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核災廢水好喝嗎」日本福島東電廢水案...風評被害的排放難題

2020/11/17 陳威臣

圖為東京電力經由「多核素除去設備」(ALPS)去除污染水的放射性,好以準備未來將...
圖為東京電力經由「多核素除去設備」(ALPS)去除污染水的放射性,好以準備未來將這些處理水進行排放。但儘管東電保證沒有環境問題,卻依然難以得到社會大眾100%的信任,所謂「東電廢水」的排放問題再度陷入懸而未決的境地。 圖/美聯社

11月6日,福島縣知事内堀雅雄前往福島第一核電廠,視察廠內龐大的核污染水儲存槽,這已是内堀知事第8次前往福島核一廠視察了,對於視察內容,内堀知事則表示:「廠內目前儲存的大量核污廢水,日本政府要如何處置?應該要慎重其事」。

内堀知事對於福島核一的污染水何去何從,表達其擔憂之意,事實上先前在9月26日,甫上任一個多禮拜的內閣總理大臣菅義偉,就到訪過福島核一廠,針對福島核一廠的廢爐作業現況,聽取東京電力東京電力的人員以及污染水淨化處理的解說報告。

當東電人員拿出已淨化處理過的污染水時,菅義偉還詢問:

「這個水可以喝嗎?」

對方則回應:稀釋過後就沒問題。只是就算東電明白指出安全無虞,最後菅義偉依然沒有喝下那瓶水;而不久之後便傳出日本政府將針對即將儲存量爆滿的污染水,在10月底作出最終的決定「將放入大海」,並稱這些污染水經海水稀釋後並不會對環境造成任何影響。

菅義偉到訪過福島核一廠,當東電人員拿出已淨化處理過的污染水時,菅義偉還詢問:「這...
菅義偉到訪過福島核一廠,當東電人員拿出已淨化處理過的污染水時,菅義偉還詢問:「這個水可以喝嗎?」最後菅義偉依然沒有喝下那瓶水。圖為菅義偉在自民黨的活動上飲水時所攝。 圖/路透社

消息傳出自然引發周遭國家的疑慮,以及環保人士的反彈,日本最大的漁業捕撈組織「全國漁業協同組合連合會」(簡稱全漁連),也發言反對日本政府將廢水排入大海的做法,而内堀知事所表達的疑慮,就是針對相關的決議而來。《朝日新聞》的編輯委員大月規義,還為文大酸菅義偉「當時應該直接喝下污染水」,這樣不但證明污染水安全可靠,世人也會相信排放到海中不會造成污染了。

只不過這項決定傳得沸沸揚揚,至今日本政府其實並未發表正式決策。東京電力的網站則公告污染水多核素除去設備(ALPS)的試驗處理結果,這些設備主要是針對福島核一廠遭污染的地下水等進行除污,再將處理過的污染水放置於廠內的儲存槽。過去日本政府也使用相關設備進行除污,這次引進新設備,似乎在為污染水排放預作準備。

自從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發生,陰錯陽差引發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輻射事故之後,污染水的處理一直就是日本政府相當苦惱的議題。受損的三座反應爐(一號、二號與三號)正進行長達40年以上的廢爐作業,目前也正按照相關的程序進行,不過污染水的不斷冒出,卻是地方要天天得面對的棘手難題。

處理水到底要不要排放到海中?至今日本政府其實並未發表正式決策。 圖/美聯社
處理水到底要不要排放到海中?至今日本政府其實並未發表正式決策。 圖/美聯社

會出現這些污染水,主要還是為了要將三座機組的反應爐降溫,然而由於爐心已熔燬,因此進行降溫的污染水,帶有相當高的輻射線,這也是為何這些污染水會如此棘手的原因。更慘的是,後來發現流入海中的污染水,有一大部分是流經福島核一廠下方的地下水,這也讓污染水處理更加複雜。

在地震發生後兩週,3月24日在3號機作業的人員,被發現受到污染水的核輻射污染,之後更發現自其他機組排出的廢水具備高污染的輻射線,4月初外界才陸續得知福島核一廠已有大量的污染水排放到海中,這也導致福島的漁民蒙受風評被害、以及無法捕撈的打擊。

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東電興建了臨時儲水槽,陸續將這些廢水攔截儲存,才暫時解決了污染海水的狀況,並且開始研擬污染水的解決方案。2012年東芝打造了可以處理這些污染水的污染水多核素除去設備(ALPS),並在原子能規制委員會的核准下,自2013年開始啟用。

