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吸管、微粒、塑膠袋:被人造垃圾淹沒的海洋

2016/09/09 藍之青

海龜鼻孔卡著塑膠吸管的照片,你是否還有印象?

在台灣,關於海龜和鯨豚被人造垃圾傷害的新聞層出不窮——解剖擱淺的抹香鯨,卻發現漁網跟塑膠袋塞滿胃,或是「領航鯨」小梧子過世前吐出塑膠袋,胃裡全是垃圾

各種漁具纏身、吸管、塑膠叉子等異物貫穿氣管、卡在廢棄輪胎裡窒息而死、被啤酒包裝勒到變形、排便排出塑膠袋,幾乎已不再是「新聞」了。在1990年代後期,科學家發現了太平洋垃圾帶的存在(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到2009年,遙遠太平洋上的中途島(Midway Atoll),被拍攝到信天翁屍體,以及牠們腹中未一同腐化的各種塑膠垃圾,才開始讓大眾對此議題有所關注。

但這些一張張令人揪心的照片,只是全球海洋垃圾這個嚴重的環境議題中,因報導而引起一點注意的冰山小角。在環保愛地球成為流行口號的時候,除了減少或拒絕使用塑膠袋和吸管,還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應該知道,或是值得關心的?

太平洋垃圾帶:又稱「垃圾島」。在太平洋上,北太平洋環流系統是相對靜止的區域,此區...
太平洋垃圾帶:又稱「垃圾島」。在太平洋上,北太平洋環流系統是相對靜止的區域,此區主要為副熱帶高壓帶,水流旋轉的方向將周圍的廢物帶進來,導致漂浮物和其破碎物的累積,這些像是漂浮的「雲狀」廢物被稱為太平洋垃圾帶。 圖/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

中途島上的信天翁屍體,他生前腹中都吃下了些什麼? 圖/維基共享
中途島上的信天翁屍體,他生前腹中都吃下了些什麼? 圖/維基共享

▎從塑膠潮流,到塑膠殺手

讓我們先從塑膠所帶來的生活變革開始談起。二十世紀初,完全用人工材料合成的塑膠問世,因其容易塑形、重量輕等特性,成為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製作武器的重要材料。塑膠神期的特性(化學性質穩定、耐熱、絕緣、堅固、易塑、價格低廉),讓其在戰後被廣泛地運用於商業生產。

另一方面,戰後許多工廠閒置,石化產業於是開始大量地生產用塑膠製成、非常「方便」的一次性使用產品——人類「拋棄式」的生活方式,自此展開。1955年,美國《LIFE》雜誌刊登了一張塑膠餐具滿天飛的照片,展現了在當時,使用這些一次性產品,不僅一點也不浪費,反而是一種現代、潮流且進步的生活方式。

一百年過去了,「塑膠」除了變成我們每日幾乎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之外,它也占據了整個海洋。如今,從極圈到赤道、海岸到河口、海面到海床的各個角落,普遍存在於全球海洋中的人造垃圾可約歸為兩大類——漁具跟塑膠廢棄物。尤其是消費者使用後的塑膠廢棄物,不意外地在各地的抽樣調查中,占了絕對大多數。

2014年,在超過三億噸的塑膠製品生產之中,只有約百分之五被有效率的回收,百分之四十去了垃圾掩埋場,整整有三分之一進入脆弱的生態系統中,而海洋算是受害最深的。今年一月,英國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發表的報告中指出,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每年約有八億噸,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將車上的垃圾都倒入海中。

利用現階段能取得的資料,科學家估計海洋裡約有一億五千萬噸的塑膠垃圾:

在一切照常的情形之下,到2025年,海中每三噸的魚當中,就有一頓塑膠垃圾;持續下去到2050年,海中的垃圾(重量)將會比魚還要多。

至今,已有超過兩百六十種的物種,被記錄到誤食海洋中的人造垃圾,以及被垃圾纏勒,甚或死亡。這些致命塑膠垃圾的種類,都是你我熟悉的日常用品,體積大至大型的繩索、漁網、塑膠薄膜,小至瓶蓋、打火機,甚至是塑膠微粒。

一百年過去了,「塑膠」除了變成我們每日幾乎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之外,它也占據了整...
一百年過去了,「塑膠」除了變成我們每日幾乎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之外,它也占據了整個海洋。 圖/美聯社

