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梨泰院第49天:南韓政府漠視與遺族遭受的「二次傷害」

2022/12/23 楊虔豪

11月29日,一名在梨泰院慘案失去24歲女兒的父親,在靈堂悲傷痛哭。 圖/路透社
11月29日,一名在梨泰院慘案失去24歲女兒的父親,在靈堂悲傷痛哭。 圖/路透社

梨泰院萬聖節慘案超過1個半月,保守派執政黨國民力量,出現地方議員在臉書上責罵罹難者家屬的事件,而事發49天當下,遺族在公民與宗教團體的協助下舉行了大型追悼儀式。但尹錫悅總統本人並未出席,而是前往商品博覽會「點燈」,並笑稱「自己愛喝酒」,還當場購買酒杯,總統與執政黨的連串行徑,讓梨泰院罹難者遺族感到失望與憤怒。

「10月29日,從6點30分起,出現很多通可能壓死的報案電話;事發現場,國家卻毫不存在。我心愛的女兒珠熙啊,我腦海裡一直徘徊著你最後痛苦地哭喊著:『救我,救我!媽媽,媽媽!』到現在,每晚我都無法入眠…對你最後的痛苦和委屈,媽媽是不會原諒責任者的!」

在這回慘案,痛失30歲愛女鄭珠熙的李孝淑,於12月21日舉行的外國記者會上說道。她最後按奈不住情緒,痛哭失聲。

許多罹難者家屬,正在承受人生最寒冷的冬天。對他們而言,椎心刺骨的不僅是痛失至親,還包括許多外界的謾罵言語,對他們造成的二度傷害。

 圖/記者楊虔豪拍攝提供
圖/記者楊虔豪拍攝提供

痛失30歲愛女鄭珠熙的李孝淑,於12月21日舉行的外國記者會上,最後按奈不住情緒...
痛失30歲愛女鄭珠熙的李孝淑,於12月21日舉行的外國記者會上,最後按奈不住情緒,痛哭失聲。 圖/記者楊虔豪拍攝提供

11月23日,在罹難者家屬首度集體對外露面的記者會上,已故韓星李智韓的母親趙美恩,對警方事前的無作為表達氣憤,痛批罹難者宛如「被活埋」,要求尹錫悅總統道歉並主持公道。當時她說道:「我仍會相信大韓民國的總統,您問我為什麼?因為我和我丈夫、還有智韓,都把票投給了尹錫悅總統…」

但就在記者會後,慶尚南道昌原市的國民力量市議員金美娜,公開在臉書發文道:

「這是作為人母講話該有的態度嗎?活埋的殺人事件?還有這種讓自己孩子死第2次的無知愚昧母親啊?這種強詞奪理的發言戰,別說可憐悽慘,看起來是靠販賣子女的悲情來撈一把的吧?孩子的媽,你事發當時又做了什麼,現在要轉嫁責人到誰身上!國家到底是要負責到哪?這種讓孩子先走的罪人,還有良心可言嗎?」

這番設定為「開地球」(即不設僅特定人士閱覽,而全部對外公開)的發文一出,開始引發爭議。

南韓記者向金議員詢問:「(這番話)是作為您本人的信念而發出去的嗎?」

「是我本人的信念啊,不然還會是誰的信念?」金議員回應道。

她接著表示:「我不是有意要針對罹難者家屬,而是想講說,有團體在利用遺族。」

但金議員的臉書發文上直接擷取的,就是電視台報導李智韓母親趙恩美發言的新聞畫面。

不僅如此,在昌原市議會,被列為不分區議員第1順位的金議員,之後還繼續發文道:「民主黨(因為世越號船難)繫了8、9年的黃絲帶來利用(慘案炒作政治),現在繫黑絲帶,是又要利用多久?」同時還標出諸如「#他們是救國英雄嗎」、「#販賣屍體的一幫」等關鍵字。

