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拯救10萬人後:敘利亞「白盔隊」英籍創辦人,伊斯坦堡街頭身亡

2019/11/12 轉角24小時

敘利亞人道援助組織——「白盔隊」(White Helmets)——的共同創辦人、...
敘利亞人道援助組織——「白盔隊」(White Helmets)——的共同創辦人、英國籍的戰地救援專家詹姆斯.勒梅席爾(James Le Mesurier),周一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自家公寓外,被發現慘死街頭。 圖/Twitter

【2019. 11. 12 敘利亞土耳其英國

拯救10萬人後:敘利亞「白盔隊」英籍創辦人,伊斯坦堡街頭身亡

「他拯救了別人,卻沒能拯救自己。」以深入內戰前線提供中立的醫療服務、並救回10餘萬戰區平民與傷患的敘利亞人道援助組織——「白盔隊」(White Helmets)——11日下午傳來不幸的消息。其組織的共同創辦人、英國籍的戰地救援專家詹姆斯.勒梅席爾(James Le Mesurier)周一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自家公寓外,被發現慘死街頭。儘管當地警方已隨即與英國當局啟動聯手調查;但土耳其媒體卻引用遺族的發言報導,指勒梅席爾因見證敘利亞內戰的慘況而飽受折磨,面對國際輿論又有來自俄國與敘利亞的官媒抹黑,因此不排除長期累積精神壓力,會才讓這名備受敬重的人道英雄走向悲劇結局。

土耳其《安道魯通訊社》報導:勒梅席爾的遺體是被一群正要去清真寺的街坊鄰居發現,當時他橫躺在自己位於市中心的公寓門前,明顯已無生命跡象,其腿部與頭部有「多處的開放性骨折」。

伊斯坦堡檢警表示,根據案發現場的初步鑑識,勒梅席爾應該是從三層樓的公寓陽台「墜樓身亡」。儘管死者身分極其特殊與敏感,但警方目前尚未找到「他殺」的明顯證據;推敲勒梅席爾的死亡時間,事發前後的公寓,也沒有外力入侵或者打鬥的痕跡。

與此同時,本地大報《土耳其新聞》(Habertürk)則獨家取得了勒梅希爾妻子的證詞,聲稱勒梅席爾近期受困於嚴重的情緒問題,並正在服用安眠與抗憂鬱藥物。因此部分土語系媒體也以「自殺」或「藥物意外」的方向定調報導。

儘管死者身分極其特殊與敏感,但警方目前尚未找到「他殺」的明顯證據;推敲勒梅席爾的...
儘管死者身分極其特殊與敏感,但警方目前尚未找到「他殺」的明顯證據;推敲勒梅席爾的死亡時間,事發前後的公寓,也沒有外力入侵或者打鬥的痕跡。 圖/法新社

現年48歲的詹姆斯.勒梅席爾,是出生在新加坡的英國公民。早年為了大學獎學金,加入了英國陸軍的大學儲備軍官計畫。直到服役10年後,才於2000年以上尉官階退伍,轉投入當時興起的國際保全管理市場。

在英軍服役期間,勒梅席爾曾長期派駐巴爾幹半島,擔任聯合國駐前南斯拉夫(當時的「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的維和部隊。藉此,他才有了更多戰場救援、人道協助的非戰鬥前線經驗。

在退役之後,勒梅席爾曾長期遊走於海灣阿拉伯國家,對港口、油田、大型娛樂慶典與運動賽事提供專業的保全規劃服務。一直到2011年3月,敘利亞內戰開打之後,勒梅席爾的人生計劃才出現重大轉變。

敘利亞內戰初期,全國上下皆陷入破碎的大亂鬥,不擇手段只為政權求生的阿薩德總統(Bashar al-Assad)政府軍,以及龍蛇雜處——有革命志士、有聖戰組織、也有貪腐軍閥——鬆散混成的敘利亞反抗軍,彼此沿著各大都會的人口稠密區激烈廝殺,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因此被火網包夾。

