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又一艘瘟疫戰艦: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35%水手染疫

2020/04/16 轉角24小時

一路在海上航行的戴高樂號戰鬥群,過去一個多月來是發生什麼事?艦上感染的問題,為何...
一路在海上航行的戴高樂號戰鬥群,過去一個多月來是發生什麼事?艦上感染的問題,為何又會在短時間內,癱瘓掉整個戰鬥群的作戰能力?圖為戴高樂號資料照片。 圖/法國海軍

【2020. 4. 16 法國

又一艘瘟疫戰艦: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35%水手染疫

「法國的海軍骨幹...也病垮了。」法國國防部15日夜間發出聲明,確認日前傳出「海上疫情」的海軍「戴高樂號」核動力航空母艦,交叉感染的狀況遠比預期嚴重。包括戴高樂號在內,目前戰鬥群已確認中標的兩艘戰艦裡,至少有668人確診——換言之,艦上35%兵力都感染了病毒——法國海軍部表示,目前戴高樂號戰鬥群的所有戰艦都已靠港隔離,但染疫戰艦的檢疫判讀還有30%的檢體沒有完成,後續的感染狀況勢必會再擴大。但作為法國海軍唯一一艘的航母戰力,戴高樂號究竟為何染疫中標?過程中的應變與疏失,為何又打得法軍措手不及?

「戴高樂號航空母艦」(Charles de Gaulle)是戴高樂級的唯一一艘成軍艦,其不僅是美軍之外、全球唯一一艘使用核子動力的航母,也是法軍當前的絕對主力與海軍旗艦。在2001年正式服役以來,戴高樂號一直是法軍投射境外武力的箭頭,近年來更時常出現於中東與非洲戰場,參與北約各種反恐與空襲行動。

然而根據法國國防部15日的緊急通報,一個星期前確認船上感染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的戴高樂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原本在4月10日病例通報 「只有50人確診」。不料週末靠港檢疫後,戰鬥群內的兩艘染疫戰艦——「戴高樂號」航空母艦與「騎士保羅號」防空驅逐艦(Chevalier Paul)——確診人數卻暴增到668人。

法國右翼大報《費加羅報》指出,戴高樂號上的成員大概有1,700人、騎士保羅號則約200人,已知668人確診感染的意思,即代表兩艘戰艦上「約有35%的兵力遭到感染」。但當前兩艦的採檢行動還沒有完全結束,已抽樣的1,700多個樣本裡,還有30%未完成判讀,因此法國國防部也悲觀地強調:「後續的感染規模一頂更大、更糟。」

圖為戴高樂號上戴口罩巡視的船員。根據法國國防部15日的緊急通報,一個星期前確認船...
圖為戴高樂號上戴口罩巡視的船員。根據法國國防部15日的緊急通報,一個星期前確認船上感染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的戴高樂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原本在4月10日病例通報 「只有50人確診」。 圖/法新社

法國海軍部表示,在戴高樂航母戰鬥群中,目前只有戴高樂號與騎士保羅號「確定中標」,668名確診病例中,又有31人「病況較重...需住院治療」。至於同戰鬥群的另一艘反潛驅逐艦「拉莫特.皮凱號」(La Motte-Picquet)已全船排除感染,所有官兵可居家隔離14天;但補給指揮艦「索姆河號」( Somme)則傳出疑似病例,目前正「部分隔離」觀察中。

但一路在海上航行的戴高樂號戰鬥群,過去一個多月來是發生什麼事?艦上感染的問題,為何又會在短時間內,癱瘓掉整個戰鬥群的作戰能力?

根據法國左翼大報《世界報》的回溯,以南法土倫港為母港的戴高樂號,是在今年1月份就已出發東進,前往中東執行「反恐任務」。其主要的巡弋任務,是在地中海東岸的塞浦路斯海域,就敘利亞與伊拉克境內的「反ISIS聯軍行動」提供空中火力。

在任務期間,雖然戴高樂號遭遇了一系列的中東局勢增溫(美國−伊朗在伊拉克的隔空交火,土耳其揮兵侵攻敘利亞北境)。但受限於法國國策的戴高樂號戰鬥群,始終袖手旁觀、沒有涉入衝突。一直到3月初接受新任務,戴高樂號戰鬥群才西進離開地中海,並欲調動到北大西洋與波羅的海巡弋。