梨泰院罹難者的遺物,仍有許多尚待遺族認領。 圖/歐新社
梨泰院罹難者的遺物,仍有許多尚待遺族認領。 圖/歐新社

國民力量市議員金美娜(圖左),右為她的臉書發文:「民主黨(因為世越號船難)繫了8...
國民力量市議員金美娜(圖左),右為她的臉書發文:「民主黨(因為世越號船難)繫了8、9年的黃絲帶來利用(慘案炒作政治),現在繫黑絲帶,是又要利用多久?」同時還標出諸如「#他們是救國英雄嗎」、「#販賣屍體的一幫」等關鍵字。金美娜的臉書目前已關閉。 圖/金美娜FB

在這些文字開始傳遍開來後,包括在野陣營在內,各界批判聲不斷,進步派的共同民主黨,更要求金議員下台負責。在接到排山倒海的撻伐後,金議員終於在12月13日,於市議會公開道歉,她表示:「我要對因我的錯誤發文,而內心受傷的各位市民,特別是罹難者家屬鞠躬道歉,我將深切反省。」

在昌原市議會的共同民主黨議員18人提案下,金議員的發言爭議被提交到倫理特別委員會,討論懲處,但對此,作為中央執政黨、同時也是昌原市議會最大黨的國民力量,卻未發表任何評論,保持緘默。

而就在罹難者家屬正式組成協議會、並與公民團體串聯後,國民力量國會議員權性東說道:

「參與連帶和民主勞總都參與其中…像現在這種公民團體透過組織結合,來脅迫政府的方式,應該被揚棄,因為會出現像世越號船難那樣,被消費政治衝突,還有成為被公民團體濫用為私吞手段的可能性…」

參與連帶與民主勞總,都是具進步派色彩的公民與工會聯盟。權性東認為,這些組織由於具特定政治傾向,是意圖藉慘案在利用罹難者家屬,來對保守派發動政治攻勢。

慘案發生至今,儘管多家民調都顯示,過半以上的南韓民眾認為「政府慘案處理不力或迴避責任」,但仍有為數不少的人,無法理解罹難者家屬要求尹總統公開道歉與釐清真相,認為家屬會猛烈批判當權者,甚至和在野陣營立場一致,最終的目標只是要取得高額賠償金。類似情況,在8年前的世越號船難發生時已上演過。

梨泰院慘案後第49日。 圖/記者楊虔豪拍攝提供
梨泰院慘案後第49日。 圖/記者楊虔豪拍攝提供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對此,罹難者李珠英的父親李正民回應:「慘案後,要負責任的人,迴避了責任,(行政安全部長李祥敏說)當時若有警察,慘案仍會發生;總統從未跟作為被害人的遺族見面並道歉,他只是去了沒有家屬在的焚香所,或前往宗教儀式,徒具形式地道歉。政治人物還透過社群媒體,把用連嘴巴都裝不下的話,來侮辱罹難者家屬協議會…」

「有哪個政治人物,會把犧牲者當作毒品犯對待,然後還把罹難者家屬協議會,看作反政府勢力呢?」作為罹難者家屬協議會副代表的李正民,不滿地反問道。

要求共享聯絡方式,讓家屬能互相交流,卻未獲得正面回應,一切都是個別家屬透過在網上尋找與接觸,還有接到律師團體「為了民主社會的律師聯會」主動提案召開家屬懇談會的消息,才順利聚集起來。

目前158位罹難者中,只有130人的遺族順利串聯,其餘還未順利連絡上。李正民強調:「對此,政府毫無任何支援,也沒給我們罹難者家屬任何資訊。」

而上週五(12月16日),慘案經過49日(南韓亦注重的「七七四十九天」)後,罹難者家屬在公民及宗教團體的陪同下,於事發現場前的梨泰院路上,以「請記住我們」為名,舉行追思祭典。

