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過去24小時/國際鏡頭一周間(1128-1202)

2016/12/02 轉角24小時

 

【2016.12.02 法國

4%的決斷:法國總統歐蘭德棄選連任

由左到右:《解放報》,「不再有我」;《費加洛報》,「劇終」;《巴黎人報》,「歐蘭...
由左到右:《解放報》,「不再有我」;《費加洛報》,「劇終」;《巴黎人報》,「歐蘭德放棄『正常』」(歐蘭德曾稱比起暴走的薩科奇,法國更需要像他一樣的「正常人總統」)。

民調支持度僅剩4%的現任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周四晚間突然現身電視,並宣布「為了社會黨與左翼著想」,自己將放棄於明天春天的總統選戰中尋求連任;歐蘭德毫無預警的棄選宣布,讓法國政府提前進入了看守階段,歐蘭德本人亦成為二戰之後,首位放棄連任的法國總統。

權力與運作權力,並未讓我失去神志。而今天,我很明白我的參選,將會為(社會黨)大多數帶來怎樣的風險。因此,我已經決定不在尋求總統一職的連任。

透過電視的聲明演說,法國總統歐蘭德於12月1日晚間,出乎法國社會意料地宣布了自己「放棄連任」的消息。《世界報》報導,在周四之前,法國左翼幾乎沒人認為歐蘭德還有贏得連任選戰的機會,但也沒有人料到歐蘭德會突如其來地退出競爭行列。

2012年擊敗前任總統薩科奇(Nicolas Sakorzy)而入主愛麗榭宮的歐蘭德,其任內不僅未能有效刺激法國經濟的低迷成長,長期的高失業率與國家赤字問題,歐蘭德也束手無策;與此同時法國在過去兩年內,接連遭逢多起重大的恐怖攻擊事件,因應而生的反恐焦慮與排外恐慌,同樣重挫了歐蘭德的政壇聲望。

根據Ipos的民調結果顯示,歐蘭德上台初期的施政滿意度曾高達63%,然而隨後的75%富人稅爭議(年收超過100萬歐元者,需繳納75%的高額稅)卻讓歐蘭德開罪於商界與右派,儘管該項政策已於2015年黯然取消,但部份企業的出走與依舊無法解決的國家赤字,仍讓歐蘭德成為各方指責的對象;加上後來他不顧憲政倫理、強行推動勞工法改革的作法,也讓支持社會黨、力挺歐蘭德當選的左派選民「深感背叛」,因此歐蘭德的民調也一路暴跌——直到今年11月,歐蘭德的施政滿意度更來到了不可思議的「4%」,創下了法國政壇的最慘記錄。

歐蘭德表示,自己在任內「問心無愧」,像是在2013年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成果,就讓他倍感驕傲。

在過去,法國雖然承認同性戀伴侶於「民事結合」的權利,但他們仍無法享有婚姻地位,伴侶也無法領養小孩、申請人工受孕與代理孕母——而社會黨與歐蘭德在2012大選中,也就站在了「多元成家、婚姻平權」的政策修正一方。

歐蘭德上台後,社會黨政府也在2013年推出了同志婚姻合法化的修法方案,但這項政策卻引發了右翼保守派與天主教社群的反撲,譴責歐蘭德的作法「毀棄傳統婚姻、破壞家庭價值」。在當年5月的修法過程中,婚姻平權派與「法國護家盟」也各自發起了多次「包圍巴黎」的抗爭行動,正反雙方都號召了近百萬人湧上街頭,激烈的意見對立也讓街頭風起雲湧。

不過在歐蘭德的力撐之下,社會黨最終仍在「部份妥協」(擱置代理孕母申請的條款)後,通過了同婚合法的法案,讓法國成為全球第14個同婚合法的國家;只不過受到挫敗的反同婚團體仍未放棄,直到今年秋季都曾號召萬人上街,企圖對辯論中的右派總統聯合初選施壓,以達到撤銷同志婚姻權或收養權的目的。

另一面,民調崩盤的歐蘭德,也讓面臨大選壓力的社會黨倍感不安,在過去半年以來,社會黨內就曾發動過多次逼宮行動,希望讓歐蘭德「放棄無謂的連任幻想」,而社會黨也能透過推出新面孔參選,修正歐蘭德施政的無能形象。因此,社會黨也在今年年初通過了決議,逼迫原本因連任而無須再通過初選的歐蘭德,重新回到初選隊列——然而即使得難堪地以現任總統的身份參與黨內初選,歐蘭德也未曾表態放棄,直到12月1日,他的連任之路才在眾人意外中暫告落幕。

隔海觀戰的英國《衛報》認為,歐蘭德政府之所以全失民心,最主要的問題在於政策搖擺不定,而歐蘭德本人更給人「優柔寡斷的負面印象」。其中除了勞工法與75%富人稅的改革失敗,歐蘭德對於私生活的紊亂處理,更時常暴出濫權或洩密的花邊爭議。

