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德勒斯登大轟炸:納粹與德國極右派「變形記憶戰爭」的75年

2020/02/14 轉角24小時

2020年,是德國「德勒斯登大轟炸」75周年。這場盟軍空襲,奪走2萬5,000條...
2020年,是德國「德勒斯登大轟炸」75周年。這場盟軍空襲,奪走2萬5,000條性命。 圖/維基共享

【2020. 2. 14 德國

德勒斯登大轟炸:納粹與德國極右派「變形記憶戰爭」的75年

「一段戰爭記憶,兩種德國的各自表述。」1945年2月13日,盟軍轟炸德國東部大城德勒斯登(Dresden),重挫納粹並加速了二戰終結。但一連3天的猛烈空襲,卻也讓德勒斯登付出2萬5,000死的血腥代價。為了紀念德勒斯登大空襲75周年,周四有上萬市民在聖母大教堂外牽起了「和平人鏈」哀悼;然而作為戰後德國極右派的標誌堡壘,「『德勒斯登大轟炸』是否構成戰爭罪?實際死傷究竟多少?」卻從第三帝國時期開始至今,反覆遭到極右派渲染、強化「納粹受害者神話」,並成為各種意識形態爭奪詮釋的記憶戰場。在德國極右禁忌被打破的2020,更顯敏感。

「那是一個美好的初春日子。」今年已屆高齡87歲的德國前內政部長鮑姆(Gerhart Baum)向《南德意志報》(SZ)如此回憶1945年2月13日,盟軍空襲前的平民日常。當時的鮑姆才12歲,眼看第三帝國氣數將盡,二戰就要結束,一切或將春暖花開。

13日晚上,鮑姆剛整理好學校的東西,甚至為隔日的狂歡節準備了煙囪工人服。但沒人料到的是,入夜後的9點45分,突如其來的英國皇家空軍機隊,對德勒斯登發動了第一波的大空襲。

1945年2月13日晚上,英國皇家空軍的蘭開斯特轟炸機,向德勒斯登展開夜襲。 圖...
1945年2月13日晚上,英國皇家空軍的蘭開斯特轟炸機,向德勒斯登展開夜襲。 圖/維基共享

從13日到15日,3天的猛烈空襲,讓德勒斯登全市大半面目全非。 圖/美聯社
從13日到15日,3天的猛烈空襲,讓德勒斯登全市大半面目全非。 圖/美聯社

「這對我們來說完全出乎意料。在這之前只有過幾次小型空襲行動,我們想著戰爭就要結束,蘇聯紅軍很快就來了,德勒斯登應該能逃過一劫。」但沒人預料到,德勒斯登無預警地成為盟軍的空襲標的。

從13日一直到15日,英美聯軍一連三天、千餘噸的炸彈轟炸,讓德勒斯登變成一片火海灰燼,大部分城區都遭到波及,薩克森王國的歷史宮殿茨溫格宮(Zwinger)、德勒斯登聖母教堂(Dresdner Frauenkirche)等建築慘遭摧毀,滿目瘡痍。

根據戰後德勒斯登市委託歷史調查委員會於2010年公開的報告,德勒斯登大空襲至少造成2萬5,000人死亡,但更精確的數字卻因戰事混亂、屍體辨識、身分確認等現實困難,一直難有定論。

德勒斯登大大轟炸過後半年,打了6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於結束,並以納粹德國的全面潰敗作收。但直到75年後的今日,「德勒斯登大空襲」在德國依然是極具爭議的「記憶戰場」。

德勒斯登大大轟炸過後半年,打了6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於結束,並以納粹德國的全面潰...
德勒斯登大大轟炸過後半年,打了6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於結束,並以納粹德國的全面潰敗作收。 圖/美聯社

德勒斯登大空襲至少造成2萬5,000人死亡,但更精確的數字卻因戰事混亂、屍體辨識...
德勒斯登大空襲至少造成2萬5,000人死亡,但更精確的數字卻因戰事混亂、屍體辨識、身分確認等現實困難,一直難有定論。 圖/維基共享

「關於 #德勒斯登:那場災難簡直無法衡量,盟軍對塞滿難民的城市發動襲擊就是戰爭罪。親愛的媒體,你們怎麼就閉嘴不說了啊?沒膽講真話!」德勒斯登大空襲75周年前夕,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主席楚帕拉(Tino Chrupalla)在Twitter上如此砲轟,並聲稱該次空襲「造成約10萬人喪命」。

盟軍空襲德勒斯登是否犯下戰爭罪?實際死傷人數多少?輿論一直存在爭辯。盟軍行動的確造成大量死傷,但在2010年歷史委員會的研究確認下,主流歷史學界與媒體輿論皆公認死亡人數應落在2萬5,000人上下,但極右勢力依然時常渲染德勒斯登大空襲的死亡人數。

一段戰爭記憶,各自表述;這既是歷史問題,也是政治問題。主持德勒斯登歷史委員會的史學家穆勒(Rolf-Dieter Müller)向《明鏡》(Der Spiegel)表示:「這些都要歸功於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培爾——散佈於世的古老謬傳。」

這場空襲,有納粹慘死,也有平民死去。 圖/維基共享
這場空襲,有納粹慘死,也有平民死去。 圖/維基共享

盟軍空襲德勒斯登是否犯下戰爭罪?實際死傷人數多少?輿論一直存在爭辯,但卻時常遭到...
盟軍空襲德勒斯登是否犯下戰爭罪?實際死傷人數多少?輿論一直存在爭辯,但卻時常遭到極右派渲染操作。圖為空襲過後,幾乎全毀的聖母教堂。 圖/美聯社

