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伊朗國會大廈襲擊案:13死43傷,是誰發動的恐怖攻擊?

2017/06/08 轉角24小時

趕赴恐攻現場的伊朗安全部隊。自從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伊朗的國會大廈就未曾目...
趕赴恐攻現場的伊朗安全部隊。自從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伊朗的國會大廈就未曾目睹如此暴力,因此7日的恐攻事件也讓伊朗各界極為震怒。 圖/路透社

【2017.06.08 伊朗】

伊朗國會大廈襲擊案:13死43傷,是誰發動的恐怖攻擊?

伊朗首都德黑蘭7日發生連環恐攻,4名槍手闖入國會大廈脅持人質,另外兩名炸彈客則在首都南郊的何梅尼陵寢發動自殺攻擊。整起事件最後以血腥落幕,除了6名襲擊者全數身亡,另外還造成13人死亡、43人受傷。案發之後,ISIS也透過網路承擔犯行、並釋出槍手在伊朗國會的對峙影片;但伊朗的伊斯蘭革命衛隊卻發表聲明,直指恐攻案的背後主謀「就是沙烏地」。

根據伊朗官方媒體《塔斯尼姆通訊社》(TNA),德黑蘭的恐攻事件發生在7日上午10點30分,4名手持長短槍械的槍手,身著女裝掩護,突然闖入市中心的國會大廈。其中,一人在入口自爆身亡;其餘3人則闖入大樓內部挾持人質,並與隨後趕來的反恐部隊交火對峙。

儘管國會遇襲的當下,並沒有議員遭受挾持或受傷,但對峙過程仍持續近4個小時。最後,在反恐部隊的強行清場下,3名槍手全遭擊斃,但包括國會保安在內,也至少有11人因此罹難。

與此同時,德黑蘭南郊紀念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領導人——同時也是伊斯蘭共和國的第一任最高領袖——何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的陵寢,也遭遇兩名恐怖份子襲擊。官方表示,其中一名恐怖份子在陵寢外部自爆;另一人則試圖開槍掃射謁陵民眾,但卻遭警察當場擊斃。

伊朗內政部次長柔法嘉里(Mohammad Hossein Zolfaghari)表示,截至7日傍晚為止,德黑蘭恐攻案已造成13人死亡、43人受傷。而除了國會大廈與何梅尼陵寢外,伊朗當局還破獲另一起疑似協同的恐攻陰謀,並逮捕5名恐怖份子嫌疑人。

德黑蘭慘案的消息傳出後,ISIS也透過官方媒體「承擔犯行」,並稱這是對「異端者的懲罰」。之後,ISIS也公佈一段疑似槍手闖入伊朗國會的影片,內容中,該名槍手也不斷以阿拉伯語對攻堅的伊朗特警反覆叫囂。

儘管影片與相關目擊者,都稱槍手「操阿拉伯語」,但伊朗內政部卻表示,目前已知6名槍手都是出生在伊朗的「伊朗人」,但是否與伊朗阿拉伯族(佔總人口2%)有關?是本土陰謀,還是激進份子的海歸攻擊?伊朗官方則還未能釐清。

自從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伊朗的國會大廈就未曾目睹如此暴力,過去境內所的恐攻事件與叛亂,也大多發生在邊境地帶,極少直攻首都德黑蘭,因此7日的恐攻事件也讓伊朗各界極為震怒。

恐攻之後,現任的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也透過電視向全國民眾喊話:

恐怖份子的『煙花』是嚇不到伊朗的,他們很快就將被殲滅——這些恐怖份子太過渺小,其惡行也不足以動搖伊朗民眾與政府的意志。

除了哈米尼之外,上月大選才成攻連任的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也出面譴責恐攻、安撫民心;但伊朗外長札里夫(Javad Zarif)與伊朗的伊斯蘭革命衛隊,譴責恐攻之餘卻都把矛頭對準了敵意鄰國——沙烏地阿拉伯。

革命衛隊的聲明表示:

這場恐攻,距離美國總統訪問區域的反動大國(沙烏地)只有一個星期,而沙國過去更是眾所皆知的恐怖主義支持者...此外,ISIS後來出面坦承犯行的舉動,更證明了該國也同樣涉入其中。

資料圖片:川普(左)與沙烏地副王儲穆罕默德王子(右)。 圖/美聯社
資料圖片:川普(左)與沙烏地副王儲穆罕默德王子(右)。 圖/美聯社

伊朗強硬派指控,沙烏地王室的新生代接班人、副王儲兼國防部長穆罕默德王子(Mohammad bin Salman,現任國王薩爾曼之子),在今年5月初就曾公開對伊朗的「敵意」。穆罕默德王子當時表示:

我們都知道伊朗政權的目的,是拿下穆斯林的聖地麥加。而我們絕不會待在沙烏地坐以待斃...我們將把戰場拉進對方家裡,在伊朗境內打、而不是沙烏地!