在2014年1月份,歐蘭德曾被法國八卦雜誌跟拍到「偷情證據」。當時歐蘭德瞞著交往7年的記者女友崔威勒(Valérie Trierweiler),而與年輕演員嘉葉(Julie Gayet,雙方現在還在交往)發生情愫。但不巧的是,歐蘭德一次騎著機車離開愛麗榭宮前往嘉葉公寓幽會時,卻給狗仔隊給逮個正著,新聞曝光後轟動各方,被瞞鼓裡的崔威勒也因情緒崩潰而住院,雙方不久後也宣告分手。

直到此刻,歐蘭德的風流韻事都還只是「花邊消息」,但崔威勒卻在雙方分手之後的隔年9月,發表了紀錄兩人相戀最後18個月的回憶錄——《感謝彼刻》(Merci pour ce moment)——這本回憶錄雖然已「感謝」為書標,但內容卻踢爆了歐蘭德在檯面下嘲笑窮人與老左派的政治言說,而無力回應的歐蘭德一時之間也在支持者中失去信任。

事過境遷,為了爭取連任機會的歐蘭德,卻遭遇到了另一重挫:兩名與歐蘭德過從甚密的《世界報》記者發表了爭議新書《一個總統不該說這些...》(Un président ne devrait pas dire ça...),內容記錄了歐蘭德5年任上,對兩名記者透露的各種國家內幕與感想,內容包括了歐蘭德私下對政敵的賤嘴攻擊(薩科奇是「矮人版戴高樂」),法國總統亦爭議地認為「伊斯蘭正在侵蝕法國」,並向兩位記者透露了法國空襲敘利亞的等機密計劃。

《一個總統不該說這些...》再度讓歐蘭德引火上身,媒體亦稱這本書是「政治自殺」或「歐蘭德從政的送終之作」。書中記錄歐蘭德的各種偏頗言行,也讓社會黨內群情激憤,而國會右派亦譴責歐蘭德透露敘利亞任務情報的作法「等同洩密」,更威脅要發起彈劾案拉垮歐蘭德。

不過最終,歐蘭德還是選擇了自己退場。外界認為,歐蘭德可能會轉而支持總理瓦爾斯(Manuel Valls)接任參選,但在社會黨內被認為「傾右」的瓦爾斯,卻因為強行推行勞工法與工時改制,以及一再爭取因恐攻而無限延展的緊急命令,而讓傳統左翼多有怨言,因此在明年1月的社會黨初選之前,法國的左派也將因歐蘭德時代的落幕而再掀「政治內戰」。

4%的決斷:法國總統歐蘭德棄選連任 圖/法新社
4%的決斷:法國總統歐蘭德棄選連任 圖/法新社


 

【2016.12.01 印度】

全體肅立!印度最高法院:看戲前起立唱國歌

全體肅立!印度最高法院:看戲前起立唱國歌。 圖/歐新社
全體肅立!印度最高法院:看戲前起立唱國歌。 圖/歐新社

全體肅立!印度最高法院:看戲前必須起立唱國歌。

印度最高法院本周裁決:未來印度境內的所有電影院,必須在正片開始前演奏國歌,而在場的所有人都必須起立向國旗與國歌致意,以培育民間的「愛國精神」。最高法院表示,尊重國歌與國家是憲法規定的國民義務;但早在今年10月,一位知名的印度身障網球選手才因無法在電影院中起立唱國歌,而遭一旁的愛國觀眾侮辱攻擊。因此,最高法院此刻的決定,也引發輿論對於「愛國主義」的討論與質疑。

根據裁決,印度全境的執業電影院,將有10天的調整寬限期;之後,每一部院線電影播放前,戲院都該先演奏52秒的印度國歌並配上國旗飄揚的影片,同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應該起立致敬,以展示自己對印度的熱愛與對國家象徵的敬意。

人民應該體認到自己生在這個國家,並展示對於國歌與國旗的尊重。

印度最高法院指出,憲法中對於尊重國家象徵(國旗、國歌)的立場非常清楚,並不容許「以個人的自由為名」擅作扭曲解釋:

支持普世主義很好...但人們必許感受到對自己國家的認同感...你是誰?首先,你就是一個印度人。在別的國家,你尊重他們的規矩;但在印度,為何你無法為整體著想而自我規範呢。

但為何最高法院連看電影唱不唱國歌都要管?最一開始的意見,竟然來自於一名退休工程師的訴訟。根據《印度快報》的報導,這次的電影院國歌風波,是78歲的愛國老人喬克賽(Shyam Narayan Chouksey)所發起。喬克賽自稱日前在老家的戲院看電影時,曾因電影院演奏國歌而起立,但當他準備唱國歌時,卻被後排的年輕觀眾辱罵「別擋住螢幕」,自認愛國的他「感到非常傷心」,所以才會發起公益訴訟,要求最高法院透過憲法「以正風氣」。

