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高加索戰爭結束:亞美尼亞苦澀「投降」...無人承認的納卡共和國「滅亡」

2020/11/10 轉角24小時

10日清晨,在血戰6個星期、超過5,000軍民陣亡後,亞美尼亞總理帕希米揚(Ni...
10日清晨,在血戰6個星期、超過5,000軍民陣亡後,亞美尼亞總理帕希米揚(Nikol Pashinyan)終於宣布「接受亞塞拜然與俄國的停火條件」,將放棄佔領26年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主權爭議區」。 圖/美聯社

【2020. 11. 10 亞塞拜然/亞美尼亞】

高加索戰爭結束:亞美尼亞苦澀「投降」...無人承認的納卡共和國「滅亡」

「苦澀的和平...是否接受?」在血戰6個星期、超過5,000軍民陣亡後,面對兵敗如山倒的絕境,亞美尼亞總理帕希米揚(Nikol Pashinyan)10日清晨終於宣布「接受亞塞拜然與俄國的停火條件」,確認將放棄佔領26年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主權爭議區」;相關條件也已被納卡獨立政府、幾乎無人承認的「阿爾察赫共和國」接受——換句話說,亞美尼亞已經認輸,阿爾察赫也只能亡國。

亞塞拜然總統的強人總統阿利耶夫(Ilham Aliyev),隨後興高采烈地宣布亞塞拜然光復失土,並稱「亞美尼亞已經『投降』」;施壓雙邊停火,並同樣在和平協議上簽字的俄國總統普丁,亦確認將派出2,000俄軍,以維和部隊的名義進駐納卡5年;極度悲憤且還不想認輸的數千名亞美尼亞國民,周二清晨則絕望地走上首都包圍政府總部,試圖攻入總理府,要求「喪權辱國的敗戰總理馬上下台」。

▌前情提要:〈死戰高加索:命脈關口被攻陷...亞美尼亞「敗北」的絕望倒數?〉

決定結果的戰事轉捩點,是11月8日亞塞拜然軍成功「敵後包抄」,強襲攻陷了納卡戰區西部、關鍵的補給線要塞——舒沙(Shusha)——儘管亞美尼亞與納卡獨立軍隨後發動猛烈的反攻攻勢,但舒沙的失守卻已無法逆轉。自此,亞美尼亞部隊在納卡戰區與本土之間,只剩下一條脆弱難行的山路隘道,除了本土已無力再增援戰線,納卡前線的部隊也正遭遇著隨時斷援、或被亞塞拜然的優勢兵力包圍殲滅的絕望處境。

於是在舒沙陷落後的48小時內,四面楚歌且始終無法爭取「老大哥」俄羅斯正面馳援的亞美尼亞,終於在11月10日清晨「認輸」,並在俄國、亞塞拜然共同提出的停火協議中,屈辱簽字。

戰爭的轉捩點,是11月8日亞塞拜然軍成功「敵後包抄」,攻陷關鍵的補給線要塞——舒...
戰爭的轉捩點,是11月8日亞塞拜然軍成功「敵後包抄」,攻陷關鍵的補給線要塞——舒沙(Shusha)。 圖/法新社

自此,亞美尼亞部隊在納卡戰區與本土之間,只剩下一條脆弱難行的山路隘道,除了本土已...
自此,亞美尼亞部隊在納卡戰區與本土之間,只剩下一條脆弱難行的山路隘道,除了本土已無力再增援戰線,納卡前線的部隊也正遭遇著隨時斷援、或被亞塞拜然的優勢兵力包圍殲滅的絕望處境。 圖/美聯社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停火協議,已確定由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俄國總統普丁、以及亞美尼亞總理帕希米揚「三方簽字」並各自公開。其基本內容分為三大階段:

一、確認從11月10日清晨1點起「全面停火」;

二、亞美尼亞在納卡地區的殘存軍隊將從11月15日開始分批撤軍;

三、俄國與土耳其將派出「聯合維和部隊」,於12月之前進駐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停火線,並以5年為期監督納卡問題,保證地方自治的和解進程。