現年31歲的穆罕默德王子,被認為是沙烏地王室最有實力的「次世代接班人」(歷任國王都是開國君主伊本.紹德之子,穆罕默德王子則有望成為孫輩接班的第一人)。但與父親薩爾曼國王一樣,穆罕默德王子對外風格相當強硬,像是讓沙烏地聯軍陷入苦戰、並引發大批平民死傷與飢荒的葉門內戰,就是穆罕默德王子負責策劃的「介入成果」。

自從開國以來,伊朗與沙烏地之間就因石油市場、波斯灣(阿拉伯灣)權力、與伊斯蘭世界的領導權問題而多有摩擦。雙方的競爭關係,更因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而白熱化。以信仰正統自居的沙烏地政府,長期指控伊朗的什葉伊斯蘭政權試圖「輸出革命」、顛覆各國穩定,而在歷經多次外交衝突後,沙烏地政府更在2016年1月,以「無法接受伊朗干涉本國內政」為由,宣布與伊朗斷交

對於伊朗方面的指控,沙國外長朱拜爾(Adel Al-Jubeir)卻不以為然,僅表示:「沒有證據能證明沙烏地與恐攻有關...而我國也譴責所有形式的恐怖攻擊。」

另一方面,德黑蘭攻擊案後,一向對伊強硬的美國總統川普,也透過白宮發表聲明:

對於伊朗恐攻的受害者,以及正經歷艱難時刻的伊朗民眾,我們在此向其致哀與祈福。但我們也必須強調:伊朗政權長期支持恐怖主義,正是他們所滋養的邪惡,才讓無辜受難者承擔惡果。

美國政府自1984年開始,就將伊朗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的制裁名單,指控伊朗為了「輸出革命」,長期資助黎巴嫩的真主黨(Hezbollah)與巴勒斯坦的哈馬斯(Hamas)等「恐怖組織」。儘管在前總統歐巴馬任內,美伊關係顯著改善,但至今伊朗仍與蘇丹、北韓、敘立亞並列,並受美方懲罰性的物資出口與金融管制。

然而在「支持恐怖主義」的指控之外,伊朗本身也是恐攻的長期受害者之一。除了煽動宗教仇恨的ISIS之外,蓋達組織也曾是對伊朗國安的重大威脅(因此美國掀起阿富汗戰爭時,伊朗一開始也曾暗中支持);伊朗東南邊陲的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也常其有極端遜尼派的恐怖組織「正義軍」(Jaish ul-Adl)、「真主戰士」(Jundallah )出沒;過去伊拉克的海珊(Saddam Hussein)政府與美國,也曾支持伊朗的宗教左翼「伊朗人民聖戰者組織」(MEK);而伊朗境內的阿拉伯族分離主義者,在80年代出現了「阿拉伯斯坦民主革命解放陣線」(DRFLA),並在1980年發動了轟動世界的「伊朗駐英大使館人質危機」。

另一方面,伊朗遭遇恐攻的同時,美國國會內也正準備討論新一波的伊朗制裁案。而相較於川普總統的強硬表態,著名的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則強調應暫緩討論、與伊朗受難者站在同一陣線:

別忘了,在911之後,伊朗各界領袖——不分派別——他們都在第一時間向美國致意、同聲哀悼,數千名伊朗民眾更自發性地手持燭光、上街為美國祈福。而當世界彼端的局勢如此緊張之際,我認為(比起討論制裁伊朗)團結眾人、同聲致意才是當前更重要的事。

國會對峙中,伊朗反恐部隊正試圖救出一名受困男童。 圖/路透社
國會對峙中,伊朗反恐部隊正試圖救出一名受困男童。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Tasnim News Agency - Iran Parliament Attack Ends, All 4 Assailants Killed

Islamist militants strike heart of Tehran, Iran blames Saudis

Iranian military blames Saudis after 12 killed in Tehran terrorist attack

Revolutionary Guards blame Saudi Arabia for Tehran terror attack

最新文章

示意圖:維多利亞湖上的往來渡輪。 圖/美聯社

維多利亞湖船難:坦尚尼亞超載沉船,罹難者恐逾200

2018/09/21
哥倫比亞反毒部隊燒毀山區古柯鹼工廠的資料照片。 圖/路透社

毒梟王國再起?哥倫比亞古柯鹼產量暴增「史上最高」

2018/09/20
「違背良心的出版,就算被殺也不幹。」新潮社出版部文芸的官方推特上引用新潮社創辦人...

違背良心的出版?日本「新潮社」恐同亂鬥事件

2018/09/19
圖/法新社

假酒害命潮:馬來西亞48小時51人中毒,至少19死

2018/09/19
圖/俄羅斯國防部

都怪以色列?俄國軍機遭敘利亞政府誤擊擊落,15死

2018/09/18
黑潮號。 圖/歐新社

不沉默的艦隊:日本海上自衛隊首宣布「南海潛艦軍演」

2018/09/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