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追的歐巴成為罪犯:鄭俊英與勝利事件後,韓流粉絲的「脫粉」剖白

2024/05/22 五娜

鄭俊英2019年接受調查前,向社會大眾道歉。 圖/美聯社
鄭俊英2019年接受調查前,向社會大眾道歉。 圖/美聯社

如果喜歡的偶像有一天登上社會新聞頭條,你會有什麼感覺?《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光是讀其書名就會讓追星人倒抽一口氣。本書作者為1999年生的吳洗娟(오세연),同時是紀錄片《成粉》(성덕)的導演。她過去是南韓歌手鄭俊英的「成粉」──成功粉絲。15歲「入坑」,每天花4小時逛粉絲論壇,努力存錢從釜山到首爾見偶像,聽歌品味、穿著打扮、帳號密碼等一切都與那個人有關,甚至以粉絲身分上過綜藝節目,念出寫給偶像的情書。然而,幸福回憶卻在2019年3月11日頓時成為黑歷史。

2019年「鄭俊英群聊事件」爆發後,吳洗娟深愛的「歐巴」突然間成為罪犯。鄭俊英偷拍並散播性愛影片,甚至下藥性侵女性,並在與藝人朋友的聊天群組中,以低俗不堪的對話詆毀女性。與鄭俊英交好的知名藝人FT Island前成員崔鐘訓、BIGBANG前成員勝利也牽涉性侵、偷拍等嚴重犯罪,引發全球韓流粉絲圈震盪。

吳洗娟執導的《成粉》於2021年上映,隔年她將紀錄片訪談與隨筆集結出版,台版書名就叫《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성덕일기/成粉日記)。在紀錄片和書中,她訪問了多名同學、追星同擔、同事,甚至還有她的媽媽,受訪者的共同點是都擁有一段「失敗的」追星經歷,喜歡過鄭俊英、勝利、Super Junior強仁、演員趙敏基等明星。

曾經,吳洗娟懷抱著愉悅與期待,第一次去簽名會、第一次搭南韓高鐵、第一次以粉絲身分上綜藝節目,只是為了去見鄭俊英。後來,她在五味雜陳的情緒中,第一次上法院,第一次拍電影與出書,為了見證曾深愛的人接受審判,也為了安慰和她一樣在失敗追星經驗中痛苦的粉絲。

慘痛、失敗的追星經驗比想像中更常見,網路上到處都是血淚史。人們常在「脫粉」後,奉勸「追星有賺有賠,追星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也就是「入坑」前審慎評估「塌房」風險,把能查到的負面消息都看過一遍。尤其身為女性粉絲,最應該關注男偶像是否有厭女傾向。

但比起諄諄告誡或傳授「脫粉指南」,《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透過訪談,帶出粉絲被偶像背叛的無奈,以及失敗追星經驗帶來的個人成長。作者還試圖釐清許多人難以理解的問題:為什麼有些粉絲得知偶像犯罪後,仍不放棄支持他?

▌當粉絲成為被偶像欺詐的受害者

某種程度上,粉絲也是被不良偶像欺騙的受害者。每個受害者處理和救濟的方式與速度各不相同。有些人一往情深,摀住耳朵拒絕相信事實;有些人則會查找新聞報導和各方聲明,努力釐清真相;還有些人已經走到了選擇「留下」或「脫粉」的階段。

在這些過程中,粉絲可能對偶像的真實面貌感到厭惡,那些在人生黑暗時期安慰心靈的溫暖歌聲與表演,再也無力點開。回想貢獻給他的時間與金錢,環視房間內難以處置的周邊商品,心裡升起背叛感與憤怒。但對於偶像犯罪真正的受害者,即使做錯的人不是自己,粉絲仍可能感到懊悔與自責,因為偶像正是在愛心澆灌下茁壯成名,才有機會藉著金錢與權力把女性當成玩具。

愛與恨都如此強烈,也可能最終讓一名粉絲放棄思考與理解複雜的真相,走向「護航」到底的道路。畢竟,看到偶像捲入爭議非常痛苦,就像親身經歷了一場懲罰一樣。當輿論不斷抨擊偶像時,粉絲們很難坐視不管。在鄭俊英等人犯罪的事件爆發後,確實有許多粉絲花了好幾年時間拒絕接收同溫層以外的資訊,深信過去那個「可愛」、「真誠」的歐巴不可能「犯罪」。