根據法國左翼大報《世界報》的回溯,以南法土倫港為母港的戴高樂號,是在今年1月份就...
根據法國左翼大報《世界報》的回溯,以南法土倫港為母港的戴高樂號,是在今年1月份就已出發東進,前往中東執行「反恐任務」。圖為艦上戰機。 圖/法國海軍

在新任務的行動中,戴高樂號戰鬥群曾在3月13~16日間,短暫停靠於法國西北角的「布雷斯特」(Brest)軍港——儘管布雷斯特地區,自3月初開始就已有通報疫情,但戰鬥群在完成補給後,仍按照計畫出海,艦隊紀錄中也都沒有通報異狀。

戴高樂戰鬥群的部隊就這樣往北海前進,但到了3月20號——長年以客將盟軍之姿,協同戴高樂號戰鬥群行動的比利時海軍「利奧波德一世號」(Léopold 1er)巡防艦——卻通報了「艦上出現感染」的確診疫情。

由於利奧波德一世號與戴高樂號都曾停靠在布雷斯特港,因此比利時海軍也同步把疫情通報傳給了法國海軍部與戴高樂號,之後就自行下令「戰艦撤退」返回比利時的澤布呂赫港。不過當時的戴高樂號戰鬥群並沒有疑似病例,「艦隊回報的官兵健康狀況良好」,因此收到情資的海軍部只要求「各艦自行觀察」,沒有進一步的防疫指示。

但病毒確實已經登上了戴高樂號。在利奧波德一世號離群之後,騎士保羅號與戴高樂號陸續出現了「水兵發燒、咳嗽與疑似肺炎」的症狀,但航行中的艦隊沒有PCR檢測能量,因此戴高樂號只能把肺部掃描的片子送回海軍部、由岸上專家檢驗,誰知第一波病例的岸上檢測結果卻是「陰性」,全軍任務也因此不變。

戴高樂號等戰艦群船員正在進行檢測。 圖/歐新社
戴高樂號等戰艦群船員正在進行檢測。 圖/歐新社

海軍部與戴高樂號當時以為:「病倒的水兵只是『著涼』。」畢竟3月底的北大西洋海象極差,冷冽的海上陣風往往會讓水手們暴露在 -5 ° C的酷寒狀態下作業,因此就算有些士兵染上風寒發燒肺炎,在海軍生活中「也是百年如一日的家常便飯」。

直到4月4日,戴高樂號上的「發燒病例」開始大幅增加,雖然艦上再度把「肺炎X光」送回岸上等待判斷,但感知到「大事不妙」——特別是當時美軍的「羅斯福號航空母艦」(CVN-71)已在西太平洋搞出一陣政治夾雜防疫的「疫情風暴」——法國國防部長帕爾麗(Florence Parly)與海軍部於是直接要求「戰鬥群返航」,戴高樂號疫情淪陷的狀況才自此被官方正式承認。

在返航途中,法軍也不斷以空運的方式載走重症患者,並開始篩檢發症官兵。與此同時,戴高樂上的航空兵也收到「撤退命令」,包括24架先進精銳的「疾風戰鬥機」在內,全部飛回路上基地「隔離檢疫」。因此到了4月10日,戰鬥群內已確認「兩艦中標」,至少50名水手確診感染。

由於分散疫情壓力與回歸母港的支援調配,染疫的戴高樂號與騎士保羅號,一直到上個週末才終於從北海返回地中海北岸的母港土倫港。自此之後,艦上的官兵才終於得以「全體檢疫」——殊不知篩檢的結果竟證實了「大規模的艦上傳染」,35%兵力感染的誇張狀態,亦讓戴高樂號暫時喪失了任務戰力。

法國國防部15日發出聲明,確認日前傳出「海上疫情」的海軍「戴高樂號」核動力航空母...
法國國防部15日發出聲明,確認日前傳出「海上疫情」的海軍「戴高樂號」核動力航空母艦,交叉感染狀況遠比預期嚴重。包括戴高樂號在內,目前戰鬥群已確認中標的兩艘戰艦裡,至少有668人確診。 圖/法國海軍

法國海軍部強調,軍方已經成立了「疫情調查檢討委員會」,要徹底清查並檢討這次海上瘟疫的破口原因與未來可修正政策的防疫建議。但在部隊忙著救治染疫水兵、軍港忙著安排檢疫設備的同時,法國軍方的應對戰略卻也引發了各界的質疑。

輿論的質疑點主要集中在海軍的應變時間點:戴高樂號戰鬥群是在3月13日停靠布雷斯特港,16日出海離去——但當時法國本土已爆發嚴重疫情,16日晚間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更是透過全國轉播,宣布全法國封城、進入防疫的「戰爭狀態」,但為何戴高樂號沒有因此採取相應的防疫戒備?特別在同行的利奧波德一世確診後,在當時的戰略狀態裡,戴高樂號戰鬥群又有什麼必要性,非得堅持往北海前進嗎?

