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超級總統誕生?土耳其的修憲公投選戰

2017/04/05 陳琬喻

執政黨AKP力推擴大總統權力的修憲案,在修憲公投選戰中,AKP更時常將「愛國」與...
執政黨AKP力推擴大總統權力的修憲案,在修憲公投選戰中,AKP更時常將「愛國」與「贊成票」做連結。 圖/路透社

距離四月十六號土耳其修憲公投日剩下不到兩周,不論是土耳其執政黨或在野黨無不把握時間,卯足全力拉票,土耳其社會輿論也高度關注,每天新聞不間斷地播報各陣營的最新消息。關於土耳其修憲法案,執政黨主要想做的改變有哪些? 國內各黨派的立場又是如何?

首先,執政黨希望透過修憲來擴大總統權力,並從目前的議會制改為總統制,公投案裡主要的項目如:授予總統立法、頒布緊急狀態令、向國會提預算案、任命部長、任命副總統等等權利,另外總統將不受中立原則限制,仍可繼續保有與原黨派之間的關係,同時國會議員的名額將會從現在的550席增加至600席,國會議員候選人的年齡也從25歲調降至18歲。如公投案通過,土耳其總統任期為5年,可連選得連任一次,下一次的國會選舉與總統選舉將於2019年11月舉行。

執政黨希望透過修憲來擴大總統權力,圖中的厄多安支持者比出「4 Rabia」手勢、...
執政黨希望透過修憲來擴大總統權力,圖中的厄多安支持者比出「4 Rabia」手勢、寫著「贊成」(evet)字樣,支持公投修憲法案。 圖/路透社

擴大總統權力的修憲案,並不是執政黨今年的新訴求,早在2011年時,土耳其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就拋出修憲的議題,2014年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當選總統後,加速了此議題的進度。按照土耳其法律,需有五分之三席的國會議員同意,也就是必須有超過330名國會議員贊成,才能進行公投案。

2015年時,土耳其分別舉行了兩次國會議員選舉,但單就AKP贏得的席次無法超過公投門檻,必須與其他黨派協商合作才能使公投案順利通過。2016年一月,AKP與土耳其在野黨「民族主義運動黨」(MHP)協商成功,修憲公投案以339張贊成票通過,並預計在今年四月十六號舉行公投。

MHP黨主席巴赫切利(Devlet Bahçeli)曾在今年二月表示,將在公投中支持總統厄多安,並呼籲民眾為了國家、為了共和一起投下贊成票。MHP與AKP同為保守陣營,會在公投中表態支持AKP其實並不意外,但MHP黨內也因為此次公投而分裂,有一部分的反對派勢力在巴赫切利表態支持後,舉行抗議活動表示反對總統制帶來的一人攬權獨大,為了國家,他們更必須在公投中勇敢說不。

在公投前的拉票戰中,土耳其主要在野黨「共和人民黨」(CHP)與執政黨AKP間的唇槍舌戰更是每天新聞的頭條。CHP表示如果公投通過,土耳其的民主也會畫上句點。CHP黨主席奎里達歐魯(Kemal Kılıçdaroğlu)認為修憲法案過度擴大總統的實權,一旦土耳其進入這個新系統,將很難再回到原本的制度。但AKP則表示為了土耳其的穩定發展、區域安全以及防恐行動,需要一套新的遊戲規則,現行的制度早已不適用,CHP前黨主席拜卡爾(Deniz Baykal)對此則反擊:「羅盤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船長。」暗示問題並不在於現行的憲法與制度,而是在於領導人的無能。同時也對新憲法中總統獨大的狀況提出質疑,表示連飛機都由兩位正副機長駕駛,更何況是領導國家?

CHP黨主席奎里達歐魯認為,修憲法案過度擴大總統的實權,一旦土耳其進入這個新系統...
CHP黨主席奎里達歐魯認為,修憲法案過度擴大總統的實權,一旦土耳其進入這個新系統,將很難再回到原本的制度。 圖/歐新社

AKP方面,則是在土耳其許多城市舉行公投拉票造勢活動,總統厄多安與總理葉德仁(Binali Yıldırım)馬不停蹄地在各地活動中發表演說,強調修憲法案並不是為了總統厄多安個人,而是為了每一個土耳其後代子孫。同時AKP也承諾,目前土耳其面臨到的許多問題,包含經濟、安全與外交問題等等在內,都會在四月十六號公投通過後得到解決。AKP在公投選戰中,時常將「愛國」與「贊成票」做連結,厄多安甚至在造勢活動中表示,去年七月十五日政變中犧牲的烈士們,都是會投下贊成票的人們,而朝著土耳其人民開槍的政變者,也都是會投下反對票的恐怖份子。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CHP在內所有反對意見人士的反彈,認為AKP的說法正分裂著土耳其,CHP更在隨後幾場活動中,邀請烈士的父親上台喊話:

