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白俄羅斯鎖國鎮壓中!反對派逃亡...大選作票「歐洲最後獨裁者」引爆革命?

2020/08/11 轉角24小時

統治白俄羅斯長達26年、被稱為「歐洲最後獨裁者」的盧卡申科(Alexander ...
統治白俄羅斯長達26年、被稱為「歐洲最後獨裁者」的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在9日的總統大選中,不出意料卻極具爭議地以80%的得票數據自告當選,隨後卻也引爆了激烈的反對抗爭。圖為9日,首都明斯克的警民衝突,一名示威者倒地。 圖/路透社

【2020. 8. 11 白俄羅斯

白俄羅斯鎖國鎮壓中!反對派逃亡...大選作票「歐洲最後獨裁者」引爆革命

「要賭個魚死網破?還是讓謊言暴力統治?」統治白俄羅斯長達26年、被稱為「歐洲最後獨裁者」的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在9日的總統大選中,不出意料卻極具爭議地以80%的得票數據自告當選。然而投票過程中,白俄羅斯各地卻陸續出現了票所不當關閉,民間監票員的通報數據也顯示「盧卡申科根本連任失敗」,主張反對派的年輕對手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才是真正得票過半的「總統勝選人」。於是自9日晚間起,以首都明斯克為核心的全國多地都出現了大規模反獨裁示威,豈料盧卡申科卻隨即下令「全境封鎖」,除了全國即刻斷網,更派出軍隊配合鎮暴警察大規模鎮壓。

▌延伸閱讀:〈「俄國傭兵」大捕抓:白俄羅斯大獨裁者...與選戰前的普丁背刺?〉

不料鎮壓過程中,由媒體傳出的軍警圍毆婦孺、警車輾斃示威者、民眾被震撼彈炸斷四肢的殘酷畫面,卻徹底激怒了白俄羅斯民眾——這讓最初尚稱和平的群眾示威,瞬即演變成推翻暴政、人民起義的「街頭革命」——但就在抗爭持續超過48小時且暴力強度急速增溫的同時,原本宣佈要提出選舉上訴的反對派候選人季哈諾夫斯卡婭,周一下午卻在中選會內「神秘失蹤」,直到周二清晨才在鄰國的立陶宛外交部證實下錯愕宣佈:「季哈諾夫斯卡婭已流亡出境,她現在已經安全了。」

白俄羅斯2020大選是現任強人總統盧卡申科爭取連任的第6次選舉,自從蘇聯解體讓白俄羅斯獨立後,自1994年開始的每一次總統選舉都由盧卡申科贏得勝利。但長達26年的總統任期中,盧卡申科竭盡所能地集中個人權力,透過裙帶政治與警察國家的結合,將白俄羅斯改造成了無限連任的「萬年總統」系統。不僅反對派領袖屢遭「定期逮捕」迫害入獄;從參選登記、政見發表到選民投票,也都由盧卡申科一手遮天「球員兼裁判」。因此儘管白俄羅斯定期普選投票,但卻從不曾有國際民主監票團體獲准觀察,國際乃至於本地社會都不認為白俄羅斯是「自由國家」。

白俄羅斯2020大選是現任強人總統盧卡申科爭取連任的第6次選舉,自從蘇聯解體讓白...
白俄羅斯2020大選是現任強人總統盧卡申科爭取連任的第6次選舉,自從蘇聯解體讓白俄羅斯獨立後,自1994年開始的每一次總統選舉都由盧卡申科贏得勝利。圖為盧卡申科的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9日晚間起,以首都明斯克為核心的全國多地都出現了大規模反獨裁示威,豈料盧卡申科卻...
9日晚間起,以首都明斯克為核心的全國多地都出現了大規模反獨裁示威,豈料盧卡申科卻隨即下令「全境封鎖」,除了全國即刻斷網,更派出軍隊配合鎮暴警察大規模鎮壓。 圖/美聯社

