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一億國民內戰總動員:衣索比亞全民待命的「首都圍城戰」

2021/11/03 轉角24小時

10月22日默克萊空襲。 圖/美聯社
10月22日默克萊空襲。 圖/美聯社

【2021. 11. 3 衣索比亞】

一億國民內戰總動員:衣索比亞全民待命的「首都圍城戰」

「一個月前中央還能大軍反攻,一個月後首都卻即將被叛亂軍包圍?」死鬥一年造成慘烈平民傷亡與饑荒危機的衣索比亞內戰,2日再度出現「戰局逆轉」的重大風向。原本多次被逼入絕地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周日南下攻陷了中部戰略樞紐德西市(Dessie)後,據傳已成功與另一反政府叛軍武裝「奧羅莫解放軍」(OLA)大會師,由於兩軍不僅掐住了衣索比亞政府的東線補給,前鋒部隊離首都阿迪斯阿巴巴據傳也只剩百餘公里——面對豬羊變色的前線戰況,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2日也匆忙頒布為期6個月的緊急命令,宣布衣索比亞全國即日起進入「動員戡亂狀態」,並警告500萬名首都圈市民「所有人都必須準備巷戰」,以迎來一觸即發的國都攻防戰。

▌前情提要:〈一億國民的內戰仇殺: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逆襲...怎麼了?〉

曾因結束長達20餘年的衣索比亞-厄利垂亞戰爭而獲得2019諾貝爾和平獎的總理阿比,2日針對提格雷戰爭的被動局面,即時頒布長達了為期6個月的「全國緊急狀態」,並宣布衣索比亞將進入動員戡亂的關鍵戰鬥時期。

根據阿比的動員戡亂命令,即日起衣索比亞全國將啟動「適齡男性大徵兵」,所有的鐵公路與航空交通都將配合戰爭管制。中央政府的軍隊可以任意設置路障關卡、安檢哨,並在不需司法單位監管與授權的狀態下,直接逮捕「任何與叛亂集團/恐怖份子牽扯嫌疑者」。

除此之外,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巴巴,也即時進入了極為戲劇化而緊張的「守城總備戰」。

9月15日衣索比亞政府軍的演習。 圖/法新社
9月15日衣索比亞政府軍的演習。 圖/法新社

「首都圈裡的所有居民都必須參加組織戰鬥——每個街道、每個鄰里,所有人都必須以『社區』為召集單位加入國土動員!每個人都要盡責任保護和平與自家家園區域的安全,全民都得配合安全部隊,隨時、隨地、無死角地防守並監控社區裡的可疑行為。」

奉總理阿比之命,負責組織「首都防線」的衣索比亞和平安全局長肯尼亞.亞德塔(Kenea Yadeta),2日如此肅殺地在官媒電視台上如此指示。

肯尼亞強調,當前的局勢十分險峻,國安單位相信有不少「提格雷叛軍與奧羅莫恐怖組織的『細胞』」早已混入首都圈,試圖製造平民恐慌影響戰局。因此在動員戡亂的授權下,軍警將加速完成首都圈的人口清查,所有「外地人」都必須向社區民防單位登記身分與行蹤;各家媒體與社群帳號的使用人「只能發布官方認證的戰況新聞」,涉及散播假新聞與假資訊者,將會被軍方直接逮捕關台。

除此之外,阿迪斯阿巴巴首都圈也將展開為期48小時的「槍狩令」,所有持有槍械武器者都必須主動向民防單位登記註冊;除了所有「適齡男子」都必須配合徵兵令入伍參軍,其他老弱婦孺與女性市民也必須向社區民防隊註冊,甚至連未成年的兒童少年都必須加入「社區愛國守備隊」支援追捕可疑人士與城鎮戰。

9月15日衣索比亞政府軍的演習。 圖/法新社
9月15日衣索比亞政府軍的演習。 圖/法新社

衣索比亞的「全國動員令」來得令外界頗感意外。因為早在10月上旬,重整旗鼓的衣索比亞中央軍才再度大舉北上,並結合空軍優勢朝提格雷州的首府——開戰初期一度被中央軍攻陷,但今年夏天重新被TPLF「逆襲」收復的默克萊(Mekele)——發動密集空襲,並造成不少平民無辜死傷。

當時衣索比亞的「城市空襲行動」一度因為無差別攻擊人口稠密區,而遭到各方人道批評。沒想到短短一個月不到,內戰局勢又再度逆轉。根據TPLF向卡達《半島電視台》的說法,雖然阿比總理向提格雷州再度派出數萬大軍,但這批北上的中央兵團目前已經被提格雷軍「迂迴包圍」,除了補給線傳被切斷之外,把中央軍主力部隊釘在提格雷泥沼的TPLF部隊,週日也突然奇兵攻陷了位於提格雷州南方的阿姆哈拉州戰略要地:德西市與孔波查鎮(Kombolcha)。

