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第三勢力的狂勝!墨西哥總統大選:奧布拉多爾獲壓倒性勝利

2018/07/02 轉角24小時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2018. 7. 02 墨西哥

第三勢力的狂勝!墨西哥總統大選:奧布拉多爾獲得壓倒性勝利

「我夢想有一天,你我不需要再遠離家園,墨西哥人能在自己的出生地、與自己的家人、和他們的文化一起,平安、快樂地工作與生活!」墨西哥史上最大規模的多合一綜合性選舉,包括總統,參、眾議院,與地方的州長與市長選舉,7日1日傍晚正式結束投票。根據出口民調以及各路候選人自行宣布敗選,新一任的墨西哥總統,也篤定由左翼民粹領袖——「阿姆羅」奧布拉多爾(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Amlo)——勝出,並成為墨西哥革命、建立憲政共和國後,近百年歷史上,第一次取得墨西哥政權的第三勢力政黨。

根據墨西哥《金融報》的出口民調,代表第三勢力、左翼的「國家復興運動」(Morena)參選的奧布拉多爾,如同選前的壓倒性聲量一般,取得了至少49%的選票;擁有兩個最大在野黨——墨西哥第二大黨「國家行動黨」(PAN,保守右翼,前總統卡爾德隆的政黨)與第三大黨「民主革命黨」(PRD,左翼)——支持的安納亞(Ricardo Anaya),拿下了27%;代表執政黨「革命制度黨」(PRI)出馬的前財政部長梅亞德(José Antonio Meade),只有18%。

由於出口民調的結果,與選前民調高度符合,在得票率差距過大的狀況下,奧布拉多爾的當選已毫無爭議。因此投票結束後不久,執政黨PRI的候選人梅亞德,就痛快承認敗選、並主動恭賀奧布拉多爾的勝利,並祝福這位64歲的政壇老將,「能把墨西哥變成更好的國家!」

64歲的奧布拉多爾,出身於墨西哥西南部、塔巴斯科州的中產家庭。他的父親是墨西哥國家石油公司的員工,憑藉著早年墨西哥的石油掏金熱,全家也過著不錯的日子。在大學時代,奧布拉多爾就選擇了政治之路,畢業後也與多數同學一樣,加入了長期一黨獨大、握有政權的「革命制度黨」(PRI),並在家鄉的地方政府擔任公職。

但隨著革命制度黨對於經濟新自由主義的擁抱日深,見證墨西哥貧富差距日深的奧布拉多爾,在1988年隨著黨內左翼一同出走,分裂成立了左翼的「民主革命黨」(PRD)。之後,他也代表PRD,在2000-2005年間當上了首都墨西哥市的市長。

奧布拉多爾曾在2006年與2012年總統大選中,兩度出戰、兩度落馬。在2006年選舉,奧布拉多爾以0.6%的得票率差距,惜敗給右翼「國家行動黨」(PAN)的、後來發動血腥的「墨西哥毒品戰爭」的卡爾德隆(Felipe Calderón);後來在2012年,再度出馬的奧布拉多爾,又以6%之差,輸給了PRI推出的潘尼亞-聶托(Enrique Peña Nieto)。

雖然在政權之戰兩度落敗,但奧布拉多爾並未就此「過氣」。相反地,奧布拉多爾再次在2014年另組新黨「國家復興運動」(Morena),並積極下鄉,打著左翼民族主義的旗號,在各地宣傳自己結構性肅貪、打倒墨西哥菁英分贓結構的執政願景。最終,在第三度挑戰總統職位的時刻,奧布拉多爾也終於凝聚起強大的民意基礎,以壓倒性地結果成功勝選。

自從1934年,墨西哥卡德納斯總統率領PRI掌權、並確定墨西哥現代憲政體系的基礎之後,墨西哥只曾在2000-2012年間,由「國家行動黨」(PAN)執政,其餘期間都是革命制度黨(PRI)一黨獨大。因此,本回成功帶領「國家復興運動」(Morena)勝選的奧布拉多爾,也是如願完遂了「突破兩黨惡鬥」的政見口號,成為第一個民選取得墨西哥政權的第三勢力政黨。

