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亞馬遜部落衝突:阻止滅族戰爭?巴西探險隊的介入任務

2019/03/08 轉角24小時

為了守護失落的原住民,現代文明必得介入「部落衝突」?左一為巴西探險家Sydney...
為了守護失落的原住民,現代文明必得介入「部落衝突」?左一為巴西探險家Sydney Possuelo,科魯波的研究知識的奠基者。圖為1996年當時與科魯波人接觸的資料照片。 圖/路透社

【 2019.3.08 巴西

亞馬遜部落衝突:阻止滅族戰爭?巴西探險隊的介入任務

為了守護失落的原住民,現代文明必得介入「部落衝突」?巴西原民會「FUNAI」,發起罕見的探險計畫:為了避免原住民之間的衝突導致部落滅亡,FUNAI決定組成探險隊深入亞馬遜雨林,為與世隔絕的科魯波人(Korubo)和馬提斯人(Matis)擔任調停者,希望阻止雙方的滅族戰爭。過去主張不主動干涉部落的FUNAI,在大動作的「文明介入」之下是否真能順利達成任務?調停的背後,亞馬遜雨林也正面臨著傳統部落與政府機器之間的開發矛盾。

組成探險隊的FUNAI,是巴西官方的原住民保護機構,最早設立於1967年。半世紀以來,FUNAI致力於巴西和亞馬遜雨林的原住民調查研究與保護政策,特別是針對與世隔絕的「未接觸部落」,避免他們受到外來文明的侵擾,導致部落文化的變異或傳染疾病,目前FUNAI記錄亞馬遜地區的孤立部落,共有107個。

然而隨著雨林開發的拓展,這些孤立部落的生活空間逐漸消失,大量伐木、採礦以及農地開發工程,在在侵入了部落原住民的傳統生活領域。外來文明的干擾之下,導致一些孤立部落發生劇變,有的被迫遷徙、或在過程中與其他部落與開發工人發生衝突,進而導致傷亡。

在巴西政府近年放寬雨林開發的政策方針下,對當地原住民的生活構成極大威脅。孤立部落的生存危機,讓FUNAI的保護工作面臨嚴峻挑戰;同時FUNAI也要留意部落之間的接觸關係,以避免發生大規模的部落衝突,導致任何一方的人口驟降。

近年在亞馬遜雨林西部的查瓦利溪谷(Javari Valley),就有一場可能導致孤立部落從此消失的隱藏危機。《路透社》報導,FUNAI成立了一支約20人的探險隊,準備深入查瓦利溪谷地區探查,任務目標是阻止科魯波人(Korubo)和馬提斯人(Matis)兩個部落的戰爭爆發。

科魯波人是巴西原住民族之一,也是現今極少數幾乎與世隔絕的原始部落。FUNAI曾於70和90年代與科魯波人接觸過;FUNAI最近一次組成這種大型探險隊是在1996年,當時的探索地區同樣在查瓦利溪谷,而且當時也是FUNAI最後一次接觸科魯波人。現今對於科魯波人的認識與研究,主要就奠基於當時FUNAI的巴西探險家Sydney Possuelo。

此次FUNAI探險隊的隊長佩雷拉(Bruno Pereira)表示,科魯波和馬提斯生活在同一個原住民保留區域,在2013年時兩個部落有和平良性的第一次接觸,但卻在隔年傳出攻擊事件。科魯波人殺害了馬提斯部落的村民,而引發馬提斯的報復行動,導致約15名科魯波人死亡。

當雙方關係急遽惡化,擔心科魯波也發動血腥復仇的馬提斯部落,2015年曾主動向FUNAI提出介入調停的請求,希望能安撫科魯波人。不過FUNAI當時認為,基於不主動接觸孤立部落的原則,應該由部落傳統的方式自行解決,而非由外來者介入。馬提斯部落對於FUNAI的消極態度感到失望,雙方衝突仍零星發生,馬提斯部落也認為這一連串的流血暴力,缺乏應變機制的FUNAI要負起部分的責任。

FUNAI是否應該介入,在當時引發一陣議論。包含巴西人類學家芭芭拉(Barbara Arisi)在內的學者們指出,完全不干涉原始部落未必有效,FUNAI應該考慮採取較靈活的措施,以避免這些孤立部落在衝突中滅族。

直到今年3月,FUNAI才又正式組成了探險隊,準備介入調停科魯波和馬提斯的矛盾。探險隊長佩雷拉表示,這次的任務目標要確保雙方部落的和平隔離,目前的計畫是,由探險隊中的科魯波人做為嚮導和中間人,主動進入查瓦利溪谷接觸科魯波部落,在「友善接觸」後試圖說服部落可以遠離馬提斯人的生活區域,避免再次發生衝突。同時隊伍中也有隨行醫生,以因應部落可能發生傳染病的情形。

「最糟糕的情況,就是科魯波人不相信我們,結果又與馬提斯部落相遇,雙方爆發衝突戰鬥、甚至導致滅亡。」探險隊長佩雷拉向《路透社》表示。這次的探險任務,預估可能要耗費幾個月的時間。

《路透社》報導,FUNAI的探險任務,實際上與當前巴西政府的政策矛盾。巴西總統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大舉開發的旗幟,將土地劃歸為原住民領域、保護孤立部落,就成為開發派眼中的絆腳石。更有主張開發的政客懷疑,FUNAI假借保護部落的名義,刻意阻擋政府拼經濟。

圖為FUNAI於2014年拍攝到的科魯波人。 圖/路透社
圖為FUNAI於2014年拍攝到的科魯波人。 圖/路透社

科魯波人生活的查瓦利溪谷地區一景,攝於2019年2月。 圖/路透社
科魯波人生活的查瓦利溪谷地區一景,攝於2019年2月。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War and cover up in the Amazon

Grupo isolado do povo Korubo é contatado no Amazonas

Brazil sends expedition to protect isolated Amazon tribe

Brazil launches high-risk expedition to protect isolated tribe

最新文章

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戰爭局勢,自3月底開始急轉直下,除了烏東分離主義部隊擴大開火、...

戰雲密布「烏克蘭大戰」待命中?美俄對峙加碼進軍黑海

2021/04/09
最右圖為軍方鎮壓示威者,非Paing Takhon本人。 圖/Paing Tak...

軍政府恫嚇的名人掃蕩?緬甸「最帥和尚」落難被捕

2021/04/08
北愛爾蘭自從4月開始,在貝爾法斯特、倫敦德里...等城市地區,已連續7晝夜出現「...

愛國者遊戲?貝爾法斯特「保皇黨暴動」北愛鬥爭的重返

2021/04/08
圖/美聯社

穀倉殘骸下的集體記憶:貝魯特大爆炸後的重建之路

2021/04/07

救人即謀反?緬甸軍警鎖定「醫護人員」獵殺的民心鎮壓

2021/04/07
圖/路透社(右)、安徽省合肥市的球鞋大批發(左)

愛國斂財術?新疆棉案外案中國「天價炒鞋潮」

2021/04/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