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紅海石油戰:葉門胡塞軍「飛彈」,襲擊沙烏地油輪

2018/04/04 轉角24小時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2018. 4. 04 葉門/沙烏地阿拉伯

紅海石油戰:葉門胡塞軍「飛彈」,襲擊沙烏地油輪

葉門內戰的戰火,正逐漸燒向中東的石油命脈。被海灣各國視為「叛軍」的葉門胡塞反抗軍(Houthis),3日午後在葉門西部的紅海公海上,襲擊一艘沙烏地的石油油輪;該起攻擊事件,已被沙烏地政府,以及在東非海域執行任務的歐盟海軍證實,不過目前確認油輪全員平安、只受到不影響航行的「輕微損傷」。

「伊朗支持的胡塞叛軍,對一艘隸屬於聯軍國的油輪,發動『恐怖攻擊』。」沙烏地對葉門作戰聯合軍表示,3日的「油輪遇襲」事件,是葉門時間周二下午1點30分左右,發生在葉門西部大港荷台達(Hodeidah)與海上隘口曼德海峽(Bab-el-Mandeb)之間的敵意行為。

對外聲明中,沙烏地聯軍並未說明遇襲的油輪,究竟屬於哪一個國家?載運的是哪一國的油?以及油輪的名稱與編號?僅強調油輪全體組員「一切平安」,並由隨後趕來聯軍戰艦護航北上、脫離葉門海域,唯攻擊事件「確實造成油輪船體受損,但狀況輕微、並不影響航行。」

同日稍晚,葉門的胡塞軍也透過簡訊,對海內外媒體坦承攻擊。聲明表示,3日午後胡塞軍確實在荷台達外海,對一艘「沙烏地戰艦發動突襲」,而行動的目的,則是針對聯軍空軍本周一在荷台達港空襲、卻炸死14名平民,所作的「復仇義舉」。

儘管沙烏地官方與葉門胡塞軍,都沒有細述事發經過;但根據《紐約時報》與《路透社》的報導,遇襲的油輪來自沙烏地,並遭遇了胡塞軍的「飛彈」襲擊,但是何種飛彈?精密度為何?是在陸上還是海上射擊?相關細節仍模糊不清。

自2015年開打以來,海灣國家聯軍與葉門胡塞軍的戰爭,已造成萬餘人死亡,超過2,000萬人活在瘟疫與饑荒邊緣。但膠著的戰況始終沒有辦法突破,沙烏地本土反而屢遭胡塞軍飛彈的襲擊。因此顧不得國際壓力的沙烏地聯軍,才強硬地對葉門實施陸海空禁運管制,以求封鎖住來自伊朗的軍事外援,並透過「渴殺」的方式迫使胡塞軍認輸。

在沙烏地的渴殺戰略中,阿拉伯半島西南西部、紅海沿岸的葉門第一大港荷台達,也成為了兵家必爭之地——因為在內戰封鎖之前,無法自給糧食的葉門,就有三分之二的糧食需求,必須仰賴荷台達的進口;而目前,荷台達港也是胡塞反抗軍手中,唯一控制的聯外港口。

自去年年底開始,聯軍即不斷擴大對荷台達港的猛攻,被掐到痛腳的胡塞軍也揚言要「封鎖紅海」,干擾中東海上的石油貿易,與海灣聯軍來個玉石俱焚。而3日的油輪襲擊事件,即是這一連串海上騷擾中,威脅最為直接的一次。

對胡塞軍來說,海上的地理優勢,是對抗海灣聯軍的最佳條件。因為從荷台達出海往南,就是紅海狹窄的南方出口「曼德海峽」。在葉門與吉布地之間的曼德海峽,是連接紅海與亞丁灣的關鍵隘口,水淺多礁、最狹處只有30公里,但卻是中東石油往歐美、沙烏地西岸石油往亞太地區的必經之處,每日經手的油輪載油量,就超過500萬桶之譜,是國際石油經濟中最為敏感的關卡之一。

「這起恐怖攻擊,是對自由航行與國際貿易的嚴重威脅!除了經濟損失外,對油輪的破壞也極易造成生態災難。」對於胡塞軍的油輪突襲,沙烏地官方憤怒地向國際喊話,但截至目前為止聯軍方面還不確定會提出怎麼樣的反制作法。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Yemeni rebels attempted attack on Saudi oil tanker, Saudi-led coalition says

Saudi Bombing Is Said to Kill Yemeni Civilians Seeking Relief From the Heat

Saudi oil tanker hit in Houthi attack off Yemen

最新文章

菲律賓的馬尼拉地方法院18日上午針對2013年台灣漁船「廣大興28號」遭菲律賓海...

廣大興血案6年後的一審宣判:菲律賓海巡署8隊員「殺人有罪」

2019/09/18
南韓17日證實:緊鄰南北韓非軍事區的京畿道坡州市,已確認了南韓本土第一起「非洲豬...

南韓淪陷:「非洲豬瘟」攻破兩韓邊境,坡州市證實死亡疫情

2019/09/17
根據《泰國公共電視台》(Thai PBS)掌握的內部消息,老虎廟救出的147隻老...

泰國「老虎廟」掃蕩3年後:被救老虎過半慘死的動物悲歌

2019/09/16
9月15日,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在港島的北角、炮台山一帶出現了大批「福建幫」、港...

香港抗爭第99天:「福建黑幫」與示威者的北角大亂鬥

2019/09/16
「根據美國所掌握的情報證據:攻擊的真兇不是胡塞軍,是伊朗!」儘管沙烏地官方至今沒...

沙烏地石油危機:油價暴漲恐慌,「第三次波灣戰爭」機會有多大?

2019/09/16
去年夏天熱浪來襲時,澳洲最大流域的墨瑞–達令河盆地(Murray-Darling...

澳洲乾旱的魚群末日?捕魚大遷徙的「諾亞方舟」搶救計畫

2019/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