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逮捕那個德國記者!土耳其修憲公投外的德國因素

2017/03/07 陳琬喻

德國《世界報》的特派記者宇杰爾(Deniz Yücel)被土耳其政府以「替恐怖組...
德國《世界報》的特派記者宇杰爾(Deniz Yücel)被土耳其政府以「替恐怖組織宣傳」的罪名逮捕,大批德國民眾到柏林的土耳其大使館前舉牌抗議。 圖/路透社

今年2月中旬,德國世界報》(Die Welt)的特派記者宇杰爾(Deniz Yücel)因寫了一篇有關土耳其能源部長,同時也是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女婿的負面報導,而被土耳其政府起底,直指他之前報導過有關庫德工人黨的新聞,並以替恐怖組織宣傳的罪名逮捕。

土耳其政府壓制媒體的消息一傳出,再度讓各界重視土耳其媒體自由權,由於宇杰爾擁有德國與土耳其的雙重國籍,更是引起德國民眾對厄多安政權的強力反彈,在德國許多城市都有聲援宇杰爾的抗議活動,要求土耳其政府釋放宇杰爾,尊重媒體及言論自由權。

但土耳其國內保守派認為,宇杰爾並不是一位真正的記者,而是恐怖組織的發言人,逮捕宇杰爾與壓制媒體自由毫無關係,反而是土耳其政府正當的反恐行動。

相對於德國民眾的激烈反應,宇杰爾被捕的新聞在土耳其並沒有引起太多的輿論討論,主要原因有兩個:首先,土耳其社會對於媒體自由不存在於土耳其的事實,早已麻痺。在政變未發生前,土耳其政府就以防範恐怖組織活動為由,不斷對媒體施壓,其中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土耳其作家、同時也是記者的敦達爾(Can Dündar)在2015年5月時,因寫了一篇有關土耳其國家情報組織(MİT)與厄多安的負面報導,而被以間諜罪起訴,並在同年11月入獄,直到2016年2月才假釋出獄。

在敦達爾假釋出獄的那天,監獄門口擠滿前來採訪的媒體記者,各界普遍認為這是媒體自由與法律正義伸張的一天,同時也是媒體自由權在土耳其討論度最高的一段時間。

但自從去年7月土耳其發生政變後,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OHAL),從法、軍、警、媒體界開始一連串的調查:從政變後到今年1月為止,已約有130名媒體從業人士遭到政府拘押。媒體自由權遭到政府的壓制,早已不是新聞,諸如此類的消息在土耳其社會產生的影響力,也逐漸減小。

柏林街頭上許多民眾揮旗、舉標語,聲援釋放特派記者宇杰爾。 圖/歐新社
柏林街頭上許多民眾揮旗、舉標語,聲援釋放特派記者宇杰爾。 圖/歐新社

柏林電影節主席戴特柯斯利克(Dieter Kosslick)在典禮上高舉左手,聲...
柏林電影節主席戴特柯斯利克(Dieter Kosslick)在典禮上高舉左手,聲援被捕的特派記者宇杰爾,背後的照片即為宇杰爾。 圖/歐新社

其次,與傷害媒體自由比起來,土耳其與德國的關係是否會因此次的事件而產生嫌隙,進而影響到接下來的修憲公投,才是土耳其社會所注目的焦點。

目前約有上百萬的土耳其人居住在德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土耳其人在德國生活呢? 原因可以追溯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德國因缺少勞動力,遂從土耳其招募許多移工,進行戰後重建的工作,造成一波移民熱潮。目前在德國擁有土耳其投票權的土耳其人約有一百萬人,對土耳其政府預計在4月中要舉行的修憲公投來說,德國是一個不可忽略的大票倉。

宇杰爾被捕的事件引起德國社會的高度反彈,甚至要求德國政府禁止讓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入境德國,並取消土耳其政府預計在德國舉行的修憲公投造勢活動。

德國政府在整起事件中,嚴格來說並沒有針對土耳其的做法做出強烈的批判,只是召駐德土耳其大使到德國外交部,一同討論狀況,並呼籲土耳其政府尊重言論自由。德國總理梅克爾在面對國內民眾要求禁止厄多安入境的抗議聲浪中,也表示基於尊重自由權的立場,並不會限制厄多安入境德國,但即使如此,德國仍有許多城市取消了土耳其修憲公投的造勢活動,包含一場原本預計由土耳其司法部長伯茲達(Bekir Bozdağ)參加的造勢活動。

強勢的厄多安當然不會允許在德國的造勢活動一直無法順利舉行,強烈地批評德國消極的處理態度。他還拿去年9月一場科隆的公開活動上,德國政府允許播放一則有關庫德工人黨的影片一事做文章,批評德國不讓土耳其舉行造勢活動,但卻可以替恐怖組織宣傳打廣告,言語間諷刺意味十足。厄多安甚至表示,德國政府的行為與納粹並無兩樣。

