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獨派愛相殺:「第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的倒數進行式?

2021/05/01 轉角說

不斷爭取,但屢屢遭到自己人惡搞背叛的蘇格蘭獨立運動示意圖。 圖/電影《英...
不斷爭取,但屢屢遭到自己人惡搞背叛的蘇格蘭獨立運動示意圖。 圖/電影《英雄本色》劇照

「別人窮盡一生都還拼不出一次『獨立公投』...2014年才剛投完的蘇格蘭人,現在竟可能搞出『第二次獨立公投』?」

2021年5月6日,蘇格蘭將迎來5年一輪的「蘇格蘭議會大選」。儘管就字面意義來看,這只是一場例行的地方選舉,但對於英國政壇而言,蘇格蘭自治議會的民意風向,卻很可能重新燃起一波「蘇獨烈焰」——因為在英國脫歐、COVID-19疫情,以及針對「笑星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所累積的怨恨,都讓這場例行選舉成為牽動「聯合王國會否分裂」的關鍵風向球。

▌請點閱下方收聽

事實上在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過關後,蘇格蘭現任首席部長史特金(Nicola Sturgeon)就不斷公開主張「第二次獨立公投」,但實際的推動進度卻始終停滯、接近於零。這是因為在2014年第一次公投失敗後,全力拚蘇獨的獨派主力大黨「蘇格蘭民族黨」(SNP)元氣大傷,儘管仍能維持地方執政,但在接連的地方選舉中卻屢屢無法突破「議會獨自過半」的優勢門檻。

直到今年選前,史特金拉著「防疫紅利」的高支持率,極其有望率領SNP重新奪回一黨過半的優勢局面。只要SNP能單獨過半、泛獨派在蘇格蘭又能大幅增搶席次,史特金不斷爭取的「第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就有機會威壓倫敦接受談判。殊不知在選情一片大好之際,今年3月份SNP內部,竟然爆發了極為嚴重而戲劇化「蘇獨內戰」,以及一場獨派顏面掃地、之後還觸動「獨派師徒互咬」的重大性侵醜聞...。

2014年公投闖關失敗後,難過地在轉角哭泣的蘇格蘭獨派支持者。當時包括蘇格蘭政壇...
2014年公投闖關失敗後,難過地在轉角哭泣的蘇格蘭獨派支持者。當時包括蘇格蘭政壇在內,大多以為下一次獨立機會恐要再等上個3~50年,沒想到2年後英國中央政府就搞出了「脫歐公投」,而且還令人錯愕地成功過關,這讓蘇獨派再次找到了重啟公投的政治破口。 圖/美聯社

▌合併314年後:蘇格蘭為什麼「還要獨立」?

自1603年伊莉莎白一世逝世,身後無嗣無繼承人,於是迎女王的表姪孫、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南下,成為英王詹姆斯一世,也結束了都鐸王朝,開啟斯圖亞特王朝。詹姆斯一世成為英格蘭國王後,英、蘇仍保持相互獨立,但因內政、貿易壁壘、歐陸戰爭消耗、蘇格蘭建立海外殖民地的投資失利、大飢荒等因素,蘇格蘭貴族才在1706年同意「英蘇合併」的聯合王國提案,即簽署〈1707聯合法令〉。

自此後300年,蘇格蘭雖然不斷有獨立聲浪,但相對於愛爾蘭、北愛爾蘭等狀況,蘇獨的風潮並沒能高漲到「超出倫敦的控制範圍」。整體蘇格蘭人意識轉折的關鍵,是在1970年代北海挖出石油開始。

但是北海油田因為離岸開採風險與成本過高,油田經一度不被看好,但在1973年贖罪日戰爭爆發、沙烏地帶頭的阿拉伯世界石油禁運,引爆了「1973石油危機」,北海石油的榮景自此一飛沖天,永久性地改變了蘇格蘭。1974年英政府的內部參考研究《麥考尼報告》已經預告,石油可能讓蘇格蘭成為「歐洲最富有地區」,提醒未來將因資源分配問題,加深英蘇情節,並萌生「擁油自重」的蘇獨火種。

