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拉美「老左派」垮台:玻利維亞軍隊逼宮,總統莫拉萊斯辭職逃亡

2019/11/11 轉角24小時

10日晚間,玻利維亞總統——埃沃.莫拉萊斯(Evo Morales)——在軍方、...
10日晚間,玻利維亞總統——埃沃.莫拉萊斯(Evo Morales)——在軍方、警隊「公開逼宮」的壓力下,宣布辭職下台。 圖/路透社

【2019. 11. 11 玻利維亞】

拉美「老左派」垮台:玻利維亞軍隊逼宮,總統莫拉萊斯辭職逃亡

「軍警出手,總統下台.....這算『政變』嗎?」被指控操弄10月22日總統大選、在計票舞弊中第四度連任的玻利維亞總統——埃沃.莫拉萊斯(Evo Morales)——10日晚間在軍方、警隊「公開逼宮」的壓力下,宣布辭職下台。在位長達14年的莫拉萊斯,是玻利維亞史上第一位原住民總統;其任內以大幅「滅貧」、原民賦權、經濟成長與扶植「古柯葉農業」聞名,是拉美2000年代左翼「粉紅浪潮」最後僅存的旗幟人物,但晚期卻因戀棧權位與擴權爭議,而被貼上「暴君」標籤。然而莫拉萊斯在詫異聲中被迫下台的同時,逼宮成功的軍方卻傳出了大規模搜捕、甚至清算原住民官員的風聲,一團混亂的玻利維亞更被推入了詭異失控的「無政府狀態」。

※更新:2019.11.11傍晚,莫拉萊斯透過 Twitter 證實他將流亡墨西哥,並接受墨西哥政府的政治庇護。

玻利維亞「大選風暴」的引爆點,始於2019年10月22日的總統選舉。「強行」競選四連任的現任總統莫拉萊斯(玻國憲法規定總統以「三任」為限,但莫拉萊斯於2016年發起修憲公投欲解禁,不料公投遭到過半民意否決,唯莫拉萊斯與執政黨仍在翌年秋天強行修憲),在極具爭議且有嚴重不法情事的指控狀態下,以47.08%的得票率,擊敗了右翼的挑戰對手梅薩(Carlos Mesa;得票率36.51%),歡天喜地即將展開自己在執政14年後的又一個5年總統任期——但此一結果,卻引發了天翻地覆的反對抗爭。

「莫拉萊斯作票!什麼民主、什麼民意?他是當整個國家都瞎眼了嗎!」玻利維亞反對派憤怒地表示:在10月22日之前,玻利維亞民間就有很多「買票」、「空白灌票」的風聲。到了選舉日開票是夜,正當莫拉萊斯與梅薩兩人的票數「正在短兵相接」的關鍵時刻,玻國中央選委會與國家的選舉轉播單位卻「突然中斷了開票直播」,計票轉播就在毫無連線的狀況下「毫無理由地斷訊了一天一夜」。等到計票訊號重新在24小時後恢復後,莫拉萊斯勝選的結果卻已直接出爐。

「我宣布辭職,可以了吧!」10日傍晚,莫拉萊斯透過電視直播,向全國人民提出辭呈。...
「我宣布辭職,可以了吧!」10日傍晚,莫拉萊斯透過電視直播,向全國人民提出辭呈。 圖/路透社

根據玻利維亞當前的兩階段選舉制,總統大選的第一階段投票中,除非有候選人「得票過半」;或者第一、第二名「得票率差距超過10%」以上者可直接檔選。否則都必須進入第二階段投票——但弔詭的是,開票斷訊之前,莫拉萊斯與梅薩仍在個位數差距中糾纏,為何開票斷訊後,莫拉萊斯的最終得票卻低空飛過、「剛好」比梅薩多出10.57%?

