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後基地潘杰希爾陷落:塔利班「空襲圍殲」阿富汗反抗軍

2021/09/06 轉角24小時

圖為塔利班戰士。 圖/法新社
圖為塔利班戰士。 圖/法新社

【2021. 9. 06 阿富汗巴基斯坦

最後基地潘杰希爾陷落:塔利班「空襲圍殲」阿富汗反抗軍

「阿富汗的最後一支反抗軍,潰滅了。」 新一階段內戰的阿富汗,再度出現了令全世界錯愕的混亂句點。在塔利班的十面大軍包圍下,阿富汗首都北方的反抗軍最後基地潘杰希爾河谷(Panjshir) ,6日清晨已經宣告正式淪陷。目前塔利班兵團已經開進潘杰希爾首府,集結殘兵反抗塔利班政權的「雄獅之子」小馬蘇德(Ahmad Massoud)與「代理總統」薩利赫 (Amrullah Saleh),據傳已分別接受「流亡協議」投降或逃往海外——事情至此,塔利班已完成對阿富汗全境的武力壓制,所有非ISIS-K以外的反塔利班勢力,也都全部崩潰敗亡。

儘管從7天前,塔利班與阿富汗反抗軍就沿著潘省外圍零星衝突。但自4日開始,完成兵力合圍的塔利班兵團,不僅憑壓倒性的兵力與補給,從十面八方發動了「全軍總攻」;此前幾乎沒有空戰實力的塔利班,更竟然拉出了戰鬥直升機、甚至是攻擊無人機群,對反抗軍陣地的兵力弱點與前線指揮基地,發動了極為精準的「斬首式空襲」。

塔利班「空軍」的密集轟炸,不僅讓本來就彈盡援絕的反抗軍更顯頹勢,主導潘杰希爾抵抗聯盟的馬蘇德家族,更有多名反塔利班老將、一級親族指揮官在同日被無人機炸死;就連代理總統薩利赫的藏身之處,都在一夜之間兩度遭到「戰鬥直升機」轟炸,目前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在壓倒性空優火力的無情打擊之下,原本還能在地面與塔利班肉搏對峙的反抗軍,很快地在「不明空軍」的空襲當中戰線崩潰。到了9月6日清晨,塔利班中央發言人與反抗軍內部也都先後證實:「塔利班進城了...潘杰希爾已經『全面失守』!」

但塔利班為何一夜之間得到具備精準打擊能力的「先進空軍」?阿富汗本地媒體與潘杰希爾反抗軍都把矛頭指向背後的火力靠山——巴基斯坦。

▌前情提要:〈我們不是廢物軍人!阿富汗將軍控訴的「背叛見證」...有理嗎?〉

潘杰希爾的反抗軍,雖然收攏的殘兵很多都是阿富汗精銳的特種部隊,但他們缺少武器與彈...
潘杰希爾的反抗軍,雖然收攏的殘兵很多都是阿富汗精銳的特種部隊,但他們缺少武器與彈藥的補給問題,卻一直沒辦法解決。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圖為小馬蘇德。 圖/路透社
圖為小馬蘇德。 圖/路透社

由於潘杰希爾地區的網路、電話甚至電力都已遭到塔利班提前切斷。亂軍之中,就連仍留在阿富汗的本地記者們,都極難確認前線的即時戰況——目前各方僅知道塔利班的兵力規模、火力裝備、彈藥補給都優於反抗軍數倍,

但從周日開始,塔利班還更得到了火力強大的「不明空軍」空襲支援,導致原本還能僵持對力的反抗防線,快速遭遇了「總崩」威脅。

潘杰希爾省位於首都北方大約70公里,是被群山峻嶺環繞的高原河谷,由於地理特性易守難攻、居民組成複雜、民風又極為剽悍,因此潘杰希爾過往也被稱為「阿富汗中的阿富汗」。