相關決議,目前也透過亞美尼亞政府,傳達並「要求」納卡獨立軍與其成立的阿爾察赫共和國政府「服從配合」。根據阿爾察赫共和國總統阿魯秋尼揚(Arayik Harutyunyan)的聲明:納卡獨立軍將接受俄軍維和與解甲的「國際命令」——換句話說,納卡的亞美尼亞族政府,已含淚接受了「阿爾察赫滅國」(儘管包括在亞美尼亞政府在內,幾乎沒有外國承認他們的主權獨立),以及納卡地區將重回亞塞拜然統治的政治現實。

納卡的亞美尼亞族政府,已接受「阿爾察赫滅國」(儘管包括在亞美尼亞政府在內,幾乎沒...
納卡的亞美尼亞族政府,已接受「阿爾察赫滅國」(儘管包括在亞美尼亞政府在內,幾乎沒有外國承認他們的主權獨立),以及納卡地區將重回亞塞拜然統治的政治現實。圖為11月8日,一名男子開車逃離納卡。 圖/美聯社

俄方表示,本回簽署的《三國協議》,基本內容仍以2007年調停的《馬德里原則》為主軸:國際社會仍認為「納卡地區為亞塞拜然的主權領土」,亞美尼亞必須退回1994年以前的國土邊界——亦即結束對納卡地區長達26年的「軍事佔領」——亞美尼亞軍撤出之後,亞塞拜然雖然有權接管納卡地區並送回「昔日的亞塞拜然住民」,但難民歸鄉權的行使必須在聯合國的指示安排下才能發動。同時亞塞拜然政府也必須在重新回歸的納卡地區設置「自治政府」,並就居民自決的政治前提下,在可預見的將來內規畫主權公投。

但相同的,亞美尼亞軍隊雖然必須撤出「納卡佔領區」,但目前仍由亞美尼亞族部隊控制的納卡首府「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以及連結亞美尼亞本土的西部走廊「拉欽地區」(Lachin),則仍會維持當前現況「由俄軍維和部隊守護和平」,不會由亞塞拜然軍隊直接接管,雙亞的國民、非軍事車隊雖繼續出入這兩大特殊地區,「但物流通道的管控與維持,都將由俄國為首的維和部隊來監管決定。」

和平結果公開後,明顯勝利的亞塞拜然方面,歡天喜地慶祝著「收復國土的偉大勝利」;但在亞美尼亞方面,悲情與憤怒的複雜情緒,卻掀起了嚴重的內部騷亂。

相較於亞塞拜然正在大肆慶祝勝利,在亞美尼亞方,悲情與憤怒的複雜情緒,卻掀起了嚴重...
相較於亞塞拜然正在大肆慶祝勝利,在亞美尼亞方,悲情與憤怒的複雜情緒,卻掀起了嚴重的內部騷亂。 圖/法新社

在周二清晨的緊急通告中,亞美尼亞總理帕希米揚黯然地透過網路,宣布了「納卡戰爭」已經結束:

「親愛的國民同胞,兄弟姊妹們...方才,我個人已代表大家,作出了極端痛苦的困難決定——我已經在納卡戰爭的停戰布告上簽字,自11月10日清晨1點開始,我軍已和俄國、亞塞拜然總統確認停火。相關的和平條件,剛剛已經對外公布。對我自己、或者所有國民來說,痛苦程度是不可想像之慟...」

帕希米揚隱諱地表示,亞美尼亞政府之所以「只能接受苦澀的和平」,是在縝密考慮當前的軍事概況與戰略立場所作出的唯一結果。他本人雖然一再感謝所有軍民同胞與為國捐軀者,但實質上的暗示,即是強調:已無法逆轉戰場現況的亞美尼亞...真的已經別無選擇。

「亞美尼亞雖然沒有勝利,但除非我們自己內心先認輸,否則這也不算失敗。」帕希米揚表示,納卡保衛戰的結果雖不如國民預期,但接受現實、反省並找出解決方法,也不失為亞美尼亞重整民族認同、國族重生的浴火機會。然而守不住納卡土地的失敗慘況,卻也是無法阿Q的現實,因此聲明稿最後的帕希米揚,也只能極為尷尬且語意不詳地高呼兩句「亞美尼亞萬歲!阿爾察赫萬歲!」後結束。

