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高加索戰爭「戰廢品」:亞美尼亞族自毀家園的流離悲歌

2020/11/16 轉角24小時

爭奪30年、血戰6星期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戰爭,已在俄羅斯的主動施壓下,於11月...
爭奪30年、血戰6星期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戰爭,已在俄羅斯的主動施壓下,於11月10日以「亞美尼亞戰敗投降」的結果落幕。圖為納卡敗兵的廢棄鋼盔。 圖/法新社

▌高加索戰爭「戰廢品」:亞美尼亞族自毀家園的流離悲歌

「既然守不住故鄉...那就什麼都不必留下。」爭奪30年、血戰6星期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戰爭,已在俄羅斯的主動施壓下,於11月10日以「亞美尼亞戰敗投降」的結果落幕。停戰協議生效的48小時內,數千俄軍就開進了納卡停火區,並以「維和部隊」的名義,監督著亞美尼亞殘存兵力的撤退。然而隨著亞美尼亞正規軍的絕望撤離,納卡地區的亞美尼亞族居民,以及不太確定解甲後該何去何從的納卡獨立軍,也成千上萬地朝亞美尼亞本土前進,成為了「放棄家園」的戰爭難民。儘管四面楚歌進入亡國彌留的納卡共和國政府,仍不斷呼籲「拜託大家留下」,但悲憤至極的納卡難民仍不斷離去——一部份人就這樣沉默地黯然離去,另一部份人則忙於燒毀祖厝與良田、作最後的焦土戰術,「就算故鄉被奪走,也絕不給亞塞拜然人佔便宜!」

亞美尼亞接受停火協議後,隨即從納卡前線撤回疲憊的正規軍隊——根據原本約定,亞美尼亞必須在15日撤出納卡西北的克爾巴賈爾區(Kalbajar,北向連結亞美尼亞本土)、20日撤離東部的阿格達姆(Aghdam,東向連結亞塞拜然),最後要在12月1日撤離西南的拉欽區(Lachin,南向連結亞美尼亞)——最終結果,亞美尼亞族控制的納卡佔領區,將只剩下一條由俄軍武裝控制的「拉欽走廊」特殊通行區,但實質上變成被亞塞拜然重兵四面包圍的孤立「飛地」。

納卡地區的亞美尼亞族居民,成為了「放棄家園」的戰爭難民。 圖/美聯社
納卡地區的亞美尼亞族居民,成為了「放棄家園」的戰爭難民。 圖/美聯社

火速入駐的俄軍維和部隊。 圖/歐新社
火速入駐的俄軍維和部隊。 圖/歐新社

然而現實的撤離與「國土交還」行動,卻遭遇了極為複雜的進度困境。因為在和平協議的約定範圍裡,並沒有規範「納卡境內的亞美尼亞平民」應該何去何從?儘管協約三國都不斷強調一定會保障平民安全,但害怕統治轉移後會遭亞塞拜然軍民報復,或擔心不隨亞美尼亞正規軍一同撤離的話「以後想逃都來不及」的恐懼情緒,卻不斷在納卡民間快速蔓延。

受亡國絕望感的刺激,成千上萬的納卡亞美尼亞人紛紛打包離去。於是,通往亞美尼亞本土的公路隘口,無分晝夜地都擠滿了難民車隊。軍民一起大撤退的混亂狀態,最終也讓亞美尼亞軍隊尷尬地無法在約定時間內如數撤軍。於是在俄國的協調下,亞塞拜然才勉強同意把第一波的克爾巴賈爾區撤軍期限,從原本規定的15日「寬延到」25日。

但爭取到10天撤軍寬限的亞美尼亞部隊,有沒有可能撕破和平協議、重打再來?類似的揣測與情緒,雖然是部分的悲憤民族主義者的主張,但現實來看幾乎不可能實現——這一來是因為強力維和的俄軍已迅速完成了前線佈署;二來是因為亞美尼亞本國正因敗戰求和,陷入了極為嚴重、甚至接近政變的國家動亂;三來是亞美尼亞的主力部隊在中央決定投降後,硬扛出來的士氣隨即土崩瓦解,更別提納卡本地的「阿爾察赫獨立軍」也已經鳥獸散。

通往亞美尼亞本土的公路隘口,無分晝夜地都擠滿了難民車隊。 圖/美聯社
通往亞美尼亞本土的公路隘口,無分晝夜地都擠滿了難民車隊。 圖/美聯社

一部份人則忙於燒毀祖厝與良田、作最後的焦土戰術,「就算故鄉被奪走,也絕不給亞塞拜...
一部份人則忙於燒毀祖厝與良田、作最後的焦土戰術,「就算故鄉被奪走,也絕不給亞塞拜然人佔便宜!」 圖/法新社

亞美尼亞大撤退中的軍隊。 圖/美聯社
亞美尼亞大撤退中的軍隊。 圖/美聯社

在1994年的納卡戰爭中,大獲全勝的亞美尼亞人,於納卡地區建立了自稱獨立、但幾乎沒有其他國家承認,同時在政經軍事上,都極為仰賴亞美尼亞中央政府支持與指揮的「阿爾察赫共和國」——此一獨立政體,在2020年亞美尼亞戰敗撤退後,也已進入了詭異的亡國彌留狀態。

「投降是唯一解,如果不接受停火協議的話,阿爾察赫共和國勢必會被亞塞拜然『完全征服』。」納卡總統總統阿魯秋尼揚(Arayik Harutyunyan),在人去樓空的總統府裡,對法國《世界報》悲涼的表示:「投降當下,我們在首都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只剩下不到200兵力...除非全滅,否則我們從一開始就扛不住亞塞拜軍,只是大家不敢講明而已。」

