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加薩總攻擊的倒數:以色列總理授權國安局「不擇手段大鎮壓」

2021/05/14 轉角24小時

「戰爭無法收拾...以色列陸軍敢不敢直攻加薩走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14...
「戰爭無法收拾...以色列陸軍敢不敢直攻加薩走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14日清晨再度進入攤牌時刻,衝突持續升級。 圖/法新社

【2021. 5. 14 以色列巴勒斯坦

加薩總攻擊的倒數:以色列總理授權國安局「不擇手段大鎮壓」

「戰爭無法收拾...以色列陸軍敢不敢直攻加薩走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14日清晨再度進入攤牌時刻,在緊急增派大軍、動員近萬名後備軍人後,以色列國防軍周五清晨突然宣布「正對加薩走廊發動『陸空攻勢』」。誰知兩小時後,軍方卻突然修正說法,強調以色列陸軍雖然在邊境開火,但「大軍尚未殺入加薩境內」,一來一往的猶豫態度,亦顯示以色列上下並不願與哈瑪斯(HAMAS)短兵相接、或可能有意以此施壓停火談判,以避免重演2014年加薩地面戰爭,因地面交戰而殺死數千軍民的血腥代價。

與此同時,因耶路撒冷「阿克薩清真寺鎮壓」加薩空襲衝突,而全境引爆的以色列「猶太裔-阿拉伯裔種族暴亂」,直到14日清晨仍持續暴力擴散。除了進入「緊急狀況」並派出大軍壓陣的盧德市(Lod)廝殺依舊外,以色列本土的雅法(Jaffa)、阿克里(Acre),與約旦河西岸巴勒斯控制範圍內的猶太屯墾區,都各自爆發激烈的仇恨衝突——這也顯示了「以阿社區內戰化」的說法,已從不安的衝突預測,惡化成了不可收拾的政治現實。

但對此,日前組閣失敗、當下正處於看守內閣狀態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13日卻公開對「境內暴徒們」下達了最後通牒,並命令主導反恐行動的以色列國安局「辛貝」(Shin Bet),「不需顧忌法律責任,准許『不擇手段』放手鎮壓暴動!」

納坦雅胡表示:為了鎮壓暴動,辛貝不僅可以使用在約旦河西岸、針對巴勒斯坦人的「大規模行政拘留」(不需起訴,被捕者不得見律師,可因國安需要無限延展),無論「使用任何必要武力」都全授權辛貝使用,「大家不要忌憚事後究責與法規限制,只要能鎮壓暴亂,有什麼問題我一肩來扛!」

然而被內憂外患夾擊的納坦雅胡,之所以強硬剽悍地自信滿滿,並不是因為以色列真有信心發動戰爭殲滅哈瑪斯、或是順利撫平國內的族群暴亂;而是在全面失控的以阿仇恨中,納坦雅胡已成功瓦解了「在野大聯盟」與以色列阿拉伯政黨共組聯合政府的歷史性協商,甚至有可能藉此穩住自己的執政,再一次逃過或因家族貪腐弊案而被迫下台、甚至坐牢的生涯結局?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前情提要:〈種族私刑暴亂燎原:鐵穹之殤?以色列加薩「加倍互轟」〉

以色列國防部表示,繼12日深夜內閣批准軍方「升級行動」後,以色列陸軍已連夜朝加薩邊境增援了2支步兵旅、1支裝甲旅;南方軍區同時也發出動員召集令,徵調8,000~1萬名後備役軍人返回部隊——這些命令都已在13日下午裝配完畢,數萬大軍也在邊境地帶整軍待命,

「隨時能攻入加薩,對哈瑪斯發動地面侵攻!」

以軍部隊的集結行動,在14日清晨發出了「緊張訊號」,因為包括以色列本國媒體在內的各大外媒,都收到了軍方的新聞稿,聲稱「以色列國防軍正在對加薩發動『陸空攻勢』」,一時之間各方也將此聲明判讀為:以色列陸軍攻入加薩了?

儘管兩個小時之後,以色列國防部發言人才發出修正澄清,強調:「地面大軍仍在邊境待命...以色列陸軍雖然持續對加薩發動砲兵轟炸,但接戰部隊『並沒有『直接攻入加薩』。」但此一表態,卻也顯見了當前局勢發展過快的高度不確定性,甚至暗示以色列內部仍未決定是否應該「全面戰爭升級」?