在90年代中期,塔利班崛起後的第一次奪權時代,潘杰希爾河谷不僅由北方聯盟的傳奇領導人——馬蘇德(Ahmad Shah Massoud)——所轄,更是阿富汗全境唯一沒被攻陷、不受塔利班統治的「獨立地區」。

儘管馬蘇德在2001年911事件前夕遭到賓拉登派人刺殺,但馬蘇德家族與馬蘇德系軍閥,仍以潘杰希爾河谷為精神大本營。因此,在今年8月15日喀布爾淪陷、塔利班第二度掌權前夕,各地反塔利班的殘兵與流民,也才陸續逃入潘杰希爾,並成立「阿富汗全國抵抗陣線」,繼續與塔利班進行「第二次抗戰」。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潘杰希爾的反抗軍集結,一開始是在喀布爾淪陷之前,就由馬蘇德的兒子——年方32歲的小馬蘇德(Ahmad Massoud)——回到老家號召起義。到了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偷跑逃亡出國、喀布爾無血開城後,因家族血海深仇而拒絕向塔利班大軍投降的副總統薩利赫,才趁亂帶著親信殘兵,返回潘杰希爾投靠聯盟。

薩利赫與小馬蘇德會師之後,潘省境內也陸續收容了25萬名流離失所的軍民百姓,許多不願意向塔利班投降的軍警部隊,或者擔心遭到清算報復的平民男女,也都陸續集結在「全國抵抗陣線」的旗幟之下。固守潘杰希爾的小馬蘇德,積極地在老家招募訓練「義勇軍」;自稱依憲法成為「阿富汗臨時代理總統」的薩利赫,則帶著小股部隊攻往西邊的帕爾旺省,並一度從塔利班手中收復了省會城市恰里卡爾,自此威脅著首都喀布爾以及附近重鎮要塞——由美軍留下來的巴格蘭空軍基地

不過薩利赫與小馬蘇德的反攻氣勢並沒能維持太久,因為反抗軍聯盟的成立與集結,不僅沒能得到任何一個「國際盟軍」的承認或支援;潘杰希爾原本就極為內陸的困難地理限制,也讓民生物資、武器彈藥與殘兵流民難以進入。因此當塔利班於8月27日確定「美軍真的無心戀戰」之後,塔利班新政權這才派出大軍,壓倒性地朝潘杰希爾包圍挺進。

雖然阿富汗的浩劫光景,是整個8月份的「國際第一頭條」。但在全球新聞焦點之下,塔利班所開啟的「潘杰希爾戰役」,卻意外地缺少穩定的可信戰報——這是因為在攻擊發起之前,兵力占優又掌控喀布爾中央政府的塔利班,就已提前切斷了潘杰希爾的對外通信;何況舉國兵荒馬亂忙撤僑,7月底《路透社》知名攝影記者西迪基(Danish Siddiqui)更才在戰場上遭到塔利班生俘處決,因此在總部指示與安全問題之下,各路記者與國際傳媒都難以接近潘杰希爾的「一級內戰區」。

一開始,塔利班軍團與反抗軍爆發了一連串的零星交火,雙方雖然各稱勝利,但塔利班卻很難有效突破潘杰希爾高山的防守稜線。兩軍就這樣暫時僵在了原點,反抗軍急需的武器彈藥雖然被包圍網切斷(事實上,也沒有任何國際勢力願意伸出援手),但塔利班也無法有效壓制反抗軍,甚至反過頭來讓「潘杰希爾的抵抗」成為了國際社會關注的新一焦點。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事情就這樣原地踏步,塔利班政府一方面朝潘杰希爾增派部隊,一方面又透過各方中間人向全國抵抗陣線「提出政治談判」——交涉中,塔利班雖然針對性地向小馬蘇德釋出「和解善意」,像是邀請潘杰希爾系軍閥上京共組「新聯合政府」,或者允諾會給潘省頗為寬容的地方自治權;但塔利班堅持要把全國軍閥統一納入「新阿富汗國防軍」的單一指揮框架下,卻讓小馬蘇德等反抗軍派系極不能接受。

