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無人負責的創傷200天:梨泰院慘案後,南韓檢警拖延調查

2023/05/22 楊虔豪

發生於2022年10月29日深夜的梨泰院慘案,5月16日屆滿200天,罹難者家屬...
發生於2022年10月29日深夜的梨泰院慘案,5月16日屆滿200天,罹難者家屬至今仍在街頭,呼籲徹底落實真相調查與究責。 圖/法新社

發生於2022年10月29日深夜的梨泰院慘案,5月16日屆滿200天,罹難者家屬至今仍在街頭,呼籲徹底落實真相調查與究責。許多家屬和生還者,至今仍活在創傷陰影。近日則傳出,警方與檢方分別要求收押與起訴首爾警察廳長金光浩,案件送至大檢察廳卻遭拖延。當前南韓警方與檢方體系的結構性問題,很可能對慘案偵辦產生不利影響。

梨泰院慘案發生第200天(5月16日)的中午,設置在首爾市廳廣場、擺滿159名罹難者的焚香所內,一對夫婦正守候著。丈夫李昌薰不斷審視周遭狀況,提防有人來鬧場;不願具名的妻子,則整理著民眾獻上的花束,不時擦拭供桌和遺照。

慘案讓李昌薰失去了心愛的29歲兒子。原本兒子才剛錄取三星集團,人生事業才正要起飛,卻在梨泰院發生了噩耗,李昌薰及妻子,至今都難以接受。很快地,事故發生屆滿200天,但對李家夫妻而言,時間並未順利運轉至今——因為他們所要求的真相究責,至今仍無進展。

「什麼變化都沒有。」頂著大太陽,額頭留下汗珠的李昌薰對記者說道。「罹難者家屬還在焦急地要求釐清真相、要求政府給予回應,但包括地方與中央政府,還有責任當事人,對當時狀況都未給予說明。」

過去幾個月,痛失兒子的李昌薰和妻子,才歷經人生最寒冷的冬天,如今,首爾天氣逐漸轉熱,卻能在言談中,感受到他們內心的寒意,並未隨氣候變化而消去。李昌薰說道:

「我們要的很簡單,告訴我們為何兒子和其他人,會這樣莫名地死掉,好好把原因和責任說明清楚。事發當天傍晚起,就有人打電話報案,為何警方沒人出動?是誰事前疏忽發號施令?是誰怠惰?告訴我們這些,有這麼困難嗎?我們國家經濟成長得那麼快,這些東西卻沒跟上,不去追究這個,要如何訂定改善計畫,防止事故重演?」

設置在首爾市廳廣場、擺滿159名罹難者的焚香所。 攝影/楊虔豪
設置在首爾市廳廣場、擺滿159名罹難者的焚香所。 攝影/楊虔豪

「我們要的很簡單,告訴我們為何兒子和其他人,會這樣莫名地死掉,好好把原因和責任說...
「我們要的很簡單,告訴我們為何兒子和其他人,會這樣莫名地死掉,好好把原因和責任說明清楚。事發當天傍晚起,就有人打電話報案,為何警方沒人出動?是誰事前疏忽發號施令?是誰怠惰?告訴我們這些,有這麼困難嗎?」 攝影/楊虔豪

李昌薰表示,這幾個月來不僅政府與執法單位沒有回應,他更感受到當局的一些作為,有刻意淡化責任、並將責任轉嫁至家屬身上之嫌。李昌薰對記者說道:

「警方不去檢討自己的責任,還反過來調閱部分罹難者的銀行帳戶交易資料,搞得是受害人與家屬先犯罪似的,然後部分輿論再把矛頭指向我們,您說這樣像話嗎?」

自今年初起,陸續有人收到來自銀行的通報信件,指出在警方向銀行提交令狀的情況下,銀行已將帳戶內的往來紀錄資料供出,對象包含自己在梨泰院慘案中失去的親人、現場生還者與罹難者家屬本身,規模擴及250人。

