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人物誌】季茱莉:我是一顆法式奶黃包

2016/11/25 轉角人物誌

<center><table width=
© 林齊晧 
美而美早餐店是季茱莉的台灣回憶,即便回到法國,也還是想著這一味。

文/編輯七號

外黃內白的「香蕉」,有時會被用來嘲諷某些外表是亞洲人、內在卻十足西化的族群。但來自法國的季茱莉(Julie Couderc)正好相反,她被人說過是一顆「奶黃包」——白色的外皮,黃色的內餡。

茱莉帶我們在她台北的生活圈散步,用非常流利的中文介紹周遭生活圖景。她指著和平東路二段的路牌笑著說:「七年來都在這裡吃東西!」。不知不覺間,茱莉已經在台灣待了七年,前一陣子才回去家鄉法國看看。

回到法國才發現,我好像都已經台灣化了,說話的方式、思維、飲食...

說著,茱莉走到一間中醫診所,告訴我們她在台灣生病只會看中醫。「這個藥對我感覺比較有效,對身體沒有負擔。難怪我會被人說是奶黃包!」

<center><table width=
© 林齊晧 
閒聊中,我們講到美國準總統川普。對於法國政治嫻熟的她會有什麼看法呢?茱莉先是雙手一攤、翻了個白眼,又說:「反正國家是有法律的,也不是川普一個人說了算。」不過,茱莉對美國選舉的話題也沒那麼感興趣的樣子。

<center><table width=
© 林齊晧 
採訪的時候碰巧美而美早餐店休息,茱莉無法現場大方地向兩位編輯展示她對於台灣早餐的愛。

都講到奶黃包了,我們開始聊起在台灣的飲食,人們總是會好奇外國人在這裡喜歡吃些什麼,茱莉的答案令人有點意外,她最喜歡的台灣飲食是——美而美早餐店。

鮪魚三明治加起士蛋。我不會配飲料喔,因為早餐店飲料都太甜了!

這個三明治口味就這樣吃了整整七年。茱莉回法國的這段期間,吃不到美而美的「台式鮪魚三明治佐起司蛋」,索性自己在家手作複製台灣的早餐回憶。季茱莉說,台灣的餐飲服務真的太厲害,都會記得你吃過什麼:「本來想在早餐店練習中文的,結果老闆娘一看到我就知道要點鮪魚加起士,我根本不用開口點餐。」

但是只吃三明治不會感覺太乾嗎?很多人總是要再配個奶茶紅茶什麼的。季茱莉說,她都會回到研究室泡茶,而且泡的都還是台灣茶葉:

比起喝咖啡,我更喜歡喝台灣茶。然後這些茶,其實也是老師們給我的。你知道,台灣的學生常會送茶葉給老師…(笑)

這間美而美離馬路很近,門口就是一個公車站牌,不過這一小塊騎樓空地卻是季茱莉吃早餐的最佳位置。我們以為在歐美國家早就習慣這種露天形式的餐飲,像是那些人行道旁的咖啡館;但是茱莉說:「平常這裡也會有許多外國人經過,但是他們不太會選擇在這樣的地方吃東西,可能覺得環境髒、又離公車站太近,空氣不好。」

而這七年來,季茱莉也變成這家早餐店裡唯一出現的外國面孔。

你們可以想像:全台可能只有一個外國人天天吃美而美的早餐,今早這個人花了10分鐘的時間自拍,而且不是一般的自拍,美而美三明治的自拍,天啊!早上真的很丟臉,可以感覺到其他人在想:「外國人很奇怪,到底三明治有什麼好拍的?」吃完後還是覺得自己很好笑!

(下篇:《季茱莉:我會中文,幹嘛跟我講英文?》)

<center><table width=
© 季茱莉 Julie Couderc 
茱莉的美而美三明治自拍系列,因為之前採訪時碰巧美而美沒開,茱莉後來特地在早餐店為我們補上。鮪魚起士蛋已經變成她在這裡的法國人標記。

<center><table width=
© 林齊晧 
季茱莉(左)與轉角國際的喬編(右)。喬編問:「我這個口罩會不會太嚇人啊?」茱莉回答:「不會呀!」不過茱莉眼神飄開了。

季茱莉 Julie Couderc

法國人;愛吃美而美。法國蒙彼利埃第一大學法律系和第三大學外國語文系學士、文化學研究所華人世界組碩士,現為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專長領域為政治、文化和少數族群。譯著:《北圻回憶錄:清法戰爭與福爾摩沙》。

▎點入,看更多季茱莉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2017年一位中東王子購買了80隻猛禽,帶上飛機後分別替每隻各訂購一張機票,「一...

失落的蒼空王者?哈薩克「獵隼復育」和世界猛禽黑市

2021/10/26
左為達衛特‧伊沙克(Dawit Isaak)本人、右為厄利垂亞的政治刑求
 圖...

最哀傷的世界紀錄:瑞典記者伊沙克「祖國冤獄」的第20年

2021/10/25
「駭人的北韓特工綁票案,是永遠沒有真相的謎團?」1976年8月位於新潟寄居浜海岸...

消失在海的彼端:北韓綁架日本人「拉致問題」17人謎案

2021/10/22
在東日本大地震爆發後半年,大筆復興資金注入受災都市,一群鬣狗般的業者紛紛搶進發災...

下級國民A:日本「核災經濟鍊」的底層除汙員證詞

2021/10/22
在德國許多地方,早在小學畢業之後(德國小學教育是四年制)就開始進行學制分流,但在...

巴赫曼老師的教室:德國教育「從小分流」的隱形歧視?

2021/10/21
這一次的編輯插播專訪當地長期關注LGBTQ的社運人士張玉珊,以此Nur Saja...

專訪張玉珊:從「叛教網紅風暴」談大馬LGBT穆斯林的日常掙扎

2021/10/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