至今,已有超過兩百六十種的物種,被記錄到誤食海洋中的人造垃圾,以及被垃圾纏勒,甚...
至今,已有超過兩百六十種的物種,被記錄到誤食海洋中的人造垃圾,以及被垃圾纏勒,甚或死亡。 圖/小琉球海洋志工隊

▎萬年微粒,海洋塑膠湯

海洋生物被傷害的照片看來令人痛心,而那些直徑小於五釐米、無法計數且,人類肉眼無法看見的塑膠微(奈米)粒,無形中進入了廣大的食物鏈,更加令人擔憂。

塑膠在海上的浮力和耐受度,可以讓它們漂流幾十年,所以海中塑膠垃圾的總量,無可避免地只會增加,不會減少。隨著時間過去,這些塑膠最終會分解成越來越小、肉眼看不見的體積。但除了一般塑膠破碎化後所成為的小微粒,人造纖維和衛生用品裡的塑膠纖維和顆粒,也都是肉眼看不見的。這些肉眼難以追蹤的碎片,有超過半數會沉入深海底,成為人類未知的夢靨。

這樣的生態夢靨,有一個聽起來既浪漫但又可怕的名字——「海洋塑膠湯」。雖然塑膠微粒大量漂浮,但這「鍋」看起來卻還是像藍色透徹的水。可是,裡頭有的不只是看的見或看不見的塑膠碎片,還伴隨著各種塑膠生產而來的化學毒素。註1

吸附在塑膠上面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所釋放出的生態毒性,不但會影響生物的生長、賀爾蒙,也會破壞棲地。根據相關記錄,不論是魚類、海洋哺乳類、軟體動物或其他生物,都曾被發現鄰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俗稱塑化劑)和磷酸酯阻燃劑(flame retardants)的殘存痕跡。

雖然人類尚在探索這些大規模的塑膠汙染對全球整體生態系,以及自然環境可能產生的潛在負面影響,但大量正在進行的發現與研究,確實讓許多科學家表達深沉的擔憂。

想想過去一百年來所有生產出的塑膠總量(以及預計2050年時四倍的產量),扣除被焚化和掩埋的,剩下的則持續累積,並散落在支持生物生命的自然環境裡。這些塑膠並不會消失,只會被風化成小碎片,進入我們肉眼難察覺、甚至無法被人類用水系統過濾掉的循環裡。

光是把過去幾十年丟棄在海洋中的塑膠廢棄物、塑膠微粒收集回來都難如登天,更何況我們還每分每秒都再倒一卡車進去。

那些直徑小於五釐米、無法計數且,人類肉眼無法看見的塑膠微(奈米)粒,無形中進入了...
那些直徑小於五釐米、無法計數且,人類肉眼無法看見的塑膠微(奈米)粒,無形中進入了廣大的食物鏈。 圖/美聯社

吸附在塑膠上面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所釋放出的生態毒性,影響生物的生長也破壞棲地。...
吸附在塑膠上面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所釋放出的生態毒性,影響生物的生長也破壞棲地。 圖/路透社

▎經濟損失

海洋垃圾除了對健康和自然生態造成傷害,也會影響政府和當地居民的生計以及經濟損失,其中又以漁業、觀光產業和海上運輸業受最大衝擊。

漁業的經濟損失,主要來自漁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和金錢,去清理、修理被垃圾卡到而損壞的漁網、螺旋槳推進器以及進水口等等。對小漁民而言,衝擊尤甚。據估計,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區域裡因海洋垃圾而造成的漁業損失,一年超過126萬美金。而船隻螺旋槳遭垃圾纏住導致需要海巡署救援,對海上運輸業的人員來說,亦是個危害。英國政府在2008年,就花了280萬美金在處理286起類似的案例。

此外,因為海流的關係,有些海灘比其他海灘更容易累積海洋人造垃圾,清理海灘和水路航道的龐大花費,也都是各國政府每年需要頭痛煩惱的事。例如夏威夷的卡米洛海灘(Kamilo),受其地理位置跟海流影響,常會有大型漂流木漂至海灘,早期居民習慣到那裡收集木頭做為建材,但現在卡米洛海灘的部分地區,卻是堆積到2、3公尺高的塑膠垃圾。

