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牧民與農人的血腥戰爭:奈及利亞土地衝突,單周200死

2018/06/29 轉角24小時

奈及利亞北部的游牧民族——富拉尼——常被認為是造成農牧衝突的挑事者。 圖/路透社
奈及利亞北部的游牧民族——富拉尼——常被認為是造成農牧衝突的挑事者。 圖/路透社

【2018. 6. 29 奈及利亞】

牧民與農人的血腥戰爭:奈及利亞土地衝突,單周200死

非洲的農牧衝突,正進入紅色警戒!奈及利亞中部的高原州(Plateau State),上周末爆發富拉尼(Fulani)遊牧民與貝倫(Beron)農人的血腥衝突。當局也將死亡人數從原來的86人上修到至少200人。今年以來,奈國已有超過千人因農牧衝突殞命,死傷慘重已超越恐怖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攻擊,是奈及利亞當前最緊迫的國安問題之一。

高原州警方表示,上週末的流血衝突導火線為21日,有貝倫族的農人攻擊並殺死了5名富拉尼族的游牧者,雙方在當週週末,才又爆發大規模血腥衝突。衝突所在的高原州3處地區,也隨後緊急實施宵禁,從當地時間的晚上6點,至隔日清晨6點,12小時之間禁止外出,以緩衝避免「火拼」延燒。

在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與該州州長於27日召開閉門會議後,州長對外表示,週末衝突造成的死亡人數從原先警方公布的86死,上修至超過200人。

目前,週末衝突事件具體的死亡人數、衝突細節仍未得到確認,但普遍被視為是富拉尼族的「復仇攻擊」。當地「牧牛協會」(MACBAN)發言人(Danladi Ciroma)向英國《每日電訊》表示,「富拉尼遊牧者過去數週,已因為貝倫持武青年的攻擊,損失約300頭牛。」

奈及利亞的農牧衝突已久戰數十年——來自北方的遊牧族群,幾乎都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富拉尼族,是全世界最大的半游牧民族,主要活動於中、西非一帶,橫跨塞內加爾至中非共和國。隨著時代變遷、部分移居都市生活,但仍有相當部分人口從事遊牧活動;而中南部人口則以信仰基督教的貝倫族農人為主。

隨著全球暖化造成氣候變遷,乾旱、水資源缺乏、土地沙漠化、土壤退化等一連串因素不斷壓縮北方民族遊牧、中南方農民農耕的生活/生存空間,使得富拉尼族人因此必須逐年向南方遷徙,尋找放牧牛群的豐美草場,同時躲避在奈國北部肆虐的恐怖組織「博科聖地」。

雪上加霜的是,自然資源不斷限縮,奈及利亞的人口卻極速成長。據《國際危機組織》(ICG)的數據,奈及利亞的總人口即將衝破2億人口大關,並預計在2050年時將超越美國人口。為了供給大量增生人口足量的糧食,農業人口也隨之成長,以發展農業。

僧多粥少之下,農牧族群便在雙方活動範圍交疊的「中間地帶」(Middle Belt),時常為爭奪日益有限的資源,演變成你死我活的殊死戰。

常有農人指控,富拉尼人闖入農地,破壞農作物,甚至富拉尼極端分子手持機關槍、武裝攻擊農村,失控地殺害農民。據「全球恐怖主義指數」(GTI),富拉尼武裝分子在2014年被列為「最危險恐怖組織」第4名,2012至2016年間,已有約2,500人因此死亡。

不過,也有富拉尼人表示,自己的牛群遭農家偷竊或是被殺害,甚至有農家在收成之後,不顧損害土壤的風險,刻意放火焚燒農地,向富拉尼遊牧者挑釁。

此外,奈及利亞危機及風險管理公司「風險訊號」(Signal Risk)的總監卡明斯(Ryan Cummings)也向《CNN》表示,「大多為來自奈北富拉尼族的游牧者,因為遊牧活動,而不被認為是當地的『原住民』,因此無法擁有放牧地」,法律不讓游牧者能合法擁有放牧地,「導致遊牧者要將牛群帶到分配給農人的土地上」,也是讓衝突升級的根本原因之一。

事實上,根據《國際危機組織》的報告,中北方數州在1960年代,曾劃設450個放牧保留區,然而如今僅存114個,且並未得到政府給予法律上的保障,以避免土地被濫用於別的用途或者遭受侵佔。

在2017年底,奈國中部部分數州,更實施了所謂的「反放牧法案」,限制遊牧活動,並起訴在私有土地放牧的富拉尼人。然而地方政府希望農牧衝突就此打住,卻未根本解決遊牧民無地可放牧的問題,治標不治本的方案,自然讓衝突更難以消停,也未能有效制裁犯罪的富拉尼武裝份子。光是今年1月,中北部地區就皆連傳出19人被殺死、72人被殺死,今年以來就已累計超過千人死亡。

除了地方政府、警方消極處理,就連布哈里政府也常被質疑,儘管在打貪以及打擊恐怖組織上頗為積極,卻因為總統自己也是富拉尼族的關係,似乎對富拉尼族走向極端武裝路線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週末的血腥衝突,再次讓布哈里遭受輿論怒火譴責:政府一再放任富拉尼武裝份子的攻擊行為,警方甚至時常「佛系」辦案——不逮捕、不出勤,時間到了正義自然就來。

對此,在26號前往事發當地視察的布哈里委屈表示,「因為這些牧民的殺害行為而指責我,對我來說不公平!」然而在2019年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前,布哈里政府若無法端出有效具體的對策,奈及利亞農牧衝突的紅色警戒,將成為布哈里選情的一記警鐘。

高原州農牧衝突,民眾將受難者埋入土中。 圖/路透社
高原州農牧衝突,民眾將受難者埋入土中。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Herders against Farmers: Nigeria’s Expanding Deadly Conflict

Nigeria to increase security after violent cattle wars between Muslim herders and Christian farmers

Buhari: It's an injustice to blame me for herdsmen killings

最新文章

圖/歐新社

狙擊智慧國家:新加坡史上最慘網路攻擊,150萬健保戶資料遭竊

2018/07/21
圖/美聯社

「早安越南」絕響:越戰美軍的傳奇DJ,艾德倫.康納逝世

2018/07/20
兩名便衣壓制勞團示威者(中)的總統府隨扈克雷斯(左)與貝納拉(右)。 圖/美聯社

法國「總統隨扈」打手案:馬克宏親信,便衣攻擊勞團事件

2018/07/20
現年29歲的俄羅斯人瑪麗亞.布提娜(Maria Butina),因涉嫌替俄國從事...

疑雲女特工:滲透全美步槍協會的「俄國內鬼」?

2018/07/19
圖/美聯社

單一應許的猶太國?以色列強力通過《猶太民族國家法案》

2018/07/19
日本各地出現熱浪高溫,圖為近日在京都舉辦的祇園祭,也在猛暑襲來之下造成數十人中暑...

日本40度熱浪?小學生熱死,近萬人送醫的猛暑來襲

2018/07/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