此舉讓當事人覺得,明明當時自己在現場已歷經浩劫,現在卻彷彿反過來成為嫌犯,讓他們倍感煎熬與受侮辱。

警方起初主張,會調閱銀行資料,是因為這些當事人的金融卡都有綁定交通卡功能,要確認當時的乘車紀錄。但之後又有罹難者家屬指出,自己收到的銀行通報信件,調閱內容還包括銀行儲戶與信用卡的出入帳紀錄。

警方最後才回應,這是為「釐清當時地鐵梨泰院站站長的嫌疑」所採取的措施,但由於罹難者團體與律師事前並未獲得告知,這讓罹難者家屬與生還者指控,負責批准令狀的檢方和調閱的警方,是在刻意施加「二度傷害」。

「我們不僅失去孩子,現在是連悲傷的權利都被剝奪的罹難者家屬。」16歲罹難者李宰賢的母親宋海真說道。「要對社會是否為能安居樂業下定義前,其中一個重要指標,是社會能多少程度保障我的生命安全,但就這點來說,當今的大韓民國,還達不到。」

圖為2023年4月6日,南韓警方針對梨泰院慘案進行的事故演習。 圖/歐新社
圖為2023年4月6日,南韓警方針對梨泰院慘案進行的事故演習。 圖/歐新社

圖為2023年4月6日,南韓警方針對梨泰院慘案進行的事故演習。 圖/歐新社
圖為2023年4月6日,南韓警方針對梨泰院慘案進行的事故演習。 圖/歐新社

宋海真的兒子李宰賢,是目前梨泰院慘案統計上最後一名罹難者。李宰賢在慘案現場,目睹自己的朋友因推擠而呼吸困難、失去意識,最後自己幸運獲救,但最後不堪心理創傷與壓力,於43天後輕生。

「我兒子當時受傷住院,警方找上我兒子來,還不允許父母與兒子一塊,就直接展開調查。」宋海真說道。她又表示:「我所愛的兒子,他的死亡,對還留在世上的我們而言,也是難以承受之苦…我現在呼吸中的每分每秒,都領受著『是不是自己無能才導致兒子死亡』這種挫折感的折磨。」

在背負無法挽回心愛兒子的罪惡感同時,宋海真也認為,當局的行徑,讓罹難者家屬暴露在遭受外界責難與異樣眼光的煎熬中。她說道:

「當輿論出現將被害著導向為毒品犯的發言時,政府未採取任何舉措,反而放任不管。事前約定好的真相釐清,在慘案屆滿200天得當下,負責國家安全管理體系業務的人,都沒看到他們擺出負責任的模樣。」

從事發後到離世前,作為當事人的兒子李宰賢,並未接受任何心理輔導與治療。而如今,宰賢的弟弟同樣承受哥哥離開的創傷,理應也得接受心理諮詢,當局卻未列為支援對象,李家只能自費負擔,加上政府以「維護個人隱私」為由,不對罹難者家屬互相提供彼此的聯絡方式,使得罹難者家屬串聯極為困難,這也讓包括宋海真在內的許多當事人覺得受到孤立。

「其實(去年梨泰院)只要跟往年一樣,維持同樣的安全行政工作,就不會造成這麼多傷害與損失。」29歲的生還者李珠賢說道。

「我們要真相,不要你的謊言!」圖為梨泰院慘案罹難者家屬,在家中的話機上貼著標語。...
「我們要真相,不要你的謊言!」圖為梨泰院慘案罹難者家屬,在家中的話機上貼著標語。 圖/法新社

宋海真:「當輿論出現將被害著導向為毒品犯的發言時,政府未採取任何舉措,反而放任不...
宋海真:「當輿論出現將被害著導向為毒品犯的發言時,政府未採取任何舉措,反而放任不管。事前約定好的真相釐清,在慘案屆滿200天得當下,負責國家安全管理體系業務的人,都沒看到他們擺出負責任的模樣。」 攝影/楊虔豪

