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伊朗「疫情維穩」害慘中東:死亡人數矛盾!衛生副部長、國會議員發病

2020/02/26 轉角24小時

伊朗境內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在過去48小時內已引發了中東各國的高度緊張。 圖/路...
伊朗境內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在過去48小時內已引發了中東各國的高度緊張。 圖/路透社

【2020. 2. 26 伊朗】

伊朗「疫情維穩」害慘中東:死亡人數矛盾!衛生副部長、國會議員發病

「隱瞞疫情,業力引爆。」伊朗境內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在過去48小時內已引發了中東各國的高度緊張。儘管伊朗的重災疫區——庫姆市(Qom)——告急不斷,並透過衛生官員、國會議員對外喊話,聲稱「地方至少50死以上」;但伊朗中央卻堅稱全國「僅有」95例確診,15人死亡。然而在25日晚間的官方通告中,前一日才主張「疫情可防可控」並指責地方官員造假死亡數字的伊朗衛生部副部長,自己卻確診感染。與此同時,中東各國也紛紛斷航伊朗,一架土耳其的伊朗撤僑包機,更在航程中途傳出「機上數十人發燒」而緊急迫降。一時間疫情失控的大爆發陰影,也讓士氣潰散、民心盡失的伊朗政府更顯崩潰。

根據伊朗政府提出的「官方數據」,伊朗境內第一起武漢肺炎確診,是於2月19日通報。之後的一個星期裡,全國累積病例95例,其中15人死亡——是當前世界上,僅次於中國、南韓、義大利、日本的「全球第五重疫區」。

伊朗的疫情通報,目前集中在中北部的都會地區。疫情通報起點、伊朗的什葉派聖城——庫姆—已傳50例感染,確認2人死亡;庫姆東北120公里的伊朗首都——德黑蘭——也有22人感染陽性。但其他省份,特別是鄉村地區的防疫狀況則全面不詳,因此無論伊朗民間還是國際社會,對於中央疫情公告的可信度,皆抱持「極高度疑慮」。

伊朗的重災疫區——庫姆市(Qom)——告急不斷,並透過衛生官員、國會議員對外喊話...
伊朗的重災疫區——庫姆市(Qom)——告急不斷,並透過衛生官員、國會議員對外喊話,聲稱「地方至少50死以上」;但伊朗中央卻堅稱全國「僅有」95例確診,15人死亡。 圖/美聯社

伊朗的疫情通報可信度,之所以令人困惑,主要是因為「資訊不透明」與中央-地方的「說法矛盾」。像是官方公布的死者數據中,已知的15名死者裡,就有12人的「未知確診位置」;同時,傳自庫姆疫區前線的「疫情告急」,接近絕望哭號的地方呼救,也與中央政府的不疾不徐完全相反。

與中央政府大唱反調的「庫姆死亡數字」,爭議起源於伊朗國會議員阿米拉巴迪(Ahmad Amirabadi Farahani)在23日公開指控「中央政府隱瞞疫情嚴重性」。

「直到周日深夜,庫姆市的死亡總數,不是官方公布的2人,而是『至少50人』!」阿米拉巴迪表示:庫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早從1月底就出現了病例,但伊朗中央為了穩固2月21日的國會改選,卻強行下達「封口令」,「硬是掩蓋疫情超過3個星期!」直到地方狀況真的撐不下去了,才開始擠牙膏式地公開少數病例。

阿米拉巴迪表示,中央政府對於疫情的「否定態度」,對於庫姆的防疫前線帶來了極大痛苦。基層醫護人員一方面沒有辦法徵集足夠的防護物資,另一方面也無力處理重症患者、甚至是「死者防疫」。庫姆前線醫護的求救影片,亦如此抱怨:「因為上頭不准我們公開,所以在『疫情不存在』的狀況下,我們甚麼物資也求不到,甚麼防疫也不能說。」

圖為伊朗首都德黑蘭購買醫護用品的民眾。 圖/美聯社
圖為伊朗首都德黑蘭購買醫護用品的民眾。 圖/美聯社

但何謂「死者防疫」?根據《BBC波斯語頻道》的在地記者說法,在庫姆的瘟疫蔓延中,許多疑似武漢肺炎的死者,是因為中央的通報禁令而無法公開檢驗、無法開立死亡證明。醫護人員明知死者的遺體可能帶原病毒,卻無法和遺族明說,也無法隔離可能因密切接觸而感染的家屬。再加上伊斯蘭的喪葬習俗是以「入土速葬」為主,如果沒有傳染病防疫的通報命令,家屬可不可以火化遺體?該怎麼處理喪禮?會不會因此引發傳染?種種應變細節,全因中央的「訊息封鎖令」而觸發了更大規模的感染災難。

雖然阿米拉巴迪的「庫姆告急」,不斷呼籲伊朗政府盡速動員,並應馬上對120萬人口的庫姆「封城」,以避免東北120公里、總人口高達850萬人的首都德黑蘭都會區「一併淪陷」;但中央政府的防疫指揮部,卻痛斥阿米拉巴迪「拿假消息說嘴!被假新聞蒙蔽!」