《麥考尼報告》雖然是英內閣的機密報告,直到2005年才因《資訊自由法》而解密,但從1970年代因油田所產生的嫌隙和相對剝奪感,報告公開後成為蘇格蘭人心頭的一把利刃。諸如這份報告的結果就遭到蘇格蘭人的攻擊,認為過去在資源分配不均的狀態下,英格蘭也不曾對蘇格蘭的財政問題做出補償,顯示油田的利益未均勻地分配在蘇格蘭身上。也讓這份報告正好被抬頭中的「蘇獨」政治勢力拿來當成獨立號召,此一邏輯在2014年公投中也成為「蘇格蘭有實力建國」的最大經濟依據。

南下成為英格蘭國王詹姆斯一世的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六世。 圖/維基共享
南下成為英格蘭國王詹姆斯一世的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六世。 圖/維基共享

1970年代北海發現了大規模的海上油田,蘇格蘭政經結構就此因石油經濟而改變,並成...
1970年代北海發現了大規模的海上油田,蘇格蘭政經結構就此因石油經濟而改變,並成為日後獨立倡議密不可分的關鍵因素。圖為1988年在蘇格蘭外海失火的海上油田。 圖/美聯社

除了石油改變了蘇格蘭,另外一個蘇獨火種是在1990年代開始崛起。1997年,出身蘇格蘭的工黨首相布萊爾,為了履行競選承諾,同意推動權力下放「蘇格蘭憲政公投」,憲改授權蘇格蘭成立議會,並擁有更改稅收權力。權力下放政策,讓工黨在蘇格蘭聲勢大振,一路在1999年第一屆議會選舉、2003年第二屆,奪下壓倒性的勝利;直到2007年SNP才開始逆轉姿態,成為蘇格蘭第一大黨。

布萊爾實現選前承諾,贏得蘇格蘭人的好感,但另一方面下放權力政策也提供了「蘇獨溫床」,讓獨立的願望一步步成為可實踐的未來目標。另外,關於布萊爾的執政之路,一定有不少人想到他任內發動參與美國作戰的伊拉克戰爭,除了在英格蘭內部形成兩極的看法,也讓部分蘇格蘭人對他失望;而工黨左翼色彩在布萊爾的帶領下漸漸走向保守,也使部分支持者認為他的形式風格與保守黨無異,進而在2007年轉向支持SNP。

另一項引燃蘇獨的關鍵在2007、2008年,也與石油有關的是,金融海嘯引發英中央政府對全國宣布約為期十年的撙節政策,但當時國際油價一度漲到一桶170美金,擁油自重的蘇格蘭不僅沒有得到回饋,被迫還要跟著英格蘭一起撙節,也受到許多人的不滿,這些英蘇之間的新仇舊恨,也就在2011年的選戰中迸發出來。

2011年蘇格蘭大選,SNP空前大勝拿下了69席的過半席次,自此「蘇獨」成為了蘇格蘭的政治主流。眼見SNP氣勢不可擋,時任英國首相、保守黨的卡麥隆才於2012同意「與蘇格蘭政府談判『獨立公投』事宜」,並在長達兩年斡旋磋商後,確認要在2014年9月18日舉行「獨立公投」。

薩孟德(左)與「007初號機」史恩康納萊(右)。2020年逝世的史恩康納萊,當初...
薩孟德(左)與「007初號機」史恩康納萊(右)。2020年逝世的史恩康納萊,當初就是因為薩孟德的力邀助陣——「因為蘇格蘭民族需要一張足以號召世界的聲量面孔!」——這才大力出錢出力、親自代言,為蘇格蘭民族黨與其獨立倡議熱情站台。 圖/路透社

2012年英國首相卡麥隆(左一)與蘇格蘭的SNP政府展開「獨立公投」的發動談判—...
2012年英國首相卡麥隆(左一)與蘇格蘭的SNP政府展開「獨立公投」的發動談判——圖右一為時任蘇格蘭首席部長、「蘇獨教父」薩孟德。右二則是當時的副部長、薩孟德的「徒弟」、後來在2014年公投後強勢接班薩孟德但最近翻臉成仇的現任蘇格蘭首席部長史特金。 圖/路透社

▌一直公投一直爽?2014後加深的「第二次蘇獨」自決號召

2014年9月18日,「蘇格蘭應否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公投結果出爐:55.3%拒絕,44.7%贊同,以39萬票被否決,讓SNP的政治威信與聲勢一度萎靡,但獨立火種並未就此熄滅。