值得注意的是,這回追思會上大部分的罹難者照片與姓名,都一一透過投影幕播放出來,公開唱名並供現場人士致哀。

事實上,部分家屬認為在慘案發生後的初期,政府於各地設置的焚香所,連罹難者遺照或牌位都未放上,不僅敷衍,也是對已逝親人的一種侮辱。如今在家屬協議會、公民團體與宗教界共同舉行的49日追思會上,透過對罹難者的唱名,讓得大眾能更深刻認識與記憶慘案,也讓部分家屬的遺憾能稍微被抹除。

「有哪個政治人物,會把犧牲者當作毒品犯對待,然後還把罹難者家屬協議會,看作反政府...
「有哪個政治人物,會把犧牲者當作毒品犯對待,然後還把罹難者家屬協議會,看作反政府勢力呢?」作為罹難者家屬協議會副代表的李正民,不滿地反問道。 圖/記者楊虔豪拍攝提供

12月14日,一名遇難者家屬在聯合哀悼祭壇前悼念失去的親人。 圖/歐新社
12月14日,一名遇難者家屬在聯合哀悼祭壇前悼念失去的親人。 圖/歐新社

但同一晚,尹總統本人並未出席追思會,反而和第一夫人金建熙,前往首爾市仁寺洞附近的中小企業商人的促銷商品展示會造訪攤位。尹總統拿起酒杯結帳,並對現場記者展示。他歡喜地說道:

「因為我喜歡酒,就買了酒杯,哈哈…」

相較於在野的共同民主黨與正義黨,皆有多名國會議員參與,尹總統與幕僚,還有執政的國民力量議員則完全缺席,也引發不少批判,指責尹總統和執政黨缺乏對罹難者家屬的關心,更迴避面對面接觸。

而在12月19日早上,國務總理韓悳洙閃電造訪位在距離事故現場僅200公尺、靠近地鐵綠莎坪站的焚香所,希望能焚香悼念,卻遭現場多位罹難者家屬的阻擋。

「請政府先正式道歉再過來!請總統道歉再過來!」家屬張開雙手阻擋並說道。這個情景,讓韓總理甚為難堪。最後他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辛苦了!」然後轉身離開。

「都突然來到這了,那是不是該說聲對不起?」李正民不滿地說道。他表示:「我們不知道他(韓總理)為何而來,我們也不得不懷疑,他到底有多少誠意。」

圖為12月5日,尹錫悅夫婦出席早餐祈禱會。 圖/歐新社
圖為12月5日,尹錫悅夫婦出席早餐祈禱會。 圖/歐新社

已故韓星李智韓的母親趙美恩,對警方事前的無作為表達氣憤,痛批罹難者宛如「被活埋」...
已故韓星李智韓的母親趙美恩,對警方事前的無作為表達氣憤,痛批罹難者宛如「被活埋」,要求尹錫悅總統道歉並主持公道。 圖/記者楊虔豪拍攝提供

政府高層接連顯露出的態度,讓家屬感到失望與憤怒。當記者當面向罹難韓星李智韓的母親趙美恩提問,是否還對尹總統與政府抱持最後的期待或希望,她回應:

「我現在後悔,把票投給尹錫悅總統了。會舉辦七七四十九日的祭典,是希望我們孩子的靈魂,能前往幸福之處,但尹總統最終都沒出席。他買了酒杯,顧著露出牙齒歡笑著,跑去參加其他聖誕節點燈儀式,弄得我們很憤怒。」

「但就算道歉機會錯過了,為我們罹難者家屬思考,往後要該如何是好,我認為這是總統的義務。」趙女士說道。

就在12月13日深夜,一名在慘案生還的高中生失蹤,家人報警搜尋,最後在一棟汽車旅館發現其遺體,死因研判為輕生。這名學生在慘案當天,和朋友一起前往梨泰院,最後朋友罹難,這名學生也一度受傷,而在醫院接受治療。很可能因為承受巨大心理創傷,卻無法及時獲得諮商與協助。

