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特羅姆蘭:被法國人遺忘的「奴隸島故事」

2019/02/13 轉角24小時

考古漫畫《特羅姆蘭:被遺忘的奴隸之島》。 圖/Sylvain Savoia
考古漫畫《特羅姆蘭:被遺忘的奴隸之島》。 圖/Sylvain Savoia

【2019.2.13 法國

特羅姆蘭:被法國人遺忘的「奴隸島故事」

「任何人不得使為奴隸或奴役;一切形式的奴隸制度與奴隸買賣,均應予以禁止。」今年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頒布的70周年,為了紀念並「警醒」世人歷史的殘酷痕跡,法國巴黎的「人類博物館」(Musée de l'Homme),即日起也推出歷史特展——〈特羅姆蘭:被遺忘的奴隸之島〉——記錄那個發生在18世紀東非外海,80名馬加拉斯奴隸,被法國奴隸主「遺棄」在無人島上自生自滅的殘酷故事。

1760年隆冬,時間正逢「七年戰爭」的高峰期,一艘法國東印度公司所屬的商船「有用號」(L'Utile),載著142名武裝水手,從法國西南的巴約訥港出發。有用號的目的地,應該是當時戰爭中的法屬印度,因此它先南向環繞非洲,在數個月的航行後,才終於在東非的模里西斯第一次靠岸,除了補給各種物資,它還接案了奴隸貿易,在此「裝載」上了160個東非的馬加拉斯奴隸。

有用號在1761年夏天再次出航,但滿船的水手與奴隸卻很快地遭遇噩運。根據當時的海上日記,有用號出航後不久,就在1761年7月31日晚間10點30分,因強風而在模里西斯北方觸礁。

這艘木造商船很快地就沉入海底,20名水手當場淹死;直到沈船前的最後一刻,下令棄船的船長才終於同意解開160名奴隸的枷鎖,讓大家各自逃命——但最終,只有122個法國水手與80名馬加拉斯奴隸僥倖游上鄰近的「沙之島」而生還。

沙之島即是如今的「特羅姆蘭島」,它是一座僅有1平方公里大、幾無植被樹蔭的沙地無人島。一開始,水手們拿走了所有的僅存物資,並拒絕與奴隸們共享,但隨著時間的過去與絕望地蔓延,眾人才勉強拋開階級成見而彼此互助。他們幸運地挖開了一道地下水井,接著又學會「狩獵」沙島上的燕鷗與海龜,勉強過活。

「特羅姆蘭島」,是一座僅有1平方公里大、幾無植被樹蔭的沙地無人島。 圖/法新社
「特羅姆蘭島」,是一座僅有1平方公里大、幾無植被樹蔭的沙地無人島。 圖/法新社

一開始,眾人還期待東印度公司會出面搜救;但在七年戰爭全球開戰的當口,東印度公司根本自身難保,撥不出餘力來找尋一艘普通商船。因此隨著時間過去,絕望的大家也只能自求多福,法國水手們於是開始蒐集有用號的碎片殘骸,並透過船長與神父說服了倖存的80名奴隸「一起造船」。

在奴隸的大力幫忙下,水手們成功打造了「有用號2.0」;但由於船身空間與物資有限,能上船離島的只有「會航行的法國人」——儘管臨行前,船長不斷向奴隸們發誓「一定會回來救大家」、「到時你們就能自由」——但最終,所有的奴隸卻都如「貨物」般被留下、任憑自生自滅。

有用號的水手們後來雖順利獲救,並向船東提出受災報告;但船員們與東印度公司,卻不曾為了「對奴隸的承諾」而返航救援。當時的官方說法是:七年戰爭正忙撥不出大船搜救。但真正的原因,或許仍是把奴隸當成「東西」的非人心態。

後來,法國在七年戰爭中大敗。除了國庫大傷外,法屬印度的絕大多數地盤也都割給了英國;破產且失去生意領域的法屬東印度公司,最終也在1769年倒閉解散。「沙之島的承諾」也就成為被歷史遺忘的黑色空白。

直到15年後,奉法國王室之命對南探勘的海軍將領——特羅姆蘭的布丹(Bernard-Marie Boudin de Tromelin)——才終於帶隊重返了沙之島。他先是宣布把島嶼納入「法蘭西的領土」,接著才發現島上竟然還有「8名傳說中的黑奴」奇蹟生還。