儘管阿魯秋尼揚總統仍堅持「共和國還沒亡」,但各級官僚、或者是死傷慘重的共和國獨立軍,在投降消息出來後,大多都已經絕望地「原地解散」。公務系統已沒有有效運作的能力,前幾天還再奮勇抗敵的獨立軍,也在未來安全沒有保障、可能遭到亞塞拜然清算的恐懼之下大批解甲逃亡。

「我寧可自毀家園,也不要被困在故鄉,變成亡國奴!」在亞美尼亞正規軍的撤退路線上,隨處可見燃燒的農田與房舍。許多納卡亞美尼亞人能可一把火燒掉老家,也不願祖厝被「敵人所據」,於是從一般商家、住宅、農田、森林、甚至教堂,沿途都是居民自行破壞的「焦土痕跡」。

「我寧可自毀家園,也不要被困在故鄉,變成亡國奴!」在亞美尼亞正規軍的撤退路線上,...
「我寧可自毀家園,也不要被困在故鄉,變成亡國奴!」在亞美尼亞正規軍的撤退路線上,隨處可見燃燒的農田與房舍。 圖/法新社

撤回本土的亞美尼亞軍隊。 圖/法新社
撤回本土的亞美尼亞軍隊。 圖/法新社

「這房子本來是我要傳給兒子、孫子的遺產,但現在亡國、家人也成了難民逃進本土了,留這些財產難不成要拱手送給亞塞拜然人嗎?我不甘心,他們不配!」

選擇放棄的斯捷潘奈克特市民薩亞德(Sayad)表示:這已是他生平第二次嚐到國破家亡的滋味,他原本是敘利亞的亞美尼亞族,出生的老家是在敘利亞內戰中被摧毀的古城阿勒頗,原本是為了躲避戰禍才會移居納卡,沒想到戰爭與佔領又一次地找上了門。

薩亞德說,儘管納卡的各級政府都呼籲百姓居民「千萬不要趕著離開,留在原地比較安全」,但在突如其來的戰爭與突如其來的投降後,「沒有什麼可再被信任...要想與家人們平安團圓,要逃只能趁現在!」

「沒有什麼可再被信任...要想與家人們平安團圓,要逃只能趁現在!」圖為撤離中的亞...
「沒有什麼可再被信任...要想與家人們平安團圓,要逃只能趁現在!」圖為撤離中的亞美尼亞人。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高加索「無人機大戰」:無情擊潰亞美尼亞的新.機戰未來?

高加索戰爭結束:亞美尼亞苦澀「投降」...無人承認的納卡共和國「滅亡」

Ethnic Armenian villagers burn houses before Azerbaijan takeover

作者文章

白線斑蚊(又名亞洲虎蚊)已在歐洲北部落腳,氣候變遷造成的均溫升高可能是病媒蚊肆虐...

歐洲的登革熱危機:氣候暖化造成疫情升溫,法國面臨奧運防蚊難關

2024/06/12
巴黎共和廣場,在歐洲議會選舉結束、馬克宏宣告解散國會後,有大批民眾在共和廣場抗議...

2024歐洲議會大選:極右派勢力擴張,法國馬克宏敗選「解散國會」的政治豪賭

2024/06/11
輝達公司市值5日突破3兆美元大關。圖為執行長黃仁勳6月2日於台北展示NVIDIA...

AI前景無可限量?輝達市值突破3兆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公司

2024/06/06
巴拉圭納納瓦,2名男子穿過連接阿根廷和巴拉圭兩國的橋樑,將商品從阿根廷運往巴拉圭...

「邊境鬼城」納納瓦:被阿根廷289%通膨率壓死的蕭條角落

2024/06/05
印度總理莫迪抵達新德里印度人民黨總部。 圖/法新社

印度選後觀察:莫迪勝選但號召力衰退?政治神話面臨國會挑戰

2024/06/05
《美聯社》記者懷德納於1989年6月5日拍下的「坦克人」照片,成為六四事件的標誌...

紀錄「坦克人」的一瞬:攝影師對抗搜查,以科技突破中國暴政

2024/06/04

最新文章

G7領袖正齊聚義大利普利亞出席G7峰會,此次峰會時機點正逢俄烏及以哈衝突持續之際...

【Daily Podcast】G7峰會聚焦增援烏克蘭/港府對6名反送中流亡運動者下拘捕令、援助行為也將觸法

2024/06/14
歐盟執委會宣布自7月4日將對中國進口電動車加徵關稅,比亞迪(BYD)汽車將被徵收...

【Daily Podcast】歐盟宣布對中國電動車進口加徵最高38%關稅,反制「國家不公平國家補貼」

2024/06/13
美國總統拜登兒子杭特.拜登(Hunter Biden)遭控於2018年購買槍枝時...

【Daily Podcast】杭特拜登非法持槍三項罪名被判成立/歐洲登革熱危機,法國面臨奧運防蚊難關

2024/06/12
白線斑蚊(又名亞洲虎蚊)已在歐洲北部落腳,氣候變遷造成的均溫升高可能是病媒蚊肆虐...

歐洲的登革熱危機:氣候暖化造成疫情升溫,法國面臨奧運防蚊難關

2024/06/12
巴黎共和廣場,在歐洲議會選舉結束、馬克宏宣告解散國會後,有大批民眾在共和廣場抗議...

2024歐洲議會大選:極右派勢力擴張,法國馬克宏敗選「解散國會」的政治豪賭

2024/06/11
本圖為禽流感病毒示意圖。世界衛生組織(WHO)6月5日宣布,墨西哥出現全球首個感...

【Daily Podcast】WHO:墨西哥出現首例人類感染H5N2禽流感死亡個案/輝達市值突破3兆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公司

2024/06/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