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突尼西亞怎麼了?政變式政爭「阿拉伯之春」唯一民主的危機

2021/07/27 轉角24小時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2021. 7. 27 突尼西亞】

突尼西亞怎麼了?政變式政爭「阿拉伯之春」唯一民主的危機

「10年的民主實驗只是幻覺嗎?」阿拉伯世界唯一的民主國家——北非的突尼西亞——目前正處於失控邊緣的多重政治危機。由於政府高層彼此惡性鬥爭的關係,沒有大型政黨支持卻極為強勢的突國總統賽義德(Kais Saied),本周日突然無預警開除總理、凍結國會職權30日,並以國家遭遇「迫切的危機」為由,自行宣布取得臨時性的集中權力。總統命令公布後,突尼西亞全境也於25日開始陷入大規模的群眾抗爭,指控總統的緊急奪權等同「非法政變」。

賽義德總統表示,突尼西亞目前正遭遇極其慘烈的Delta病毒株大流行,疫情累積1萬8,000死之外,更讓以觀光為主的突國經濟陷入國家破產的邊緣,因此自己才會啟動〈憲法第80條〉的緊急權力,「...因為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國家哪還有餘力縱容『政黨惡鬥』。」

然而反對黨卻質疑憲法教授出身的總統,是故意對憲法「說謊」,甚至為了阻止反對派佔多數的突尼西亞國會的緊急召集,賽義德甚至下令陸軍的裝甲部隊「包圍議場」,阻止議長本人進入國會大樓,「...此舉絕對是『非法政變』!」

所以這場鬥爭裡,誰才是真正的「憂國騎士」或「反派角色」呢?就算被強令解職的總理梅西西(Hichem Mechichi)本人,26日晚間已公開表示願意交還職位,「退一步相忍為國,以渡民主危機」,但突尼西亞各界卻仍一觸即發——其作為「阿拉伯之春」最後的民主希望,不僅引來了中東「境外勢力」的政治介入暗戰,甚至連曾獲得2015諾貝爾和平獎肯定的「突尼西亞總工會」(UGTT),都採取了令國際社會意外的挺總統立場。

賽義德與軍隊警方召開安全會議。 圖/美聯社
賽義德與軍隊警方召開安全會議。 圖/美聯社

國會內的軍用車。 圖/法新社
國會內的軍用車。 圖/法新社

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推翻獨裁政府後,引爆革命浪潮「阿拉伯之春」的突尼西亞,過去10年來也不斷進行修憲、政治改革與民主政治的種種嘗試。但其國家天然資源相對貧乏,賴以為生的觀光經濟又因一系列的天災人禍與COVID-19大瘟疫所重創,各種社會經濟與國家經濟的發展腳步,也並未光憑著「民主」而走入富足之道。

雖然在經濟的成績上,突尼西亞並沒有上演奇蹟。但相較於同期革命的阿拉伯國家,突尼西亞的民主進程不僅極為理性與和平;各種政黨政治與全民從政的民主參與,也都顯得相當「自制」與願意妥協,並沒有出現一黨獨大或壟斷權力的專權傾向——因此在國際輿論的形容中,都稱突尼西亞是「阿拉伯之春」的唯一果實,也是阿拉伯世界唯一的「實質民主國家」。

儘管其民主風度一直被國際社會支持與稱讚,但為了阻止「強人復辟」,突尼西亞革命後的憲政體系,卻因故意設計的權力制衡,而意外引發了總統-總理-國會議長彼此箝制政爭的「三頭馬車僵局」,像是今年初開始的疫情鬥爭,就讓右翼總統賽義德、無黨籍的總理梅西西、以及威名在外的進步派伊斯蘭政黨領袖與國會議長賈努許(Rached Ghannouchi),陷入激烈的政治惡鬥。

事實上,2019年才選上總統的賽義德,雖有憲法學者與電視政論名嘴的背景、被外界認為是右翼民粹主義者,但其崛起與當選背後並沒有扎實的大型政黨支持。其主打「強力肅貪」、「再度修憲」、「終結政黨無效率鬥爭政治」的口號,雖然頗受年輕與草根選民的歡迎,但在政治實務上的強勢獨斷,卻也加劇了總統專權的霸道爭議。