歷經慘案的李珠賢,由於被救起來後下半身麻痺,在醫院待了2個月,展開復健之後,現在已能在配戴輔助器材的情況下自行走路,目前逐步回歸日常生活。李珠賢表示:

「其實就連明顯受到傷害,然後順利被認定並歸類在被害者的人,都只是少數。我就有認識的人,當時瀕臨被壓死的危機,途中被救起來,卻以『身體上無傷口』的理由,而無法被歸類於被害者。他們的精神創傷,從慘案發生經過200天後到現在,仍然一樣…而目前被害人中,除了有人存在後遺症,還有人目前都還沒好好接受治療。」

在罹難者家屬和生還者,都陷入失去親友與目擊慘案過程的極大心理煎熬下,看到當前究責的過程毫無進展,也讓他們深感憤怒。

事發後,警方組成「特別搜查本部」,對事發過程與責任展開釐清,直到今年1月13日偵結,並提交檢方。近2個半月的搜查,最終僅有包括龍山警察署長李林宰、與龍山區廳長朴熙英等6人遭收押,大多屬級別位屬下層的地方政府與警政單位幹部,另有17人在未收押下,移送法辦。

但近來卻傳出,原本特別搜查本部和檢方,分別對龍山警察署的上層主管單位——首爾警察廳廳長金光浩,要求收押與起訴,但案子傳至檢方最高單位大檢察廳,卻被拖延數月而未有處置,再度引發批判。罹難者家屬與律師,在5月11日,前往大檢察廳遞交陳情書抗議,要求勿予包庇。

梨泰院慘案,凸顯出南韓的警、檢兩造都存在權力上的結構問題,足以左右案情的搜查進展與結果。

在罹難者家屬和生還者,都陷入失去親友與目擊慘案過程的極大心理煎熬下,看到當前究責...
在罹難者家屬和生還者,都陷入失去親友與目擊慘案過程的極大心理煎熬下,看到當前究責的過程毫無進展,也讓他們深感憤怒。 攝影/楊虔豪

李珠賢:「其實就連明顯受到傷害,然後順利被認定並歸類在被害者的人,都只是少數。我...
李珠賢:「其實就連明顯受到傷害,然後順利被認定並歸類在被害者的人,都只是少數。我就有認識的人,當時瀕臨被壓死的危機,途中被救起來,卻以『身體上無傷口』的理由,而無法被歸類於被害者。」 攝影/楊虔豪

首先,由於警方作為慘案中必須被究責的當事者,從最初「特別搜查本部」啟動後,許多人就對搜查的公信力持懷疑態度,認為有「球員兼裁判」的問題。

「警方自己搜查自己,先講結論,就是不能信任! 警方自己搜查完後,換檢方搜查警方時,發現梨泰院派出所員警,事發前後,根本都沒出動到現場,最終報告書上卻寫得好像前往現場般,做出虛偽陳述,這問題已被檢方公開出來了。」

負責為罹難者家屬辯護的梨泰院慘案工作小組律師李昌旻,接受記者楊虔豪專訪時說道。

由於南韓傳統「上對下」的階級文化,加上長期受到軍事獨裁統治,因此在公務體系中,若無上頭發號施令指示,下屬難以採取實質行動。

李昌旻認為,前線員警確有怠惰責任,但在上位者事前都已預知,當晚梨泰院會有大批人潮聚集,更該事前準備應對措施,或至少在當晚事發前接獲多通報案電話後,立即採取行動,這也是為何,包括罹難者家屬與辯護律師,都要求應對地方與中央警察廳高層展開調查。

「結構上,中央警察廳和地方警察廳的112報案狀況室,若接到報案電話,就該向梨泰院派出所下指令,但兩造一開始連指示都沒好好下達,就算後來下達了,梨泰院派出所前線員警,也沒好好出動,這就代表整個警方體系的問題,不只梨泰院派出所的現場員警,連該下指示的高層警方官僚也有問題。」李昌旻說道。