自2014年加薩戰爭以來,以色列就不曾派兵直攻加薩。在當年連續7個星期的戰爭中,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人一共有2,300多人死亡;但取得壓倒性軍事優勢的以色列,卻也戰死了67名士兵,綜觀戰果亦未對哈瑪斯的統治與軍事力量帶來結構性的打擊。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為在加薩的清真寺裡,人們為死去的哈瑪斯戰士祈禱。 圖/美聯社
圖為在加薩的清真寺裡,人們為死去的哈瑪斯戰士祈禱。 圖/美聯社

「隨時能攻入加薩,對哈瑪斯發動地面侵攻!」數萬以軍在邊境地帶整軍待命。 ...
「隨時能攻入加薩,對哈瑪斯發動地面侵攻!」數萬以軍在邊境地帶整軍待命。 圖/法新社

以色列《國土報》認為,納坦雅胡政府此前並沒有料到阿克薩清真寺的鎮壓事件,竟然會激起如此巨大的種族衝突仇恨。以色列軍方原本預估,受慘重疫情與經濟封鎖雙重夾殺的哈瑪斯,應該沒有足夠實力與膽氣,於此脆弱時刻挑戰以色列;不料雙方開打之後,哈瑪斯不僅越戰越兇,加薩的土製火箭數量、射程與破壞力,也都遠超過以軍原本的「傳統預期」,甚至在睽違多年之後,對以色列內陸的平民都會區造成重大破壞與殺傷恐慌。

在連續6天的以巴砲戰中,以色列95%的攻擊都由空軍發動,但截至14日清晨為止,數千架次的空襲,雖然殺死了113名加薩巴勒斯坦人,卻無法有效阻止哈瑪斯火箭對以色列本土的攻勢數量。因此,顏面無光且遭遇嚴重內部政治壓力的以色列國防部,這才會提出「戰爭升級方案」,試圖透過恫嚇、擴大空襲、配合快速地面掃蕩,盡可能俐落而快速地取得「勝果」,之後才能「見好就收」經埃及、卡達...等阿拉伯國家的中介調停,完成與哈瑪斯的「例行性停火」。

但以色列軍方已經7年沒有攻入加薩,除了出動匆促、地面情報不足之外,要把地面部隊派入軍民混雜、人口稠密、且巷戰地型極為難纏的加薩,也會讓深入以軍冒著極為巨大的死傷風險——如果只是部隊戰死犧牲也就算了,麻煩的是如果有以色列士兵被巴勒斯坦人俘虜?無論是生是死,都會被視為是「哈瑪斯的勝利」,並害以色列內閣陷入極為難堪的政治問責風暴。

與此同時,在加薩戰火猛烈加劇之際,以色列境內的猶太極右派組織與阿拉伯裔青年團,雙方彼此的仇恨暴亂仍在持續加劇,除了以色列本土的「以阿社區混戰」持續惡化之外,在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與猶太武裝屯墾區,亦出現了高度緊張的暴力對抗——假若以軍在加薩陷入苦戰,被刺激的「本土猶阿衝突」又會被刺激成怎樣瘋狂的血腥廝殺?「社區內戰化」的恐怖想像,已成為了接近無可避免的現實進行式。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持續擴散的以色列「本土猶阿衝突」,目前正以野火熮原的形式全境擴散,猶太會堂被阿裔青年縱火、平民家庭也被陌生人破門襲擊,鐵路與公車等大眾交通運輸系統亦遭到騷亂破壞;但同時,落單的以色列籍阿裔公民也屢屢會被「猶太極右派義勇隊」盤查毆打,阿拉伯商店也被搶劫燒毀,甚至連一般無涉衝突的餐飲店員、服務生也會無端在街上被猶太暴民砍殺;雙方彼此又各自朝對方的街頭示威或居住社區「開槍掃射」,嚴重失序、彼此仇視的嗜血瘋狂,也讓國際社會為之驚駭。

除了不同族群的大規模衝突之外,以色列軍警的武力鎮壓與逮捕,也進一步引發巴勒斯坦社群的悲憤與不滿。因為在地方的通報與錄影證據裡,以色列警察往往會和「猶太極右派」一起行動,甚至合作闖進阿裔民宅聯合抓人。因此是否存在執法偏差?是否對猶太暴力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亦在謠言與證據之間,主動或被動地加強了巴勒斯坦人無比悲憤的「反抗氛圍」。