誰知潘杰希爾的戰局旋即出現了關鍵變化——9月4日,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ISI)局長哈米德將軍(Faiz Hameed),突然飛抵阿富汗,並在喀卜爾市區的五星級酒店裡「高調現身」。

哈米德的「故意現身」,雖然只是在飯店大廳裡喝咖啡與眾人寒喧,但其所帶的政治意義卻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地震級注意。因為巴基斯坦的ISI,一直都是阿富汗塔利班背後的「最大黑手」,雖然巴國政府過去一直不願承認,但在2001年之後塔利班之所以不死未滅,ISI的暗中支援絕對是最大主因;同時,哈米德將軍作為巴國最有權勢的諜報頭子,過往雖然時常為塔利班的國際交涉穿針引線(例如引薦塔利班領導7月底訪問中國與王毅會面),但如此高調地現身喀布爾與塔利班政權會談,也象徵著雙方的「主從關係」正在大膽地從幕後走向檯前。

事實上,巴基斯坦的ISI雖然是阿富汗塔利班之所以能夠生存至今的最大靠山(北方聯盟的軍閥派系,在地緣政治的歷史上,曾得到印度的隔空支持,因此巴基斯坦一直很不樂見於北方聯盟成為阿富汗的合法代表,擔心因此遭到印度策畫的南北夾擊),但在過去20年的戰爭裡,阿富汗塔利班卻往往被ISI當成「奴才棋子」,一方面支持他們重返阿富汗,但多名高級領袖卻都被當成人質一般地遭巴國政府軟禁,甚至時不時被ISI當成用於安撫美國的「反恐祭品」,因此阿富汗塔利班內部也有不少鷹派勢力「暗自恨巴基斯坦入骨」。

雙方權力極不對等的利益結盟,因此也促使阿富汗塔利班近年來積極把公開政治部門轉移到卡達;軍事大本營也從東南方的坎達哈,逐步轉移到西南方伊朗邊境、ISI鞭長莫及的赫爾曼德省。但在喀布爾陷落,塔利班二度武力取得政權後,作為貿易最大國的巴基斯坦此時卻也成為塔利班又愛又恨又無法逃避的最重要盟國。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哈米德將軍的訪問,表面上只是關心鄰國時政,但會談實際上則直接切入了「內戰疑慮」——根據卡達《半島電視台》與巴基斯坦《黎明報》的說法,代表巴國軍方傳話的哈米德將軍,非常關心「塔利班控制內戰的速度」,並全力施壓塔利班高層應盡速完成「阿富汗新政府內閣」的政治協商。

在雙方的周末會談中,哈米德將軍極力催促塔利班應該立即改組軍事體系,把「全國所有的武裝部隊」都納入「新.阿富汗政府軍」的統一指揮下。巴國方面認為:在阿富汗舉國動亂的狀況下,成立一支統一的國家軍隊,並以軍系政府來帶動經濟重建(如同巴國傳統的軍政體制一樣),不僅是當前最成熟可行的方式之一,對於巴基斯坦的國家安全與戰略利益,也是最為有利的安心方向。

不過塔利班方面卻表示,潘杰希爾的「前朝殘黨」還沒有被完全壓制,這不僅讓各地山頭遲遲無法安心政治談判,各地方派系對於「阿富汗內戰2.0」的異心想像,也影響了國際社會與塔利班的交涉,都讓喀布爾新政府芒刺在背。

就公開資訊來看,代表巴基斯坦的哈米德將軍,只是關切性地表達了伊斯蘭馬巴德的關心,並沒有實質性與塔利班政府達成任何外顯協議——但在潘杰希爾前線,「奇怪的事情」卻就此快速發生。