從公投結果可以了解到,對於蘇格蘭人而言,獨立與否除了與復興民族大業、民族自尊有關外,務實地與英格蘭政府就自治或更多權力的談判與讓利,也是很重要的手段之一。獨立在每個選民,甚至是SNP的政治人物來說,都具有各種不同面向的意義。

蘇格蘭的關鍵籌碼——石油——就預估將在2050年會完全枯竭,許多年輕世代認為,蘇格蘭應把握最後機會,掌握自我的財富自由,在未來不被英格蘭控制與拖累,面臨可能再度絕望的破產危機,奪回主導權。

蘇獨呼聲重啟的另一個關鍵是2016年的脫歐公投。即使在投票前,民調都還認為留歐派將獲得最後勝利,對蘇格蘭而言,就經濟與文化等因素,都期待歐盟框架能多少制衡英格蘭的中央權力。一面倒支持留歐的蘇格蘭人,面對最後選擇脫歐的結果表示極為不平。如蘇格蘭首席部長史特金就認為:不能因為英格蘭人的決定,就要拖著蘇格蘭人一同承擔。於是從2016年,再次發起獨立公投的呼聲又出現。

經過2014獨立公投後,許多人檢討SNP的執政表現認為,扛著獨立運動大旗的SNP在蘇格蘭治理上並沒有比過去好。公投將人民從熱情走向疲弱的態勢,再者從2014年開始,國際油價不斷下跌,像在脫歐公投前,每桶原油平均價格都還可到100美金以上,卻在往後一路崩跌,甚至一度到30美金一桶。石油稅收利潤、地方經濟投資就受到嚴峻衝擊,在油價與油田蘊藏越來越少的情況下;環保與全球暖化等相關法規的祭出,都讓蘇格人對未來保持謹慎。

2014年公投後,無論是油價收潤、還是獨立支持度,蘇格蘭都陷入了一段不短的倦怠期...
2014年公投後,無論是油價收潤、還是獨立支持度,蘇格蘭都陷入了一段不短的倦怠期,儘管仍有將近4成的民意傾向「脫英」,但什麼時候獨立?要不要現在獨立?遇到這些實質問題時,現實的投票結果卻總是保守現實。一直到COVID-19疫情之後,政治氣勢才快速地重新扭轉,回到2014年公投前的聲勢。 圖/美聯社

▌五月小選牽動的「第二次」蘇獨公投?

愛丁堡和倫敦一直在算「公投賽局」,因為蘇獨派只要能拿下「多數執政」的優勢地位,就有號召足以向中央嗆聲要爭取「第二次獨立公投」的談判機會。倫敦雖然對蘇獨一投再投感到很不耐煩,但如果不給投,蘇獨力量必然會因為「英國的壓迫自決」而更為強大;如果給投,雖然會冒著聯合王國裂解的風險,但更有機會重現2014的封殺結果,直接強硬卻和平地完成對蘇獨口號的「政治鎮壓」。

但對現任首相強生而言,蘇格蘭公投牽連的政治氣氛,恐比2014年更為危險——因為疫情與脫歐的衝擊,已分別在北愛爾蘭、威爾斯,造成了強烈的反中央氣氛,像是英國大報《金融時報》就在4月份連發了多篇重量級報導,討論「聯合王國是否可能就此裂解?」甚至在蘇格蘭獨立前景的討論以外,更研究起了「愛爾蘭統一北愛爾蘭」的政治可能性。

在2020年武漢肺炎的疫情衝擊,更加深了蘇格蘭人對中央與地方之間的歧異。蘇格蘭政府在史特金領導之下,展現出了一種相對沉穩的態度,民望不斷上漲。許多人認為她防疫有方,但根據《金融時報》認為,蘇格蘭防疫出色其實是一種幻象。因為就實質死亡率而言,英、蘇之間並沒有差太多;就感染率,以歐洲平均而言都屬偏高。

不過對蘇格蘭人而言,史特金領導的蘇格蘭政府仍是穩健務實派。防疫政策的部分判斷錯誤,是對她的非戰之罪,因為防疫政策主導權仍控制在中央手上。比如關閉邊境、動用緊急預算,或是透過動員部隊等等,都仍需要與中央協調,而這關鍵點還是出在自治權的問題上。因此也在這個環境背景下,蘇格蘭獨派不斷呼籲蘇格蘭有二次獨立公投的必要。

