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非我族類殺無赦?衣索比亞內戰「首都大清鄉」的仇殺備戰

2021/11/05 轉角24小時

圖為提格雷部首府默克萊的拘留中心,被俘的衣索比亞政府軍和民兵。 圖/法新社
圖為提格雷部首府默克萊的拘留中心,被俘的衣索比亞政府軍和民兵。 圖/法新社

【2021. 11. 5 衣索比亞】

非我族類殺無赦?衣索比亞內戰「首都大清鄉」的仇殺備戰

「學生舉報老師,鄰居抓走鄰居,被屠村者發動下一場對別人的屠村...『國難』當頭不存在悲天憫人的空間?」引爆衣索比亞1億國民總內戰的提格雷戰爭,4日已經開戰一周年。周四,以提格雷民族解放陣線(TPLF)與奧莫羅人民解放軍(OLA)為首的9支民族武裝,正式宣布將以推翻中央政府為目標「結盟成軍」,並在美國調停特使降落之際,同步朝首都阿迪斯阿巴巴派出圍城前鋒軍;但同一時間,特意前往政府軍營提振戰鬥士氣的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這位2019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卻發出了一段震驚國際的仇恨言論,除了完全性地排除和平談判可能,更大吼要「殺光屠盡所有膽敢造反的鼠輩」。

阿比總理的「殺戮戰吼」,雖然目的是在「首都攻防戰」之前,盡全力鼓舞政府軍民士氣。但此一官方仇恨影片不僅很快地遭到Facebook等社群網站封鎖,更讓同一日飛來協商停火談判的美國特使極為難堪,而打得順手正直攻首都的反政府聯盟軍,亦對「和平解決方案」毫無興趣。

與此同時,阿比總理甫於11月2日下達的全國動員戡亂緊急命令,也已在首都圈開始「清鄉搜捕」,據傳有大量的提格雷族市民被軍警突襲抓走,無分男女老幼、政治立場都被直接視為「叛國間諜」而下落不明。

▌前情提要:〈一億國民內戰總動員:衣索比亞全民待命的「首都圍城戰」〉

引爆衣索比亞1億國民總內戰的提格雷戰爭,4日已經開戰一周年。 圖/美聯社
引爆衣索比亞1億國民總內戰的提格雷戰爭,4日已經開戰一周年。 圖/美聯社

衣索比亞的種族政治的紛亂,可參見此前的Podcast專題〈一億國民的內戰仇殺〉;從10月底開始的首都告急局勢,則可詳見〈衣索比亞全民待命的「首都圍城戰」〉——不過就最新的前線局勢而論,已攻入阿姆哈拉州中南部的提格雷軍,周四再度南下,離首都圈只剩200公里。與TPLF結盟的奧莫羅人民解放軍,更開始派出小股部隊侵入阿迪斯阿巴巴周區,儘管通報的兵力規模離包圍政府還很遠,但首都圈「兵臨城下」的緊張氣氛卻已風聲鶴唳。

事實上,一度被阿比總理逼入絕境的TPLF,今年夏季全力反攻後,周日終於成功攻陷位於阿姆哈拉州的兩處交通要衝,除了打通攻略首都的公路幹道外,也切斷從鄰國吉布地通往阿迪斯阿巴巴的資源糧道。原本兩軍膠著的戰略局勢就這樣被打破,戰爭前期佔盡優勢的總理阿比,也從「上風獵人」變成了「下風獵物」。

在取得戰略上風之後,如願在阿姆哈拉州-奧羅米亞州一帶會師的TPLF與OLA,不僅大舉南下——兩軍合流後,延著直通首都的A2公路,拿下了延線第二座要衝城鎮凱米斯(Kemise),離首都距離也再縮短了50公里——接著也趁勢推動政治攻略,在提格雷戰爭爆發滿一週年的11月4日,正式宣布聯合各地9族組成反政府聯合軍「衣索比亞聯邦主義者聯合戰線」(UFEFF,以下簡稱反阿比軍)。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反阿比聯合軍的結盟部隊遍及衣索比亞全境,但最有份量的仍是部隊戰力最強、也最有正規組織的TPLF,以及直接威脅首都圈、如同匕首架在政府脖子上的OLA——這支反政府聯盟軍的主要訴求就是「推翻總理阿比的統治」,並預備以此聯盟作為「過渡政府的政權骨幹」。