可想而知,不只卡米洛海灘,世界各地都有許多海灘被海上垃圾汙染,景觀與觀光價值受損,大大地影響當地的觀光收益。

印尼峇里島南端的庫塔海灘。包括300萬名本地居民與每日破百萬人次的觀光客在內,峇...
印尼峇里島南端的庫塔海灘。包括300萬名本地居民與每日破百萬人次的觀光客在內,峇里島每天製造超過五千噸廢棄物。在缺少回收機制與監管下,這些廢棄物或被隨意掩埋、或被棄置海上,直到每年冬天雨季開始後,又因雨水與潮汐的交替影響下,被沖入海中,在沙灘與海水間擺盪。 圖/路透社

▎「方便」之惡

塑膠不可諱言地為現代生活提供了以前不敢想像的「便利」,為每日生活省下許多時間和精力。去學校、去上班、出門逛街,超市裡拿了就走的飲料罐和各種食物包裝,反正大部分不都被拿去回收,再製成新的產品不是嗎?確實,有少部分的塑膠,經過「降級回收」註2之後,可轉製成其他產品,不過絕大多數的塑膠都進入掩埋場,花上五百到一千年不等的時間去分解,或者被焚化、被丟棄。

那號稱可生物分解的塑膠製品呢?事實是,大部分以自然原料製成的塑膠製品,在分解時會產生甲烷,其暖化效果甚至比二氧化碳要高25倍。況且,不管是可分解的石化,或是自然塑膠製品,都必須要在非常特定的狀態下(例如高溫高壓)然後經過很多很多年才能夠分解。過程中也會釋放出化學毒素。註3可分解或可再生的塑膠,雖然會是往後的塑膠經濟不可缺的一員,但目前也都還在發展階段。

現代塑膠包裝儘管賦予了社會許多的好處,但以下幾點特性,卻產生了與塑膠相關的嚴重負面影響:

  • 相較於整個產品的生命週期,塑膠生產過程使用高度密集的能源和原料
  • 生產過程跟產品使用後回收、廢棄的處理過程中使用或易釋出化學有毒添加物
  • 產品壽命結束之後因難以處理,不會消失,而對自然和人類健康產生壓力

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每年約有八億噸,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將車上的垃圾都倒...
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每年約有八億噸,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將車上的垃圾都倒入海中。圖為阿爾巴尼亞的亞德里亞海。 圖/路透社

塑膠為我們帶來了「便利」和「快速」,但當我們仔細檢視塑膠產品從生產、使用到丟棄的生命週期,,卻發現這一切一點都不方便、也不快速。首先,塑膠產業建立在日漸難取得的石油之上,從塑膠本身的原料、生產過程到產品運輸,都需要仰賴愈來愈稀少的石油。

再來,塑膠產品本身的黃金「使用」階段,卻常常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如喝完一罐飲料、吃完一包餅乾、一條巧克力、吹完一顆氣球......等等。在被使用完後,塑膠的正式壽命雖然結束,但緊接著,卻又進入了另一個漫長且無止盡的「丟棄後生命」。

被丟棄的塑膠,可能被焚化(使用能源、產生廢氣和汙染物等)、或待在掩埋場的垃圾山等上百年,或者回到文章最初的描述,進入海洋、跨越大洲,危害海洋生物,也傷害支持地球運作的海洋環境,最終威脅到人類自身的生活、健康和安全。

對比便利與快速,塑膠製品的成本與代價卻是相當沉重。

塑膠產業建立在日漸難取得的石油之上,從塑膠本身的原料、生產過程到產品運輸,都需要...
塑膠產業建立在日漸難取得的石油之上,從塑膠本身的原料、生產過程到產品運輸,都需要仰賴石油。其中海運過程中的漏油,對海洋更是造成莫大的傷害。 圖/路透社

▎當個「不塑之客」

無庸置疑地,要解決海洋人造垃圾的問題,除了要特別從海上產生的垃圾下手(船隻、漁具),以及規範海灘、河口等的垃圾管理,更要從整體的垃圾問題和體制的典範轉移下手。

不同於氣候變遷、魚源枯竭、採礦活動、海岸開發等問題,傳統上有著「經濟成長」和「環境」擇一的論戰和掙扎,海洋人造垃圾,並沒有這樣的困擾——解決海洋人造垃圾的問題,並不需要犧牲太多塑膠為社會帶來的好處。