賽義德在26日同意軍方封鎖國會後,走過一輛軍用車。 圖/法新社
賽義德在26日同意軍方封鎖國會後,走過一輛軍用車。 圖/法新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以當前的政治糾紛為例,無黨籍的總理梅西西,是受突尼西亞第一大黨「復興黨」——也就是議長賈努許所領導的進步派伊斯蘭政黨——所支持;但梅西西在今年年初所提出的內閣改組名單,卻與總統意欲扭轉自己「朝中無人」窘境的安排相左。因此賽義德才以「內閣名單涉嫌裙帶貪腐」為由,強力拒絕了梅西西總理提名的11名部長,雙方自此鬥爭不斷、各部會的首長遺缺也一路亂到現在。

在總統與總理彼此翻臉的同時,突尼西亞的國家經濟也因COVID疫情而重創,除了2020年的經濟表現衰退8.8%之外,以觀光旅遊業為外匯主力的經濟結構,也繼續在2021年遭遇接近滅頂的Delta病毒株危機。

根據突國衛生部回報給WHO的數據,截至7月25日止,突尼西亞累積染疫死亡人數已達1萬8,600死;每日新增確診達5,000人以上,單日死亡數則達231人——但此一數據僅為「局部已知」的疫情資訊最低標,因為突尼西亞衛生部也承認當前醫療能量接近崩潰,所以只有肺疾重症入院者「才會被篩檢通報」。

突尼西亞的疫情從6月開始一路狂飆,這不僅完全摧毀了夏季國際旅遊解封的財源規畫,翻倍暴量的疫情數字也讓全國百姓陷入了確診恐慌。而相關的憤怒民怨,包括「為什麼沒有疫苗?」「為什麼打不到疫苗?」「什麼時候才能打到疫苗?」的質疑壓力,也就直接掃往政府與當權者的頭上。

國會門口的軍用車。 圖/歐新社
國會門口的軍用車。 圖/歐新社

為了控制國內快速失控的Delta疫情,梅西西內閣也迅速與美國、法國、義大利、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甚至是中國,爭取到了百萬劑「捐助疫苗現貨」來救急。誰知總統派的衛生部長馬赫迪(Faouzi Mehdi),卻推出了令人吃驚的大亂鬥疫苗接種計畫——他在7月20日開放全國29個疫苗接種站,要一口氣開放全國18歲以上人口「現場免預約排隊打疫苗」。

在馬赫迪的開放接種政策之前,突尼西亞的疫苗排序還不曾放寬到40歲以下,雖然政府從國際捐助者手中取得了不少國藥疫苗與AZ疫苗,但供不應求的現況仍釀成了十數萬人群聚推擠的「搶疫苗災難」,各地準備的疫苗不僅瞬間被秒殺打完,數萬人、連綿數公里的排隊人潮,更在豔陽之下出現了踩踏、鬥毆、失控衝撞接種站的失序景況。

梅西西總理表示,混亂的接種計畫是突尼西亞衛生部「最恥辱的一頁」,因為在細部清查過後,內閣才發現衛生部手中準備的疫苗數量,根本不足以滿足民間的施打需求;部長馬赫迪之所以信口開河,放任排隊人龍在診所外搶疫苗,全都是為了諉過規畫不力的政治壓力,要把民怨推到總理派身上。

於是憤怒的梅西西遂痛斥總統派的衛生部長是「犯罪式的惡搞防疫」,並於7月21日閃電開除馬赫迪。

但梅西西開除馬赫迪的決定,卻觸怒了總統賽義德,於是一場無比荒謬卻又激烈殘酷的奪權鬥爭,才因此全面開戰。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7月25日下午,與總理梅西西互罵多日的賽義德總統,突然召開緊急會議,向全國宣布自己為了「救國」作出了重大決定——他將動用〈憲法第80條〉的緊急權力,以「國家遭遇急迫性危機威脅」為由,暫時把行政權力從內閣手中,收回到總統手裡。