爭議的選舉結果,瞬間引爆了玻利維亞反對派對於當前政治制度的不信任感與怨懟。於是自10月22日起,玻利維亞全國遂展開了「反莫拉萊斯示威」,各種罷工、罷課、街頭抗爭與包圍首都的「天下圍城」,也接連引爆政壇朝野的全面衝突。

一開始,信心滿滿地莫拉萊斯堅持「選舉有效...是對手輸不起」,但隨著時間的拉長,民間對於莫拉萊斯連續執政14年的倦怠感與積怨,卻也讓抗爭規模不斷升級。高度對抗的社會動亂,也迫使莫拉萊斯接受「美洲國家組織」(OEA)的調停與稽核調查,誰知卻因此激起了衝突的新一波鬥爭高潮。

10月22日起,玻利維亞全國遂展開了「反莫拉萊斯示威」,各種罷工、罷課、街頭抗爭...
10月22日起,玻利維亞全國遂展開了「反莫拉萊斯示威」,各種罷工、罷課、街頭抗爭與包圍首都的「天下圍城」,也接連引爆政壇朝野的全面衝突。 圖/美聯社

11月10日,在OEA公開調查建議的當天稍早,原本受莫拉萊斯之命前來「控制首都暴亂」的玻利維亞警隊,突然紛紛棄守立場、加入了反政府示威者的抗爭行列。接著OEA的調查公布,又認為「玻利維亞的選舉確實存在高度的舞弊嫌疑」,因此建議「選舉無效...玻利維亞應該重新選舉」。

雖然OEA的組織立場一向右傾、並受美國的拉美政策影響頗重,但「重新選舉之請」,竟然被莫拉萊斯一口答應——10月22日結果自此作廢,示威者們最一開始的發起訴求,也就這樣被果斷地應許。

玻利維亞的「重選」消息,讓拉美各國大感驚奇,因為莫拉萊斯的政治形象一向頑強,「能讓埃沃接受妥協屈辱,並還得低姿態地提出政治對話、和解重選的邀請...這簡直不可思議」。但此一讓步,卻不被梅薩與示威群眾所接受,「總統下台!唯一下台!我們和『那傢伙』沒什麼好談的了!」梅薩說。

震撼彈並未就此結束——11月10日下午,當莫拉萊斯接受OEA的重新選舉建議、但梅薩拒絕響應之後,玻利維亞陸軍司令卡里曼上將(Williams Kaliman),竟突然公開發出聲明,要求「莫拉萊斯馬上辭去總統一職」。

11月10日,在OEA公開調查建議的當天稍早,原本受莫拉萊斯之命前來「控制首都暴...
11月10日,在OEA公開調查建議的當天稍早,原本受莫拉萊斯之命前來「控制首都暴亂」的玻利維亞警隊,突然紛紛棄守立場、加入了反政府示威者的抗爭行列。 圖/法新社

10日下午,當莫拉萊斯接受OEA的重新選舉建議、但梅薩拒絕響應之後,玻利維亞陸軍...
10日下午,當莫拉萊斯接受OEA的重新選舉建議、但梅薩拒絕響應之後,玻利維亞陸軍司令卡里曼上將(Williams Kaliman,圖右),竟突然公開發出聲明,要求「莫拉萊斯馬上辭去總統一職」。 圖/法新社

卡里曼將軍措辭嚴厲地認為,玻利維亞當前會這麼亂,全都是因為莫拉萊斯的關係,「我們的國軍不願意把槍口指向人民,因此為了穩定、為了和平、為了玻利維亞的未來,我們呼籲莫拉萊斯總統『自動請辭』。」

軍方的公開表態和警方的倒戈譁變,瞬間讓各方響起了「政變」警報。殊不知到了10日傍晚,莫拉萊斯竟然透過電視直播,真真切切地親口向全國人民提出辭呈:「我宣布辭職,可以了吧!」

莫拉萊斯表示,自己確實遭遇了「政變威脅」,但自己並不希望街頭濺血、讓自己的支持者們遭遇暴力肅清,因此他才會選擇退場,試圖迴避即將到來的「全面衝突」,「兄弟姐妹們,請不要灰心,我們的征程不會自此結束——為了平等與和平,你我的奮鬥永不止息!」

總統下台的消息傳出後,首都拉巴斯街頭的反政府示威者一時歡天喜地,反對派陣營也互相道賀著「革命的成功」。但在城市的彼端,由軍方主導的肅殺氣氛卻高速升溫——在總統辭職之後,本應該接過「代理元首」職務的副總統、國會參議院院長、執政黨國會代表...等「優先繼承者們」竟紛紛請辭,一時間到底要誰來接掌過渡政府?莫拉萊斯人在何處?重新選舉要由哪個單位主導重新開始?突如其來的政治真空,也讓群龍無首的玻利維亞陷入了「無政府狀態」。

莫拉萊斯表示,自己確實遭遇了「政變威脅」,但自己並不希望街頭濺血、讓自己的支持者...
莫拉萊斯表示,自己確實遭遇了「政變威脅」,但自己並不希望街頭濺血、讓自己的支持者們遭遇暴力肅清,因此他才會選擇退場。圖為莫拉萊斯的支持者。 圖/美聯社

