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無處容身的「烏東異鄉人」:撤離又返回家鄉的烏克蘭難民

2022/07/27 轉角24小時

在俄烏開戰之初撤離的許多烏東居民,如今卻選擇回到戰場前沿的家園,哪怕是冒著生命危...
在俄烏開戰之初撤離的許多烏東居民,如今卻選擇回到戰場前沿的家園,哪怕是冒著生命危險。圖為頓巴斯地區,一名正在清理被砲火炸毀房屋的男子。 圖/法新社 

「我們在其他地方無處可去,但在頓內茨克,一切都是我們的。」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仍深陷戰火,但是在開戰之初撤離此地的許多烏東居民,如今卻選擇回到靠近戰場的家園,哪怕是冒著生命危險 ——因為離開烏東之後,這些居民們卻發現自己在烏克蘭或是歐洲的其他地方無處容身,找不到新工作的處境,讓這些人無法負擔烏克蘭中西部更昂貴的物價房租,還有在烏東慣說的俄語,讓他們在烏克蘭其他地區格格不入。

一名叫做佩羅岑科(Anna Protsenko)的35歲女子就是其中一名返回家園的烏東居民,她居住在頓內茨克的小城市波克羅夫斯克(Pokrovsk),俄羅斯軍隊逼近之時,她依循烏克蘭政府指示,逃離了頓內茨克。但在避難地為生計掙扎了2個月之後,佩羅岑科決定回家,並順利在波克羅夫斯克找到一份工作,然而,返家才僅僅2天,俄軍的炮擊就奪去佩羅岑科的性命。

佩羅岑科的葬禮在7月18日舉行,她的遺體上覆蓋著鮮花,悲傷的父母親友抬著棺木送她最後一程,在下葬之前,家人們撫著她的臉哭泣。佩羅岑科的朋友魯薩諾娃(Anastasia Rusanova)說:

「我們沒有辦法...其他地方的人不會僱用我們,但我們一樣要付房租...我們無處可去,但在頓內茨克,一切都是我們的。」

圖為頓內茨克城市波克羅夫斯克的一處民宅,一名老婦正在整理她被砲火嚴重損壞的家。 ...
圖為頓內茨克城市波克羅夫斯克的一處民宅,一名老婦正在整理她被砲火嚴重損壞的家。 圖/美聯社 

佩羅岑科的父母親友送她最後一程,她在返回家鄉2天之後遭遇俄軍砲擊而亡。 圖/美聯...
佩羅岑科的父母親友送她最後一程,她在返回家鄉2天之後遭遇俄軍砲擊而亡。 圖/美聯社

佩羅岑科的棺木。 圖/美聯社
佩羅岑科的棺木。 圖/美聯社

波克羅夫斯克市長辦公室估算,撤離此地的居民當中,已有高達7成返回;而在僅一小時車程遠的另一個較大的城市克拉莫托斯克市(Kramatorsk),也有大量居民回流,當地官員表示在俄羅斯2月入侵後,克拉莫托斯克的人口急速從原本的22萬驟降到大約5萬,近期卻逐漸回升到6.8萬。

回到克拉莫托斯克的居民,同樣表示是經濟因素驅使他們撤回此地。逃離家園、卻又在1個月後返回的斯穆爾斯卡(Karina Smulska)如今在克拉莫托斯克擔任服務生工作,只有18歲的她已經一肩扛起養家責任,在離開烏東的短暫時光中,她同樣為生計所苦。斯穆爾斯卡無奈發問:

「(撤離烏東之後)誰來照顧我們?」

頓巴斯地區自2014年就落入親俄叛軍控制,當地多年來飽受戰火蹂躪,經濟受到嚴重拖累,居民的收入和教育水準普遍低於烏克蘭中部和西部地區,加上頓巴斯位於俄國和烏克蘭邊界,在歷史與經濟上和俄羅斯的聯繫比其他烏克蘭地區更密切,俄裔人口也更高,以俄語為母語者佔當地多數,當離開家鄉,有些說俄語的居民便感覺自己在其他地方不受歡迎。

逃離家園、卻又在1個月後返回的斯穆爾斯卡(Karina Smulska)如今在克...
逃離家園、卻又在1個月後返回的斯穆爾斯卡(Karina Smulska)如今在克拉莫托斯克擔任服務生工作。 圖/美聯社 

烏克蘭東部深陷戰火,俄軍砲擊不斷。圖為操作火箭炮抵禦俄軍的頓巴斯烏克蘭士兵。 圖...
烏克蘭東部深陷戰火,俄軍砲擊不斷。圖為操作火箭炮抵禦俄軍的頓巴斯烏克蘭士兵。 圖/路透社 