喬克賽表示,尊重國旗、國歌起立,都是他從小遵從的愛國道理。但「世風日下」,在他眼中,目前的印度社會對國家象徵缺乏尊重,除了電影院裡對國歌演奏的散漫外,連路邊攤的免洗餐具都能胡亂印上國歌歌詞,「這些現象都讓我很受傷」。

與台灣過去電影院的國歌演奏相仿,印度也曾視戲院裡的國歌影片為愛國教育的一部份。媒體《印度第一》報導,印度電影院播放國歌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當時與中國在藏南邊境交戰的印度政府,為了提振民心士氣,曾通令各邦於娛樂場所放奏國歌;但這項命令並未徹底落實,戲院也因節奏考量而把國歌挪移到片尾播放,但國歌播放時觀眾大多準備散場,因此這項政策也落於敷衍而被逐漸拋棄。

在最高法院裁決之前,唯有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與果阿邦(Goa)明文表示「電影院應該放映國歌」,其他地區則自主規範。然而隨著近年印度民族主義與愛國情緒的高漲,戲院裡因國歌而起衝突也時有所聞。

今年10月份,曾代表印度參與澳洲網球公開賽輪椅網球組的身障選手查圖維帝(Salil Chaturvedi),就在媒體上披露自己因國歌受辱的故事。當時查圖維帝與夫人正在果阿邦的一間電影院看戲,但因為院內並沒有無障礙設備,他只能被工作人員抱到座位上就定位。但當燈光落下、放映間開始演奏國歌時,下半身癱瘓的查圖維帝卻無法起身「肅立」,此時後排的一對觀眾竟以為他「故意不起立」而重拍他的後腦杓,並高聲辱罵他「不愛國」。

在旁人介入後,這對「國歌糾察隊」才發現查圖維帝的身障狀況,並在道歉後倉皇離開現場,但這一場風波卻讓查圖維帝感到不可思議,並質問:「難道我必須別著『我是殘障』的臂章才行嗎?」

查圖維帝的國歌風波,讓印度輿論開始反思「眼下的愛國情緒,是不是太過頭?」在過去的一年裡,印度各地出現了多起印度教極端主義者所引發的種姓騷動,而在喀什米爾省的騷亂,亦引發印度與巴基斯坦的關係緊張。種種因素與威脅,都讓印度社會——甚至影視產業——陷入了愛國主義的熱浪之中。

《印度快報》表示,目前最高法院僅通令全國「看電影前要唱國歌」一事,但沒說不唱或不播國歌者會觸犯怎樣的法律責任?各種規範與懲罰則交由各邦自主決定。


 

【2016.12.01 哥倫比亞】

和平終於來了!哥倫比亞-FARC二次和平協議過關

和平終於來了!哥倫比亞-FARC二次和平協議過關。 圖/美聯社
和平終於來了!哥倫比亞-FARC二次和平協議過關。 圖/美聯社

和平終於來了!哥倫比亞-FARC二次和平協議過關。

52年的血腥終於結束,哥倫比亞政府與左翼游擊隊「FARC」的和平協議,終於在當地時間11月30日晚間透過國會表決,正式過關。原本雙方在今年年中就已簽訂了「最終和平協議」,但該協議卻在10月2日的全國公投中遭到民眾否決。不過在哥國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與FARC領導層的力推之下,雙方仍緊急地協調出修正版的和平協議,並於11月25日重新締約。而這新版的協議也不再經由公投決定,並在11月30日成功地在國會取得一致支持,哥倫比亞等待已久的和平,自此正式生效。

根據《美聯社》報導,在桑托斯總統的力挺之下,二版的和平協議在周三國會參、眾兩院表決中,也以「全票支持」的結果順利通關;而先前指責這份協議對「恐怖份子」太過寬容的前總統烏里韋(Alvaro Urirbe),雖然在10月份的公投後聲勢大漲,但作為現任參議員的他,並未有效地介入桑托斯的後續談判,即便對於二次協議的結果「相當不滿」卻也毫無辦法,因此在稍早的參議院表決中,烏里韋也只能以退席為抗議,而無力狙擊和平協議的闖關。

哥倫比亞國會的批准,也正式為這場歷經52年的內戰劃下句點。自從1964年成軍之後,活躍於農村地區,主打共產革命的FARC部隊與哥國政府的無盡衝突,共計造成22萬人死難、700萬人流離失所;但在和平協議生效後,FARC手下目前的7,000多名武裝戰士,也將全面解甲,並配合哥國政府、國際組織的過渡監管與再生訓練。