「才奪權3個星期的塔利班,到底從哪裡生出了一支具有精準對地打擊火力的『精銳空軍』?」

根據潘杰希爾前線,由殘兵軍官與地方官員所傳回來的消息:塔利班的火力攻勢,不僅從9月5日開始「突然翻倍」,潘杰希爾反抗軍更遭遇了武裝直升機與攻擊無人機群的「飛彈空襲」。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在這場長達20年的戰爭中,我們不僅第一次遭遇到了『塔利班的直升機攻擊』...它們還動用了包括可攜式防空飛彈在內的各種新式武器?這些武器3周內就能上手服役嗎?我們知道對面開火的可不是塔利班?誰是幕後藏鏡人,有種就真臉現身啊!」

一名前線的反抗軍軍官,悲憤地在周日晚間的瘋狂激戰中,透過衛星電話向世界吶喊。根據反抗軍戰士們的說法,塔利班在周日晚間發動了全軍夜襲,除了極為激烈的四方總攻外,黑夜中的塔力班也明顯得到了「外力支持」,像是更先進的夜戰裝備、衛星情報支援與空中戰情指揮系統,甚至還有來路不明的武裝直升機與「攻擊無人機」的空中火力打擊——但這些精密裝備,絕對不是塔利班有能力單獨操作的精密武器。

「突然之間,塔利班的部隊就像是開了天眼一樣。他們為何會突然知道山區防線上哪裡兵力不足?他們從哪裡弄來重武裝的空襲火力?」悲憤無比卻無力回天的反抗軍部隊痛苦地表示:

「而且他們為什麼能在黑夜中精準掌握到我軍指揮官們的所在地,並且連續多次發動精準空襲?巴基斯坦軍隊一定發兵出手,否則不可能會有這種意料之外的誇張火力!」

全國反抗陣線證實:在5日的「陸空夜戰」中,塔利班的空中打擊火力,接連發起了數十次「斬首空襲」——其中目前生死未卜的代總統薩利赫,就接連兩度遭到「武裝直升機」狙擊轟炸未遂;反抗軍的發言人與多名老馬蘇德的舊部將領,更是在一波又一波的無人機空襲中慘遭炸死,快速崩潰的不僅是山地稜線上的防守陣地,就連反抗軍的將官指揮體系也在一夜之間被「不明空襲」連根拔起。

穿上阿富汗軍隊衣服、使用美軍武器的塔利班戰士。 圖/路透社
穿上阿富汗軍隊衣服、使用美軍武器的塔利班戰士。 圖/路透社

阿富汗政府軍遺留的A-29攻擊機,但這些擄獲裝備妥善率極低,塔利班根本不可能在短...
阿富汗政府軍遺留的A-29攻擊機,但這些擄獲裝備妥善率極低,塔利班根本不可能在短短3周內有效操作。 圖/美聯社

雖然在美國831總撤軍之前,塔利班曾擄獲了數十架美製的UH-60黑鷹直升機,與各種美軍轉移給阿富汗政府軍的武器裝備。但這些空中設備與先進武器,大多都有後勤維修與操作轉移的困難門檻,就算零星飛官投誠加入了塔利班大軍,但要在黑夜中的高山間穿越敵軍防線,並密集發動精準的致命打擊?其所需要的裝備實力與戰力條件,絕對不是3周前還在「小米加步槍」的塔利班戰士團,20天內可以能掌握火力表現。

潘杰希爾的戰情丕變,不僅反抗軍極為錯愕,就連幾個小時前還公開表示「阿富汗大概要陷入全面內戰」的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利上將(Mike Milley)——也都又一次地公開錯估局勢。麥利上將原本認為,潘杰希爾的狀況雖然激戰,但塔利班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拿下,而更可能被反抗軍拖入全國起義的大內戰陷阱中。

誰知在一日一夜的空襲猛轟後,5日深夜反抗軍的精神領袖小馬蘇德就對外表示:「潘杰希爾願意與塔利班和談,以政治交涉來終止戰鬥。」接著幾小時後,潘杰希爾全面陷落的正式消息就傳遍世界,塔利班大軍順利地攻入了首府巴薩拉克,小馬蘇德與薩利赫則「不知所蹤」。