對墨西哥選民來說,有活力、坦白不說謊、沒有菁英氣的「阿姆羅」,是墨西哥政壇少見的「人民清流」。在選舉過程中,奧布拉多爾雖然對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抱持正面態度,但他也主打本地產業保護,並凝聚了墨西哥社會對於傳統政治菁英一再捲入貪腐的反感情緒,強化自己「肅貪」、「瓦解政商既得利益菁英圈」的口號,而被主流政壇視為「左翼民粹主義」的旗幟。

在墨西哥政壇,不少主流意見都攻擊奧布拉多爾的政見「空有口號缺乏細節」、「說得比唱得好聽」,曾領導保守派PAN的前總統福克斯(Vicente Fox),更直言奧布拉多爾的崛起,恐將讓墨西哥走入「委內瑞拉查維茲、土耳其厄多安式的強人民粹時代」;但對於主流政壇的敵視,奧布拉多爾卻反擊道:「這些人口說民粹卻不懂民粹,都是因為他們滿口人民,卻總是疏離、背叛人民!」

除此之外,這回的墨西哥選舉,也包括了參眾兩院、地方州長與全國縣市首長的改選,綜合範圍也被稱作是墨西哥史上最大規模的綜合性選舉。

但過去一年來,墨西哥國內的經濟狀況急遽惡化,再加上墨西哥毒梟之王「矮子」古茲曼(Joaquín Guzmán, El Chapo)在2017年初被引渡到美國後,其身後的錫納羅亞販毒集團分崩離析,毒梟與犯罪集團之間也進入了改朝換代大混戰,因此墨西哥去年的兇殺案數量就高達29,168起,是有紀錄以來,墨西哥治安最為敗壞、血腥的一年。

毒品戰爭的全面失控,也影響了墨西哥的地方選舉。從2017年選戰開始以來,超過600人臨時撤回登機,包括48名候選人在內,墨西哥政壇至少通報了130起與選舉相關的「政治謀殺」。而這些血腥的數字背後,也都與毒梟派系對於地方政治的把持極為相關。

奧布拉多爾認為,卡爾德隆與美國支持的毒品戰爭,10多年下來已證明「以火救火、以暴制暴是無效的」,因此他才會主張政治談判,與毒品幫派達成計畫性休兵。但如何能在「毒品黑錢」腐蝕各級政府與執法單位的同時,達成停火協議?面對川普政權的強硬壓力,新總統又有什麼盤算?給了墨西哥人無比希望的「阿姆羅」,未來必將迎來艱困的政策挑戰。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The 2018 Mexican election, explained

The Populist of the Pueblos Gets Ready to Shake Up Mexico

Mexico election: leftist Amlo set for historic landslide victory

Exit polls tip leftist Amlo to win Mexican presidency

Mexican leftist Lopez Obrador wins presidency: exit polls

最新文章

圖/歐新社

狙擊智慧國家:新加坡史上最慘網路攻擊,150萬健保戶資料遭竊

2018/07/21
圖/美聯社

「早安越南」絕響:越戰美軍的傳奇DJ,艾德倫.康納逝世

2018/07/20
兩名便衣壓制勞團示威者(中)的總統府隨扈克雷斯(左)與貝納拉(右)。 圖/美聯社

法國「總統隨扈」打手案:馬克宏親信,便衣攻擊勞團事件

2018/07/20
現年29歲的俄羅斯人瑪麗亞.布提娜(Maria Butina),因涉嫌替俄國從事...

疑雲女特工:滲透全美步槍協會的「俄國內鬼」?

2018/07/19
圖/美聯社

單一應許的猶太國?以色列強力通過《猶太民族國家法案》

2018/07/19
日本各地出現熱浪高溫,圖為近日在京都舉辦的祇園祭,也在猛暑襲來之下造成數十人中暑...

日本40度熱浪?小學生熱死,近萬人送醫的猛暑來襲

2018/07/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