帕希米揚的「停戰通告」傳出後,亞美尼亞國民卻憤怒地無法接受,成千上萬的示威者生氣地走上了首都耶烈萬(Yerevan)的街頭,眾人不再遵守全國戒嚴的宵禁令,更直接包圍亞美尼亞政府總部——近萬人一度對總理府發動「圍攻」,之後更是攻入了國會大廈、佔領國會議事廳,要求「喪權辱國的帕希米揚政府『馬上辭職』。」

悲憤的亞美尼亞人,直接包圍政府總部。近萬人一度對總理府發動「圍攻」,之後更是攻入...
悲憤的亞美尼亞人,直接包圍政府總部。近萬人一度對總理府發動「圍攻」,之後更是攻入了國會大廈、佔領國會議事廳,要求「喪權辱國的帕希米揚政府『馬上辭職』。」 圖/法新社

目前,亞美尼亞的反對派各黨已聯盟上書,要求帕希米揚政府「立馬總辭」;政府內部也有異音,打算成立「臨時內閣」以看守的方式,以過渡納卡戰爭的落幕關鍵期。但無論是上街抗爭的民眾,或者是補刀要求總理下台的反對黨聯盟,亞美尼亞各界似乎都像是單純的憤怒與絕望,並沒有人堅持要繼續戰爭,或有其他更好的軍事應對方法。

「每一天...政府與政治菁英都在說謊,他們一直講、每天講、不停講:『亞美尼亞要贏了,我們已經重創敵軍!』——然後突然之間,昨天還在講要死戰到底的總理,突然半夜告訴國民『好的,我們投降囉!』這到底算什麼?人民的犧牲算什麼?如果打從一開始你們就知道沒有勝算,那平白動員全國人民上戰場送死,到底又算是為了什麼?」

常駐高加索地區,目前正在亞美尼亞目擊憤怒民情的加拿大獨立記者豪爾(Neil Hauer),如此記錄著那些攻佔國會大廈,但亂成一團彼此鬥毆的國民惱怒心聲。根據豪爾的直播記錄,在帕希米揚公開承認「我國戰敗」後,首都耶烈萬的政府總部周遭已陷入無政府狀態——提前奉命管制街道的鎮暴警察與憲兵隊,已不再阻止示威者圍攻政府大樓,反而士氣低迷地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總理昨天還說會打勝仗的啊,我們就讓他自己去打囉。」

在舒沙陷落後48小時內,四面楚歌且始終無法爭取「老大哥」俄羅斯正面馳援的亞美尼亞...
在舒沙陷落後48小時內,四面楚歌且始終無法爭取「老大哥」俄羅斯正面馳援的亞美尼亞,終於在11月10日清晨「認輸」。圖為今年10月,亞美尼亞軍隊進行砲擊。 圖/歐新社

「但最後是我和普丁『聯手強迫』帕希米揚,亞美尼亞人才終於簽字『投降』...我本來...
「但最後是我和普丁『聯手強迫』帕希米揚,亞美尼亞人才終於簽字『投降』...我本來是想叫帕希米揚親自來巴庫公開認輸的啦,但後來覺得羞辱別人也沒什麼意思才作罷啦!」圖為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 圖/歐新社

「亞塞拜然勝啦!我們終於光復了失土,洗刷了民族恥辱的痛苦歷史!」阿利耶夫表示:在舒沙光復後,納卡戰爭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亞美尼亞政府早就知道他們沒有勝算,但一直礙於面子問題不願乾脆認輸:

「但最後是我和(俄國總統)普丁『聯手強迫』帕希米揚,亞美尼亞人才終於簽字『投降』...我本來是想叫帕希米揚親自來巴庫(亞塞拜然首都)公開認輸的啦,但後來覺得羞辱別人也沒什麼意思才作罷啦!」

阿利耶夫表示,亞美尼亞總理帕希米揚原本在停火生效的最後一刻,還在躊躇猶豫、不願簽字或出面,因此無論是自己還是普丁「都不知道亞美尼亞人是要和還是要戰」,直到帕希米揚才終於接受現實,承認亞美尼亞確實沒有勝算。