德西與孔波查失手的消息,極為嚴重地震動京師,並讓原本膠著的內戰僵局出現「戰鬥破口」。這是因為德西與孔波查的地理位置,剛好控制了東西向連結鄰國吉布地的B11公路,以及快速直通首都阿迪斯阿巴巴的A2公路——雖然此地離首都圈還有超過300公里的距離,但卻已是提格雷軍在這場內戰中的「最敏感勝利」。

A2與B11兩條公路之所以要命,是因為在內戰狀態中,阿比政府必須依賴從吉布地港進出口的各種戰爭資源,特別是維持首都穩定與前線兵團需要的「糧食運補」。假若政府軍無法從TPLF手中搶回這兩座城市,不僅位於提格雷州與阿姆哈拉州的兩大前線可能斷炊,就連首都阿迪斯阿巴巴都有可能遭到「渴殺包圍」。

除此之外,德西與孔波查其實地處阿姆哈拉州中部、離提格雷州邊境還有130公里遠;而阿姆哈拉州的阿姆哈拉人,則一直是阿比總理的最大支持者與忠誠兵力——換言之,此次的要塞陷落,不僅象徵著提格雷軍團的「大舉南下」極為強勢,在政治象徵上更有「政府軍老巢失守」慘遭挖心的告急示警。

7月份,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凱旋式,在提州首府遊街展示衣索比亞政府軍的數萬名「投...
7月份,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凱旋式,在提州首府遊街展示衣索比亞政府軍的數萬名「投降戰俘」。 圖/法新社

在阿姆哈拉州戰況逆轉的同時,年中才宣布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同盟共鬥」的奧羅莫人民解放軍,近一個月來也在中部的奧羅米亞州大舉出兵——根據《BBC》連線地方的目擊說法,OLA的控制範圍已經遍及奧羅米亞州全境,甚至在TPLF挖心攻入阿姆哈拉州後,OLA與TPLF的前鋒部隊已經成功在首都北方「接觸會師」。

OLA在奧羅米亞州的大舉攻略,之所以對阿比政權造成極大壓力的原因,是因為首都所在的阿迪斯阿巴巴特區市,就位於奧州東側深處、被奧羅米亞行政區四面包圍;再加上奧羅莫人又是衣索比亞的第一大人口族群(像是前述的「首都防衛命令」裡提到的可疑人口清查、反滲透、社區防衛隊,其實都是針對OLA藉由人口與地緣關係的滲透威脅),因此OLA此刻的包圍進逼,才會給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帶來極大壓力。

關於衣索比亞的種族衝突——特別是提格雷人、阿姆哈拉人與奧羅莫人的三方仇恨——在先前的Podcast報導《一億國民的內戰仇殺: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逆襲...怎麼了?》已有清楚解釋。但隨著提格雷戰爭的內戰化,原本以族群融合為名的各地多元種族社區,卻不斷傳出「種族屠殺式清鄉」的仇恨犯罪。

像是月初反攻的提格雷部隊,就在北方邊境發動針對阿姆哈拉人的屠村行動;阿姆哈拉民兵與衣索比亞-厄利垂亞聯軍,也持續傳出大規模性侵輪暴與斬殺提格雷農民的殘酷犯罪;而在首都圈之外的奧羅米亞州,以殘酷的恐怖攻擊手段與激進種族主義聞名的OLA部隊,也傳出故意突襲農村燒殺擄掠,試圖逼出上萬流民湧入阿迪斯阿巴巴的圍城戰略;但同時,以阿比政府軍為首的中央鎮壓軍警,卻也屢屢為了追捕「通敵者」而在奧州農村集體刑求、濫殺示警。

換言之,在這場內戰之中,所有人都在以「種族滅絕」的瘋狂心態,以族群生存為名,啟動戰爭罪式的手段無差別濫殺。

10月22日,被俘的衣索比亞政府軍和民兵,被帶到提格雷部首府默克萊的拘留中心。 ...
10月22日,被俘的衣索比亞政府軍和民兵,被帶到提格雷部首府默克萊的拘留中心。 圖/美聯社

由於前線各區都遭亂軍封鎖,阿比政府也不願放行國際媒體戰地採訪,因此這場從2020年底開始的這場殘酷混戰,也存在著嚴重的新聞迷霧而未能有效揭露於世人眼前。但以美國、歐盟與聯合國為首的國際壓力,目前都把矛頭指向「拿過諾貝爾和平獎的」阿比總理,要求持有先進武器與空軍的衣索比亞中央軍部隊,應該馬上停火以配合國際調停談判。