這套設備號稱每天可以處理250噸的廢水,且絕大多數的輻射核素都可去除,但卻無法除掉「氚」。氚(3H)是氫(H)的同位素,半衰期為12.43年,這意味著無法處理但只要安全存放一定時間,氚的輻射線就會降到無危害的程度,也因此最後仍決定要使用這樣的方式來處理污染水。

 圖/報系資料圖庫
圖/報系資料圖庫

圖為福島縣南相馬市的原町火力發電廠,其周邊海域仍是受到福島核災影響的範圍,近年來...
圖為福島縣南相馬市的原町火力發電廠,其周邊海域仍是受到福島核災影響的範圍,近年來當地仍致力於復興重建,包括南相馬過去引以為傲的海灘衝浪,希望透過活動的重啟,能從核災風評被害之中復甦。 圖/法新社

地震發生後,導致福島的漁民蒙受風評被害、以及無法捕撈的打擊。圖為2019年,已經...
地震發生後,導致福島的漁民蒙受風評被害、以及無法捕撈的打擊。圖為2019年,已經漸漸恢復漁撈作業的福島松川浦漁民。 圖/路透社

只不過這樣的方式治標並不治本,面對每天不斷出現的污染水,東電開始利用廠區增建大量的臨時儲水槽,用以儲存處理過的污染水,另外就是針對地下水的部分,打算在上游處興建隔牆,藉以阻隔地下水流向福島核一廠。

這個做法的確相當程度地減少污染水的產生,不過每天仍有數百噸的污染水急需處理,結果處理污染水的ALPS居然出現故障與機件鏽蝕等狀況,結果這套設備只使用半年便暫停使用,修復後仍無法解決氚的問題。

更糟的是2013年7月底,東電坦承廠內的核污染水洩漏,流到太平洋裡,一個月後更發現有高達300多噸的高污染水自儲水槽中流失;這樣的狀況讓接任才半年的首相安倍晉三相當不滿,導致日本政府介入福島核一廠的污染水處理,除動支預算加速興建凍土阻隔牆,也重新規劃興建新的儲水槽,以避免污染水再次洩漏的狀況。

由於相關的措施發揮成效,因此之後就未傳出污染水洩漏的問題,不過有多次前科的東電,仍然得不到民眾100%的信任,福島當地的漁民更是遭到歧視,因此福島漁民聯合起來,設立了一套捕撈檢測制度,除核電廠周邊限制捕撈,相關的漁獲也必須經過檢測合格後,才能上市販賣。所幸這套制度實施之後,當地所捕撈的海鮮,絕大多數都在標準值以下,逐漸地讓日本民眾接受福島產的海鮮。

東電處理水相關的措施發揮成效,因此之後就未傳出污染水洩漏的問題,不過有多次前科的...
東電處理水相關的措施發揮成效,因此之後就未傳出污染水洩漏的問題,不過有多次前科的東電,仍然得不到民眾100%的信任。圖為2011年時任內閣府政務官的園田康博,為了保證安全取得民眾信任,在記者會上飲用福島第一核電站淨化過的處理水,結果仍引發社會輿論的兩極評價。 圖/路透社

圖為福島當地的漁民。福島漁民聯合起來,設立了一套捕撈檢測制度,除核電廠周邊限制捕...
圖為福島當地的漁民。福島漁民聯合起來,設立了一套捕撈檢測制度,除核電廠周邊限制捕撈,相關的漁獲也必須經過檢測合格後,才能上市販賣。 圖/美聯社

歷經7年的時間,福島核一廠內至今已興建高達1,044座大型的儲水槽,預計到2020年底全部完成後,可存放137萬噸核污染廢水。不過雖然目前每一天產生的污染水降到約120噸左右,但啟用至今已累積了123萬噸污染水,如果依照目前的速度,2022年就將滿槽而面臨無處可存的窘境。

雖然距離2022年仍有將近兩年的時間,期間也曾提出是否要擴建儲水槽的應變辦法,不過整個廠區幾乎已達飽和,找不出新的場所可以興建,如果不儘早處理,屆時將無法處理新產生的污染水。

也因此今年2月經濟產業大臣梶山弘志,便透露將會將儲存超過7年的污染水排放至太平洋,沒想到此言一出,排山倒海而來的聲浪隨即引爆,各方議論紛紛,好不容易恢復正常捕撈的福島漁民,更是無法接受。

早先經產省內部,就曾為如何處置福島核一廠的污染水,進行多次研討,提出了蒸發釋放、稀釋後排入海水、地下掩埋與電解排放等方案,只不過最後無法達成共同意見而沒有定論,直到去年經過評估,讓處置方式鎖定在「蒸發處理」與「稀釋排水」兩種方式。