如果盧卡申科不相信「真正的民主」,那為什麼白俄羅斯仍需要大費周章、甚至拿石頭砸自己的腳似地舉辦選舉呢?事實上,這牽扯到的是盧卡申科被包夾在俄羅斯與歐盟之間的「小國戰略」。

盧卡申科當權以來,大部分的時間都與繼承蘇聯的俄羅斯,保持著極為密切與良好的互動。雙方至今不僅全區開放自由貿易,石油、糧食也都由俄羅斯以最惠價格「讓利補貼」白俄羅斯。然而兩國的緊密互動,近年卻屢屢爆發主權摩擦——盧卡申科不斷懷疑俄國總統普丁有意透過「克里米亞模式」併吞白俄羅斯;俄國總統普丁對於盧卡申科的反覆乖張也逐漸失去耐性。

於是當雙方猜忌拖慢了兩國聯盟一體化的默契後,近年來盧卡申科也透過制度化普選、釋放政治犯、小幅度容許反對派參政...等「有限度的政治解禁」,試圖與歐美西方逐步融冰、並於2016年爭取到了歐盟經濟制裁的大幅解禁。因此,透過政治解禁為名目討好歐盟,進而制衡並要脅俄羅斯,也就成為盧卡申科進一步退兩步的戰略圓舞曲。

雖然盧卡申科必須為了遊走強權而假意選舉(畢竟本回投票是2016年歐盟大幅解禁後,白俄羅斯的第一次總統選戰),但為了避免「弄假成真」真的引發政權輪替,盧卡申科的選戰策略往往露骨地不擇手段。像是在本回選戰中主要反對派的4名參選人,就有2人被羅織罪名逮捕入獄,另外1人放棄參選逃亡出國,最後只剩下盧卡申科「欽點的最弱對手」——斯瓦特蘭娜.季哈諾夫斯卡婭——勉強入圍,成為真正反對派唯一有效的挑戰代表。

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成為真正反對派唯一...
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成為真正反對派唯一有效的挑戰代表。 圖/歐新社

37歲的季哈諾夫斯卡婭原本是毫無政治經驗的英文老師,之所以硬著頭皮挑戰「強人老爹」盧卡申科,是因為她那原本出馬參選的丈夫——謝爾海.季哈諾夫斯基(Siarhei Tsikhanouski)——遭到盧卡申科派人逮捕入獄而喪失參選資格。因此季哈諾夫斯卡婭才會代夫出征,代表反對派硬拚總統選戰。

在選戰過程中,盧卡申科不斷羞辱季哈諾夫斯卡婭是「沒見過世面的女人」,除了多次攻擊對手「懦弱如羔羊者不配統御國家」,更一下子控訴季哈諾夫斯卡婭「是歐美西方的魁儡走狗」,另一下又控訴季哈諾夫斯基夫婦「勾結俄國傭兵團...陰謀發動武裝政變」。

然而盧卡申科的砲火越猛,白俄羅斯的民間怨氣就越高。這是因為自去年年底,白俄本國就已出現經濟危機,各種年金改革、教育改革、就業改革也都在一團混亂中消耗見底。到了2020年全球陷入武漢肺炎疫情後,不承認病毒威脅的盧卡申科又堅持己見,強硬否決了防疫策略。因此在疫情沉默擴散與經濟蕭條之下,民間憤怒這才自動朝季哈諾夫斯卡婭的反對大旗集結。

除了本國壓力之外,盧卡申科的國際立場也因選舉而變得極為艱難。因為歐盟方面,對於盧卡申科「剷除異己」冤獄陷害選舉對手的作法極為不滿;俄國方面,則對於盧卡申科自以為聰明的騎牆心態頗不耐煩,特別是選舉前盧卡申科大動作逮捕33名俄國公民的「瓦格納傭兵團事件」,更是讓莫斯科大為光火。因此在亂成一團的選舉之中,盧卡申科雖然「百分百必勝」,但「不能輸的壓力」卻是越來越沉重。