此番情況下,政府高層人士的一言一行、外部人士的各種流言蜚語與攻擊性留言,都極可能對罹難者家屬與生還者產生負面影響,但如何系統性地協助家屬與生還者克服心理壓力,在慘案發生後近兩個月的現在,政府並未擬出具體的長程計畫,這使得家屬只能概括承受,或尋求公民團體協助。

「現在因創傷而煎熬的遺族和生還者,承受的痛苦相當沉重,有生還學生選擇走上絕路,就顯示創傷沒能被治療。政府似乎對創傷沒有基本了解,就是因為採取放任而撒手不管,才發生這樣的事,這讓我們不得不深感憂慮。」作為罹難者家屬協議會副代表的李正民說道。

梨泰院萬聖節慘案發生至今,民間與政界,對罹難者、生還者與家屬的「二度傷害」,至今仍不時上演。儘管每天仍有許多人前往事發現場與焚香所弔唁,並遞上溫暖的聲援力量,但連串言語攻擊與指責的背後,還有缺乏完整的心理支援,也凸顯出社會安全領域脆弱且亟待修補的一面。

11月1日,民眾演奏小提琴哀悼梨泰院遇難者。儘管每天仍有許多人前往事發現場與焚香...
11月1日,民眾演奏小提琴哀悼梨泰院遇難者。儘管每天仍有許多人前往事發現場與焚香所弔唁,並遞上溫暖的聲援力量,但連串言語攻擊與指責的背後,還有缺乏完整的心理支援,也凸顯出社會安全領域脆弱且亟待修補的一面。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專題】韓國梨泰院萬聖節慘案

為梨泰院請命:悲泣無助的遺族…能得到合理究責嗎?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11月29日,一名在梨泰院慘案失去24歲女兒的父親,在靈堂悲傷痛哭。 圖/路透社

梨泰院第49天:南韓政府漠視與遺族遭受的「二次傷害」

2022/12/23
貨物連帶罷工初期,港口與貨櫃集散地即陷入癱瘓。 圖/美聯社 

南韓貨運大罷工:政府無視訴求的強制開工,司機何去何從?

2022/12/08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梨泰院罹難者家屬與律師,除了要求尹錫悅總統公開道歉之外,並呼籲落實真相調查與究責...

為梨泰院請命:悲泣無助的遺族…能得到合理究責嗎?

2022/11/23
圖/美聯社

你不准搭機採訪!尹錫悅排擠MBC的「媒體打壓爭議」

2022/11/11
圖/路透社

梨泰院的謊言:警察高層無視危機...誰滅證?誰卸責?

2022/11/10

最新文章

在非洲,加密貨幣是讓民眾看到希望,希冀可以取代法幣作為交易媒介的必需品。圖為示意...

加密貨幣未死:非洲抵抗歐美金融霸權的新希望?

2023/01/17
英國政府以原本既有的廣電制度規範,以及面對串流產業興起的應對、同時改革創新傳統電...

英國電視大匯流?傳媒串流化、串流走向納管的影視革新路

2023/01/16
中國藉由在世界各地廣設海外警察局,暗地裡建立起了一個超越中國領土範圍的恐懼牢籠。...

老大哥的無限天網:中國「海外警察局」大舉入侵歐洲

2023/01/11
許多俄國孕婦前往半個地球之遙的阿根廷「生產旅遊」。圖為示意圖,兩名正在接受檢查的...

逃向自由的阿根廷?戰爭出逃的俄羅斯孕婦「生產移民潮」

2023/01/06
圖為 2008 年,加拿大破冰船在北極地區航行,包括西北航道。 圖/美聯社

西北航道通行後的「北極未來」?從1914年南極堅忍號說起

2023/01/05
6月11日的烏克蘭東部前線,一位烏克蘭坦克兵。 圖/路透社

凝視動盪的2022:轉角編輯室依然不可能寫完的國際新聞?

2022/12/3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