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WHO啟動「伊波拉全球緊急狀態」:DR剛果1,676人感染死亡

2019/07/18 轉角24小時

世界衛生組織(WHO)針對非洲中部、剛果民主共和國失控將近一年的伊波拉病毒疫情,...
世界衛生組織(WHO)針對非洲中部、剛果民主共和國失控將近一年的伊波拉病毒疫情,頒布了最高級別警報「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自從去年8月疫情爆發以來,剛果境內已傳出2,512起病例,其中1,676人死亡(66%)。 圖/美聯社

【2019. 7. 18 剛果/世界】

WHO啟動「伊波拉全球緊急狀態」:DR剛果1,676人感染死亡

「在來不及之前,我們必須阻止伊波拉!」世界衛生組織(WHO)針對非洲中部、剛果民主共和國失控將近一年的伊波拉病毒疫情,頒布了最高級別警報「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自從去年8月疫情爆發以來,剛果境內已傳出2,512起病例,其中1,676人死亡(66%);但因地方叛亂衝突、以及民間謠言對防疫工作的高度敵意,前線病狀一直無法有效控制。過去一周內,伊波拉更再度突破防疫封鎖,在剛果的百萬人口大城戈馬(Goma)與烏干達邊境,分別爆發死亡病例。急遽惡化的局勢,終於迫使WHO頒布了歷史上第5次PHEIC通報,希望能藉此動員國際,「在全面失控前團結救援!」

▌延伸閱讀:〈「暴民陰謀論」殺死了防疫醫療團:伊波拉疫情前線的絕望罷工

「我們必須團結一致,才有辦法阻止剛果民主共和國(DR剛果)的伊波拉危機!」在日內瓦的緊急會議上,WHO主席譚德塞(Tedros Adhanom)神情肅穆地表示,「在過去一年的疫情大爆發中,前線的防疫工作者們已在極端嚴峻的環境下投入了一切——他們代替了整個世界正面迎擊伊波拉...但現在,該是其他所有人接手挺身而出的時刻了。」

「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是WHO當前所設定的最高級別警示聲明,該機制的設定是為了因應2004年的「SARS危機」,之後也曾頒布於2009年「H1N1新流感危機」、2013-2016年「西非伊波拉大流行危機」、2014年「茲卡病毒危機」;本回的「DR剛果伊波拉危機」,則是歷史上的第5次PHEIC通報。

譚德塞表示,DR剛果的疫情失控雖然已持續了將近1年、對於國際社會來說也早已不是「新聞」;但過去7天內,前線的疫情卻開始出現「威脅都會區」與「跨境傳染」的徵兆。再加上世界各國對於本回疫情的消極支援,種種壓力這才迫使WHO啟動PHEIC機制,以最高等級警報、試圖動員世界支援防疫。

WHO所指的「都會傳染」與「跨境傳染」威脅,分別是上周發生在剛果邊境的兩起死亡病例——一名牧師在染病潛伏期時,前往北基伏省的首府、200萬人口的邊境大城戈馬,卻在城裡發病,並於7月16日死亡;同時另一名剛果魚販,7月11日在跨境於烏干達港口賣魚的同時,突然發病並於漁市內嘔吐,該名患者回到剛果家中後,也於本周死亡。

由於戈馬市的位置,位於DR剛果與盧安達(目前還沒傳出病例)的邊境,其人口稠密、交通往來頻繁,因此該名病例死亡之前,是否已把病毒傳給其他市民、甚至影響還未淪陷的盧安達?WHO也因此高度戒備。

至於烏干達方面,該名魚販雖然屬於境外病例,但在市場內卻與500~700人有所接觸,因此烏干達政府目前也正密集監控鄰近地區,並主動提供其他魚販接種疫苗。在今年6月,烏干達境內就已傳出兩起境外傳入的伊波拉死亡病例,兩名死去的患者都是由剛果入境的剛果公民,但幸好烏干達政府的防疫應變處理得當,因此至今烏干達境內還沒有爆發本土病例。

過去7天內,前線的疫情出現「威脅都會區」與「跨境傳染」的徵兆。剛果的百萬人口大城...
過去7天內,前線的疫情出現「威脅都會區」與「跨境傳染」的徵兆。剛果的百萬人口大城戈馬(Goma)與烏干達邊境,分別爆發死亡病例。圖為戈馬的防疫工作。 圖/法新社

在一般狀況下,PHEIC聲明發出後,世界各國除了各自啟動防疫戰備外,還可針對疫區發布旅遊警報與出入境管制——具體手段包括加強機場與港口檢疫,以及邊境的人流物資封鎖——以防止疾病傳染的跨國蔓延;但本次PHEIC的通報,WHO方面卻特別強調:「請大家不要反應過度,對DR剛果頒布『封鎖令』。」