「聯盟軍的下一步,當然就是要開始建立『海外聯繫』——我們會開始與其他國家、外交使館與國際社會展開外交互動,共同協助衣索比亞即將到來的民主新政轉型。」

反阿比聯盟軍的發言人如此表示。但同一時間,已向全國發動「動員戡亂緊急命令」的總理阿比,卻也同時擴大首都圈的防線強度,並親自在開戰一週年的同一天前往軍營勞軍,向世界發表了一段頗為駭人的情緒演說。

已向全國發動「動員戡亂緊急命令」的總理阿比,卻也同時擴大首都圈的防線強度,並親自...
已向全國發動「動員戡亂緊急命令」的總理阿比,卻也同時擴大首都圈的防線強度,並親自在開戰一週年的同一天前往軍營勞軍,向世界發表了一段頗為駭人的情緒演說。 圖/美聯社

「戰爭的土溝挖得非常非常深啊,為什麼呢?這道鴻溝不是用來瓦解衣索比亞,而是要埋葬所有敵人的屍體的——這些亂黨土匪、這些垃圾鼠輩,我們發誓要用血與骨,親手坑殺所有的國家之敵!」

在軍隊前演說的總理阿比,不僅將這場一億國民內戰定位成「大是大非的正邪戰爭」,並主張提格雷與奧莫羅人的「叛亂恐怖組織」不具備與政府對等談判的合法地位。他在這場冗長的演講裡,不斷呼籲政府軍民團結抗戰,除了強調以鄰里為單位的社區愛國自衛隊外,更要大家配合軍警查緝,一舉糾出所有窩藏在你我身邊的「叛國間諜」。

阿比總理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姿,高喊「殺死所有敵人!」的戰吼式發言,隨後也被衣索比亞總理府上傳到社群網路。不過影片內容卻很快就被Facebook以「煽動種族仇恨為由」強制下架——對此,衣索比亞政府發言人雖然憤怒抨擊「西方社群媒體企業為虎作倀的偽善惡意」,可FB官方的強制下架決定背後,也確實反射了衣國內戰逐漸浮現的「大屠殺危機」。

以當前的「首都戰備氣氛」為例,根據《法新社》、《美聯社》、《半島電視台》與法國《世界報》的交叉多重證詞,自11月2日阿比下令「動員戡亂」以來,400萬居民人口的阿迪斯阿巴巴就不斷傳出了「針對提格雷族居民的大規模清鄉搜捕」——這些搜捕行動,大多以軍隊帶著武裝警察的破門抓捕,所有的可疑人士、戰區新來的外地人、對阿比政府有所不滿者、以及提格雷族居民,都會被軍隊憑「全國緊急命令」的授權,而在無證據、無理由、無交代的狀態下遭到抓走「被失蹤」。

像是《世界報》所掌握的證詞,就發生在阿迪斯阿巴巴市中心、以提格雷族為主的平民社區哈亞胡雷特(Haya Hulet),政府軍警的趁夜逐戶掃蕩,就無端一口氣抓走了數十名提格雷族的老人與婦女。

之中,絕大部分的被捕提格雷人都會被官方直接扣罪為「間諜嫌疑人」;但在少部分狀況下,也有人能透過「私人管道」獲釋,像是其中一位接受採訪的證人,就表示自己花了45萬比爾(新台幣26.5萬元)行賄,才驚險從軍警手中救回老父親,「但大多數人沒那麼走運...沒人清楚他們被送去哪裡。」

圖為提格雷部首府默克萊的拘留中心,被俘的衣索比亞政府軍和民兵。 圖/法新社
圖為提格雷部首府默克萊的拘留中心,被俘的衣索比亞政府軍和民兵。 圖/法新社

類似的狀況也出現在奧羅米亞州與阿姆哈拉州的政府軍控制區域,由於全國緊急狀態的授權,軍隊在大街小巷都設起了安檢哨,所有出入車輛都需要接受無止盡的身分盤查,「但公車上的提格雷人卻都會被軍警直接抓下車...然後大多數人就這樣消失不見。」

雖然衣索比亞政府的「間諜罪搜捕」,一直是打壓異議人士與民族領袖的手段,但目前在首都圈針對提格雷人的清鄉搜捕,主要則是反應阿比政府對於即將到來的「首都戰役」危機感,各種非我族類的仇恨情緒,也因此助長著民間害怕又憤怒的極端反應。