強勢的厄多安當然不會允許在德國的造勢活動一直無法順利舉行,強烈地批評德國消極的處...
強勢的厄多安當然不會允許在德國的造勢活動一直無法順利舉行,強烈地批評德國消極的處理態度。 圖/路透社

德國總理梅克爾(左)在面對國內民眾要求禁止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右)入境的抗議聲浪中...
德國總理梅克爾(左)在面對國內民眾要求禁止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右)入境的抗議聲浪中,也表示基於尊重自由權的立場,並不會限制厄多安入境。 圖/美聯社

擴大總統權力的修憲公投案,是執政黨目前所有的重心所在,無法在德國舉行造勢拉票,對於執政黨來說非同小可;從厄多安多次激烈的言論,便可以看出執政黨對於公投案的重視程度。

也因此,土耳其總理葉德仁與梅克爾在3月初通話,希望能減緩德國社會的反彈聲浪,同時也明確地表示,取消修憲公投的造勢活動,將會對土、德兩國關係帶來負面的影響;而梅克爾仍僅表示,取消造勢是各地方政府的決策,德國聯邦政府會尊重地方政府的意見。接下來,土德兩國的外交部長,預計在3月8日會面,就此事作更進一步的討論。

既然土耳其執政黨如此重視這次的修憲公投案,為什麼又會選在距離公投剩下約一個月的黃金衝票期間,冒著與德國交惡的風險,逮捕德國記者呢?

土耳其記者敦達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許多媒體從業人士也對土耳其政府在公投前的大動作感到意外,他認為在此時捕德國記者,其用意應是殺雞儆猴,展現掌權者控制土耳其言論的決心。

或許土德之間的衝突,未必會為執政黨帶來負面的影響,而德國政府消極的態度,反倒能激起土耳其國內保守派民眾的向心力,形成更強而有力的催票效應。在此次公投中,「德國因素」,或許會成為團結土耳其各派系的關鍵因素。

土德之間的衝突未必會為執政黨帶來負面的影響,而德國政府消極的態度,反倒能激起土耳...
土德之間的衝突未必會為執政黨帶來負面的影響,而德國政府消極的態度,反倒能激起土耳其國內保守派民眾的向心力。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因為維吾爾族問題而失去一個購買力強大的貿易夥伴,對厄多安政府來說是相當不明智的行...

血不濃於人民幣?土耳其微妙的「維吾爾無力感」

2019/08/14
厄多安、巴巴江、居爾與達悟特奧盧,都是AKP元老級的重要人物。2001年AKP創...

背刺黨主席?土耳其「AKP三巨頭」的脫黨崩解危機

2019/07/31
土耳其網路上興起一波抵制風潮,要求將「變態作者」繩之以法,以維護土耳其善良的社會...

戀童癖小說有罪嗎?土耳其舉國圍剿的《翡翠公寓》

2019/07/08
土耳其23日舉行了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第二次市長大選」。代表反對陣營的「共和人民...

伊斯坦堡的選舉重來:土耳其選民反彈的「厄多安二連敗」

2019/06/24
「土耳其的民主選舉,要變成一場玩笑嗎?」圖為5月6日,「選舉無效」確認當天,伊斯...

土耳其的輸不起:伊斯坦堡市長選舉,憑什麼「取消重來」?

2019/05/08
如今,安卡拉幾乎只是作為政治中心,伊斯坦堡仍是土耳其的經濟中心,橫跨歐亞的優越地...

土耳其雙城記:伊斯坦堡與安卡拉的「國都情結」

2019/04/03

最新文章

曹國擔任法務部長,大刀闊斧展開「檢調改革」。但上任僅35日,便在爭議風暴中閃電請...

南韓35日的曹國風暴(下):文在寅棄車保帥?或壯士斷腕?

2019/10/17
南韓法務部長曹國的「不適任爭議」延燒多時,10月14日曹國對外閃電宣布請辭,令外...

南韓35日的曹國風暴(上):早上改革下午辭呈的閃電結局

2019/10/17
父母都來自台灣的美籍企業家——楊安澤(Andrew Yang)——參戰角逐美國總...

普通人的白宮戰爭:楊安澤,美國總統大選的「華裔臉孔」

2019/10/16
中國影響力長驅直入中亞,長此以往也讓哈薩克產生「恐中症」。圖為哈薩克境內,緊鄰中...

恐中症蔓延中亞:哈薩克抗衡中國的「強國戒心」

2019/10/14
「曹國風暴」持續延燒的同時,文在寅政府計畫已久的「檢調改革」,也終於開了第一槍。...

南韓「曹國風暴」(下):爭議中強勢啟動的「檢調改革」

2019/10/09
南韓法務部長曹國,其妻女醜聞持續延燒,「部長不適任」也成為朝野與全國輿論的廝殺話...

南韓「曹國風暴」(上):挺曹 vs 反曹的輿論廝殺

2019/10/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