阿利耶夫在「勝利宣言」中,一方面感謝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另一方面也感謝俄國總統普丁;但其最大的勝者榮耀,卻是高調地猛嗆對手死敵帕希米揚「早就告訴亞美尼亞人了,囂張沒有落魄久啦!好好接受國際調停交還納卡土地,今天就不用這樣自取其辱了不是嗎?帕希米揚當初在舒沙跳舞叫囂,大鬧說亞美尼亞準備合併納卡的時候,他早該想到自己的軍隊也有被打得屁滾尿流的一天。」

事實上,亞塞拜然說服俄國「上車」的外交運作,已斡旋多時。僅管俄國與亞美尼亞兩國之間具有共同防衛協定,帕希米揚也公開請求「俄國依約出兵協防」;但俄國總統普丁卻以「納卡地區本來就不是亞美尼亞領土...不算兩國軍事協定的協防範圍」為由抽腿。之中,一部份的原因是因為俄國的立場,本就支持亞塞拜然的納卡主權聲明;二來也因為亞美尼亞駐軍的初期潰敗,最多只能把亞塞拜然的大軍拖入慘重死傷的深淵,很難有逆轉取勝、甚至驅離對手的實際勝算。

根據俄國媒體的說法,普丁日前早已下令駐守中部戰區的俄國陸軍第15獨立摩托化步兵旅「待命」,並在10日停戰後出動2,000兵力前進納卡「維護和平」;但尷尬的是,俄軍前導部隊的一架Mi-24武裝直升機,9日晚間在亞美尼亞國境上,遭到亞塞拜然軍隊開火擊落——機上2名俄軍當場死亡、1人重傷。

由於俄軍直升機被打下來的同時,納卡戰爭正進入最後「斡旋階段」,極度緊張而且拖俄軍一起去死的突發狀況,也讓原本已進入收尾的談判一度緊繃。不過隨後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親自向俄國軍方道歉並承諾全責賠償,「當時天色太暗且戰火激烈...沒人知道俄軍會出現在邊境低空飛行,因此才會造成遺憾悲劇。」整起事件才在有驚無險的狀態下,協商結束。

圖為11月9日,亞塞拜然民眾在巴爾達區(Barda)一間茶屋,聆聽總統阿利耶夫宣...
圖為11月9日,亞塞拜然民眾在巴爾達區(Barda)一間茶屋,聆聽總統阿利耶夫宣布已經奪下舒沙控制權的談話。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Azerbaijan, Armenia and Russia sign peace deal over Nagorno-Karabakh

Armenia, Azerbaijan agree to end fight in Nagorno-Karabakh

作者文章

圖/路透社

包圍警總的「認罪還押」:香港黃之鋒與周庭「眾志三子」被判收押入監

2020/11/23
經歷近月的提格雷內戰,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下...

中國連夜撤僑:投降或決戰?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最後通牒72小時

2020/11/23
從高空俯瞰阿雷西博天文台。 圖/路透社

永別黃金眼: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破損退役...半世紀的太空追夢史

2020/11/20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圖/法新社

重返中國「百龍天梯」:觀光重啟也救不了的張家界旅遊衰退?

2020/11/19
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的美國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在18日下午,終於被...

在364條人命與20個月後:美國解除737 Max禁飛令...波音得救?

2020/11/19

最新文章

圖/路透社

包圍警總的「認罪還押」:香港黃之鋒與周庭「眾志三子」被判收押入監

2020/11/23
經歷近月的提格雷內戰,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下...

中國連夜撤僑:投降或決戰?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最後通牒72小時

2020/11/23
從高空俯瞰阿雷西博天文台。 圖/路透社

永別黃金眼: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破損退役...半世紀的太空追夢史

2020/11/20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圖/法新社

重返中國「百龍天梯」:觀光重啟也救不了的張家界旅遊衰退?

2020/11/19
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的美國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在18日下午,終於被...

在364條人命與20個月後:美國解除737 Max禁飛令...波音得救?

2020/11/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