▌揭露真相的記者vs捍衛偶像的粉絲

吳洗娟的其中一位受訪者,是2016年首位揭發鄭俊英偷拍前女友的記者朴孝實。當時由於警方消極辦案,未能扣查鄭俊英的手機,讓他有機會滅證,最後竟獲得不起訴處分,更公開宣稱自己「沒有錯」。朴孝實因此一度遭誤解成汙衊無辜藝人的「邪惡」記者,並受到反女權主義的男性及鄭俊英粉絲的騷擾與網路暴力,直到2019年勝利夜店「Burning Sun」事件爆發後,騷擾才漸漸消停。

《BBC》今年5月19日公開的紀錄片《揭露韓流明星聊天室裡的秘密》,朴孝實就在其中透露,因為她的報導,她在懷孕期間成天收到騷擾電話、電郵與簡訊,內容充斥著不堪的髒話與人身攻擊,巨大的精神壓力導致她失去了腹中的孩子。另一名報導勝利「Burning Sun」事件及「鄭俊英群聊」事件的記者姜京允,同樣在孕期中遭受粉絲與反女權主義者的謾罵與騷擾。

揭露真相的記者與捍衛偶像的粉絲之間,矛盾衝突仍在持續。上述紀錄片公開當天,社群媒體X上,也有支持勝利的海外粉絲發文質疑:「為什麼這時候會突然出現這樣的紀錄片?很難不讓人懷疑,這是為了轉移人們對目前南韓娛樂界轟動話題的注意力。」勝利的一部分粉絲不僅在網路上要求為他討回公道,還曾舉辦慶祝他出獄的系列活動,以他的名義進行慈善捐款。他們希望勝利能夠重返演藝圈,堅稱他是無辜的,並抨擊媒體選擇性提供資訊,誤導公眾。

朴孝實記者在與吳洗娟的訪談中表示,她能明白粉絲的心情。她說:「我也不是無條件相信每個記者寫的報導,但會相信事實。」

2019年得知鄭俊英罪證確鑿的那一刻,吳洗娟再也不是他的粉絲。她在《成粉》中,羞恥地念出2016年她在日記裡對該則報導的抱怨:「想用自己的報導讓整個世界天翻地覆,但他們應該知道這種野心有時也會造成別人困擾,甚至是痛苦。朴孝實記者,我會記住這個名字的,壞蛋。」,但她也在訪談時正式向朴孝實道歉。

面對還有人無法對罪犯「脫粉」,朴孝實感慨表示,這就像是前總統朴槿惠至今仍有支持者一樣,基於自衛心態,無法接納真相。她說:「鄭俊英應該心懷感恩,希望他刑滿出獄後真的改過向善,作為人,也可以邁向更好的人生,而不是到此結束了,他還很年輕不是嗎?」

  • 醜聞事件之後──鄭俊英因偷拍、散佈影片及集體性侵等犯罪,遭判入監服刑5年。
  • 崔鐘訓因集體性侵並散布偷拍影片,遭判有期徒刑5年。
  • 勝利因夜店「Burning Sun」事件爆出海外賭博、媒介性招待、教唆傷害、挪用公款等9項罪行,遭判1年6個月刑期。
  • 在勝利相關聊天室當中,涉及一名被稱為「警察總長」的尹姓高級警官涉嫌替夜店與明星躲避罪責,但最終指控不成立。
  • 前HIGHLIGHT成員龍俊亨、前CNBLUE成員李宗泫、歌手Eddy Kim也涉入鄭俊英散布偷拍影片的事件當中。前兩人未有散布影片實證,獲不起訴;後者承認散布偷拍影片,獲緩起訴,並在沉潛5年後於2024年1月回歸樂壇。

此波涉案明星當中,鄭俊英服刑5年,已於今年3月19日出獄。崔鐘訓在入獄2年6個月後,於2021年11月8日獲釋。勝利遭判1年6個月刑期,於2023年2月11日刑滿釋放。這三名涉入南韓演藝圈史上最惡劣醜聞的男藝人,前兩人在最後的聲明中,提到他們將在贖罪中度過一生,而勝利從未就犯罪發表道歉聲明,僅宣布從此退出演藝圈。

如今他們過得怎麼樣?在南韓社會的抵制下,鄭俊英目前銷聲匿跡,崔鐘訓最近有恢復在日本活動的跡象。而最高調的是勝利,就在5月9日,他被爆出在柬埔寨參加馬來西亞建設公司董事長的生日派對,興高采烈地演唱原組合的知名歌曲《Bang Bang Bang》。

與他們所犯的罪行——性侵、偷拍、將女性視為商品——所造成的毀滅性影響相比,他們所受的懲罰是否足夠?哪怕只有一秒鐘站在受害者的立場去思考,答案都已經非常明白。

男團BIGBANG成員勝利在2019年被爆涉嫌性侵、偷拍、性招待等嚴重性犯罪,已...
男團BIGBANG成員勝利在2019年被爆涉嫌性侵、偷拍、性招待等嚴重性犯罪,已於2023年2月11日刑滿出獄,但從未正式針對犯罪行為道歉。 圖/路透社

▌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然後呢?