在人道危機之下,像是全國商業重心阿勒頗(Aleppo)、敘利亞的民主聖地哈瑪(Hama)、敘國中部的交通要衝霍姆斯(Homs),全都被戰火包圍,近百萬平民受困在前線進退不得,到了2012年戰況開始膠著後,各大都會戰場更是被陷入了斷糧、空襲、轟炸焦土戰的「渴殺圍城戰」之中。

敘利亞內戰2012年開始膠著後,各大都會戰場更是被陷入了斷糧、空襲、轟炸焦土戰的...
敘利亞內戰2012年開始膠著後,各大都會戰場更是被陷入了斷糧、空襲、轟炸焦土戰的「渴殺圍城戰」之中。 圖/法新社

在這段戰況慘烈期,眼見平民大規模死傷的慘況,勒梅席爾與一幫志願者夥伴遂成了非營利組織「緊急救援」(Mayday Rescue),試圖結合來自國際的民間專業,向前線平民與非戰鬥人員提供各種急難救助的專業資源——此一措舉,剛好也透過土耳其民間救難隊的協助,與敘利亞北境的一幫平民志願者搭上了線,「白盔隊」的前身也就因此出現。

勒梅席爾與敘利亞志願者成立的新組織,正式全名為「敘利亞民防隊」(Syria Civil Defense);但由於救護者為了表明身份。在行動中總會帶著一頂白色的防護盔,因此「白盔隊」之名才不脛而走——他們主打「急救中立」,非武裝、不選邊,並以尊重人道精神、拯救所有人命為前線使命,是敘利亞內戰中最激勵人心的人道組織。

「一開始我與土耳其救難隊,只打算先訓練2、30名敘利亞志願者來參與圍城前線的急難救助,誰知後來的需求越來越大,一支救難隊後又是一支,最後我們一口氣協助了30支援助隊伍的組成...『白盔隊』就這樣誕生,參與的大家都只是為了『救人』這一單純的目的,才會這麼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還活著的時候,勒梅席爾曾如此表示。

然而在內戰過程中,白盔隊往往是趕赴空襲現場的第一應變隊,其行動過程不僅總是見證著各種慘絕人寰的戰爭悲劇,更因「第一時間的第一手見證」,記錄到了交戰雙方的「大量戰爭罪證據」——像是空襲平民、無差別轟炸、化學毒氣戰,以及最為惡意的「回馬槍」。

「參與的大家都只是為了『救人』這一單純的目的,才會這麼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 圖...
「參與的大家都只是為了『救人』這一單純的目的,才會這麼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 圖/美聯社

內戰過程中,白盔隊往往是趕赴空襲現場的第一應變隊,其行動過程不僅總是見證著各種慘...
內戰過程中,白盔隊往往是趕赴空襲現場的第一應變隊,其行動過程不僅總是見證著各種慘絕人寰的戰爭悲劇,更因「第一時間的第一手見證」,記錄到了交戰雙方的「大量戰爭罪證據」。 圖/法新社

所謂的「回馬槍」(Double tap)指的是俄羅斯與敘利亞空軍慣常使用的殺傷轟炸。通常空襲戰機會選擇戰場的「非軍事建物」為轟炸標的。等到第一輪轟炸過後,救難隊與受害者家屬趕來救援的時候,滯空的戰機才再對「同一個目標」發動第二輪空襲——其目的是擴大「無差別殺傷」,以重創圍城反抗軍的民心士氣。

白盔隊所提交的大量前線事證,往往是對俄羅斯、敘利亞政府軍的「戰爭罪控訴」,讓國際輿論對兩國造成極大壓力。但對此,以俄國為首的心戰機器,卻不斷丟出「踢爆指控」,反指白盔隊的真實身份根本都是「恐怖份子」(敘利亞政府就不承認白盔隊的中立救援者身分,並指控其為恐怖組織,以死刑威脅發出通緝),各種戰場畫面也都是自導自演、造搖抹黑的「敵意宣傳」。