主導全國防疫對策的伊朗衛生部副部長哈利奇(Iraj Harirchi)更是在24日的記者會上,極其輕蔑地表示:「怎麼可能死50人?說謊!只要你能拿出證據,證明庫姆多出15死——四分之一的數字就好了——我馬上辭官下台負責!」

但是夜,阿米拉巴迪就向中央送交了50死的切確死者名單,並對中央防疫中心公開嗆聲:「該辭職了沒?尊貴的哈利奇副部長閣下。」

何謂「死者防疫」?根據《BBC波斯語頻道》的在地記者說法,在庫姆的瘟疫蔓延中,許...
何謂「死者防疫」?根據《BBC波斯語頻道》的在地記者說法,在庫姆的瘟疫蔓延中,許多疑似武漢肺炎的死者,是因為中央的通報禁令而無法公開檢驗、無法開立死亡證明。 圖/歐新社

雖然伊朗衛生部沒有正面驗證阿米拉巴迪的「死者名單」,但極其荒謬的政治轉折卻自此發生——因為在25日下午,伊朗衛生部竟突發證實:「副部長哈利奇本人已感染了武漢肺炎...而且在24日的『闢謠記者會』上,副部長就已出現高燒的發病症狀。」

「在記者會上我出現了發燒症狀,並於同晚確診陽性,目前我正在『自主隔離』中。」至今仍沒有辭職的哈利奇副部長,在社群網路的自拍影片中如此說明,「要有信心!我一定能戰勝冠狀病毒,伊朗也一定可以...未來幾個星期內,我們應該就能找到有效醫療解藥。」哈利奇說;但影片畫面並無法證明他是否人在醫院,亦無法判斷是否有負壓病房的隔離環境。

「鎮壓疫情通報」的防疫指揮官,自己卻感染發病的尷尬狀態,嚴重地打擊了伊朗政府對內的防疫公信力——特別是在2019年下半年伊朗血腥鎮壓全國反政府示威,今年1月伊朗又試圖隱瞞「烏克蘭國際航空PS-752空難」的飛彈誤擊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訊息封鎖與「維穩」謊言,都讓伊朗民間對政府高度怨懟與極端不信任。

哈利奇副部長(左)在24日的「發燒記者會」上,哈利奇不斷扶額擦汗。 圖/伊朗記者...
哈利奇副部長(左)在24日的「發燒記者會」上,哈利奇不斷扶額擦汗。 圖/伊朗記者會截圖

除了對「人民說謊」的資訊爭議外,哈利奇副部長發病的「醜聞」,也引發了「伊朗中央指揮鏈是否已被病毒滲透」的疑慮。因為哈利奇本身就是主責防疫的中央對口,近期應與中央高層有著「密切接觸」。甚至在23日的「發燒記者會」上,哈利奇不斷扶額擦汗,但陪同他發言一起大罵「敵意假新聞」的,卻是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的親信——伊朗政府發言人拉貝義(Ali Rabiei)——因此到底還有哪個高官「中毒」?也攸關伊朗的防疫與政權穩定性。

《金融時報》報導,除了衛生部副部長之外,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ini)的宗教親信、庫姆教區91歲的大阿亞圖拉——舒拜里.贊加尼(Mousa Shubairi Zanjani)——據地方新聞的報導,「也因感染武漢肺炎身亡。」

與此同時,以開明敢言聞名於政壇的伊朗國會議員——馬哈茂德.薩德吉(Mahmoud Sadeghi)——25日傍晚也透過社群網路,公開表示「我已確診了新型冠狀病毒」。影片中,薩德吉先是承認了病況,並表示「在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能度過這關的同時,我呼籲中央政府應盡快考慮特赦、釋放各地看守所的大批『政治犯』,以阻止高速惡化的疫情透過獄政系統失控傳播。」

根據地方人權組織的前線消息,包括德黑蘭大監獄在內的諸多監獄,都已傳出「獄內大規模發燒」的疑似通報。而薩德吉之所以特別強調「政治犯」,則是因為從2019年下半年、伊朗反政府示威爆發後,全國各地各有數千~至數萬名的示威群眾被捕「被消失」;再加上1月份德黑蘭誤射空難、2月底國會大選前,都各有一波針對異議份子的學運青年「大搜捕」。因此薩德吉等開明人士,才會呼籲疫情特赦,一方面阻止瘟疫在獄中擴散失控,二方面也能趁防疫之便,釋出「官民和解」的政治下台階。

薩德吉等開明人士呼籲「疫情特赦」,一方面阻止瘟疫在獄中擴散失控,二方面也能趁防疫...
薩德吉等開明人士呼籲「疫情特赦」,一方面阻止瘟疫在獄中擴散失控,二方面也能趁防疫之便,釋出「官民和解」的政治下台階。圖為伊朗的大眾交通消毒工作。 圖/美聯社

「考慮到伊朗長期遭到國際封鎖、禁運,若疫情當真大爆發,對於千萬民眾、乃至於中東各國,恐怕將是極其慘烈的『醫療災難』。」《法新社》表示,伊朗中央除了涉嫌隱瞞疫情數據外,95例15死的異常死亡率(15%),也引發了另一層次的防疫危機——這固然可能是「數據造假」的結果;但也可能反應出伊朗醫療體系,確實無法照護國內的百萬「慢性病患」。

