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分屍令尊的血債錢?哈紹吉謀殺案,沙烏地王族的秘密封口費

2019/04/02 轉角24小時

4月1日《華郵》揭露,直指過去半年沙國王室不斷威逼利誘,向哈紹吉遺族秘密配給了總...
4月1日《華郵》揭露,直指過去半年沙國王室不斷威逼利誘,向哈紹吉遺族秘密配給了總價千萬美金的豪宅與「終身俸」。貌似慷慨的補償手段,別有目的。 圖/路透社

【2019.4.02 美國沙烏地阿拉伯

分屍令尊的血債錢?哈紹吉謀殺案,沙烏地王族的秘密封口費

「請節哀,這是陛下的一點心意...。」半年前,《華盛頓郵報》的沙烏地專欄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因行文觸怒沙烏地王室,而在沙國駐土耳其的伊斯坦堡總領事館內,遭特務謀殺、肢解、滅跡毀屍,至今其遺體仍下落不明。不過4月1日《華郵》揭露,直指過去半年沙國王室不斷威逼利誘,向哈紹吉遺族秘密配給了總價千萬美金的豪宅與「終身俸」。這貌似慷慨的補償手段,不僅是為了「封口」遺族,更誘逼哈紹吉的兒子們接受「血債錢」,以寬恕那些奉沙烏地太子密令行兇、但卻被抓來頂罪判死刑的「忠心特務」。

▌事件背景:〈被遺忘的報導:沙烏地分屍了記者哈紹吉,後來呢?

哈紹吉生前育有2男2女,分別是長子薩拉(Salah Khashoggi)、次子阿不都拉(Abdullah)、長女諾哈(Noha)與次女拉珊(Razan);但在哈紹吉血案爆發的第一時間,唯有長子薩拉仍在沙烏地國內,因此當時薩拉也曾受王室「邀請」,代表遺族前往利雅德王宮,當面接受沙烏地國王薩爾曼(King Salman)與王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簡稱MbS)——也就是「公認主謀」——的「誠摯慰問」。

沙國王室召喚薩拉後不久,流散各地的哈紹吉一族,也在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的安排下先後赴美避風頭。但隨著哈紹吉血案的調查陷入僵局,眾子女們與家屬的下落,也就逐漸淡離公眾視野。直到哈紹吉的老東家——《華盛頓郵報》——深入追查才發現:「家屬的沉默並不單純。」

《華郵》報導,哈紹吉死後,坦承政府特務殺人的沙國王室,曾透過管道向哈紹吉的遺族提出「補償措施」:哈紹吉的4名子女,各自分配到了位於吉達市(Jeddah)、每戶市價超過400萬美金(新台幣1億2,300萬)的豪宅單位;遺族們還能從王室戶頭裡,提領每人每月1萬美金(新台幣30.8萬元)的「終身慰問金」。

沙國官員私下表示,這些由政府低調發給的「慰問金」,是沙烏地王族「行之有年的『慷慨慣例』」,在重大天災、人禍,或震驚社會的刑事案件中,沙國王室時常都會「法外國賠」以彰顯統治者的慷慨、樂善好施與悲天憫人...等和諧美德;但部分匿名親友卻向《華郵》透露:這些特別的補償待遇,其實是沙烏地王室與哈紹吉遺族「談判的結果」。

親友表示,沙烏地王室的「慷慨」,是有相應的「封口期待」。因為在血案震驚的輿論風頭上,沙烏地的首要目的,即是要阻止國際社會的調查介入;而此時哈紹吉家族作為「受害原告」的配合——像是哈紹吉兄弟公開接受王室慰問;或者是哈紹吉姊妹投書《華郵》,否定爸爸是「異議人士」、並強調對沙國司法正義的絕對信任——則可協助沙國政府操縱調查進度,避免究責烽火「燒到不該燒的人」。

除了相關安排之外,哈紹吉一族——特別是嫡長子薩拉——也正遭遇沙烏地政府的「寬恕壓力」。由於沙國針對行兇特務的調查與審判,目前已經接近尾聲。被逮捕的20餘名「兇嫌」中,已有11名情報官員被控謀殺,其中至少5人預計將判「死刑」。但由於行兇者「奉命行事」的層級與地位敏感,因此沙國輿論大多認為:全案或可依法交由家屬決定。

根據沙烏地現行法律與部族傳統,因殺人罪而獲判死刑者,只要受害家族代表同意寬恕、加害人就能透過繳交符合比例的「血債錢」(Diya)而免於一死。因此沙國王室目前正試圖安排一筆1,100萬美金的巨額和解金,並從中施壓哈紹吉一族準備接受血債錢,「好讓整件『意外』圓滿落幕。」

「血債錢」的由來,原本是先知穆罕默德,為了調解阿拉伯半島的部族糾紛所留下來的規矩。其目的,本是為了避免家族血仇,會因「以牙還牙」古老傳統而無限延伸;並讓伊斯蘭法的仲裁與調停,能制度性地管理、並介入傳統豪族政治的「權力遊戲」。

然而在如今沙烏地的現代社會裡,血債錢的制度卻演變成了「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不義弊病;除了不同宗教信仰與背景的受害者「價格不一」外,許多弱勢的家屬也會「被迫」接受血債錢的條件。因此就算是沙烏地的宗教學界,對於此一制度的現代適用性,也多有爭議與譴責。

《華郵》報導,在爸爸死後剛滿半年的現在,哈紹吉的四名子女都刻意與媒體抱持距離。目前,次子阿不都拉與原本在杜拜擔任動畫師的長女諾哈仍留在美國;次女拉珊行蹤不明;唯有當初與王儲見面接受「慰問」的長子薩拉,返國回到了吉達老家——目前除了處理家族後事外,薩拉也重新回到了金融分析師的工作,是眾子女中唯一打算保留「御賜豪宅」並續留國內的孩子。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Jamal Khashoggi's daughters pay tribute to their 'Baba' and vow 'his light will never fade'

We are Jamal Khashoggi’s daughters. We promise his light will never fade.

Slain Saudi journalist Khashoggi's children paid by kingdom: report

Khashoggi children have received houses in Saudi Arabia and monthly payments as compensation for killing of father

最新文章

「阿富汗人會永遠記得你。」長年駐阿富汗行醫的日本人道醫師中村哲,4日與同事乘車外...

阿富汗醫療之光:日本人道醫師中村哲,遇害身亡的槍擊疑雲

2019/12/05
車臣流亡反抗軍領袖——坎格許維利(Zelimkhan Khangoshvili)...

當街處決車臣叛軍領袖?德國因「莫斯科刺客」驅逐俄國外交官

2019/12/05
圖/法新社

20萬動物大宰殺:印度教加迪邁節的「跨國血祭」爭議

2019/12/04
圖/西伯利亞時報、俄羅斯社群網路

鏡頭背後/惡意的生態危機:俄國極地「T-34噴漆北極熊」的疑雲與悲劇

2019/12/04
「華為?就是中國職場的吃人怪物。」因中美貿易戰而焦頭爛額的中國企業龍頭華為,近日...

華為與李洪元事件:中國「離職冤獄251天」的賠償風波

2019/12/04
「捕鼠官很累!(設計對白)」圖為帕默斯頓就職3周年,表示「本喵捕鼠練功中」。 圖...

鏡頭背後/職場壓力喵大:英國外交部「首席捕鼠官」帕默斯頓的重磅回歸

2019/12/0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