最基本的第一要務,當然是不要亂丟垃圾,讓垃圾去到它該去的地方。並透過法令規範,防止船舶汙染、海岸監控、廢棄漁具收購、定期清理維護、垃圾管理計畫和教育宣導計畫等等。另外,也有許多團體自發性的,或受政府委託,發起定期的淨灘活動。

在塑膠垃圾減量方面,網路上隨便google一下,便可以找到許多如何展開「無塑生活」,成為「不塑之客」的各種替代方法,例如:自備購物袋、自備餐具、自備水壺/杯、使用玻璃/不鏽鋼吸管、自備餐盒外帶、使用竹製牙刷、多用香皂、少吃加工食品(多吃新鮮的全食物)、多使用替代器皿(玻璃、竹製、陶瓷、不鏽鋼等)、避免購買使用人造纖維製作的衣物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解決海洋人造垃圾的問題,並不需要犧牲太多塑膠為社會帶來的好處。 圖/美國國家海洋...
解決海洋人造垃圾的問題,並不需要犧牲太多塑膠為社會帶來的好處。 圖/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

這些方法,乍看之下會對於我們「便利」的生活造成影響,總讓人覺得「麻煩」。但許多時候,只是需要多花我們一點點,真的只有多一點點的心思,去養成習慣——就像是看天氣似乎會下雨,就帶著傘出門一樣的習慣——即可減少許多非必要的垃圾產出,同時也可以減少整體不必要的資源使用與浪費。

解決海洋人造垃圾問題,要多管齊下,除了上述日常生活中的個人習慣養成,以下幾個方向,亦值得政府跟各個產業思考:

  • 創造一個有效的塑膠產品使用後經濟模式,如產品設計改良、發展可再利用、再生的商業模式。
  • 透過正式、非正式的海岸(河口)垃圾管理計畫、教育宣導等,徹底阻斷人造垃圾進入海洋的各種管道。
  • 改變塑膠商品的性質,使用和發展更良好的可分解/堆肥的塑膠製品,並搭配完善的收集系統,和石化產業脫勾。
  • 積極清理已流入海中的人造垃圾,例如荷蘭青年史特拉發起的「海洋清理」計畫(The Ocean Cleanup)
  • 減少使用不必要的一次性商品、垃圾減量、確實落實垃圾管理。

從整體產業的角度來看,涵蓋完整產銷鏈的產業革新和創新、周全的產品生命週期分析,以及落實生產者延伸責任(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都是必要的。從2008年出版的「搖籃到搖籃」概念,到現在提倡的「循環經濟」模式,都可以為塑膠垃圾問題提供有效、有前景的解方。比方說,從設計源頭就開始減少塑膠使用(如多餘、不必要的包裝);在設計時就考慮到產品使用後的再生、再利用,以及回收等面向;設計更有效的產品使用後收集系統 (包含分類、處理)等等。

其他正在實驗中的商業模式,還有美國波特蘭和舊金山的Go Box公司。該公司專門提供合作店家可再利用的餐盒餐具,並透過結合手機應用程式,設置多個回收據點,讓消費者毋須自備餐具,只需付押金,再用手機上操作登記和歸還,即可享受方便美食。這樣的商業模式,可大幅減少製造多餘垃圾。

解決垃圾問題,不必是「環境」與「經濟發展」的拉扯。人造垃圾對海洋生態和健康問題產生劇烈的負面影響,其嚴重性和重要性完全不亞於氣候變遷、海洋酸化、生物多樣性流失等其他環境議題。重新檢視、質疑已深植現代社會和你我生活中的「拋棄式生活」模式,不僅可避免海洋生物成為現代人類生活模的犧牲品,我們自身的生活品質和健康,也可顯著提升。

更重要的是,透過你我的改變,可以對解決氣候變遷、海洋酸化、生物多樣性流失、土染和水源汙染等與我們所愛的地球相關的環境議題,做出貢獻。

對比便利與快速,塑膠製品的成本與代價卻是相當沉重。而解決垃圾問題,不必是「環境」...
對比便利與快速,塑膠製品的成本與代價卻是相當沉重。而解決垃圾問題,不必是「環境」與「經濟發展」的拉扯。 圖/法新社