我的兒子是因保護國家而犧牲的軍人,而我會在公投中投下反對票,而任何人都無權因此說我是恐怖份子。

CHP曾多次提出關於修憲法案的質問,例如假設公投通過,總統是否就等於有豁免權、是否可以照自己的喜好解散國會、國會是否會形同虛設? 而針對諸如此類的質疑,AKP除了表示這些情形不會發生外,並沒有其他正面詳細回應,但也不忘批評提出這些問題的CHP黨主席奎里達歐魯是「說謊機器」。

「我的兒子是因保護國家而犧牲的軍人,而我會在公投中投下反對票,而任何人都無權因此...
「我的兒子是因保護國家而犧牲的軍人,而我會在公投中投下反對票,而任何人都無權因此說我是恐怖份子。」反對者參加CHP的反對修憲造勢活動,坐在「拒絕」(Hayir)旗幟前。 圖/美聯社

另外,土耳其親庫德族的人民民主黨(HDP)在此次公投議題中,也持反對的意見。HDP主要支持群眾為土耳其東南部地區的人民和境內的庫德族人民,HDP過去曾被認為是AKP的潛在支持者,但在這次修憲公投中卻不與AKP站在同一陣線,因此各界都相當好奇東南部地區最後的開票結果。

從公投舉行前各黨派的造勢活動中,也可以看出資源分配不均的情況。AKP能夠在各地區舉行大型造勢活動,享有高度的新聞媒體曝光率,但其他反對派陣營的政黨,卻常常因為公共安全上的疑慮而無法舉行造勢活動,多半以室內演講居多。但即便如此,CHP仍有宣傳車奔走土耳其大街小巷,同時放著活動歌曲,歌詞唱道:

就算是我老爸,我也不會給他這麼大的權力。讓我們整個土耳其一起說不。

但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都希望四月十六日土耳其人民可以排開行程,投下神聖的一票履行公民義務,目前在各國的土耳其大使館以及土耳其阿塔圖克機場,已經開放讓旅居外國的土耳其公民投票,而不論公投的結果如何,都會和接下來土耳其的政治與外交發展有相當大的關係。

「就算是我老爸,我也不會給他這麼大的權力。」土耳其公投修憲如果過關,將可能迎來總...
「就算是我老爸,我也不會給他這麼大的權力。」土耳其公投修憲如果過關,將可能迎來總統一人攬權獨大的狀況。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陳琬喻/逮捕那個德國記者!土耳其修憲公投外的德國因素

戴達衛/撕破梅克爾的臉:土耳其的「納粹算盤」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圖為安卡拉排外暴亂中,手持武器攻擊敘利亞難民社區,意圖破窗打劫的土耳其暴動者。
...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2021/10/07
土耳其從7月28號開始,因為天氣乾燥炎熱加上從熱浪襲擊地南部中海沿岸城市,許多城...

厄多安的水與火之歌:救災先喝茶?土耳其極端氣候災難之夏

2021/08/20
圖為當時遭丈夫家暴的梅樂克。 圖/Twitter

土耳其「梅樂克殺夫案」之爭:家暴觸發的謀殺...誰有錯?

2021/05/03
2017年厄多安到沙烏地阿拉伯,前往伊斯蘭聖地麥加朝覲。
 圖/沙新社

誰是中東老大哥?分屍案後默默和解的「土耳其-沙烏地聯盟」

2021/04/07
圖為土耳其藝術家 Sayna Soleimanpour在街頭拍攝的一系列行動藝術...

權勢性侵的網路公審?土耳其文學界的「誰是被害者風暴」

2021/01/14
1910年法國邀請各國軍事觀察團一同在法國本土軍演交流的「皮卡第大演習」,前方手...

土耳其和法國的「政教分離」百年情仇:從西化導師,到文明對抗?

2020/11/12

最新文章

真子因為長期承受一系列的輿論「誹謗中傷」,經由醫師診斷罹患「複雜性PTSD」(複...

一億國民總親戚?日本「真子公主結婚」的破壞風波

2021/10/14
當全世界開始默默接受塔利班作為「阿富汗合法政權」之際,仍有一個國家打算與神學士們...

世界唯一的「反塔利班」之國?塔吉克獨裁者與阿富汗變天之戰

2021/10/12
圖為安卡拉排外暴亂中,手持武器攻擊敘利亞難民社區,意圖破窗打劫的土耳其暴動者。
...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2021/10/07
2020年8月4日爆發的貝魯特大爆炸慘劇至今約一年多的時間,如今的黎巴嫩正面臨什...

貝魯特大爆炸的絕望殘骸:黎巴嫩政經災禍的永劫深淵?

2021/10/06
儘管存在宗派與種族的衝突之源,但在共同敵人——美國——以及區域極端份子的威脅,伊...

教派宿仇或反美聯盟?伊朗「敵人的敵人」的塔利班戰略

2021/10/04
不論阿斯旺是否真的存在,那些倒臥在街角巷弄的屍首、在地面上逐漸乾涸的血液的確是難...

菲律賓未完的「毒」裁夢魘:假食屍鬼與真警察的獵殺

2021/10/0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