在蘇格蘭視察養魚場,與魚群相見歡的英國首相強生。在脫歐公投中,強生不斷向蘇格蘭漁...
在蘇格蘭視察養魚場,與魚群相見歡的英國首相強生。在脫歐公投中,強生不斷向蘇格蘭漁業宣稱脫歐之後,英國將把海上漁場重新收回「本國捕撈限定」,並因此取得漁業的支持。但在2020年脫歐正式生效的最終協議中,漁民卻反而失掉了把漁產賣進歐盟的主力市場,進而引發整個產業鏈的怨懟與騷動。 圖/路透社

在疫情當中,史特金率領的蘇格蘭,防疫表現得到基層的認可與讚賞,並連帶拉抬SNP的...
在疫情當中,史特金率領的蘇格蘭,防疫表現得到基層的認可與讚賞,並連帶拉抬SNP的選戰氣勢。但實際蘇格蘭的死亡率,雖然略低於英格蘭、但離國際防疫前段班仍有很大的一段落後差距。 圖/法新社

▌褲襠裡的「蘇獨教父」?薩孟德性侵案的內鬥案

前述提到90年代布萊爾政策所燃起的獨立火苗,也培養出了一代獨立領袖——薩孟德(Alex Salmond)——他也是領導2014年獨立公投的「蘇獨教父」。現任蘇格蘭首席部長的史特金更是他的政治徒弟。然而如此親密的政治友好形象,如今卻徹底決裂,關鍵就出在2017年的一場性醜聞案的政治調查。

2013年12月,薩孟德於蘇格蘭首席部長官邸「布特大樓」內,灌醉年輕秘書,有意圖強暴最後「未遂」之嫌。然而這起事件當時受害秘書有向上通報,最後不了了之。因為2017年底 #MeToo運動的延燒下,燒到英國政壇,蘇格蘭政府於是在2018年初承諾主動發起調查,自清門戶,而首位被燒到的「政治豬哥」就是這位蘇獨教父。

蘇格蘭政府發現,針對薩孟德的的性騷擾或強暴未遂指控,至少有12起、共10名受害者。時間點分散在他掌政期間,包括言語性騷擾,對異性做出不當性暗示,甚至會隨意碰觸女性胸部或下體等爭議事件。

薩孟德對於上述這些指控辯解:「依過往文化傳統使他並沒有意識到正確身體空間的尺度,確實有可能做出讓人不舒服的事情,但他並沒有做犯罪行為。」薩孟德就這些調查在2019年開始不斷地出庭,甚至一度被逮捕,但仍然維持被抹黑的論調,並將這些指控上綱到是對他的「政治謀殺」,是因為他「推動蘇獨」。

薩孟德始終否認侵犯下屬,僅強調「如果有讓誰曾感到不舒服,那我道歉就是了」。 圖/...
薩孟德始終否認侵犯下屬,僅強調「如果有讓誰曾感到不舒服,那我道歉就是了」。 圖/歐新社

2018年爆出的薩孟德性侵/性騷擾事件,是足以讓SNP名譽掃地的性平悲劇——許多...
2018年爆出的薩孟德性侵/性騷擾事件,是足以讓SNP名譽掃地的性平悲劇——許多泛獨派的進步派小黨與基層支持者,都對SNP的應對與檢討高度不滿,甚至質疑「同為女性的史特金...並沒有嚴肅檢討獨派內部的『大老豬哥問題』」。 圖/法新社

2020年年中,蘇格蘭法院判決薩孟德12項罪行全部無罪,但其中針對茅台酒的強暴未遂事件,蘇格蘭法院的說法是「未經證實」(not proven),言下之意認為薩孟德並非完全無辜,只是沒有關鍵證據可定罪。這項調查的結果使得蘇格蘭政府必須賠償薩孟德就是50萬英鎊等訴訟費用,也令蘇獨勢力產生嚴重分裂。

今年3月薩孟德丟出兩個震撼彈,第一個震撼彈是他說「整起調查事件是昔日徒弟史特金的陷害陰謀」,為的是要避免他重返政壇,所以設局把他驅逐出境。第二震撼則是,在蘇格蘭啟動調查的過程中,於2018年年初到年中,在被媒體揭露前薩孟德其實私下跟史特金見面至少5次。而這兩者指控對史特金產生巨大的政治打擊,更可能在法律上涉有瀆職。

