹國妻女的「特權入學」爭議,延燒...

天空之城的革命(上):南韓「特權升學」的教育修羅場

2019/11/15
北韓領袖金正恩下令,在與南韓協商後撤除金剛山旅遊園區內的設施,讓南韓當局再次陷入...

金正恩強拆金剛山(下):平壤施壓韓美的「怪手外交」

2019/11/04
金正恩親自視察中斷運作已久的金剛山觀光地區,並發表心情頗為不快、且措詞強硬的評價...

金正恩強拆金剛山(上):「陽光政策」遺產的南北韓渡假村

2019/11/04

最新文章

日本「壽司之神」小野二郎的壽司名店「數寄屋橋次郎本店」,原本是連續12年列入米其...

摘除米其林星星之後:日本「壽司之神」小野二郎的榮耀美學

2019/11/29
「箱子疊得太高。」南韓物流廠危機四伏,許多勞工冒命只為追上越來越快的出貨需求與速...

專訪《索命物流廠》揭發者(下):死亡打工換的「搶快宅配」

2019/11/27
便利的宅配服務,背後的物流運轉卻有一群被剝削的撿貨員,血汗賣命。圖為《索命物流廠...

專訪《索命物流廠》揭發者(上):南韓宅配撿貨員之死

2019/11/27
金雞獎每年舉行的背後,是中國政府意識到中國電影市場的危機,輔助電影的方法很多,但...

年年都辦金雞獎:中國電影淪為走不出去的「內需產業」?

2019/11/26
當個快樂的奶爸或家庭主夫,在瑞典當然也是一種「真男人」。圖為示意圖。 圖/美聯社

《瑞典模式》:女性主義大國裡,「生而為男」的日常

2019/11/22
在一個「貨出不去」的沒落之地發展旅遊觀光時,並不是一味地向外展示,訴求「人進得來...

以懷舊療癒失智:英國比米什博物館的老人友善村

2019/11/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