罹難者家屬與律師,在5月11日,前往大檢察廳遞交陳情書抗議,要求勿予包庇。 攝影...
罹難者家屬與律師,在5月11日,前往大檢察廳遞交陳情書抗議,要求勿予包庇。 攝影/楊虔豪

「不只梨泰院派出所的現場員警,連該下指示的高層警方官僚也有問題。」 圖/路透社
「不只梨泰院派出所的現場員警,連該下指示的高層警方官僚也有問題。」 圖/路透社

不僅警方「自行調查自己」使公信力出問題,慘案發生後,南韓國會也啟動「國政調查」,由國會議員傳喚相關人士出面接受詢問,並調閱相關證物資料,並全程現場直播,表面上陣仗龐大,但礙於並未具強制力,實際效果相當有限。

「國政調查中,龍山區廳、警方或行政安全部(相當於台灣的內政部),都未確實提交資料,甚至提出虛偽陳述,或被傳喚的證人根本不出席,我們都說,國會國政調查都只做半套。」李昌旻評價道。

而面對警察廳長金光浩的收押與起訴意見,遭大檢察廳拖延處理,李昌旻批評是「政治凌駕司法」,他說明道:「特別搜查本部之前完全沒對中央警察廳長尹熙根調查,所以若(下面的)首爾警察廳長金光浩被收押或起訴,就會證明過往搜查是不實的。」

這凸顯一開始特別搜查本部的草率調查,輕輕放下高官,使得之後更高層級的官僚組織,得出面滅火,因而就算警方與檢方提交收押與起訴意見,當案子送到大檢察廳,為了怕警方的不實搜查,會進一步延燒至政權,就得使出技術性拖延。而這當中,曾任大檢察廳最高首長——檢察總長的尹錫悅總統,也可能施加影響力。

「尹總統過去當了26年的檢察官,當上總統前,他是檢察總長,沒有任何政治經驗。現在檢調體系內,就佈滿了被稱為『尹錫悅師團』的人,包括當今的檢察總長、法務部長、首爾中央地檢署長、反腐敗搜查第1部、第2部、第3部長,都是尹錫悅人馬。就算尹總統不直接打電話,這些人都能猜中尹總統的心意,然後一起行動。」李昌旻說道。

「當今的檢察總長、法務部長、首爾中央地檢署長、反腐敗搜查第1部、第2部、第3部長...
「當今的檢察總長、法務部長、首爾中央地檢署長、反腐敗搜查第1部、第2部、第3部長,都是尹錫悅人馬。就算尹總統不直接打電話,這些人都能猜中尹總統的心意,然後一起行動。」 圖/路透社

面對警察廳長金光浩的收押與起訴意見,遭大檢察廳拖延處理,李昌旻批評是「政治凌駕司...
面對警察廳長金光浩的收押與起訴意見,遭大檢察廳拖延處理,李昌旻批評是「政治凌駕司法」,他說明道:「特別搜查本部之前完全沒對中央警察廳長尹熙根調查,所以若(下面的)首爾警察廳長金光浩被收押或起訴,就會證明過往搜查是不實的。」 攝影/楊虔豪

熟稔南韓警方與檢方結構的李昌旻認為,在尹錫悅師團坐擁下,檢方也有能力將警方當成自己屬下。他認為尹總統和當今的檢調系統,不會全面阻撓偵辦,但會在一定程度設下界線,以防梨泰院慘案會對尹錫悅政權產生不利影響。

目前,罹難者家屬與律師正呼籲國會制定《梨泰院慘案特別法》,呼籲國會制定由外部專業人士組成獨立於檢警之外、又具強制性的特別委員會,徹底調查事發經過與警方及公務體系之責任。

早在4月20日,以共同民主黨為首的南韓在野陣營4個政黨,已挾人數優勢提案,但由於執政黨國民力量,目前把持國會旗下的法制司法委員會,國民力量又以「過往已展開國會國政調查」、「勿藉災難掀起政爭」為理由,拒絕將《特別法》排入議程。

