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國爛尾樓奇觀?國家級貧困縣「獨山400億欠債」的官場現形記

2020/07/18 轉角24小時

中國貴州獨山縣舉債斥資2億人民幣的「天下第一水司樓」,繼魔幻又壯麗,但至今卻仍是...
中國貴州獨山縣舉債斥資2億人民幣的「天下第一水司樓」,繼魔幻又壯麗,但至今卻仍是一棟「爛尾樓」。而這僅是獨山縣一度欠債400億起高樓的項目之一。 圖/微博

【2020. 7. 18 中國

中國爛尾樓奇觀?國家級貧困縣「獨山400億欠債」的官場現形記

「獨山縣燒四百億,全國人民誇牛逼。天下第一水司樓,花掉兩億人民幣...」中國貴州小城——獨山縣——長期被官方列為「國家級貧困縣」;但過去近10年,獨山縣政府大力舉債起高樓、蓋古城;從外觀魔幻的「天下第一水司樓」到山寨版紫禁城的「毋斂古國核心區」,各種仿古建築拔地而起。但舉債400億人民幣(約新台幣1,684億)換來的結果,卻是大量壯觀建築蓋到一半就停工爛尾,或淪為無人維護營運的「鬼屋」。

獨山縣400億爛尾樓事件,自7月中旬以來再次引爆中國輿論怒火,延燒至今。地方父母官被質疑「只搞形象工程,不管百姓死活」,不只未能實質反饋並帶動地方經濟,反而淪為官商勾結的祭品。但弔詭的是,儘管「爛尾樓城」至今無人知曉如何收尾,獨山縣仍在今年3月宣告正式「脫貧」——究竟這400億都用去了哪裡?爛尾建築接下來怎麼辦?「政績工程」是獨山縣的奇葩爛帳,還是中國魔幻寫實的普遍縮影?

貴州是中國「脫貧攻堅」的重點地方。獨山縣作為長期的「國家級貧困縣」,為何仍打腫臉...
貴州是中國「脫貧攻堅」的重點地方。獨山縣作為長期的「國家級貧困縣」,為何仍打腫臉充胖子盲目舉債、大興土木?圖為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7月初於貴州考察脫貧攻堅與防汛救災。 圖/中心社

獨山縣是貴州黔南州一座山區小城,也是古往今來,中國西南進入兩廣地區的陸路重要門戶。儘管地方歷史悠久,但在中國整體經濟快飛的年代,獨山縣的地方基礎建設與經濟發展,卻始終未見起色,曾長期被官方列為「國家級貧困縣」(基本認定標準為:人均年收入少於2,300元人民幣,折合約新台幣9,660元)。

但獨山縣原本低房矮屋的城市地景,卻自2010年潘志立出任獨山縣委書記(實際權柄超越縣長,中共縣級行政區的「一把手」)開始,有了戲劇性的明顯轉折。

過去近10年,潘志立8年主政下的獨山縣大力舉債,猛進高歌地蓋了各式仿古、現代風格的醒目壯觀建築。這些「城市門面」以歷史樓城、景區或產業園區為主,但如今卻大多蓋到一半就停工,或在完工後人去樓空、年久失修。

根據中國官方數據,2018年底潘志立遭免職時,獨山縣債務已高達400多億元人民幣。中國《澎湃新聞》則指出,獨山縣全年財政收入不到10億人民幣,戶籍人口僅35萬——平均每個獨山縣民,身上都揹了11萬人民幣以上的債務包袱。

潘志立於2010至2018年擔任獨山縣委書記,被認為是今日獨山爛尾樓的罪魁禍首。...
潘志立於2010至2018年擔任獨山縣委書記,被認為是今日獨山爛尾樓的罪魁禍首。 圖/取自微博

事實上,「獨山縣400億爛尾樓事件」早在去年就已向大眾曝光。2019年8月《中國紀檢監察報》就已披露報導,但事件在本周再次被推上輿論風口,主要是因為中國網絡時政評論節目《睡前消息》,在2020年7月12日上傳的影片〈馬前卒暴走,親眼看看獨山縣怎麼燒掉400億!周年特輯(上)〉。

這支長約22分鐘的影片,是由中國主持人馬前卒,實地走訪獨山縣幾個標誌性的爛尾建築。400億打造的「形象工程」,過去僅是帳面上的負債數字,但當被赤裸裸地呈現於大眾眼前時,衝擊影片隨即在引爆熱議。截至17日,短短5天內,該支影片吸引超過420萬人次觀看。

而獨山縣被點名列舉、一邊舉債一邊狂蓋的爛尾建築包含:百井樓(1億)、中國天洞景區(總投資5億)、獨山大學城(20億)、「山寨紫禁城」的毋斂古城(22億)、盤古庄(56.5億)、深河橋抗戰遺址景區(120億)...等。其中最受關注的,則是設計十分魔幻壯觀的「天下第一水司樓」。