福島核一廠內至今已興建高達1,044座大型的儲水槽,預計到2020年底全部完成後...
福島核一廠內至今已興建高達1,044座大型的儲水槽,預計到2020年底全部完成後,可存放137萬噸核污染廢水。 圖/路透社

2019年進入福島第一核核電廠3號機反應爐廠房進行調查,事故當時3號機廠房曾經發...
2019年進入福島第一核核電廠3號機反應爐廠房進行調查,事故當時3號機廠房曾經發生氫氣爆炸。 圖/法新社

不過這兩種方法基本上都有將輻射釋放的風險,只不過是放到大氣中還是海中而已,雖說日本政府掛保證,認為處理後的污染水僅剩下氚是超標,但目前已經過數年的存放,再加上稀釋之後,排入廣大的太平洋,對環境的影響微乎其微。

但不管怎麼說,就是將具有放射線的污染水排出,令誰都無法接受,反彈的聲浪也就一直沒有停歇。9月底菅義偉首相視察福島核一廠,並針對污染水一事詢問東電,當時便傳出10月底日本政府將決定如何處理,只不過時序已至11月,日本政府都還沒有做出任何決定,11月6日菅首相在接受日本維新會的參議員松澤成文質詢時,回應「將會在適當的時機做出處置方式的決議」。

這樣的回答讓人認為有說等於沒說,到底何時才「適當」、處置方式的決議又是什麼,面對東電廢水懸而未決的態度,才讓外界批評「無法作出決斷的政府」一說不脛而走。只是再拖下去就2021年了,即將塞爆的污染水,又該何去何從?目前仍未有明確答案。

圖為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儲水槽。再拖下去就2021年了,即將塞爆的污染水,又該何去何...
圖為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儲水槽。再拖下去就2021年了,即將塞爆的污染水,又該何去何從?目前仍未有明確答案。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災區裡的孤獨死:別斷了連結的生命線

一場國難帶來的轉捩點:311東日本大地震

《風啊!請傳達我的思念》:日本311,不隨風而逝的傷痛

陳威臣

媒體工作者,資深政治幕僚,專長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喜歡透過鏡頭看世界,現居日本東京當家庭煮夫,順便觀察日本政經及文化史地。

作者文章

圖上排由左至右:漫畫家赤松健、演員中条清、前偶像生稻晃子。下排由左至右:搞笑藝人...

日本2022參院選:決戰國會的「明星大亂鬥」?

2022/07/06
在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期間,爆出了如此大規模的雜交派對,除了變成日本社會的話題之外,...

日本「120人亂交派對」事件:後疫情的風俗與慾望之罪?

2022/06/23
根據日本政府的規劃,從6月10日開始,將開放旅行團赴日觀光,並且有限度發給旅行團...

終於可以去日本:疫情開放赴日旅遊「觀光與風險須知」

2022/06/08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中銀膠囊塔大樓佔地430平方公尺,分別由11層樓與13層樓兩棟所組成,除了1、2...

日本「中銀膠囊塔」美與失落:東京拆除的昭和珍建築

2022/04/22
近年來每逢秋冬,日本各大都市的車站、商業區或公園都有許多大規模的夜間裝飾照明,成...

日本「電光物語」:夢幻的冬夜歲末點燈大戰

2021/12/24

最新文章

圖上排由左至右:漫畫家赤松健、演員中条清、前偶像生稻晃子。下排由左至右:搞笑藝人...

日本2022參院選:決戰國會的「明星大亂鬥」?

2022/07/06
菲律賓前司法部長的萊拉·德利馬宣稱杜特蒂政權撤銷Rappler執照是計畫好的,實...

菲律賓「Rappler」撤照風波:杜特蒂殺向記者的復仇印記?

2022/07/04
2018年在首爾舉行的濟州四三事件70週年紀念活動,向亡者致意。 圖/歐新社

無可描述之痛:《朝鮮半島現代史》屠殺與民主的治癒之路

2022/06/30
一名坐在成堆小麥旁的印度男子。 圖/路透社

印度禁止小麥出口:莫迪的「天下糧倉」之計怎圖利?

2022/06/21
至今,許多民眾認為李顯龍執政時期,仍然沒有走出他父親李光耀的影子,因此上任後的黃...

掰掰李顯龍!新加坡新任總理能否走出「李光耀影子」?

2022/06/14
根據日本政府的規劃,從6月10日開始,將開放旅行團赴日觀光,並且有限度發給旅行團...

終於可以去日本:疫情開放赴日旅遊「觀光與風險須知」

2022/06/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