雖然在這場內戰中,所有的參戰涉事者雙手皆沾染了屠殺平民的鮮血、全都有犯下戰爭罪的嫌疑。但就聯合國的調停立場而言,眼下最迫切的危機其實是以提格雷州為主的「大饑荒危機」——在2020年提格雷戰爭開打以來,原本土地就貧瘠的提州農業不僅因戰禍崩潰,北上攻略的衣索比亞-厄利垂亞聯軍更被國際社會紀錄下了「故意破壞在地農業」與掠奪糧食的種族清洗犯罪。

之後,隨著提格雷軍的重整旗鼓,持續封鎖提州聯外交通的衣索比亞部隊也持續扣住了人道救援組織的運糧與醫藥補給行動,試圖以「無差別渴殺」來壓制提格雷人的反抗士氣。不料此舉反而讓提格雷平民別無選擇地加入TPLF的戰爭行動,並讓喪失大義名份的衣索比亞政府遭到國際社會的制裁與譴責。

在提格雷軍大舉朝首都圈進逼之際,美國國務院2日也對阿比政權發動新一波「人道經濟制裁」,宣布取消美國對衣索比亞出口商品的關稅特優待遇,並希望藉此逼使殺紅了眼的阿比能夠放軟姿態,接受聯合國的停火指示與人道調停。

一名兒童在默克萊一處接收難民的中心領取居民捐贈的食物。 圖/美聯社
一名兒童在默克萊一處接收難民的中心領取居民捐贈的食物。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Ethiopia Declares State of Emergency as Rebels Advance Toward Capital

Ethiopians mobilize as advance of rebel groups toward capital threatens wider civil war

作者文章

波音737 Max型號客機已經多次發生意外。圖為波音737 MAX 7客機。 圖...

來路不明的鈦:波音、空巴使用中國公司「偽造文件」的鈦材,FAA調查中

2024/06/19
現年36歲的黃雪琴是一名獨立記者,曾任職於中國官媒《中新社》,後續又到《新快報》...

身為記者,不是犯罪:中國#MeToo推手、獨立記者黃雪琴被判刑5年

2024/06/17
白線斑蚊(又名亞洲虎蚊)已在歐洲北部落腳,氣候變遷造成的均溫升高可能是病媒蚊肆虐...

歐洲的登革熱危機:氣候暖化造成疫情升溫,法國面臨奧運防蚊難關

2024/06/12
巴黎共和廣場,在歐洲議會選舉結束、馬克宏宣告解散國會後,有大批民眾在共和廣場抗議...

2024歐洲議會大選:極右派勢力擴張,法國馬克宏敗選「解散國會」的政治豪賭

2024/06/11
輝達公司市值5日突破3兆美元大關。圖為執行長黃仁勳6月2日於台北展示NVIDIA...

AI前景無可限量?輝達市值突破3兆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公司

2024/06/06
巴拉圭納納瓦,2名男子穿過連接阿根廷和巴拉圭兩國的橋樑,將商品從阿根廷運往巴拉圭...

「邊境鬼城」納納瓦:被阿根廷289%通膨率壓死的蕭條角落

2024/06/05

最新文章

中國與菲律賓6月17日發生的南海船隻衝撞,中方有登船、使菲律賓海軍受傷的事件,菲...

【Daily Podcast】南海衝突:菲律賓要求中國賠償登船事件損失/中國愛吃榴槤造就東南亞的「榴槤富豪」

2024/06/20
波音737 Max型號客機已經多次發生意外。圖為波音737 MAX 7客機。 圖...

來路不明的鈦:波音、空巴使用中國公司「偽造文件」的鈦材,FAA調查中

2024/06/19

【Daily Podcast】普丁時隔24年到訪北韓,會和金正恩談什麼?/《人權觀察》:數百新疆村莊被改名

2024/06/19
北約(NATO)秘書長史托騰柏格接受《BBC》專訪,指出中國想要左右逢源,一方面...

【Daily Podcast】北約警告中國的對俄立場、解讀習近平「美國要刺激中國攻打台灣」說/泰國可望成為亞洲第三個同婚合法國家

2024/06/18
現年36歲的黃雪琴是一名獨立記者,曾任職於中國官媒《中新社》,後續又到《新快報》...

身為記者,不是犯罪:中國#MeToo推手、獨立記者黃雪琴被判刑5年

2024/06/17
研究調查初步認為,閱聽眾多半認為是受到新聞帶來的負面情緒影響,諸如疫情、烏俄戰爭...

【Daily Podcast】全球閱聽眾對新聞感到疲乏、信任度下降/中國#MeToo推手黃雪琴、勞權運動者王建兵被判刑

2024/06/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