賽義德表示,自己之所以做出決斷,是因為梅西西內閣已明顯無法處理「Delta疫情」與「經濟危機」(突尼西亞為了緩解財政危機,正在與IMF談判40億美金的緊急貸款),因此自己才會選擇非常手段,除了開除總理梅西西外,更要解散內閣,在未來30天內「凍結國會開議」。

總統命令發出後,突尼西亞全國也極為震驚,但在第一時間內,軍方與警察部隊卻都聽命於〈憲法第80條〉的啟動,除了本來就被軍隊接管的防疫指揮系統之外,首都突尼斯街頭也重新出現了鎮壓部隊,國會大廈外也被軍方的武裝甲車團團包圍,更強行阻擋反對派議長賈努許意欲進入議場召開緊急臨時會。

賽義德總統表示:自己是憲法專家,〈憲法第80條〉的緊急授權界線自己當然最了解;但賈努許與一幫反對派政黨卻極為憤怒,因為〈憲法80條〉的啟動理應事先諮詢國會議長與最高法院,但賽義德並沒有按照程序進行,更何況憲法之中並沒有授權總統能開除總理或封鎖國會,因此當前的奪權狀況明顯是「非法政變」。

但對此,賽義德只表示:自己並沒有封鎖或解散國會,只是引防疫緊急理由,「暫時凍結國會開議30天」;同時自己啟動緊急權力,只需要諮詢而不必然需要國會的授權,因此有沒有通知國會的,「賈努許自己心知肚明。」

賽義德表示,自己之所以做出決斷,是因為梅西西內閣已明顯無法處理「Delta疫情」...
賽義德表示,自己之所以做出決斷,是因為梅西西內閣已明顯無法處理「Delta疫情」與「經濟危機」(突尼西亞為了緩解財政危機,正在與IMF談判40億美金的緊急貸款),因此自己才會選擇非常手段,除了開除總理梅西西外,更要解散內閣,在未來30天內「凍結國會開議」。圖為賽義德的支持者。 圖/路透社

總統集中政府權力的作法,雖然引發突尼西亞多數政黨的憤怒與抗議,但民間與公民團體的反應卻是甚為兩極——像是從周日晚間開始,突尼斯各區街頭都出現了「總統派」與「國會派」支持者的千人集結示威,雙方甚至還彼此發生衝突,並遭到警方鎮壓驅離。

除此之外,因為支持組織「茉莉花革命」並一路協調護航民主修憲,而在2015年以共同得獎者身分,被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的突尼西亞總工會,目前也表態支持賽義德總統的臨時奪權,並認定此舉為「合法的憲法行使程序」。

然而相關的討論,卻很快地引爆成延燒中東各國的「政治大戰」——因為突尼西亞不僅是阿拉伯世界僅存的唯一民主政體,以賽義德總統與賈努許議長為首的政治對立,更是阿拉伯世界壁壘分明的「保守專制 v.s. 伊斯蘭政治」派系縮影鬥爭。

「保守專制 v.s. 伊斯蘭政治」雖然不能準確地形容賽義德與賈努許的政治衝突,但卻能反映出兩人背後不同「境外勢力」的靠山色彩——這是因為長年投入於民主伊斯蘭的賈努許,過去曾長年被認為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政治門徒分支」,因此以沙烏地阿拉伯、UAE為首的海灣石油王權派,也在阿拉伯之春後將這類「伊斯蘭政黨」視為威脅本國王室的頭號大敵,亟欲插手而除之後快。

與此同時,賈努許的復興黨運動,雖然比起穆斯林兄弟會更為開明、進步、甚至願意主動分享政治權力,但相似的發展脈絡卻也讓賈努許一派,得到了土耳其總統厄多安與卡達王室——這些兄弟會換帖盟友——的政治支持。因此突尼西亞的「小國鬥爭」,也迅速而敏感地燒成各國影響力較勁的「中東聲援戰」。

從周日晚間開始,突尼斯各區街頭都出現了「總統派」與「國會派」支持者的千人集結示威...
從周日晚間開始,突尼斯各區街頭都出現了「總統派」與「國會派」支持者的千人集結示威,雙方甚至還彼此發生衝突,並遭到警方鎮壓驅離。 圖/法新社