總統下台的消息傳出後,首都拉巴斯街頭的反政府示威者一時歡天喜地,反對派陣營也互相...
總統下台的消息傳出後,首都拉巴斯街頭的反政府示威者一時歡天喜地,反對派陣營也互相道賀著「革命的成功」。 圖/美聯社

根據當地媒體與社群網路的當事人直播,在莫拉萊斯辭職後,總統、副總統與國會議長的住所都遭到「右翼民兵」攻破佔領;之中,右翼反政府民兵甚至劫持了國會議長的家人,以無辜者的性命強迫「議長辭職」。除此之外,玻利維亞中選會也被軍警聯手控制,大批選委高層也在不明狀態下遭到逮捕——至於辭職後下落不明的莫拉萊斯,據悉已連夜逃出首都拉巴斯。

儘管同日深夜,由軍方與在野黨「單方面閉門協商」地選擇了參議院在野黨領袖擔任「臨時總統」,但該項任命的法理依據為何?軍警策動的肅清範圍有多大?作為反對派總統參選的梅薩,又該以怎樣的角色主導當前的國家亂局?24小時內的爆炸性發展,也讓玻利維亞乃至於整個拉丁美洲難以消化。

現年60歲的莫拉萊斯,出身於玻利維亞原住民「艾瑪拉族」(Aymara),早年務農經營傳統的古柯葉生意,但卻因為右翼政府的農地政策與親美的反毒戰爭(精煉後的古柯葉萃取物,是古柯鹼的原料之一;但古柯葉也是安地斯山脈原住民的傳統農業主力),而投入工會組織與社會主義農民運動。

長期以來,玻利維亞的農民與原住民,就都是社會最底層的邊緣人——這一方面是因為殖民農業遺留下的財團經濟壓迫;另一方面則是艾瑪拉族的原民信仰文化,時常遭到主流的天主教會視為「邪門魔教」。因此經年累月之下,艾瑪拉人不僅文化歷史遭受歧視,就連經濟與政治的權益也都無法伸張。

莫拉萊斯出身於玻利維亞原住民「艾瑪拉族」(Aymara),是2000年代初期,玻...
莫拉萊斯出身於玻利維亞原住民「艾瑪拉族」(Aymara),是2000年代初期,玻國最為重要的工會與原民領袖。 圖/路透社

在2003-2005年,國內經濟陷入危機的玻利維亞右翼政府,決定加速天然氣出口政策,並積極配合「國際金主」——美國的反毒戰爭——於境內擴大取締並消減原住民古柯葉的農田面積。但無論是壓縮古柯葉農葉,還是天然氣出口管線「強徵」原民傳統領域的土地,各種自由化政策都激起了嚴重的原民反抗。而莫拉萊斯也就是之中最為重要的工會與原民領袖。

在這段長達數念的暴力衝突中,玻利維亞政府曾數次對原民地區頒布「戒嚴令」,甚至多次派出正規軍隊「武力鎮壓」,極其離譜地以真槍實彈殺死數十名示威的老幼村民——諷刺地是,如今高喊「莫拉雷斯是暴君」的反對派領袖梅薩,就是當年的副總統(後來短暫成為代理總統)、也是被原住民視為策劃血腥鎮壓的「屠夫政客」之一。

這段武裝衝突的故事,日後被稱為「玻利維亞天然氣戰爭」,最終也因原住民、農民、工人與都市中產階級的群起團結,迫使右翼政府垮台。而接任的新生代領袖,也就是後來連續14年執政的莫拉萊斯。

如今高喊「莫拉雷斯是暴君」的反對派領袖梅薩,是當年的副總統(後來短暫成為代理總統...
如今高喊「莫拉雷斯是暴君」的反對派領袖梅薩,是當年的副總統(後來短暫成為代理總統)、也是被原住民視為策劃血腥鎮壓的「屠夫政客」之一。圖為莫拉雷斯的原民支持者。 圖/美聯社

莫拉萊斯不僅是玻利維亞的第一個原住民總統;在其當權的時代,拉美也正剛好走入自冷戰結束以來的新一波「左翼崛起」,除了始終信奉社會主義的古巴外,巴西的魯拉(Lula)、委內瑞拉的查維茲(Hugo Chavez)、厄瓜多的柯瑞亞(Rafael Correa)、阿根廷的基西納(Néstor Kirchner)、以及烏拉圭的瓦茲蓋茲(Tabare Vazquez)與穆希卡(Jose Mujica),全都是新興的左翼領袖——「粉紅浪潮」(相較於赤色共產主義的新社會主義)一時也就這樣席捲了整個大陸。