面對薩孟德核彈級的爆料和緊咬,史特金同意了議會跟政府的獨立調查。同時也主動找之前擔任愛爾蘭的總檢察官來做獨立第三方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史特金確實違背政治倫理,與薩孟德有直接見面接觸,也確實對議會隱瞞了見面事實。但另一方面,調查也表示並沒有辦法證實,史特金有故意隱瞞議會,有可能只是忘記。

而且在後續的法院調查裡,史特金並沒有違法的跡象,所以沒有因此被倒閣下台,整件事情就史特金而言算是平安落幕。在薩孟德方面,他的政治陰謀指控無以為繼,在今年宣佈成立新的政黨來參與5月的蘇格蘭議會選舉,雖然不具形成能有效影響蘇格蘭的政治勢力,但對未來蘇獨聲勢的走向,仍是一個有趣的看點。

在差一點擊垮反目的徒弟史特金後,薩孟德也高調地成立「阿拉巴黨」(Alba,是蓋爾...
在差一點擊垮反目的徒弟史特金後,薩孟德也高調地成立「阿拉巴黨」(Alba,是蓋爾語中對「蘇格蘭」的原本古名),並以泛獨派側翼前鋒之姿,吸引了不少SNP老幹部的相挺與支持。但由於性侵醜聞與批鬥史特金的態度太過難看,阿拉巴黨目前的聲勢被薩孟德的民調超高反感度所拖累,極可能一席都贏不來、甫創黨就恐遭滅黨。 圖/歐新社

▌轉角編輯台每周的深度國際閒聊

• 用 Spotify 收聽:https://goo.gl/48CruJ

• 用 iTunes 收聽: https://goo.gl/o06EBG

• 用SoundCloud收聽:https://goo.gl/WSho3A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透視:第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的4個Q & A

007的「蘇獨」之夢:史恩康納萊與蘇格蘭獨立運動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生活在這座城市裡的人們,似乎也無法掌握這頭名為東京的怪獸。未來即將面臨的超高齡化...

失控的怪獸都市或不死鳥之城?東京「城市進化論」

2021/07/24
左為《普羅米修斯》電影劇照中手捧地球影像的大衛、右為近年被發現的納斯卡線貓咪。 ...

衛星發現的記憶:「太空考古學」如何改變人類歷史?

2021/07/23
圖為象徵紛雜的網路世界示意圖:當今網路時代,閱聽眾面臨資訊過載、被操弄、真假難辨...

專訪劉致昕《真相製造》:假新聞的仇恨操弄可以化解嗎?

2021/07/20
「大辭職潮」一詞登上歐美熱門話題,點出了後疫情時代就業市場即將出現的劇烈轉變,也...

WFH萬歲:疫後人力荒?歐美職場煞不住的「大辭職潮」

2021/07/17
圖為2020年6月29日,一家以色列新創公司 Redefine Meat展示切割...

明天吃什麼?3D列印料理與人類味覺的魔幻廚房

2021/07/16
南非總統祖馬的婚禮。祖魯人出身的祖馬,雖然同時信奉基督教,但仍依照其傳統實行一夫...

挑戰父權顛覆傳統?南非「一妻多夫」衝撞的非洲婚姻平權

2021/07/10

最新文章

近年馬來西亞國內政治動盪與外在的中國崛起,使得華人在族群認同和國家認同出現和過往...

大馬「華人」與中國的距離(上):尊嚴受創的精神慰藉?

2021/07/21
圖為馬來西亞歌手蔡恩雨在2018年上中國節目《中華情》,分享其到天安門觀看升旗儀...

大馬「華人」與中國的距離(下):失望民主找錯了出口?

2021/07/21
「大辭職潮」一詞登上歐美熱門話題,點出了後疫情時代就業市場即將出現的劇烈轉變,也...

WFH萬歲:疫後人力荒?歐美職場煞不住的「大辭職潮」

2021/07/17
南韓政府緊急踩剎車,調頭轉向最嚴格的第4級。圖為7月15日的首爾PCR篩檢站。 ...

南韓疫情第4波衝擊...當「防疫疲勞」撞上Delta與疫苗大亂

2021/07/15
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中士亨雷(Shane Hanley),2010年在阿富汗南方的赫...

阿富汗重演的西貢淪陷:世界如何面對「進擊的塔利班」?

2021/07/14
「他不是完美的總統,但是……」菲律賓總統艾奎諾逝世,回顧其政治生涯,這任總統在菲...

英雄之子的災難執政?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的雙面人生

2021/07/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