這些倖存的奴隸後來被帶回法國,布丹的旅程也被當時的輿論形容成「法國守信的美德表現」。此一故事一時間轟動社會,甚至成為1789年「法國大革命」期間,影響新政府推動「廢奴」的動機之一。

本回策展的巴黎人類博物館表示,法國大革命後,大批穆拉托人(白人與奴隸混血的後代)與部分知識份子受解放風氣的影響,開始積極遊說國民制憲議會「推動廢奴」;但當時大部分的革命黨人,並不在意「奴隸的自由」,再加上法國亟需加勒比海殖民地的農產與稅金,而這些殖民地的莊園經濟又極為倚賴奴隸勞力。因此,制憲議會只能象徵性地於1790年通過「有條件廢奴」——父母之一本就是自由人的奴隸後代,將自此解放自由。

雖然1790年的廢奴法案,只讓極少數、僅數百人受惠;但殖民地的白人奴隸主卻大為光火,對待一般奴隸的管束也更為嚴苛。失望與壓迫之下,有色奴隸們開始集結反抗,以海地為主的法屬加勒比海,紛紛陷入奴隸叛亂。於是巴黎當局緊急取消廢奴,一切狀況又回到衝突的原點。

1790年的法國廢奴動亂,一直到拿破崙上台後,才以殘酷的鎮壓與全面恢復殖民地蓄奴而終告結束。但一系列的歷史傷痕,直到今日都還以不同型態,持續蔓延於當代的法國社會。也因此,如今的巴黎人類博物館,才會特別推出考古特展,提醒這段「被遺忘的奴隸之島」的故事。

由於特羅姆蘭的故事廣為流傳,在步入21世紀後,法國的考古學界才在2006、2008、2010與2013年,分別派出人類學與考古學團隊,試圖還原當年這80個「被遺忘之奴」,如何在無人荒島上殘喘求生的未知歷史。

考古學家發現,在法國水手離開後,絕大多數的馬加拉斯奴隸就因疾病與營養不良而死去。剩下來的人,則繼續獵捕海龜、燕鷗,並自立發展出了捕魚與建築技術,透過石頭與砂土築起了瞭望塔、家屋。

「但就算如此,我們的考古作業仍有太多未解之謎。」長年致力於特島行動的法國學者格魯(Max Guérout)表示:「其中最大的困惑就是...我們一直找不到罹難者的骸骨,那些倖存者,究竟是如何處理那死去的72具遺體呢?」

自從2015年以來,巴黎人類博物館就積極策畫著「特羅姆蘭故事」,以期能帶領當代人自省「過去的不義」。除了各種文物展品外,館方還特別邀請了法國知名漫畫家薩沃亞(Sylvain Savoia),從一名倖存奴隸少女的視角,畫下出倖存者的漫畫故事《特羅姆蘭:被遺忘的奴隸之島》。

有用號的船錨,至今仍在特島海邊。 圖/法新社
有用號的船錨,至今仍在特島海邊。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EXPÉDITION SCIENTIFIQUE SUR L'ÎLE DE TROMELIN

最新文章

「太多罹難者的遺體,被炸得支離破碎...屍塊碎片真的太多,所以前線的鑑識與醫療人...

殘缺遺體難辨識:斯里蘭卡恐攻,罹難人數下修253死

2019/04/26
波羅申科派系所掌握的烏克蘭國會,週二以「278票支持、38票反對、7票棄權」的壓...

斯拉夫「語言戰爭」:觸怒俄國的烏克蘭《國語法案》

2019/04/26
圖為東烏前線。 圖/路透社

東烏克蘭發放「俄國身分證」:普丁給素人新總統的下馬威

2019/04/25
金正恩吃下象徵「歡迎光臨」的俄羅斯傳統接待餐點:「麵包與鹽」。 圖/法新社

鏡頭背後/麵包外交?普丁初會金正恩,「麵包與鹽」的待客之道

2019/04/25
直到2019年4月22日止,這回捲土重來的伊波拉病毒大爆發,至今已在DR剛果境內...

「暴民陰謀論」殺死了防疫醫療團:伊波拉疫情前線的絕望罷工

2019/04/25
圖為目前聖母院玫瑰花窗的強化防護。屋漏偏逢連夜雨,大火燒毀的巴黎聖母院,此刻正面...

鏡頭背後/巴黎聖母院大雨警報:崩塌危機的緊急防水工程

2019/04/2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