10日凌晨,一片煙霧與混亂的明斯克街頭。 圖/美聯社
10日凌晨,一片煙霧與混亂的明斯克街頭。 圖/美聯社

10日,白俄羅斯警方在明斯克的武力驅離。 圖/美聯社
10日,白俄羅斯警方在明斯克的武力驅離。 圖/美聯社

為了冷處理反對派的參選士氣,盧卡申科用盡了恐嚇手段阻止季哈諾夫斯卡婭陣營,像是禁止選前造勢、甚至在投票日當天大舉捕抓了季哈諾夫斯卡婭競選團隊的大批幕僚與顧問,試圖殺雞儆猴式地提醒國民:「雖然你們可以選舉...但白俄羅斯依舊是盧卡申科說了算的獨裁國家。」

於是在各方的關注與悲觀期待下,白俄羅斯終於在2020年8月9日舉行了總統大選——已連任26年的盧卡申科,也不負自己的期許,在中選會同日的開票數據中,以高達80%的得票率「宣佈連任成功」。

不料,白俄羅斯的街頭抗爭卻自此開始。這是因為在周日的投票中,全國各地不斷傳出票所拒絕選民投票;開票到一半監票市民就被關燈趕出門;甚至是地方計票數據明明是季哈諾夫斯卡婭壓倒性勝利,但中選會公布卻是盧卡申科全拿的「誇張出入」。因此完全不信任中選會且視之為「作票機器」的白俄羅斯民眾,於是在周日深夜走上街頭、在首都明斯克街上不要命地高喊:

「盧卡申科作票!盧卡申科滾蛋!盧卡申科下台!」

但迎接這批示威者的,卻是大批警察的暴力鎮壓。首都街頭瞬時就被催淚瓦斯與橡膠子彈的彈幕給壟罩,年輕男女被鎮暴警隊拖行在街上打得頭破血流的畫面,開始在新聞媒體中出現;警方的警務巴士與裝甲衝鋒車,更是直接朝人群衝去,當場撞死至少一名街頭示威者。

「盧卡申科作票!盧卡申科滾蛋!盧卡申科下台!」 圖/歐新社
「盧卡申科作票!盧卡申科滾蛋!盧卡申科下台!」 圖/歐新社

9日當晚,一輛警務巴士直接朝人群衝去,當場撞死至少一名街頭示威者。 圖/歐新社
9日當晚,一輛警務巴士直接朝人群衝去,當場撞死至少一名街頭示威者。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大家冷靜,政府一定會恢復秩序,徹底摧毀『外國勢力』煽動暴亂的陰謀!」在慶賀自己連任的同時,盧卡申科也不忘發出鎮壓威脅,並將「街頭暴亂」的煽動矛頭,指向「英國、波蘭...或是捷克間諜的陰謀滲透」。

與此同時,自8月9日選舉投票日的清晨3點開始,白俄羅斯就陷入了全國性的網路癱瘓。民主派團體與法國的《世界報》都質疑這是盧卡申科「故意切斷網路」,意圖選舉舞弊兼鎖國鎮壓;但盧卡申科本人卻堅稱「這是境外勢力發動的網路攻擊」,並再度譴責英國、波蘭與捷克的「敵意行動」。

直到周二上午為止,白俄羅斯的斷網狀態都還沒解封,資訊不流通的狀態反倒刺激了一般民眾走上街頭一探究竟。但一上街就被警察打,親友家人又開始不斷失蹤、48小時內全境已知3,000人被軍警帶走,因此街頭的民怨強度反倒越戰越兇,警察鎮壓的暴力度增強,市民群聚與汽油彈的入手也讓對抗等級越拉越高。

「打下這個『廣場』!這是白俄羅斯人爭取自由的廣場之戰!」在街頭抗爭中,白俄各地都出現了反政府、推翻盧卡申科的反抗口號,街頭眾人更不斷提及烏克蘭的「廣場革命」。而對此極度氣惱的盧卡申科則再三恫嚇:「白俄羅斯絕對不會出現『廣場革命』!我絕不允許國家不穩定!」