但對此,法國《世界報》則認為,海軍部在當時可能沒有太多選擇,因為在本土進入「防疫戰爭狀態」的同時,總統馬克宏對海外軍隊的命令「就是保持警戒,勿有破口」。儘管總統本人隨後在3月下旬,因防疫理由緊急撤走了法軍在伊拉克的反恐駐軍,但像是西非的反恐任務、以及戴高樂戰鬥群的海上戰力,都是疫情當頭必須正常運作、以宣示法國戰略機動性的嚇阻主力。

與此同時,戴高樂號的艦上感染問題,一方面也顯示了海軍的防疫侷限,包括當前沒有足夠可靠的病毒快篩機制,以及艦上封閉空間難以迴避疫情感染等問題。但對此,目前已經靠港的戴高樂號,暫時無心回應,預計未來兩星期之內,該艘戰艦都還不會解除「防疫封鎖狀態」。

戴高樂號的感染問題,一方面顯示了海軍的防疫侷限,包括沒有足夠可靠的病毒快篩機制,...
戴高樂號的感染問題,一方面顯示了海軍的防疫侷限,包括沒有足夠可靠的病毒快篩機制,以及艦上封閉空間難以迴避疫情感染等問題。但目前已經靠港的戴高樂號,暫無回應,預計未來兩星期之內,該艘戰艦都還不會解除「防疫封鎖狀態」。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Un tiers des marins du porte-avions Charles de Gaulle positifs au coronavirus

668 marins du « Charles de Gaulle » positifs au Covid-19 : les opérations militaires rattrapées par l’épidémie

French Carrier Charles de Gaulle Heading Home Amid Suspicion of Covid-19 - Naval News

Coronavirus spreads on French aircraft carrier, hundreds infected

A third of French aircraft carrier crew have Covid-19, says defence ministry

作者文章

《猜猜我有多愛你》這部描繪一大一小兩隻兔子之愛的繪本故事,在1994年出版後,全...

《猜猜我有多愛你》:英國經典繪本家Sam McBratney的創作人生

2020/09/22
一名33歲、以「藏人難民」身份歸化美國籍,其後加入全美最大的紐約市警局(NYPD...

紐約警局中共臥底:內鬼滲透?為中國監控華人的「藏族難民警察」

2020/09/22
日本東京有名的地方振興活動——「湯島貓咪祭」——從9月中正式展開。 圖/ねこまつ...

東京湯島貓咪祭:疫情不減「貓情味」的日本地方創生

2020/09/21
夏爾瑪取得並洩漏的情報究竟有多大的破壞與影響力?德里警方沒有細述解釋。圖為印度邊...

戰狼、間諜、反間計?印度逮捕《環球時報》專欄記者的「昆明謎局」

2020/09/21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日式豬排咖哩,不是自民黨人吃的。確保風向的指標,其實是各陣營在投票之前必吃的「豬...

勝利者的餐桌:日本「自民黨豬排咖哩」的投票政治學

2020/09/17

最新文章

《猜猜我有多愛你》這部描繪一大一小兩隻兔子之愛的繪本故事,在1994年出版後,全...

《猜猜我有多愛你》:英國經典繪本家Sam McBratney的創作人生

2020/09/22
一名33歲、以「藏人難民」身份歸化美國籍,其後加入全美最大的紐約市警局(NYPD...

紐約警局中共臥底:內鬼滲透?為中國監控華人的「藏族難民警察」

2020/09/22
日本東京有名的地方振興活動——「湯島貓咪祭」——從9月中正式展開。 圖/ねこまつ...

東京湯島貓咪祭:疫情不減「貓情味」的日本地方創生

2020/09/21
夏爾瑪取得並洩漏的情報究竟有多大的破壞與影響力?德里警方沒有細述解釋。圖為印度邊...

戰狼、間諜、反間計?印度逮捕《環球時報》專欄記者的「昆明謎局」

2020/09/21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日式豬排咖哩,不是自民黨人吃的。確保風向的指標,其實是各陣營在投票之前必吃的「豬...

勝利者的餐桌:日本「自民黨豬排咖哩」的投票政治學

2020/09/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