十多年下來,莫拉萊斯透過天然氣的重新國有化分配與古柯葉農業的擴張栽培,成功地在14年間將玻利維亞的「貧窮人口縮減一半」,國家經濟成長的比例亦是拉美最強;各種原住民參政、原住民自治與原民歷史的再教育,也在莫拉萊斯手下得到了長足的進步提升。

但與此同時,昔日拉美的「粉紅同志」卻一一落台。古巴的卡斯楚兄弟早已走下權力舞台;基西納心臟病發死了,查威茲也得了癌症病逝;魯拉因貪腐風暴身敗名裂,柯瑞亞則流亡海外;就連拉美最穩定的左翼政權烏拉圭,目前也可能要變天。

「莫拉萊斯就是當總統當了太久,忘記初心!」玻利維亞的反對派向《法新社》表示,雖然在莫拉萊斯任內,玻國的經濟與社會變得更加平等。但嘗盡了權力滋味的莫拉萊斯,近年來卻拒絕放權,像是先前講的修憲連任爭議,或者是各種涉及土地分配、社會補助、天然氣與國營事業的「裙帶政治」崛起,都讓莫拉萊斯的政權成為了臃腫而遠離民意的官僚巨怪。因此在當前經濟表現趨緩的狀態下,莫拉萊斯的爭議連任,才會引發如此巨大的社會反擊。

「莫拉萊斯就是當總統當了太久,忘記初心!」但被推翻莫拉萊斯的反對派,真的都是「義...
「莫拉萊斯就是當總統當了太久,忘記初心!」但被推翻莫拉萊斯的反對派,真的都是「義士」嗎? 圖/美聯社

但被推翻莫拉萊斯的反對派,真的都是「義士」嗎?實地的情況似乎更為複雜。因為除了右翼與不滿施政的一般民眾外,在拉巴斯的抗爭中,也有非常多的「基督教民兵」,主張莫拉萊斯的「原民邪教傳統」侵蝕了玻利維亞的國家認同。因此在拉巴斯的街頭抗爭與辭職後的狂歡中, 各種武裝市民衝入政府大樓燒毀原民旗幟、朗讀《聖經》驅魔的詭異現象,也激發了艾瑪拉人「迫害重啟」的集體恐慌。

歷史上,安第斯山脈的艾瑪拉原住民就一直是頑強而不屈的一群。像是莫拉雷斯本人,就一直自詡是18世紀原住民反抗英雄圖帕克.卡塔里(Túpac Katari)的意志繼承者。

當年起義反抗西班牙人暴政的圖帕克.卡塔里,曾率領原住民起義軍圍攻西班牙人的拉巴斯殖民地。雖然最終在帝國大軍的強力鎮壓下,卡塔里與艾瑪拉人的起義被血腥鎮壓,卡塔里更是被西班牙人「車裂處死」,但他在死前最後的遺言「我雖然死了,但千千萬萬個我將重新歸來」,至今仍受艾瑪拉人所敬仰與崇拜。

「我今天下台,是因為我有罪:身為原住民,我有罪。身為工會運動家,我有罪。身為古柯葉的傳統農夫,我有罪。」在辭職演說中,莫拉萊斯表示:「現在,請判處我們圖帕克.卡塔里所受到的刑罰吧——但千千萬萬個我們,必將重新歸來。」

辭職後下落不明的莫拉萊斯,據悉已連夜逃出首都拉巴斯。在辭職演說中,莫拉萊斯表示:...
辭職後下落不明的莫拉萊斯,據悉已連夜逃出首都拉巴斯。在辭職演說中,莫拉萊斯表示:「現在,請判處我們圖帕克.卡塔里所受到的刑罰吧——但千千萬萬個我們,必將重新歸來。」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Evo Morales resigns as Bolivia’s president

Bolivian president Morales resigns after protests

Bolivia's president resigns after re-election triggered deadly protests

Bolivia's Morales denounces 'illegal' police warrant for his arrest: tweet

Military Calls on President to Step Down After Election Dispute in Bolivia

Bolivia President Evo Morales announces resignation | DW | 10.11.2019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