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轉角封面:尋找記憶,普丁在哪裡?

2018/01/19 轉角24小時

#普丁在哪裡 圖/路透社
#普丁在哪裡 圖/路透社

俄羅斯/一周封面】

轉角封面:尋找記憶,普丁在哪裡?

仔細看,普丁在哪裡?2018年1月18日,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Vladimirovich Putin)來到了聖彼德堡,參加「列寧格勒圍城戰」的突圍日75周年紀念。

二次大戰期間,列寧格勒在德軍的包圍下,慘遭封鎖872天。從1941年9月9日圍城開始,到1943年1月18日紅軍突圍、殺出運補路線,嚴冬、戰火與饑荒,也讓列寧格勒全城150萬人因此喪命。

雖說一向強調「愛國」、「祖國」、「烏拉!」的普丁,時常出現在這類抗戰勝利的場合,但「列寧格勒」對他,卻含有更深一層的特殊情感。因為普丁本人就出生在這座城市,而他的爸爸——老普丁(Vladimir Spiridonovich Putin)——也曾在圍城戰役中奮勇作戰。

轉角在去年5月的編輯隨筆〈「不朽軍團」遊行,普丁與二戰時的普丁一族〉中,有著以下敘述:

「一開始,老普丁只是一個在潛艇部隊服役的義務役水兵,但二戰爆發後,納粹德軍卻在1941年6月入侵蘇聯,紅軍在前線全面潰敗,老普丁的潛艇部隊還未及創下戰功,就在1941年9月被德軍包圍、困在了列寧格勒。

在列寧格勒圍城戰中,老普丁加入了『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史達林時代的秘密警察)所組成的敵後敢死隊,負責破壞橋梁、基礎設施,以阻止德軍的挺進。但在一次遭遇戰中,老普丁的戰友們被德軍全滅,自己也被手榴彈炸傷左腳,動彈不得地倒在了凍結的涅瓦河畔。

正當老普丁絕望之際,一名老鄰居突然在戰場上出現,硬是把老普丁扛回了紅軍的醫院。雖然老普丁撿回了一命,但圍城戰早已耗盡了醫療物資,城裡的醫生,也沒辦法把他腿裡殘留的彈片給取出來,老普丁也因此終生不良於行。

根據普丁在2015年所寫的專欄回憶,他的爸媽當時都困在列寧格勒的圍城前線,而當老普丁負傷之際,普丁的哥哥也才剛剛出生,護子心切的老普丁於是背著醫護人員,將自己傷兵配給的食物分給了自己的妻子與幼子,直到自己因為虛弱而昏倒在醫院。

老普丁一家的故事被官方發現後,蘇聯政府並沒有配給更多的食物,官方反而強行帶走了普丁的哥哥,把他送到了後方撤離區的寄養家庭。之後,普丁的媽媽只知道『孩子得了白喉,死了』,連什麼時候死的、葬在哪都不知道...」

當時故事寫到這邊,但沒寫到的是,普丁的祖父——老老普丁( Spiridon Ivanovich Putin)——其實是列寧與史達林的御廚。以暴飲暴食、愛和賓客拼酒灌到爛醉、晚餐每頓要吃6小時的史達林,據說極愛老老普丁作的喬治亞菜。因此在戰時,老普丁能順利轉到配給更多的NKVD,傳說與父親的廚房助力也有關係。

列寧格勒最終在1944年1月27日才全面解圍,但43年1月18的「突圍日」,至今被視為整場戰役最振奮人心的反攻時刻。因此今年普丁才會邀請二戰老兵,一同參觀聖彼得堡重現圍城戰場的「突圍廣角鏡博物館」(就是圖中所在)。

戰後,列寧格勒也因堅持不降,而被封為「英雄城市」,甚至到了現在,還有不少俄羅斯的都市傳說,聲稱列寧格勒被封鎖872天的艱苦環境,讓存活下來的市民戰士們「基因突變」(?),這才讓普丁在內的城市後代,成為了更強悍、優秀的戰鬥種族(??)——這聽起來有點荒謬,但今年俄國小黨公正俄羅斯,確實贊助了這樣主題的紀錄片《封鎖的血脈與基因》,並邀到了多名老兵、杜馬議員、甚至是文化部高官,一同參予在莫斯科的「突圍特映會」。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圖/歐新社

狙擊智慧國家:新加坡史上最慘網路攻擊,150萬健保戶資料遭竊

2018/07/21
圖/美聯社

「早安越南」絕響:越戰美軍的傳奇DJ,艾德倫.康納逝世

2018/07/20
兩名便衣壓制勞團示威者(中)的總統府隨扈克雷斯(左)與貝納拉(右)。 圖/美聯社

法國「總統隨扈」打手案:馬克宏親信,便衣攻擊勞團事件

2018/07/20
現年29歲的俄羅斯人瑪麗亞.布提娜(Maria Butina),因涉嫌替俄國從事...

疑雲女特工:滲透全美步槍協會的「俄國內鬼」?

2018/07/19
圖/美聯社

單一應許的猶太國?以色列強力通過《猶太民族國家法案》

2018/07/19
日本各地出現熱浪高溫,圖為近日在京都舉辦的祇園祭,也在猛暑襲來之下造成數十人中暑...

日本40度熱浪?小學生熱死,近萬人送醫的猛暑來襲

2018/07/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