但針對全國種族衝突的血腥失控,以色列看守總理納坦雅胡,13日卻承諾「加碼鎮壓」。除了責令國防部擴大軍隊佈署、協助鎮壓維穩外,納坦雅胡也對以色列國安局「辛貝」下令:不擇手段,全國鎮壓。

主要負責國內反恐與國安維穩的辛貝,目前正準備啟動緊急措施,包括授權國安幹員使用致命武力擴大搜捕煽動人士,納坦雅胡也將准許在「以色列本土」使用大規模的行政拘留,授權執法單位無條件直接抓人入獄、甚至送交軍事審判的臨時權力——類似手段將讓辛貝於本土取得類似「戒嚴」的權力,或者說是讓以色列本土也同樣遭遇與約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地區的「軍事管制狀態」。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目前尚不知以色列內閣對辛貝的「鎮壓授權」就竟能走到怎樣的極限,但根據納坦雅胡的親口說法:以色列總理正在考慮擴大緊急命令,甚至強硬到能向辛貝直接承諾,

「不用怕法律、不用怕事後調查與究責...你們只需要不計手段鎮壓騷亂,其他的所有責任我會想辦法來豁免承擔!」

納坦雅胡對辛貝的承諾,雖然沒有特指「鎮壓對象」,但一般認為其所指的就是以色列籍巴勒斯坦人。因為除了各地的執法偏差狀況之外,以色列軍警的主動搜捕與破門抓人,也都明顯集中於阿拉伯裔社群;甚至是在暴亂熱點盧德市,起先出手射殺阿裔青年而引發全面暴亂的4名猶太槍手,也於周四得到交保獲釋。更何況辛貝長期以來的主要工作,就是搜捕與鎮壓巴勒斯坦的「社群威脅」。

但在全面戰爭一觸即發、種族暴動進入社區內亂的狀態下,危機當頭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卻可能成為這一系列威脅的最大贏家:因為以色列反對黨領袖拉皮德(Yair Lapid)的組閣工作,周三就遭到猶太右翼守派倒戈的「策反重創」。

儘管納坦雅胡本人已是以色列史上「統治任期最長的國家領導人」,但其家族貪腐、介入媒體與軍購弊案的醜聞,卻讓他官司纏身,若不是其透過總理身分來影響司法調查權限,納坦雅胡一族或許早已因多重弊案而倒台入獄——這樣脆弱且高度不受肯定的領袖信任度,也是以色列近兩年來連續4次解散國會重新大選、民眾又不斷發動倒閣大抗爭的主要原因。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由於以色列的選制,是利於大量小型政黨生存的多黨體制,因此過往納坦雅胡總能憑藉著拉猶太教極端保守派、與極右翼猶太民族主義者來組成聯合政府。但在長年醜聞與政壇鬥爭的循環下,在本次選後組閣的談判程序裡,反對派領袖拉皮德竟能成功狙擊納坦雅胡的「優先組閣機會」,並不可思議地拉攏極度右翼的激進猶太民族主義領袖貝內特(Naftali Bennett),與以色列阿拉伯政黨領袖阿巴斯(Mansour Abbas),共同談判組成史無前例的「猶太右翼-阿拉伯聯合內閣」。

長期以來,貝內特的主張就是要併吞約旦河西岸、擴張猶太人的全面屯墾,不必要也不可以讓巴勒斯坦人獨立建國;而阿巴斯的以色列阿拉伯裔政黨,則因為國仇家恨,過往總是以「永遠在野黨自居」,雖然會參與內政辯論,但並不曾加入過以色列的執政內閣——但在「反納坦雅胡」的政治大旗下,猶太右翼超級鷹派的貝內特,竟然願意與阿拉伯裔的阿巴斯「談判組閣」,拉皮德的談判手段也接近創造了「不可想像的政治奇蹟」。