圖為波蘭的反盧卡申科示威聲援。 圖/歐新社
圖為波蘭的反盧卡申科示威聲援。 圖/歐新社

11日凌晨的街頭惡戰。 圖/美聯社
11日凌晨的街頭惡戰。 圖/美聯社

不過在白俄羅斯全境大亂鬥的同時,作為「反對派旗幟」的季哈諾夫斯卡婭,立場卻顯得頗為微妙——儘管反對派以「民間監票團」的各地唱票回報結果為依據,主張季哈諾夫斯卡婭「其實拿下了將近70%的全國選票...她才是這場選戰的真正當選人」,但民間監票行動的可信度有多高?在國際選舉觀察團全都被拒絕入境的狀態下,朝野雙方的各自說法,根本沒有公正第三方能夠有效證明。

除此之外,季哈諾夫斯卡婭雖然在抗爭燒起後,拒絕承認官方公布的選舉結果,並宣佈將提起「選舉無效的訴訟」。但面對遍地烽火的流血衝突與暴力鎮壓,季哈諾夫斯卡婭卻選擇與街頭示威保持距離,一方面批評選舉不公、一方面卻又呼籲支持者「不要作犯法的事」。

但在白俄羅斯官方的界定裡,只要上街群聚就會被警察打,只要被警察打就算「襲警」,只要襲警並在街上群聚就算「非法暴動」,最高可面對15年有期徒刑。因此季哈諾夫斯卡婭的模糊表態,也引發了許多示威者的不滿與無視,因此在街頭高喊「推翻盧卡申科」的同時,民眾卻並不一定承認「季哈諾夫斯卡婭才是合法勝選」的領導號召性。

更誇張的是,態度猶豫的季哈諾夫斯卡婭,在周一下午也親自來到明斯克的中選會,準備提出「選舉無效的訴訟」。但在過程中,季哈諾夫斯卡婭卻被要求隻身與會,接著她就突然與幕僚團失聯,只留下一封訊息:

「我已經作出了重大決定。」

態度猶豫的季哈諾夫斯卡婭,周一下午親自來到明斯克的中選會,準備提出「選舉無效的訴...
態度猶豫的季哈諾夫斯卡婭,周一下午親自來到明斯克的中選會,準備提出「選舉無效的訴訟」,但接著她就突然與幕僚團失聯,只留下一封訊息:「我已經作出了重大決定。」 圖/歐新社

季哈諾夫斯卡婭的失聯與消失,一度讓競選團隊以為「她已遭盧卡申科逮捕」。各種混亂的訊息於是各地瘋傳。但周一稍晚,反對派陣營卻又發出澄清,聲稱季哈諾夫斯卡婭已與眾人聯絡「安全無虞」。誰知道幾個小時後,位於白俄羅斯西北方的立陶宛,就透過外交部發出聲明:

季哈諾夫斯卡婭已經流亡到了立陶宛,她現在很安全。

但季哈諾夫斯卡婭為什麼會從白俄羅斯中選會逃到立陶宛?逃亡出國又代表甚麼?她的丈夫目前仍在白俄羅斯監獄裡,此一流亡是斷尾求生?還是與盧卡申科政府的黑箱交換?極為戲劇化的轉折也讓各界看傻了眼。

「我之所以逃跑,是為了我的孩子們。」在流亡到立陶宛之後,季哈諾夫斯卡婭也在網路上發布了一部影片留言,但內容卻是頗為消沈與悲觀:「我以為這場選戰讓學會了堅強,並給我莫大的勇氣來克服萬難...。」

「沒想到我錯了...我想仍舊是那個無比軟弱的女人。」

季哈諾夫斯卡婭表示,自己的流亡決定並沒有受到「任何威脅」——儘管她的小孩早在投票之前就已被送到立陶宛,但季哈諾夫斯卡婭卻是在與盧卡申科的中選會官員接洽後,才突然無端失蹤並自此離境——但如果有人因她怯戰逃跑而恨她,「我也是沒有辦法。」