在二次協議之前,哥倫比亞政府與FARC的和談,曾在10月2日的全國公投中,以50.2%反對、49.8%支持的結果,否決掉了桑托斯政府的和平提議。當時的反對派意見認為,桑托斯為了和談而和談的態度,給了FARC太多利多與讓步,和平協議內不僅讓FARC的武裝部隊得以以「特殊條例」免於入監,政府甚至還得分給FARC為期兩屆的10國會保障席次。考慮到FARC所犯下的戰爭罪行尚未釐清,種種政治妥協也讓部分受難者與反對派政黨難以接受。

然而桑托斯總統在二次和平協議中,雖然針對了FARC戰士的解甲問題(將被限制居住於指定的的農村地區)與財產充公問題有所修正,和平協議的內容也不再堅持納入憲法條款;但針對FARC戰士免入獄的「變相特赦」,卻未依反對派要求而緊縮,而最具爭議的參政保障權,也絲毫未動。

雖然在公投之前,桑托斯總統曾多次表示「拒絕協議就是拒絕和平」;但當10月2日的公投結果不如預期時,桑托斯的態度也有所軟化,並表示人民只是「拒絕條款文字」而非「拒絕和平」,因此當局仍有繼續談判並修正協議的空間。

不過當桑托斯總統與FARC在11月底簽訂了二版的和平協議之後,哥倫比亞政府則迴避了反對派的呼籲,而拒絕為新版內容再啟公投。桑托斯表示,政府已經遵照人民的意見指示作了,考慮到與FARC和談破裂的風險,以及10月公投之後,嚴重被撕裂的社會氣氛,哥倫比亞政府才判斷:由國會審核、通過即可。

另一方面,桑托斯政府與FARC的和平協議,雖然沒能再10月份的公投過關,但隨後挪威的諾貝爾委員會卻仍將把2016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桑托斯,以作為對哥倫比亞和平進程的肯定。

在國會通過和平協議後,重新完成任務的桑托斯,也將信心滿滿地飛赴挪威,參加12月10日的諾貝爾獎頒獎典禮;但或許是考量FARC過去參與恐怖攻擊的政治爭議,諾貝爾委員會僅將和平獎頒與代表哥倫比亞政府的桑托斯總統一人,而沒把獎項同時授予談判對口FARC,並在面對記者詢問時,以「我們不對未得獎者發表評論」迴避表態。


 

【2016.11.30 古巴】

永別了!總司令:古巴百萬人送別卡斯楚

永別了!總司令:古巴百萬人送別卡斯楚。 圖/美聯社
永別了!總司令:古巴百萬人送別卡斯楚。 圖/美聯社

永別了!總司令:古巴百萬人送別卡斯楚。

前古巴領導人菲德爾.卡斯楚,上周五晚間以90歲高齡辭世。他死後兩天即按遺願火化,但為了向這位「革命的司令官」致意,古巴政府周二也在哈瓦那舉辦了盛大的悼念儀式,現場除了悼念的百萬民眾,拉美各國的左翼政要也紛紛與會,但昔日與古巴交好的中共、俄羅斯、北韓與越南主要領導人卻紛紛缺席,僅派出二線高官前往致意。

他已完成自己在這個世上的任務了。

在哈瓦那,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如此送別卡斯楚。在拉丁美洲,卡斯楚與古巴革命一直被左翼視為反殖民、反帝國主義的抵抗旗幟,也因此在他死後,一票拉美的左翼政府領導人——包括馬杜羅、厄瓜多總統科瑞亞(Rafael Correa)、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嘉(Daniel Ortega)——也都趕來和卡斯楚道別。

然而當台上的領導人與台下的百萬古巴民眾同聲呼喊「菲德爾萬歲!」、「我們都是菲德爾」、「革命不息」...等口號的同時,在冷戰時期同屬「共產集團」而與卡斯楚並肩作戰的俄羅斯、中共、北韓與越南,其國家領導人卻紛紛因故而缺席。

曾是古巴最大靠山的俄羅斯表示,因為總統普丁的「行程繁重」無法排出空檔遠渡重洋,因此僅由杜馬議長率領代表團赴古致意;而曾受古巴大力聲援越戰的越南,以及中共、北韓等,國家領導人也都沒有出席。

另一方面,曾是古巴「頭號大敵」的美國,雖然在歐巴馬任內雙邊關係已修復不少,但如何應對卡斯楚的喪禮,卻仍觸動著華府政局的敏感神經。

在卡斯楚逝世消息傳來後,白宮方面雖然已「複雜的兩國歷史、微妙的情緒時刻」來帶過美古之間的對抗歷史,但歐巴馬向卡斯楚遺族表示哀悼的作法,仍引發多政壇保守派的騷動,包括川普,或者是共和黨內古巴裔新星盧比奧(Marco Rubio,古巴難民第二代),都質疑歐巴馬政府:「怎麼會為獨裁者哭墳?」