天下第一水司樓官方名稱原為「水司府堂」,是位於獨山縣影山鎮「淨心谷景區」的標誌性建築,舉債斥資2億人民幣重金打造。根據獨山縣公開資料,該建築設計共24層樓,樓高99.9公尺,標榜全採木質榫卯結構,占地超過5,000平方公尺。仿古高樓氣勢不凡,因此被稱作天下第一水司樓。

水司樓自2016年9月開工,原規畫用作觀光、住宿、展覽等多功能用途,甚至野心宣稱落成後將可創下「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綜合)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的世界最高建筑」、「世界最大牌樓」的三大紀錄。但自2018年6月開始,水司樓便因各種複雜原因,停工至今。

水司樓目前已更名為「淨心谷大酒店」。 圖/微博影片截圖
水司樓目前已更名為「淨心谷大酒店」。 圖/微博影片截圖

「圍檔是這幾天開始有的...」一名當地鎮民如此表示。根據《山東商報》記者7月16日的實地訪調,水司樓在本周的獨山縣舉債爭議引爆後,已悄悄圍起了圍欄,禁止入內。實地勘察也再次核實,水司樓建築確實「有不少裸露的牆皮,還有很多樓層沒有安裝門框玻璃...再往遠處,是一些未完工的仿古建築,只是搭起了框架。」

斥資2億的水司樓,工程細款究竟如何分配?水司樓與淨心谷景區的開發與營運,從目前已曝光的公開文件中,可見權利牽扯混亂。既有多家私營公司,也有獨山縣財政局全資的公司,其金流去向如何釐清?貧困縣的每分舉債錢,是否花在刀口上?至今獨山縣仍舊無法給出清楚交代。

但在輿論龐大壓力下,獨山縣政府14日出面回應:水司樓目前已更名為「淨心谷大酒店」,「採取市場化運作模式簽訂合作協議,將於近期進場施工」,但未進一步說明外包細節。

除了水司樓,以仿古旅遊為觀光願景的毋斂古城,其用地面積共約170萬平方公尺,外觀仿若獨山山寨版的北京紫禁城。毋斂古城不例外地也陷入了爛尾窘境,根據中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15日的實地訪查,毋斂古城如今停工多時,工地大門深鎖、鐵鏽滿佈,可窺見其內施工機具隨地擱置,雜草叢生。毋斂古城承包施工的廠商與獨山縣當局,甚至因為工程款項爭議,陷入多方法律糾紛。

毋斂古城外觀仿若獨山山寨版的北京紫禁城,不例外地也陷入了爛尾窘境。 圖/騰訊新聞...
毋斂古城外觀仿若獨山山寨版的北京紫禁城,不例外地也陷入了爛尾窘境。 圖/騰訊新聞影片截圖

而本以商業綜合目的開發的盤古庄,其開發建設商則涉入了「以商養黑、以黑護商」的指控。根據《澎湃新聞》,負責盤古庄開發建設的湘商劉東旺,今年3月因假借公司從事多項違法犯罪、詐欺行為,被判處24年有期徒刑。但盤古庄是否「涉黑」?外界仍未能核實。但中國各大媒體卻也指出,劉東旺靠著打點官商關係,與潘志立「關係密切」,也引發官商勾結的質疑。

「貧困縣舉債搞『形象工程』!給誰看哪?」有中國網友如此憤怒表示。任內大興土木的潘志立,被中國官方及民間輿論咸認為是獨山縣盲目舉債的罪魁禍首。硬著頭皮舉債融資,卻蓋出爛尾樓與空蕩的產業園區,不過是檯面上用來洗政績的形象工程——「這400億又有多少進了官爺的口袋呢?」

負債與貪腐問題之外,獨山縣各種佔地廣大的野心建設,更有不少是透過不法取得的用地。

「田土沒有了,把我們農民害苦了!」一名當地村民如此指控。根據該名村名的說法,因為水司樓開發案,自己家的土地被迫徵收,新屋被迫拆遷。《澎湃新聞》則引述,潘志立在當地的耳聞形象好大喜功且霸道無謀,每2個月便會安排一次建設觀摩會,每次燒掉60~100萬不等,更誇張的是「獨山縣違法違規占地達2.8萬畝」。

2018年12月,潘志立遭免去獨山縣委書記之職,並於隔年8月——也就是《中國紀檢監察報》首次披露獨山縣舉債問題時——慘遭中共重手開除黨籍與公職,之後被以涉嫌「受賄罪」、「濫用職權罪」等起訴。直到今年4月,潘志立才終於遭到法院判決有期徒刑12年,但已由潘提起上訴。

造價56.5億人民幣的盤古庄,至今依然空蕩,其開發建設商更涉入「以商養黑、以黑護...
造價56.5億人民幣的盤古庄,至今依然空蕩,其開發建設商更涉入「以商養黑、以黑護商」的指控。 圖/《睡前消息》影片截圖

當時在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聲明中,潘被如此嚴厲指責:

「獨山縣是國家貧困縣,但在潘志立眼裡,『脫貧攻堅費時費力出不了成績,只有搞項目建設才能彰顯政績』...盲目舉債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領導幹部上行下效,搞政治攀附、人身依附,自然容易形成『山頭替代組織』『圈子替代班子』『商業原則替代組織原則』的現象...全縣8鄉(鎮)、25個縣直部門『一把手』幾乎『全軍覆沒』。」

微妙的是,這些被戲稱「地方債紀念碑」的爛尾建設,卻似乎仍然讓獨山縣至少達成了帳面上的「脫貧」。2020年3月,獨山縣正式宣告不再列入「國家級貧困縣」。有輿論便質疑,是否中央乃至地方的政績評鑑績效存在扭曲?導致父母官與百姓的「脫貧」,存在現實的巨大落差。

而這些爛尾樓,在掀起輿論的猛烈批判後又該如何施工收尾?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的楊志勇則表示,由於獨山負債的融資都是大項目,資金不足與施工未完若陷入惡性循環,更難以仰賴透過營運收益來平衡成本——債也就更難還了。尤其疫情威脅仍未退去,未來可預期的大環境蕭條,更讓外界對於獨山縣爛尾樓的結局悲觀。

2019年,央視《焦點訪談》曾經報導獨山縣的舉債融資違規問題;今年7月,整起事件...
2019年,央視《焦點訪談》曾經報導獨山縣的舉債融資違規問題;今年7月,整起事件再因《睡前消息》的實地走訪報導,引發輿論高度關注。 圖/央視《焦點訪談》影片截圖

「一個小縣城的債務,就有幾百億之多,全國得有多少呀?不敢想像!」獨山縣事件引爆後,許多中國網友忍不住如此揣測。事實上光是在貴州,緊鄰著獨山縣僅約1小時車程的三都縣,也有著類似的大量舉債蓋樓問題。三都縣委書記梁嘉庚,也與潘志立一樣,自2018年陸續遭到免職、開除黨籍、起訴的命運。

獨山縣事件發酵至今,大眾的質疑並非在於不能舉債建設,核心問題在於地方政府未能考慮在地需求,盲目開發又未能公開透明地接受監督。16日,黔南州政府表示:「截至2020年6月底,獨山縣政府債務餘額為135.68億人民幣;三都縣為97.47億。」強調整改前朝爛攤決心之餘,聲明尾聲話鋒一轉又表示:

「我們真誠歡迎新聞媒體對獨山、三都兩縣解決有關歷史遺留問題的進展進行客觀、真實的報導監督。但同時,也注意到網上少數人反覆炒作『舊聞』並進行惡意關聯,對於故意混淆概念、製造謠言,意圖通過誤導形成輿論施壓、在處理有關問題中謀求不當利益等行為,公安機關將依法查處。」

「最後收尾這句話,刀子就亮出來了。」一名中國網友在微博上如此表示。而本次引爆輿論熱議獨山事件的《睡前消息》該支影片,已在17日下午,因不明原因遭到刪除,消失於中國網路世界。

「一個小縣城的債務,就有幾百億之多,全國得有多少呀?不敢想像!」 圖/取自微博
「一個小縣城的債務,就有幾百億之多,全國得有多少呀?不敢想像!」 圖/取自微博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貴州黔南州通報獨山縣、三都縣百億債務問題

独山县400亿债务另两名关键人:鬼才建筑师与黑道老板

探访举债四百亿打造的“天下第一水司楼”:村民盼千万别烂尾

边借债边发展,贵州地方债难题怎么解_债务

一起典型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腐败案件

獨山縣高額負債的反思:縣域經濟如何尋找特色發展之路

作者文章

圖/路透社

包圍警總的「認罪還押」:香港黃之鋒與周庭「眾志三子」被判收押入監

2020/11/23
經歷近月的提格雷內戰,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下...

中國連夜撤僑:投降或決戰?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最後通牒72小時

2020/11/23
從高空俯瞰阿雷西博天文台。 圖/路透社

永別黃金眼: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破損退役...半世紀的太空追夢史

2020/11/20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圖/法新社

重返中國「百龍天梯」:觀光重啟也救不了的張家界旅遊衰退?

2020/11/19
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的美國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在18日下午,終於被...

在364條人命與20個月後:美國解除737 Max禁飛令...波音得救?

2020/11/19

最新文章

圖/路透社

包圍警總的「認罪還押」:香港黃之鋒與周庭「眾志三子」被判收押入監

2020/11/23
經歷近月的提格雷內戰,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下...

中國連夜撤僑:投降或決戰?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最後通牒72小時

2020/11/23
從高空俯瞰阿雷西博天文台。 圖/路透社

永別黃金眼: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破損退役...半世紀的太空追夢史

2020/11/20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圖/法新社

重返中國「百龍天梯」:觀光重啟也救不了的張家界旅遊衰退?

2020/11/19
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的美國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在18日下午,終於被...

在364條人命與20個月後:美國解除737 Max禁飛令...波音得救?

2020/11/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