「制定《特別法》是要慘案犧牲者與生還者拭淚、治癒傷口,這不是政爭法案,而是關乎良心與常識的法案…唯有掌握慘案的正確原因,合理問責,才能制定完善的防止重演對策,才能讓犧牲者的名譽恢復,我們才能安心穩當地追悼。」梨泰院慘案罹難者家屬協議會代表李正民於5月15日,在國會召開的記者會上說道。

慘案發生200日,飽受折磨與創傷的罹難者家屬與生還者,他們的追討公道之路,仍處於現在進行式。

「制定《特別法》是要慘案犧牲者與生還者拭淚、治癒傷口,這不是政爭法案,而是關乎良...
「制定《特別法》是要慘案犧牲者與生還者拭淚、治癒傷口,這不是政爭法案,而是關乎良心與常識的法案…唯有掌握慘案的正確原因,合理問責,才能制定完善的防止重演對策,才能讓犧牲者的名譽恢復,我們才能安心穩當地追悼。」 圖/法新社

編輯/林齊晧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專題系列報導:韓國梨泰院萬聖節慘案

梨泰院第49天:南韓政府漠視與遺族遭受的「二次傷害」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2023年以南韓梨泰院慘案新聞報導,獲得SOPA亞洲卓越新聞獎。▎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罹難者家屬的「剃髮抗議」,希望喚起民意重視梨泰院慘案的真相調查進度。 圖/梨泰院...

救贖的希望被政爭犧牲?南韓總統尹錫悅否決《梨泰院特別法》

2024/01/31
南韓知名演員李善均,12月27日上午被發現陳屍車內,警方研判為輕生。從涉毒風波以...

誰把李善均推入死境?洩漏身分的南韓警察、嗜血的媒體與閱聽眾

2023/12/28
陳文茜於12月4日的《TVBS戰情室》節目中聲稱,南韓總統尹錫悅為了保護南韓企業...

戳破陳文茜的不實與偏頗:用尹錫悅與南韓半導體產業片面資訊誤導視聽

2023/12/13
南韓的「國產」生成型AI應用程式——「wrtn」以 ChatGPT為基礎,同樣有...

南韓政府扶植AI產業:「wrtn機器人」爆紅,培育新創的生機與挑戰

2023/12/08
「南韓已忍受北韓多達3千件以上的《9‧19軍事協議》違反事項了,不能再對自己造成...

不再容忍北韓?揚棄《919軍事協議》的「和平假象」,南韓轉向硬碰硬

2023/12/01
北韓發射偵察衛星後南韓與美、日等國警戒,南韓為反制北韓決定中止雙方簽訂的「9‧1...

南北韓中止《919軍事協議》:朝鮮半島的武裝危機重啟?

2023/11/30

最新文章

右為2009年千葉徹彌來台灣的漫畫展。 圖/《悠哉日記》、報系資料圖庫

千葉徹彌《悠哉日記》:日本漫畫家的滿州「引揚」歸國記

2024/03/01
現役美國空軍布許奈爾在以色列大使館前自焚,表示不願再支持以色列「種族滅絕」。圖為...

國家與個人信念的衝突難題:美軍自焚抗議事件,軍人身分的認同矛盾

2024/02/27
兒童的古典音樂教育是否該採取高強度密集訓練見仁見智。圖為2016年梅紐因青少年小...

音樂神童的填鴨教育?古典音樂教育與消費文化資本的反思

2024/02/23
右圖:《女人與貓》(Woman with Cat),尚-巴蒂斯特.佩羅諾(Jea...

從不忠家寵到優雅高貴:《貓的世界史》近代歐洲知識份子的愛貓往事

2024/02/20

縫合吧!現象級遊戲《幻獸帕魯》的諧仿或抄襲?衍生的血汗社會迷因

2024/02/16
東京藝術大學「大學美術館」3月即將展出的「大吉原展」,呈現吉原遊郭藝術文化之美,...

日本「大吉原展」爭議:花街藝術的策展難題,與對當代女性的創作啟示

2024/02/1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