而或許是政壇壓力,又或許顧及國內因卡斯楚掌權而流亡到美國的古巴裔社群的情緒,歐巴馬政府才沒有派出悼念特使,僅由駐哈瓦那美國大使館的臨時代理大使德勞倫蒂斯(Jeffrey DeLaurentis),以及負責美-古修復關係密談的國家安全助理顧問羅德斯(Ben Rhodes)代表出席。

雖然美國與古巴的外交關係,已重新在2015年正式正常化,美國駐哈瓦那的大使館也於同年掛牌恢復,但以共和黨為主的美國國會,仍對於歐巴馬政府片面解禁古巴的作法相當不滿,因此今年年中被提名為駐古巴大使的德勞倫蒂斯,也遲遲無法通過國會的正式任命而接任,至今只能以「臨時代理」的身份處理外交事務。

而在歐洲方面,儘管歐洲執委會已表示,考慮國際現實「已不會稱卡斯楚為獨裁者」,但由於古巴國內仍有人權紀錄不良的疑慮,加上中、東歐的歐盟會員國,仍無法認同卡斯楚在冷戰時其為蘇聯統治的搖旗吶喊(例如捷克就因卡斯楚力挺蘇聯鎮壓布拉格之春,而無法接受卡斯楚),因此歐盟各國對卡斯楚的喪禮大多低調面對;唯有左翼的希臘總理齊普拉斯( Alexis Tsipras)飛抵古巴,並表示要親自「送總司令最後一程」。

此外與會的50國領袖中,南非總統祖瑪(Jacob Zuma)與辛巴威總統穆加比(Robert Mugabe),也格外引人注目。現年92歲,以獨裁與財政運作不良而聞名國際的穆加比表示,古巴的革命以醫療與教育援助的方式輸出到了辛巴威,其成果也讓辛巴威民眾感念至今。

而也曾伴隨曼德拉(Nelson Mandela)身邊抵抗白人種族隔離政策的祖瑪,亦重新感謝了古巴與卡斯楚對於非洲民族獨立運動的支持,而曼德拉生前也總是對眾人強調古巴革命對於南非覺醒啟發的敬意與感謝。

卡斯楚的骨灰將在周三被送到古巴東南大港聖地牙哥(Santiago de Cuba),並在三日的公開悼念後長眠於此。在古巴革命戰爭期間,聖地牙哥一直是卡斯楚等人的活躍地區,而1959年1月1日時,卡斯楚也是在此地宣布「革命的勝利」。


 

【2016.11.30 美國】

嚴冬的對抗:北達科他油管抗爭,撤離?斷糧?

嚴冬的對抗:北達科他油管抗爭,撤離命令?斷糧命令? 圖/路透社
嚴冬的對抗:北達科他油管抗爭,撤離命令?斷糧命令? 圖/路透社

嚴冬的對抗:北達科他油管抗爭,撤離命令?斷糧命令?

因建設路線侵犯北達科塔原民保留區水源地、傳統靈場的「達科他通道」(Dakota Access)輸油管計劃,過去三個月內激起了全美環團、民權人士、原民團體的怒火。至今,達州政府已逮捕了575名示威者,但即便當地已入冬降雪,前線的抗爭營地仍堅持不退,而達科他州長週二更以「風雪將至」為由下達「安置命令」——但這則命令傳到前線,卻是要執法部隊封堵抗爭團體的補給路線,以利用嚴冬與斷糧,逼迫反油管抗爭的撤退。

在北達科他的抗爭現場,目前氣溫已降到-3°C並連續多日降雪,而反油管示威者的抗爭基地「Oceti Sakowin」(當地的蘇族語,意指「七部落會議火炬」)也被一層白雪所覆蓋。

但這場白雪,卻讓堅持驅離示威者的地方政府有機可乘。根據《路透社》在當地時間29日上午11時得到的消息,北達科他州州長達林普(Jack Dalrymple,共和黨籍)在確認天候狀況不佳後,即以「安全考量」對Oceti Sakowin營地發佈「強制撤離令」。除了驅離行動繼續外,前線執法人員也接到指示:封鎖營地聯外的一切運補,讓嚴冬逼退這些反油管的抗議群眾。

《路透社》表示,連續三個月的油管抗爭,已讓地方政府感到莫大壓力,因此這場寒冬大雪,也才成為當局借力使力、趁勢逼退示威者的「天賜良機」。

然而第一波封鎖消息出來後,北達科他州政府也遭到激烈的輿論指責,在嚴冬中封鎖物資補給的作法,亦被質疑為對抗爭民眾的消極謀殺;因此,在壓力之下,達林普也在同日下午態度軟化,並透過辦公室出面澄清:

州長只是為大家的安全好。

發言人表示,州政府只是擔心暴雪會影響前線抗爭與執法者的安全,因此才會下達撤離命令;但更新指示後,前線的國民兵與州警雖不會封鎖道路,但任何意圖運補抗爭者營地的車輛,都將被北達科他政府施以1,000美金以上的重罰。換句話說,當局意圖以斷糧、斷援來逼退示威者的作法仍將繼續。

對於北達科他政府來說,這條總價38億美金(新台幣1228億)、總長超過1825公里的輸油管,將大幅振興其境內的頁岩油工業;但油管途經的立岩蘇族部落(Standing Rock Sioux Tribe)卻質疑輸油管的環評有問題,其路線不僅經過重要的部落水源地,原民的祖先靈地亦有受到工程打擾、甚至汙染的疑慮。

另一方面,北美的原民團體也認為,這條油管的徵收用地,大多是北美印地安人在19世紀遭到美國聯邦政府強行掠奪的土地,而如今,在土地歷史正義未明的同時,美國各級政府卻擅自釋出爭議土地的所有權給石油開發商,回到祖先之地「守護環境」的他們,卻被冠上了「擅入私有土地」的罪名,而遭州警、國民兵強勢鎮壓。

反油管抗爭自今年夏天一路打到了冬季,但警民的衝突卻因氣候關係而更加惡化。在上個星期,負責鎮壓的國民兵與州警就在-2°C的冬夜中,用水砲車鎮壓示威者,並造成十數人失溫送醫,而其中一名示威女性,更被警方的震撼彈所擊中重傷,目前仍有節肢的可能。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自今年8月抗爭白熱化以來,北達科他州已逮捕了575名示威的「現行犯」,但陸續湧入的抗者犯,卻遠超出地方法院所能負擔,包括法官、檢察官、書記,或者是開庭、審判的時間表,都因案件暴增而陷入癱瘓。因此,北達科他州立法院也準備向議會申請150萬美金的緊急預算,以消化油管抗爭的大量案件。

不過北達科他州為了私有開發的爭議,大動作地調度國民兵與執法機器對抗公民團體一事,也引發了各界的負面觀感。例如知名歌手尼爾.楊(Neil Young)本周就發表了公開信,抨擊北達州政府的作法「是用納稅人的錢,來當財團的打手」,並公開呼籲歐巴馬總統出面調停。

由於達科他通道油管計劃,是由聯邦政府同意並委由美國陸軍工兵團承包工程,因此各方環團也曾促請歐巴馬總統透過行政命令「立即停工」;但歐巴馬本人雖然曾於本月初承諾「正在評估油管繞道的可能」,但聯邦政府的評估建議後來就沒了下文。

另一方面,環團方面也擔心,在明年1月川普上台後,聯邦政府更將一面倒向石化開發方。在日前的政策宣示中,川普曾指定頁岩油與乾淨煤(clean coal)為新一波美國的重點產業。


 

【2016.11.29 韓國

三度道歉,所以朴槿惠辭職了嗎?

事實上朴槿惠並未對「請辭一事」設下時間表,反而是她的一席話又再度攪亂了新世界黨的...
事實上朴槿惠並未對「請辭一事」設下時間表,反而是她的一席話又再度攪亂了新世界黨的內亂氣氛。 圖/路透社

三度道歉,所以朴槿惠辭職了嗎?

因縱容親信崔順實干預國政的韓國總統朴槿惠,29日下午在韓國召開第三次道歉記者會,期間朴槿惠除了再次就崔順實案向韓國民眾致歉外,亦在黨內黨外的逼宮浪潮下,鬆口表態「願由國會決定自己的去留」;這段發言,遭部分華文媒體以「南韓總統朴槿惠辭職」為標題發送,但事實上朴槿惠並未對「請辭一事」設下時間表,反而是她的一席話又再度攪亂了新世界黨的內亂氣氛。

《韓半島新聞平台》的報導,朴槿惠在29日的記者會上表示:

...包括縮短自己任期在內的進退問題,將透過朝野協商後,由國會決定,若最後通過,將自行下台,並請求國會尋找能安定移轉政權的方法...。

然而朴槿惠的發言相當模糊,因此各方的解讀也有所不一。

《華盛頓郵報》駐韓特派菲費爾德(Anna Fifield)認為,在「最快」的狀況下,周五韓國國會的彈劾案若是通過,朴槿惠就有可能「馬上辭職」。但韓國也將因此於兩個月內啟動總統大選,對於在野或執政黨都過於匆促。