雖然阿巴斯-拉皮德-貝內特的聯合內閣談判,因為先天性的國仇家恨而被認為「注定短命」;但若三方真能組成聯合政府,納坦雅胡政權長達12年的連續執政必將下台、其本人的政治生涯也很有機會因此結束且受貪腐案制裁而入獄。因此三人是否能達成「拉下納坦雅胡的政治任務」,亦成為攸關以色列政治發展、與決定納坦雅胡本人「餘生自由」的生存之戰。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野三方歷史性的聯合組閣談判,在5月8日的「阿克薩清真寺鎮壓事件」後,卻因此全面暫停——遭遇阿拉伯裔壓力的阿巴斯,不得不暫時凍結組閣協商;保守的貝內特13日更是公開宣布「退出談判...重新支持納坦雅胡」。

在本次選後組閣的談判程序裡,反對派領袖拉皮德(圖中)成功狙擊納坦雅胡的「優先組閣...
在本次選後組閣的談判程序裡,反對派領袖拉皮德(圖中)成功狙擊納坦雅胡的「優先組閣機會」,拉攏極度右翼的激進猶太民族主義領袖貝內特,與以色列阿拉伯政黨領袖阿巴斯,共同談判組成史無前例的「猶太右翼-阿拉伯聯合內閣」。 圖/法新社

貝內特的臨陣倒戈,不僅是對拉皮德「政黨輪替」的致命打擊,對納坦雅胡而言更是一次「史詩級別的續命逆轉勝」。貝內特強調,自己雖然不認可納坦雅胡的涉貪問題,但以色列與猶太人目前正處於「國難威脅」,一方面要與哈瑪斯開戰、二方面又要鎮壓「阿拉伯人的反猶暴力」,因此在國家與執政穩定的狀態下,

「支持納坦雅胡『暫時連任』才是對以色列與猶太人度過難關的最好政治解。」

但當貝內特倒戈之後,原本凍結談判的阿巴斯,這時反而回頭支持拉皮德「不要放棄...繼續把握組閣機會」。阿巴斯表示,雖然以巴之間有非常難解的民族仇恨,但在半世紀的接觸中,仍有些許的機會與空間能達成「民族平等的共存和解」,而當前蔓延全境的猶阿社區衝突,雖然貌似是讓兩族和解沒了回頭路,

「可正因為如此,猶太人與阿拉伯政黨的歷史性組閣談判,這才對解開眼前心結有著極其重要的希望與象徵可能性。」

截至5月14日上午7點為止,加薩邊境的以色列大軍仍按兵不動、尚未跨越邊境,但以砲兵與空襲為主的軍事行動,正極為激烈地在加薩北部發動「以軍大轟炸」。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作者文章

「躺平的大象,也會做中國夢嗎?」 圖/法新社

雲南野象繼續大亂走:斷鼻家族與難得的「中國好新聞」?

2021/06/11
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

UN警告:衣索比亞「饑荒滅絕計畫」與將餓死的35萬提格雷人

2021/06/11
南韓著名人氣團體防彈少年團(BTS)與麥當勞合作,自5月26日起在50個地區推出...

搶購Dynamite?印尼外送大爆炸的「BTS特餐之亂」

2021/06/10
圖/法新社

南韓「失敗都更」活埋路過公車:光州拆屋慘案已知9死

2021/06/10
圖/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Handout via ...

特洛伊之盾行動:FBI大釣魚「數位無間道」如何坑殺全球黑幫?

2021/06/09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馬摩拉海(Marmara)沿岸,當前正被規模史無前例的「海鼻涕」...

土耳其「海鼻涕」災禍:海洋窒息的濃稠黏液大孳生?

2021/06/08

最新文章

「躺平的大象,也會做中國夢嗎?」 圖/法新社

雲南野象繼續大亂走:斷鼻家族與難得的「中國好新聞」?

2021/06/11
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

UN警告:衣索比亞「饑荒滅絕計畫」與將餓死的35萬提格雷人

2021/06/11
南韓著名人氣團體防彈少年團(BTS)與麥當勞合作,自5月26日起在50個地區推出...

搶購Dynamite?印尼外送大爆炸的「BTS特餐之亂」

2021/06/10
圖/法新社

南韓「失敗都更」活埋路過公車:光州拆屋慘案已知9死

2021/06/10
圖/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Handout via ...

特洛伊之盾行動:FBI大釣魚「數位無間道」如何坑殺全球黑幫?

2021/06/09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馬摩拉海(Marmara)沿岸,當前正被規模史無前例的「海鼻涕」...

土耳其「海鼻涕」災禍:海洋窒息的濃稠黏液大孳生?

2021/06/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