雖然在對外發言中,沙烏地、UAE與美國、歐盟一樣,只呼籲「突尼西亞政府應該和平解決憲政糾紛」;但在賽義德總統下達〈80條〉命令的同時,沙烏地、UAE兩國卻啟動了輿論宣傳部隊,在社群網路與新聞媒體上大肆宣傳反復興黨的消息,主張「突尼西亞總統帶隊起義...人民要推翻伊斯蘭政黨亂政!」

此外,由卡達助金的《半島電視台》突尼斯分部辦公室,26日也遭到賽義德總統派出突尼西亞國安部與鎮暴警察「大規模突襲」,在沒有搜索票、沒有法院命令、沒有任何合法理由的狀態下,衝入《半島》辦公室大舉搜索破壞,並把所有記者編輯轟出大樓,禁止他們進入作業。

突尼西亞政府對於《半島電視台》的敵意,也被國際觀察家認為是「海灣阿拉伯油國惡鬥」的影子延伸。因為《半島電視台》與卡達政府,一直以來就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最大政治靠山;而對其影響力最為忌憚者,卻又正好是一路支持賽義德政府的沙烏地與UAE——而這些不同立場的「阿拉伯鬥爭」,也正好是阿拉伯之春以來,不斷分裂並介入各國人民起義的境外影響力。

目前包括美國與歐盟在內的西方國家,都對突尼西亞的政局抱持著觀望態度,除了呼籲各方和平、尊重憲法規定外,並沒有明顯支持選邊。

不過被突然解職的總理梅西西本人,26日晚間也發出聲明稿,強調願意接受被開除的決定、把行政權力「交還」給總統賽義德。梅西西表示,自己願意在任何職位為突尼西亞的團結盡一份心力,但他並沒有對〈憲法第80條〉的政變爭議提出說法,緩頰退讓的態度應也是為了避免朝野的政治對立走入「民主崩潰無路可退」的失控結局。

鎮守在突尼斯街道上的軍人。 圖/歐新社
鎮守在突尼斯街道上的軍人。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Tunisian democracy in turmoil after president sacks government

Tunisian democracy in crisis after president ousts government

Tunisia's PM sacked after violent Covid protests

作者文章

中國福建省突發的Delta疫情惡化,截至16日的通報數據已在6天累計確診261例...

福建Delta「兒童破防」?中國莆田惡化的低齡感染危機

2021/09/17
圖/美聯社

體操女王的眼淚:FBI瀆職無視的美國「金牌狼醫」性侵案?

2021/09/16
美國總統拜登宣佈重要政策:美國將輸出「核子潛艇動力技術」,供澳洲升級「潛艇國造」...

核子潛艦技術給澳洲:美英澳「三國同盟」的中國包圍網

2021/09/16
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Mark Mille...

為了阻止「川普開戰中國」?美軍參謀總長的解放軍密電風暴

2021/09/15
以色列北部戒備森嚴的吉爾波監獄(Gilboa)在9月6日發生當地最大規模的6人逃...

以色列越獄風雲:一根湯匙絕地逃生的巴勒斯坦之囚

2021/09/14
圖/歐新社

福建Delta怎麼了?中國「鞋都」莆田市疫情的突爆來襲

2021/09/14

最新文章

中國福建省突發的Delta疫情惡化,截至16日的通報數據已在6天累計確診261例...

福建Delta「兒童破防」?中國莆田惡化的低齡感染危機

2021/09/17
圖/美聯社

體操女王的眼淚:FBI瀆職無視的美國「金牌狼醫」性侵案?

2021/09/16
美國總統拜登宣佈重要政策:美國將輸出「核子潛艇動力技術」,供澳洲升級「潛艇國造」...

核子潛艦技術給澳洲:美英澳「三國同盟」的中國包圍網

2021/09/16
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Mark Mille...

為了阻止「川普開戰中國」?美軍參謀總長的解放軍密電風暴

2021/09/15
以色列北部戒備森嚴的吉爾波監獄(Gilboa)在9月6日發生當地最大規模的6人逃...

以色列越獄風雲:一根湯匙絕地逃生的巴勒斯坦之囚

2021/09/14
圖/歐新社

福建Delta怎麼了?中國「鞋都」莆田市疫情的突爆來襲

2021/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