然而朴槿惠的今日發言,並未針對周五的彈劾有所明示,而是強調「將依照國會與法律的要求」,因此朴槿惠自己的辭職時程表,亦可能與憲法法庭的裁決連動——但若是這樣解釋,朴槿惠的「請辭說」將毫無意義,因為屆時就算她不請辭,通過裁決憲法法庭也將依法罷免她的地位。

透過憲法法庭的程序,結果將曠日廢時——在一般程序下,過會通過彈劾案後,總統將被停權半年以待憲法法庭的裁決結果;但在2004年的盧武鉉總統彈劾案中,憲法法庭卻駁回了國會的彈劾案,反讓盧武鉉的民調絕地逢生。

但與憲法法庭聯同請辭,韓國在野的民主黨仍認為「朴槿惠的記者會只是緩兵之計」;但因倒朴、挺朴而陷入內亂分歧的執政黨——新世界黨——本來周五逼宮的串聯,卻有臨時喊停的可能。部分消息表示,朴槿惠的發言,與黨內籲請其「有秩序的離任」一說相符,因此新世界黨可能會展開朝野協商,以「避免國政混亂」為由,中止周五的彈劾案議程,而回到修憲改總統任期一路讓朴槿惠提早在明年3月下台(朴槿惠原本任期將到2018年。)

目前韓國各黨派仍在積極斡旋之中,朝野各方會有怎樣的妥協或堅持?語帶模糊的朴槿惠會不會「真的辭職」?都有待周五的韓國國會來作下一步的解答。


 

【2016.11.27 法國】

法國右派抬頭?保守派費雍將競選2017總統

法國右派共和黨初選結果,由前總理費雍勝出,將競選2017年的總統大選。 圖/歐新...
法國右派共和黨初選結果,由前總理費雍勝出,將競選2017年的總統大選。 圖/歐新社

11月27日法國共和黨右派初選第二輪結束,最後由法國前總理費雍(François Fillon)以66.5%得票率擊敗得票率僅33.5%的朱佩(Alain Juppé)。此番初選過後,費雍將會代表共和黨競選2017年總統大選,對決極右派國民陣線主席勒龐(Marine Le Pen)——形成保守右派與極右派之間的廝殺,左派越趨邊緣化。

本次聯合初選是法國右派政黨史無前例的第一次,歷經11月20日第一輪投票後,27日的第二輪估計約有超過400萬的民眾參加。前總統薩科奇在第一輪初選以第三名被淘汰後,即宣布支持費雍,對費雍在第二輪的得票有相當程度的助益。初選結果出爐後,費雍在當天晚上於巴黎發表勝利宣言,將競選明年的總統大選:

我想對所有願意保衛國家的人伸出援手,一起守護法國的價值。

面對明年春天將挑戰的對手——極右派國民陣線的勒龐,費雍表示:「我們的勝利是左派失敗的必然結果。而極右勢力將會把法國導向破產。」演講中費雍信誓旦旦表示,他將會戰勝左派與極右派,不再重演他們的失敗。

雖然費雍獲得將近七成的得票遙遙領先,右派政黨的支持者之中也有許多人對費雍感到憂心,認為費雍將很難得到左派選民的支持,尤其過去共和黨一向靠著與左派政黨的聯合才能打敗國民陣線;因此,將左翼也視為敵人的費雍若想要打敗極右翼的勒龐,將會是一場苦戰。而不滿費雍在外交上親近俄羅斯的選民甚至認為,費雍的勝利感覺像是俄羅斯普丁的手伸進法國裡。

現年62歲的費雍,在過去薩科奇執政期間擔任總理職位,其政治立場傾向保守,強調傳統價值與家庭觀、強調法國國民身分認同,對於近年棘手的恐怖主義和難民問題,亦主張強硬的應對手段;這些保守色彩強烈的政見,讓費雍獲得不少保守右派裡面中高年齡層的支持——同時卻也和國民陣線的勒龐有若干重疊。

那麼勒龐方面又是如何看待初選結果?勒龐團隊公開表示:

費雍會是難以應付的對手,我們更希望贏的是朱佩。

勒龐的姪女瑪麗安(Marion Maréchal Le Pen)議員也透露,費雍給他們帶來戰略上的難題。分析家認為,明年大選的主軸之一很可能圍繞在法國身分認同、移民以及安全議題,在這個領域中費雍與勒龐比較難以區分明顯的差距。而費雍的出線亦可能分散掉那些高投票率、高年齡層的老保守派選民。

現任法國總理瓦爾斯在27日表示,他已經做好準備迎接右派的挑戰,而他亦表示過法國面對極右派崛起的危險,針對即將出線的費雍、勒龐,瓦爾斯說:「法國並不需要依靠那些極端自由主義和極端保守主義所提出的辦法。」瓦爾斯的發言似乎意有所指——他所屬的社會黨將在明年1月舉行初選,現任總統歐蘭德亦未表明動向,在支持度低迷、黨內總統人選尚未明朗之際,瓦爾斯或許有意角逐。