目前,以明斯克為衝突核心的白俄羅斯警民衝突,已出現了「街頭抗爭要塞」的巷戰狀態。以德國、法國為首的歐盟當局,也已連同美國政府公開對「白俄羅斯嚴重的選舉缺失與爭議」表達憂慮與不滿,除了歐美各國皆不承認盧卡申科的勝選結果外,歐盟更已緊急討論「是否應該恢復對白俄羅斯的經濟制裁」。

微妙的是,在一片混亂之下,日前因「俄國傭兵被捕」而與盧卡申科鬧得極不愉快的普丁,卻第一時間對盧卡申科的連任「送上了誠摯的祝福」。同期親自致電向盧卡申科道賀的,也還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我個人的名義向盧卡申科總統,致以熱烈的祝賀!」

對於俄國而言,盧卡申科的當前困境,是最符合莫斯科國家利益的結果。因為暴力鎮壓的結果,一方面斷絕了白俄羅斯對於歐盟與西方世界的交好期待;隨之惡化的白俄羅斯政局與國內經濟,也將大舉挫敗盧卡申科的氣焰,讓兩國之間拖延許久的一體化談判,更朝俄國陣營傾斜。

以明斯克為衝突核心的白俄羅斯警民衝突,已出現了「街頭抗爭要塞」的巷戰狀態。圖為9...
以明斯克為衝突核心的白俄羅斯警民衝突,已出現了「街頭抗爭要塞」的巷戰狀態。圖為9日,首都明斯克的示威衝突。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Bloody clashes in Belarus as West condemns crackdown after election

One killed in second night of protests against 'rigged' Belarus election

The people of Belarus are demanding their freedom

Opposition leader 'safe' after leaving Belarus

Protester dies in Belarus as 'explosive detonates in his hand'

作者文章

12月3日,黎智英與壹傳媒集團兩名高層再度被港警逮捕,並在《港版國安法》的多項指...

誰敢留人到五更:港府「另開新罪」當庭關押黎智英4月...什麼爭議?

2020/12/03
12月3日是年南韓聯考應試日,49萬名考生將在短短8小時的馬拉松式考試裡,求取好...

一試定生死?南韓49萬考生硬拚第二波疫情的肅殺「大學聯考日」

2020/12/03
圖/歐新社 

大象卡萬的悲喜劇:世界上最孤獨大象的漫長搬家之旅

2020/12/02
一名在美國德州醫院工作的醫生瓦隆(Joseph Varon)抱著他懷裡的白髮老翁...

疲倦醫生與無助病患的破碎擁抱:美國「抗疫疲勞」下的淚眼故事

2020/12/02
圖/美聯社

香港用監獄消磨的一個世代:周庭、黃之鋒、林朗彥判罪即刻入獄

2020/12/02
圖/克里西烏瑪市府

真.俠盜獵車手?巴西盜賊重武裝攻城的「克里西烏瑪大劫案」

2020/12/02

最新文章

12月3日,黎智英與壹傳媒集團兩名高層再度被港警逮捕,並在《港版國安法》的多項指...

誰敢留人到五更:港府「另開新罪」當庭關押黎智英4月...什麼爭議?

2020/12/03
12月3日是年南韓聯考應試日,49萬名考生將在短短8小時的馬拉松式考試裡,求取好...

一試定生死?南韓49萬考生硬拚第二波疫情的肅殺「大學聯考日」

2020/12/03
圖/歐新社 

大象卡萬的悲喜劇:世界上最孤獨大象的漫長搬家之旅

2020/12/02
一名在美國德州醫院工作的醫生瓦隆(Joseph Varon)抱著他懷裡的白髮老翁...

疲倦醫生與無助病患的破碎擁抱:美國「抗疫疲勞」下的淚眼故事

2020/12/02
圖/美聯社

香港用監獄消磨的一個世代:周庭、黃之鋒、林朗彥判罪即刻入獄

2020/12/02
圖/克里西烏瑪市府

真.俠盜獵車手?巴西盜賊重武裝攻城的「克里西烏瑪大劫案」

2020/12/0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