俄羅斯政府對外宣稱:白盔隊的資金與裝備,「都是歐美國家的軍情組織所供應」;所謂的援助、醫療、通訊訓練,全都是由「西方間諜」所提供——而作為共同創辦者的勒梅席爾,也就更是俄國政府全力攻擊的「陰謀間諜」。

「西方媒體說白盔隊是『人道組織』,但為什麼他們與聖戰恐怖份子互動密切?為什麼他們的共同創辦人是『英國軍官』?」11月8日,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札哈羅娃(Maria Zakharova)再一次針對勒梅席爾的身份提出質疑:「我方掌握的情報,都認為這傢伙就是煽動內戰的間諜首腦,不然就請英國政府出面給我們翻譯翻譯啊!」

白盔隊所提交的大量前線事證,往往是對俄羅斯、敘利亞政府軍的「戰爭罪控訴」,讓國際...
白盔隊所提交的大量前線事證,往往是對俄羅斯、敘利亞政府軍的「戰爭罪控訴」,讓國際輿論對兩國造成極大壓力。但對此,以俄國為首的心戰機器,卻不斷丟出「踢爆指控」,反指白盔隊的真實身份根本都是「恐怖份子」 圖/法新社

然而對此,無論是英國政府、白盔隊、或是勒梅席爾本人都已多次澄清,除了財務透明之外,亦不斷強調勒梅席爾早已退伍多年、從軍訓練與任務也都與「軍情單位無關」。誰知在澄清與真相還沒有完全說完之前,11日卻傳來了勒梅席爾身亡的悲劇。

土耳其媒體表示,在組成白盔隊之後,勒梅席爾與「緊急救援」組織的工作重心都放在了敘利亞,並以土耳其、約旦為支援基地。然而隨著敘利亞內戰局勢的演變,如今的政府軍已掌握了大半國土、戰爭也即將進入「阿薩德獲勝」的終局篇章。

目前,敘利亞反抗軍只剩邊境地段與西北省份易德利卜省(Idlib)的最後根據地。因此在生前的最後時刻。勒梅席爾也不斷於西方世界積極奔走,希望透過管道「盡可能救出那些還留在前線,卻因救人而被政府軍下達格殺令的『白盔隊員』」。

根據白盔隊的組織統計,在敘利亞內戰中,白盔隊從斷垣殘壁中救出的戰場人命,大約有10~15萬人;但6年下來,白盔隊的志願隊員們共有252人殉難、500人以上遭遇重傷。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敘利亞內戰中,白盔隊從斷垣殘壁中救出的戰場人命,大約至少10萬人;但6年下來,白...
敘利亞內戰中,白盔隊從斷垣殘壁中救出的戰場人命,大約至少10萬人;但6年下來,白盔隊志願隊員們共252人殉難、500人以上遭遇重傷。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British founder of Syria's White Helmets found dead in Turkey

British founder of White Helmets found dead in Istanbul

British co-founder of White Helmets found dead in Istanbul

White Helmets co-founder discovered dead in Turkey

最新文章

根據法國內政部的數據,當日全國共有80萬人走上街頭;抗爭的工會方面更宣稱「響應抗...

鏡頭背後/法國反年改大罷工:癱瘓馬克宏政府的改革危機?

2019/12/06
圖為獸醫強暴案中最後被害人遭到毀屍滅跡的現場。 圖/路透社

報應決殺令?印度獸醫強暴案,被捕4嫌「作案現場」被警擊斃

2019/12/06
示意圖。 圖/美聯社

瘟疫戒嚴?麻疹疫情失控,薩摩亞全國防疫的「全境封鎖」

2019/12/06
「阿富汗人會永遠記得你。」長年駐阿富汗行醫的日本人道醫師中村哲,4日與同事乘車外...

阿富汗醫療之光:日本人道醫師中村哲,遇害身亡的槍擊疑雲

2019/12/05
車臣流亡反抗軍領袖——坎格許維利(Zelimkhan Khangoshvili)...

當街處決車臣叛軍領袖?德國因「莫斯科刺客」驅逐俄國外交官

2019/12/05
圖/法新社

20萬動物大宰殺:印度教加迪邁節的「跨國血祭」爭議

2019/12/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