WHO表示,DR剛果的疫情現況,全都集中東部邊境、叛亂與內亂衝突頻仍的北基伏省伊圖里省。由於武裝衝突與低經濟發展的關係,以農村為主的疫情前線,當前本就苦於物資不足與物流不易的困境;因此PHEIC若是啟用原本設定的國境隔離機制,對於前線防疫工作反而會造成毀滅性的打擊、進而加劇當前的伊波拉危機。

根據7月15日公布的最新統計,自去年8月開始,DR剛果的伊波拉疫情至今已傳出2,512起病例,其中1,676人死亡。當局表示,目前前線無論是疫苗數量、防疫隔離、國際支援資金與民間協助,各種需求幾乎沒有一項能完整到位;再加上剛果民間因假新聞謠言,而對防疫人員抱持高度敵意,因此前線的伊波拉疫情才會不斷惡化、幾乎無法控制。

事實上,在2018年5月,DR剛果西部的剛果河流域,就曾爆發過一波伊波拉疫情(剛果史上第9次),但當時民間相當配合防疫,因此雖然有33人病死,但傳染狀況很快就宣告落幕;然而與西部的「相對平靜」比較,DR剛果的東部狀況,本就長期困於軍閥內戰與種族衝突,各種戰禍與廝殺,早已摧毀了社會的互信感,因此地方才會不斷傳出「伊波拉病毒是假的」、「病毒是中央政府與西方勢力帶來的」、「防疫工作者是來偷血、偷器官的人肉販子」...等等不實指控。

在這段期間,有多名WHO與跨國NGO的防疫工作者,因「暴民聽信謠言的攻擊」而失去生命。過程中,雖然前線醫療人員不斷悲鳴求救,呼籲國際社會應提高增援、並保障第一線防疫人員的人身安全,但直到7月15日,都仍有醫療工作者在剛果被暴民殺害。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這2名在剛果東部慘遭殺害的防疫人員,應是剛果衛生部的前線醫護;他們在被暴民殺害之前,曾反覆因伊波拉防疫工作而遭地方民眾「人身恐嚇」,其中一人更曾在去年12月被殺成重傷,沒想到回到崗位後安全狀況仍無改善,再度因同樣的不實謠言而死於非命。

《BBC》表示,本回的最高緊急通報,主要目的是希望爭取國際的經費支援,當前的DR剛果防疫計畫仍有5,000~6000萬美金的預算缺口,儘管多次告急國際社會仍不當一回事,因此當局才只能啟動PHEIC「以喚起世界的警覺」。

不過在去年5月,台灣外交部曾向WHO提供100萬美金的伊波拉防疫捐款,試圖為前線工作盡一份心力;但由於我國並非WHO成員,在中國政府的強力施壓下,WHO秘書處也只能以「中國台北」或更糟的單位名義來處理我方捐款,因此在長達半年的斡旋未果下,外交部已於2018年12月撤回計畫。

DR剛果東部本就長期困於軍閥內戰與種族衝突,各種戰禍與廝殺,早已摧毀了社會的互信...
DR剛果東部本就長期困於軍閥內戰與種族衝突,各種戰禍與廝殺,早已摧毀了社會的互信感,因此地方才會不斷傳出「伊波拉病毒是假的」、「病毒是中央政府與西方勢力帶來的」、「防疫工作者是來偷血、偷器官的人肉販子」...等等不實指控。有多名WHO與跨國NGO的防疫工作者,都因「暴民聽信謠言的攻擊」而失去生命。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WHO declares emergency over Ebola epidemic in Congo

Situation report on the Ebola outbreak in North Kivu

WHO sounds Ebola alarm as risks intensify

WHO declares Ebola outbreak is international health emergency

最新文章

圖/美聯社

鏡頭背後/抗爭手足最後一程:香港周梓樂出殯,公祭大排人龍悼念

2019/12/13
被認為是決定英國國家體制的關鍵決戰——2019年英國國會選舉——已於台灣時間13...

脫歐派狂勝!英國大選保守黨過半,工黨「恥辱性崩盤」戰後最慘

2019/12/13
今年11月陣亡將士紀念日,梅伊以「前首相」的身分出席倫敦和平紀念碑的致意觀禮,並...

鏡頭背後/英國大選的頑強「背後靈」:前首相梅伊非常態的連任參戰

2019/12/12
「若開邦情況非常複雜,不是三言兩語就能釐清...」11日由翁山蘇姬率領代表團,在...

翁山蘇姬的被告辯詞:「羅興亞悲劇是個案,不等於種族滅絕」

2019/12/12

2019日本年度漢字「令」:令和元年跨越災難的時代想望

2019/12/12
12日是2019英國國會大選的全國投票日,從當地時間上午7點開始至晚間10點為止...

王國興亡在此一票?4年3連戰,極端多變的「2019英國大選」

2019/12/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