「塔利班全面攻克潘杰希爾」的消息,先是由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對外證實——儘管在潘杰希爾戰役中,雙方的心戰宣傳都充滿了混亂謊言,但潘杰希爾投降崩潰的消息,隨後也由反抗軍高層向《華盛頓郵報》交叉證實:

「沒錯,潘杰希爾已經全部淪陷了...塔利班的軍隊現在已經開進首府,接管了政府基地。」

根據《半島電視台》、《華盛頓郵報》與多名阿富汗本地記者的說法:反抗軍的兩大領袖——可能受傷的代總統薩利赫——目前已經跨境逃入了鄰國塔吉克;小馬蘇德「人似乎已被軟禁」,部份消息更暗示他可能已經向塔利班棄械投降,但尚未有更明朗的證據。

但至此,從未被塔利班攻陷的潘杰希爾河谷,就這樣隨著馬蘇德家族的徹底敗亡而退出了戰場,阿富汗的反塔利班殘兵反抗起義,也應會在喀布爾淪陷3周後的現在,隨著全國反抗陣線的崩潰而在錯愕中落幕。

撒紙花慶祝塔利班大勝的直升機。 圖/法新社
撒紙花慶祝塔利班大勝的直升機。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Panjshir resistance leader backs truce with Taliban to end weeks of fighting

Taliban claims complete control of Afghanistan’s Panjshir

作者文章

2020港口大爆炸、嚴重危機與長達1世紀教派衝突而陷入絕對崩潰的中東國家——昔日...

用內戰阻止大爆炸究責?貝魯特大槍戰:黎巴嫩13年來最激巷戰

2021/10/15
挪威首都奧斯陸西南方70公里的小鎮孔斯貝格(Kongsberg),13日晚間發生...

不排除恐攻的暗夜襲擊:挪威「丹麥弓箭手」無差別殺人事件,5死

2021/10/14
以《董小姐》一曲爆紅的中國民謠歌手宋冬野,於10月11日在微博個人帳號上發布長文...

中國永不翻身的劣跡藝人?宋冬野「毒犯更生」的復出論戰

2021/10/13
在一場於10月初的突襲行動中,塔利班拘留了大批吸毒者並且將他們送進治療中心。據美...

4,000萬人命與10億歐元:G20該不該「捐錢」給阿富汗塔利班?

2021/10/13
圖左為拜登與孫子、右為德州州長。 圖/美聯社

染疫的自由?德州政府全面反抗拜登的「責任性疫苗接種」

2021/10/12
新加坡在今年9月初推出名為「 Xavier」巡邏機器人的測試計劃,執行巡邏警察的...

機器戰警巡邏中?新加坡「Xavier」的AI社會監控論戰

2021/10/09

最新文章

2020港口大爆炸、嚴重危機與長達1世紀教派衝突而陷入絕對崩潰的中東國家——昔日...

用內戰阻止大爆炸究責?貝魯特大槍戰:黎巴嫩13年來最激巷戰

2021/10/15
挪威首都奧斯陸西南方70公里的小鎮孔斯貝格(Kongsberg),13日晚間發生...

不排除恐攻的暗夜襲擊:挪威「丹麥弓箭手」無差別殺人事件,5死

2021/10/14
以《董小姐》一曲爆紅的中國民謠歌手宋冬野,於10月11日在微博個人帳號上發布長文...

中國永不翻身的劣跡藝人?宋冬野「毒犯更生」的復出論戰

2021/10/13
在一場於10月初的突襲行動中,塔利班拘留了大批吸毒者並且將他們送進治療中心。據美...

4,000萬人命與10億歐元:G20該不該「捐錢」給阿富汗塔利班?

2021/10/13
圖左為拜登與孫子、右為德州州長。 圖/美聯社

染疫的自由?德州政府全面反抗拜登的「責任性疫苗接種」

2021/10/12
新加坡在今年9月初推出名為「 Xavier」巡邏機器人的測試計劃,執行巡邏警察的...

機器戰警巡邏中?新加坡「Xavier」的AI社會監控論戰

2021/10/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