《那一天,我追的歐巴成為了罪犯》的重點,是在偶像出事那一天之後的教訓。每當酒駕、吸毒、施暴、性醜聞與性犯罪等藝人醜聞爆發時,就會有無數粉絲構築的追星樂園被炸得一片狼藉。喜愛的明星無法與自己一同成長為更好的人,無疑相當遺憾和悲傷。但這不是結束,是從危機中成長的開始,在急於生氣和反擊之前,應該先冷靜衡量這名偶像是否還值得喜愛與守護。經此一役,成長為更能克服挫折的人,一名更優秀的人。

本書正是吳洗娟從失敗追星經驗中振作起來的證明。曾因為鄭俊英的鼓勵而考下全校第一名的女孩,痛定思痛拍了部反思偶像與粉絲關係的紀錄片,現在暫時沒再喜歡偶像,但培養新的愛好,沉迷於追劇與欣賞演技的樂趣。

有人問吳洗娟,追鄭俊英的意義在哪裡?她說,喜歡一個人就是一種增廣見聞,雖然結局並不愉快,但並不想抹去這段時光對自身的影響,因為自己才是這段追星經歷的主角,她的人生與世界,就算沒有那名罪犯也不會崩塌。

摒棄不合時宜的愛好,世上還有許多人事物值得熱情投入。人應該有能力在承受不幸與挫折後,重新創造一個讓自己快樂的角落。正如朴孝實給吳洗娟的安慰:「人生苦短,喜歡一個人怎麼會是壞事呢?認識到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我喜歡的人,才會感到安心,世界也會變得更光明。」

韓國男團BTS的粉絲聚集在BTS主題咖啡廳,分享關於偶像的小物。 圖/路透社
韓國男團BTS的粉絲聚集在BTS主題咖啡廳,分享關於偶像的小物。 圖/路透社

作者註:

1.入坑:指迷上某種東西,在追星領域指的是被明星圈粉,成為其粉絲。

2.塌房:中國追星流行語,比喻自己喜歡的事物(尤其是偶像)毫無徵兆地捲入玷汙名譽或使形象崩壞的事件。

3.趙敏基:韓國老牌演員,為書籍作者吳洗娟母親的偶像。遭至少8人指控性騷擾、性侵後,於2018年自縊身亡。

責任編輯/王穎芝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南韓「N號房事件」殘酷一年後?屠殺靈魂的現場直播間

重磅廣播/BIGBANG「勝利事件」:南韓偷拍文化與警政黑暗

五娜

韓流追星族,同時也是寫作愛好者。

作者文章

鄭俊英2019年接受調查前,向社會大眾道歉。 圖/美聯社

我追的歐巴成為罪犯:鄭俊英與勝利事件後,韓流粉絲的「脫粉」剖白

2024/05/22
南韓女團LE SSERAFIM的成員許允真,日前因為在準備梳化時閱讀女性主義作家...

允真的有罪書單:南韓的「女性主義獵巫」,演藝圈為何冷漠以對

2024/03/15

最新文章

2024年,馬來西亞吉隆坡的穆斯林前往國家清真寺慶祝開齋節。 圖/歐新社

馬中關係50年/「旅馬回族」的故事:大馬與中國的伊斯蘭橋梁

2024/06/17
左為2008年獲得柏林影展最佳編劇獎的王小帥,右為2019年自縊身亡的《大象席地...

中國第六代導演浮沉錄:從台北電影節的王小帥與胡波事件談起

2024/06/14
戰敗而幾乎「亡國」的日本,竟又出現了巨大怪獸哥吉拉,讓歸零的日本變成「-1」。《...

亡國與憂國:《哥吉拉-1.0》與日本戰後的「神風倖存者」

2024/06/14
阿富汗從非單一文化,各族群之間的異質性高,又充滿暗潮洶湧的競合關係,正如圖中男童...

沒有規則的競賽:阿富汗的歷史悲劇,為何是全球社會的隱喻?

2024/06/12
威廉想成為全德意志人的皇帝,受子民的愛戴,偏偏這位一頭熱的年輕皇帝沒有鐵首相的政...

鐵與血之歌:俾斯麥和威廉二世催生的德意志興亡神話

2024/06/11
《殘酷日記宣言》全片由俄羅斯青少年上傳到YouTube和TikTok上的自拍影片...

暴力籠罩的TikTok自拍:俄國《殘酷日記宣言》,青少年絕望的精神景觀

2024/06/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