▎備註

註1:

如:酚甲烷(bisphenol-A (BPA), 塑化劑(phthalate plasticizers)、阻燃劑(flame retardants)、抗微生物劑(antimicrobials)等等。

註2:

降級回收:被回收的材料,品質和功能都較原來的差(如:回收的寶特瓶不可能再做成寶特瓶),因此需與其他塑膠一起變成低品質塑膠混合物使用,且用過之後也不能再回收。

註3:

現階段其他關於可分解塑膠的相關論述包含:(一)可分解的塑膠不能回收,要是和不可分解的塑膠混和在一起,則會使得所有混合到的塑膠都無法進行回收,所以要是消費者或是政策執行者沒有清楚的資訊,丟的時候都丟在一起,反而可能阻礙塑膠回收;(一)許多消費者把生物塑膠(bioplastic)、生物可分解塑膠(biodegradable plastic)和可堆肥生質機的/非生質機的塑膠(compostable bio based/non-bio based)畫上等號,但是這些塑膠並不相同,需要的廢棄處理也不同。消費者不僅無法在購買時分辨,更別提如何適當丟棄;(三)許多學者擔心以為生物可分解塑膠,以及生物塑膠可分解的想法,會讓消費者覺得丟棄或使用更多塑膠製品是沒有關係的,不僅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反而加劇現有的垃圾問題。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藍之青

環境法律經濟學博士,研究和生活熱忱專注於全球環境議題。目前為熱帶雨林相關政策的專業人員。

作者文章

2019年,巴西亞馬遜雨林大火的消息,席捲了全球的新聞頭版。時序進入2020,到...

被遺忘的報導:巴西「亞馬遜雨林大火」,後來呢?

2019/12/31
越多的植物油消費需求,就需要更多的土地和資源使用,產生更多的汙染。圖為馬來西亞的...

KitKat的環保血案?抵制棕櫚油,未必救地球

2018/03/05
環境人權運動者遭殺害是一個長期被國際社會忽略的議題。 圖/路透社

被殺死的守衛者:因環境運動殞命的「那群人」

2018/01/18
動物權利倡議者將自己包裝成賣場架上的冷藏肉食,提醒大眾畜牧產業鏈背後的環境危機。...

寧可食無肉:聯合國憑甚麼要我吃素?

2017/01/24
進入海洋的塑膠垃圾每年約有八億噸,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將車上的垃圾都倒...

吸管、微粒、塑膠袋:被人造垃圾淹沒的海洋

2016/09/09
美國頁岩油革命,撼動市界原油生產的版圖,但到底什麼是頁岩油? 圖/法新社

從地心竄出:頁岩革命的代價

2016/08/16

最新文章

先前義大利超級盃在沙烏地舉行,就已經引起一波中東體壇暗戰。圖為高舉國王、太子肖像...

阿拉伯式Moneyball(下):卡達與沙烏地的「乾爹爭霸戰」

2020/08/10
一度期待「沙烏地乾爹」能扭轉球隊命運的紐卡索球迷,是錯過了真愛?還是避開了危機?...

阿拉伯式Moneyball(上):老子有錢?沙烏地的英超球隊收購案

2020/08/10
日本國民文豪——司馬遼太郎——寫作手法多用全知全能的上帝視角,在已知結果的前提下...

一筆山河動:司馬遼太郎...日本國民文豪與他的「大河時代」群英傳

2020/08/10
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艾倫因為不斷延燒的醜聞風波,自8月便陸續傳出辭去《艾倫秀》主...

艾倫暗黑夜夜秀?美國《艾倫秀》職場霸凌的「雙面醜聞」

2020/08/08
醫藥界的愛恨情仇,為何每當併購案的消息傳出,都會吹皺一池春水,牽動整個醫藥界的神...

病人與暴利的重量?國際藥廠大併購時代的巨獸誕生

2020/08/06
19世紀中葉,反抗法國殖民阿爾及利亞,於1838到1865年之間戰死的24位戰士...

博物館的遺骨奉還:法國人類學倉庫與「阿爾及利亞24勇士」歸鄉記

2020/08/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