《法新社》指出,由於美國的川普政府,對於伊朗採取了極其嚴厲的「國際經濟制裁」,並施壓各國銀行禁止與伊朗金融換匯。因此近兩年來,伊朗上從民生進口、下至醫療藥物,都出現了嚴重的價格暴漲與缺貨,像是心臟病患者的長期用藥、糖尿病患者的長效型胰島素、癌症患者的化療藥劑早都已庫存見底——但這些慢性病患者,卻又正是武漢肺炎疫情中,重症發病率最高、致死機率最大的高風險族群。

除了慢性病患者的高度風險外,伊朗防疫中心至今仍無法判斷本地疫情的移入途徑為何?零號患者的感染時間為何?到底病毒已經生根多久?境內到底有多少疑似病例等待檢查?伊朗官方全都不予回應。

與此同時,中東各國也紛紛斷航伊朗,一架土耳其的伊朗撤僑包機,更在航程中徒傳出「機...
與此同時,中東各國也紛紛斷航伊朗,一架土耳其的伊朗撤僑包機,更在航程中徒傳出「機上數十人發燒」而緊急迫降。圖為從伊朗撤回土耳其僑民的班機。 圖/法新社

「這是敵國打擊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民心團結的陰謀,請國民務必冷靜、勿驚慌!」伊朗總統魯哈尼,25日深夜透過電視轉播向全國喊話。但與此同時,包括伊拉克、土耳其、巴基斯坦、阿富汗在內的伊朗鄰國,卻已紛紛封鎖伊朗邊境;本與伊朗維持直航航班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亦在25日波灣本地疫情擴張後,緊急斷航伊朗。

不過在伊朗遭遇「國際防疫封鎖」的同時,日前高調宣布斷航伊朗、但其實維持著土耳其航空-德黑蘭航點的土耳其,25日下午卻上演了一場資訊不明的「空中驚魂記」——土耳其航空一架載有132名土國公民的「伊朗撤僑班機」TK879航班,原本周二下午從德黑蘭起飛前往伊斯坦堡,但在中途卻「突然因緊急狀況折返」、迫降於安卡拉。

根據土耳其各大媒體的報導,TK879航班之所以臨時迫降,「是因為飛機上的10多名,同時出現『發燒』的疑似染病症狀。」暫無通報病例的土耳其社會,一時間也因此陷入高度恐慌。不過截至26日清晨為止,土耳其政府都否認TK879機上有人確診,並稱「飛機上所有人都正在隔離檢疫期,土耳其現在還是0病例。」

目前在伊拉克、黎巴嫩、杜拜...等與伊朗互動往來的中東地區,都已陸續傳出感染病例。但國際社會仍然擔心,如果以伊朗為軸心的中東疫情持續擴散,並影響阿富汗、敘利亞等「基礎公衛與醫療系統崩潰的戰亂地區」,那麼新型冠狀病毒會否藉由感染百萬孱弱難民,惡化並擴大這些戰地的人道危機。

中東地區已陸續傳出感染病例,新型冠狀病毒會否藉由感染百萬孱弱難民,惡化並擴大這些...
中東地區已陸續傳出感染病例,新型冠狀病毒會否藉由感染百萬孱弱難民,惡化並擴大這些戰地的人道危機?也讓國際社會極為擔心。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Iran’s deputy health minister catches coronavirus as death toll rises

Iran gripped by rumour and counter-rumour as coronavirus death toll rises

Iran faces further isolation after jump in coronavirus deaths

Iran's deputy health minister: I have coronavirus

Top Iran health official gets virus as fears grow

Legislator from Iran's Qom alleges coronavirus coverup

最新文章

圖為英格蘭德文郡(Devon)東部奧特河(Otter River)的河狸一家。 ...

贏得「永居權」的河狸一家:滅絕400年後...英格蘭的野放驚喜?

2020/08/09
「他還欠我一個擁抱。這個抱,我想了好多好多年...」中國發生於90年代的張玉環殺...

轟動中國的夫妻情:宋小女與張玉環...冤獄26年的死刑平反案

2020/08/08
被制裁的兩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右)與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左)。 圖/法新社

美國制裁林鄭月娥:金融制裁會痛嗎?川普封殺的「香港十一寇」

2020/08/08
「黎巴嫩人其實對馬克宏沒有太多期待。」一名貝魯特的市民網友,在Twitter上的...

馬克宏勘災貝魯特大爆炸:黎巴嫩與殖民母國的「東方巴黎情節」

2020/08/07
川普的「45日禁令」不僅牽扯TikTok在美國社群網路的生態地位,其對WeCha...

中國以外全部收購?川普威壓微軟買斷的「抖音-TikTok切割術」

2020/08/07
圖為廣島原爆紀念館展覽。 圖/歐新社

褪色的被爆記憶:廣島原爆75年...倖存者述說的戰爭傷痛

2020/08/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