「國難當頭,我們已經沒有餘裕考慮人權或人性同情心了!如果今天我們不抓出所有的提格雷間諜,明天圍城要被害死的就是我們。」在首都鄉民的網路論壇裡,許多支持阿比政府的市民如此表示,甚至呼籲軍隊與社區自衛隊應該盡快展開「提格雷人肅清計劃」,

「不是說要殺掉我們的鄰居,但在這種戰爭危及時刻,應該把所有可能嫌疑者都送進統一監管的『集中營』。」

除此之外,許多地方通報與媒體報導,也出現了大量「舉報提格雷鄰居」的鼓勵案件。許多鄉民心得文開始分享自己檢舉親友的過程,而感嘆「我以為他們是好人,誰知道竟是叛國間諜」的言論,亦讓各方極其驚駭。

由於衣索比亞無論人口或者是經濟國力,都能算是「東非第一大國」,在區域戰略上足以影響整個非洲大陸的穩定。因此以非盟、歐盟、聯合國與美國為首的國際調停施力,4日也讓美國特使費特曼(Jeffrey Feltman)緊急飛抵阿迪斯阿巴巴,希望在戰爭大屠殺徹底失控前,盡一切的外交努力來逼使交戰雙方降低衝突、乃至談判停火。

然而費特曼在行前的記者會上,對於眼下局勢卻難掩自己的「絕對悲觀」。因為好不容易逆轉戰況的提格雷武裝,很有信心能在接下來幾週內「攻進首都推翻阿比」,此刻根本沒有必要與阿比這個「將死之人」浪費時間;但把一手好牌打成相公的阿比政權,如果此時示弱退讓,則可能進一步瓦解好不容易拱起來的國難士氣,在不能保證OLA等游擊隊確實會撤出首都圈的狀態下,阿比寧可賭一把首都決戰、與後方補給困難又深入敵境的提格雷軍拼命,也不願在此時輕易接受美國的施壓調解,「殺紅了眼的所有人,都不願讓步妥協、也沒有嚐試和平調解的政治動機。」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一億國民內戰總動員:衣索比亞全民待命的「首都圍城戰」

Ethiopia’s year of living recklessly has come to a bitter conclusion

Ethiopian Government Claims Victory is Near in Northern Tigray Region

Tell us: how you have been affected by the situation in Ethiopia?

作者文章

圖為在土耳其抗議阿米尼之死的民眾。 圖/法新社

誰殺了阿米尼?一名伊朗女性之死掀起「道德警察」之戰

2022/09/21
英國女王御用風笛手保羅.伯恩斯(Pipe Major Paul Burns)於女...

Sleep, Dearie…英國女王國葬,最後送別的風笛手

2022/09/20
發生車禍的貴陽大巴出發前的照片,出現了車輛正前方拍到司機穿著防護衣駕駛的景象。 ...

凌晨坐上開往隔離的大巴:中國貴州「抗疫轉運」27死翻車事件

2022/09/19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2022/09/16
剛孵出的古巴鱷。 圖/路透社 

絕種邊緣「古巴鱷」:對抗暖化與饕客威脅的復育之戰

2022/09/15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已證實...

用安樂死斷了氣:法國高達逝世...新浪潮名導的生命最終選擇

2022/09/14

最新文章

圖為在土耳其抗議阿米尼之死的民眾。 圖/法新社

誰殺了阿米尼?一名伊朗女性之死掀起「道德警察」之戰

2022/09/21
英國女王御用風笛手保羅.伯恩斯(Pipe Major Paul Burns)於女...

Sleep, Dearie…英國女王國葬,最後送別的風笛手

2022/09/20
發生車禍的貴陽大巴出發前的照片,出現了車輛正前方拍到司機穿著防護衣駕駛的景象。 ...

凌晨坐上開往隔離的大巴:中國貴州「抗疫轉運」27死翻車事件

2022/09/19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2022/09/16
剛孵出的古巴鱷。 圖/路透社 

絕種邊緣「古巴鱷」:對抗暖化與饕客威脅的復育之戰

2022/09/15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已證實...

用安樂死斷了氣:法國高達逝世...新浪潮名導的生命最終選擇

2022/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