不過,生計壓力還是撤離人口回流的主因;除了離開的人為了能夠餬口而回家之外,還有許多留在當地接受人道援助的居民表示,自己因為太過貧窮,根本無法撤離。雖然烏俄戰爭開打後,有許多志工在頓巴斯地區協助弱勢族群撤離,波克羅夫斯克每天也有一班免費的疏散火車可以載著居民前往烏西,但當地人的現實考量,可能讓熱心志工的努力最終白費。

除了對未來能否安身立命的不確定性之外,對家鄉的依戀也讓許多人決定回來、或是不願離開。

波克羅夫斯克市長特羅布什金(Ruslan Trebushkin)則選擇留守,他表示,身為市長,他會是最後一批離開的人。而頓內茨克另一城市謝利多韋(Selydove)的一名61歲的老婦人托比麗娜(Zitta Topilina)同樣不願離去,她留在謝利多韋協助人道主義救援工作;托比麗娜在烏克蘭其他地方有親戚可以照應她的生活,但她仍說:

「我屬於這裡,許多其他人也屬於這裡。我們相信烏克蘭是我們的,我們會死在這裡。」

在克拉莫托斯克經營餐館的波丹(Bohdan)也表示,自己曾被士兵詢問為何不離開,而他的回答是,「我擔心這個地方。」

坦克頻頻駛過頓內茨克各地。 圖/美聯社 
坦克頻頻駛過頓內茨克各地。 圖/美聯社 

波克羅夫斯克每天有一班免費的疏散火車可以載著居民逃往中部的第聶伯羅和西部的利維夫...
波克羅夫斯克每天有一班免費的疏散火車可以載著居民逃往中部的第聶伯羅和西部的利維夫(Lviv)等地,但有許多人最終選擇回來。圖為在月台上與家人道別的逃難者。 圖/路透社 

而在主觀的生活條件和情感之外,在客觀因素上,很多人也開始認為烏克蘭其他地區未必安全,例如7月14日,烏克蘭中部城市文尼察(Vinnytsia)遭到炮擊,釀成至少24人身亡,當時一名罹難的4歲唐氏症女孩麗薩(Liza Dmytrieva)的葬禮震撼世人。(前情參見:〈麗薩的葬禮:烏克蘭戰火下的唐氏症女孩之死〉

另一個接納逃難烏東居民的城市第聶伯羅(Dnipro)在15日亦遭俄羅斯導彈攻擊,讓原本就吃不消高昂生活成本的逃難者被這最後一根稻草壓垮。帶著10歲女兒出逃的母親策爾科夫妮(Oksana Tserkovnyi)就是其中之一,她在第聶伯羅投靠親戚,但2個月來很難找到工作,加上俄軍攻勢進逼烏克蘭中部,讓她最終決定返家。

克拉莫托斯克一名帶著6歲女兒留守的父親羅基強斯基(Oleksandr Rokytianskyi)也表示:

「炸彈落在全國各地。逃跑是沒有意義的。」

波克羅夫斯克的一名計程車司機阿尼基耶夫(Vitalii Anikiieev)則說,自己在火車站接到的客人中,有一半是回來定居,「因為他們沒有錢了。」他也提到,自己在7月中旬時載到一位因無法展開新生活,而從波蘭回來的女子,當他把她送回靠近戰場的老家時,看見她的房子已經遭到炮擊。阿尼基耶夫回憶當時情景,表示:

「她哭了,但她決定留下來。」

波克羅夫斯克飽受戰火蹂躪、居民房屋被俄軍砲火炸毀,圖中牧羊犬也在砲擊中受傷。 圖...
波克羅夫斯克飽受戰火蹂躪、居民房屋被俄軍砲火炸毀,圖中牧羊犬也在砲擊中受傷。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The money is gone': Evacuated Ukrainians forced to return

最新文章

創作世界經典繪本名作——《雪人》(The Snowman)——英國著名的圖畫作家...

與雪人漫步在雲端:英國《The Snowman》圖畫作家雷蒙.布力格病逝

2022/08/11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圖/歐新社

轉角Daily/切割統一教與難局突破:日本岸田政權的第二次內閣改造

2022/08/10
那個走過人間煉獄的少年,篤定志向要以美學淨化暴力;摺疊的命運,成就了三宅純粹而多...

一生剪裁「一塊布」:歷經原爆煉獄的日本時尚大師三宅一生病逝

2022/08/09
洪水沖入地鐵站,導致首爾多條地鐵路線一度停駛。 圖/Twitter

南韓暴雨中:首爾「80年來最大豪雨」的首都圈水災

2022/08/09
2022年8月5日,在以色列空襲期間,加薩南部上空升起濃煙和火光。 圖/法新社

加薩三日互轟停火:以巴「和平曙光」下的仇恨暗算?

2022/08/08
日媒報導中國軍演。 圖/截圖自《全日本新聞網》

刺激日本的代價?中國飛彈落入EEZ與日本「遺憾砲」

2022/08/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