早在1945年德勒斯登遭受第一波夜襲後,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隨即指控盟軍「恐怖攻擊」,即刻盤點死傷並粗糙地聲德勒斯登稱高達「25萬死」。這個數字日後普遍被學界認為直接乘以10倍灌水,目的就是要透過恐懼與憤怒,凝聚第三帝國垂死反攻的最後能量。

納粹後期的政治宣傳並且主張:德勒斯登作為一個「沒有軍事要塞」的文化之都(德勒斯登因藝文蓬勃,亦有「易北河的佛羅倫斯」之稱),盟軍無預警無差別的大轟炸,就是「戰爭罪」的鐵證。

冷戰時期的東德亦沿用此一脈絡,宣稱德勒斯登大轟炸「導致3萬5,000死」,作為反抗「邪惡西方」的意識型態旗幟;2010年前後開始,隨著德勒斯登逐漸成為極右勢力的大本營,滋養反伊斯蘭的「PEGIDA」運動、新納粹組織「國家民主黨」(NPD),AfD成為薩克森邦議會第二大黨...,「納粹德國的受害者形象」也藉此再被重塑強化。

德國歷史學者費舍(Henning Fischer)表示:極右翼透過煽動話術包裝並強化「受害者」形象,試圖達到淡化納粹發動戰爭、猶太人百萬大屠殺等罪行的目的。德勒斯登空襲是否構成戰爭罪至今雖沒有定論,盟軍也的確被認為可能過度攻擊,但極右翼的諸多主張卻明顯與歷史事實相悖。

德國歷史學者費舍(Henning Fischer)表示:極右翼透過煽動話術包裝並...
德國歷史學者費舍(Henning Fischer)表示:極右翼透過煽動話術包裝並強化「受害者」形象,試圖達到淡化納粹發動戰爭、猶太人百萬大屠殺等罪行的目的。 圖/Library of Congress

譬如:德勒斯登是納粹德國當時還能守住、僅存不多的大城,地緣位置上又盤據東線前緣堡壘。盟軍的空襲決定,一方面是為了破壞納粹在德勒斯登的鐵路樞紐,一方面是為紅軍向西推進予以奧援。加上德勒斯登實際上建設諸多軍事工廠,英國二戰史學家奧弗利(Richard Overy)就認為,這在戰略決策上有其重要考量。

經過75年,德勒斯登幾經改朝換代,「德勒斯登大空襲」在不同政權下的歷史記憶不斷被各自表述主張。但對於德國社會來說,面對極右浪潮的重返,輕易無據地附和納粹政宣更是極其危險。

2020年2月13日,為了紀念二戰與德勒斯登空襲,總計約有1萬1,000名德勒斯登市民圍繞易北河畔與聖母教堂,牽手串起人鏈,表達對和平、自由、民主價值的擁護。而對於德勒斯登大空襲,當年曾親身經歷大轟炸、其所屬政黨自民黨(FDP)更剛剛經歷「圖林根風暴」重挫的鮑姆,不只警告「極右派的政治操痕跡」,也表示:

「我是在國家社會主義下長大的。我曾經加入希特勒青年團,成為這一切的一份子,不得不對黨言聽計從;因此,當德國的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國家主義再次蔓延開來的此際,我特別憤怒——我們必須竭盡全力起身反抗。」

2020年2月13日,為了紀念二戰與德勒斯登空襲,總計約有1萬1,000名德勒斯...
2020年2月13日,為了紀念二戰與德勒斯登空襲,總計約有1萬1,000名德勒斯登市民圍繞易北河畔與聖母教堂,牽手串起人鏈,表達對和平、自由、民主價值的擁護。 圖/歐新社

經過75年,「德勒斯登大空襲」在不同政權下的歷史記憶不斷被各自表述主張。但對於德...
經過75年,「德勒斯登大空襲」在不同政權下的歷史記憶不斷被各自表述主張。但對於德國社會來說,面對極右浪潮的重返,輕易無據地附和納粹政宣更是極其危險。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German president marks Dresden bombing, warns of rising hate

"Goebbels war damit erstaunlich erfolgreich" - DER SPIEGEL - Panorama

Luftangriffe auf Dresden: "Gedenken muss wie Schmerz sein, es kann nicht beruhigen"

Zeitzeuge Gerhart Baum über Bombardierung Dresdens 1945

Luftangriffe auf Dresden 1945: Neugeboren im Inferno - die Babys der Bombennächte - DER SPIEGEL - Geschichte

Gedenken in Dresden - Instrumentalisierung, Zeitzeugen und Menschenkette

最新文章

失竊的聖人之血: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聖血瓶」竊盜之謎

2020/09/25
圖/法新社

殘酷的慈悲:澳洲470頭「領航鯨大擱淺」的人工鯨落與安樂死賽跑

2020/09/25
一起美國警察執法爭議,造成一名無辜的26歲黑人女性——布倫娜.泰勒(Breonn...

說出她的名字:美國黑人抗爭再起...Breonna Taylor為什麼死了?

2020/09/24
「我這輩子在英國,從不曾被允許投票...因此面對即將到來的美國11月大選,我相信...

王子夫婦戰川普?哈利梅根的「催票宣傳」與英國王室震怒的「干政紅線」

2020/09/24
圖/路透社

470隻領航鯨的眼淚:澳洲塔斯馬尼亞的破紀錄擱淺之謎

2020/09/23
香港警務處主張:反送中、反港版國安法...等街頭抗爭裡,有許多「社會暴徒」偽裝成...

沒有媒體就無需自由:香港警察即時強令的「記者褫奪令」?

2020/09/2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