 

【2016.11.27 古巴】

卡斯楚遺體火化 將葬於聖地牙哥德古巴

古巴歷史最悠久的哈瓦那大學外,聚集著前來悼念卡斯楚的民眾。 圖/法新社
古巴歷史最悠久的哈瓦那大學外,聚集著前來悼念卡斯楚的民眾。 圖/法新社

古巴革命領袖卡斯楚(Fidel Castro)於11月25日辭世,享壽90歲。卡斯楚的遺體於26日火化,骨灰將於12月4日埋葬在革命的象徵地、位於古巴東南部的第二大城——聖地牙哥德古巴(Santiago de Cuba)。而此地也鄰近卡斯楚出生的小鎮。

卡斯楚過世後,古巴街頭上已經可以見到許多民眾的追悼集會。古巴歷史最悠久的哈瓦那大學聚集了不少前來悼念的學生,表達對革命領袖的追思與景仰。但是在今日的古巴,對卡斯楚的歷史記憶同樣有著世代差異,有許多青年世代認為卡斯楚是個古老過時的獨裁者、阻礙經濟發展的元兇。在公園裡每天早上討論棒球的老古巴人,看著卡斯楚的訃聞說:「今天我們不聊棒球。」而棒球,正是連結著自1960年代以來國家榮耀與領導人奮鬥身影的記憶。在哈瓦那城市追悼集會的一角,一名老人向採訪的外國記者說:

卡斯楚永遠不死,他活在我們每一個人之中。

除了古巴,世界各地也有對卡斯楚離世而感到不捨的人們。墨西哥的古巴大使館外,追思民眾前來線上白玫瑰悼念,還有人身著紅星共產革命的衣裝表達敬意。位於莫斯科的古巴大使館外,同樣有不少民眾前來獻花致意,俄羅斯總統普丁公開讚揚卡斯楚是「忠誠的朋友、時代的象徵」;「碩果僅存」的共產國家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以及走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也紛紛致上悼念。

曾訪問古巴的美國總統歐巴馬,公開發表聲明,向卡斯楚家族表達哀悼之意、並且為古巴祈禱;這一點與準總統川普有所差異,川普直稱卡斯楚是個殘忍的獨裁者。當然也有人對卡斯楚的死歡欣鼓舞——美國邁阿密在街頭辦起了慶祝大會,「歡送」卡斯楚的離世。在美國的古巴移民約有200萬人,其中將近70%居住在佛羅里達州。就在卡斯楚過世後,古巴裔人口最密集的佛州邁阿密,大批的古巴裔民眾上街慶祝,鳴放喇叭、打鼓跳舞,高喊「古巴解放!古巴自由!」這些古巴裔民眾之中,有不少是因為政治或經濟因素而逃離古巴;20年前從古巴逃亡到美國的教師Pablo Arencibia說:「慶祝他人的死亡是一件悲哀的事——但是他(卡斯楚)本就不應該生在世界上。」他又補充說道:

現在我們可能要替撒旦擔心了,因為卡斯楚下了地獄,將要奪取撒旦的政權!

美古雖然破冰,但還存在著一些矛盾與問題。最為外界矚目的是明年1月川普上任後,將會如何處理與古巴之間的關係。而卡斯楚的繼任者勞爾,2018年也將要面臨政權交棒的他,是否也有機會訪問美國、又如何處理國內經濟問題,值得後續觀察。卡斯楚曾經說:「太陽的時間久了,終究要熄滅。」象徵著古巴革命、象徵著國家的父親,卡斯楚死後的古巴,未來還要繼續走下去。


 

【2016.11.26 古巴】

古巴強人卡斯楚逝世 享壽90歲

古巴革命領袖卡斯楚病逝,享壽90歲。 圖/歐新社
古巴革命領袖卡斯楚病逝,享壽90歲。 圖/歐新社

古巴革命領袖卡斯楚(Fidel Castro)病逝,享壽90歲。根據外電報導,卡斯楚病逝的消息由古巴現任領導人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證實,但詳細情形目前並未進一步對外說明。

  

卡斯楚自1965年擔任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以來,領導古巴將近半個世紀,2008年時將政治權力逐漸移交給胞弟兼副手勞爾.卡斯楚。

  

在今年4月的古巴共產黨大會中,卡斯楚也罕見地公開露面發表談話,並且坦承自己年事已高。在面對近來與美國關係的解凍、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卡斯楚向大眾喊話:「人民將會勝利!」

(延伸閱讀:《「古巴革命」下一步:解禁後的不確定》)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教父本尊並未現身奧斯卡現場領獎,而是由一名穿著原住民傳統服飾的阿帕契人「小羽毛」...

教父與小羽毛:奧斯卡遲到50年道歉的北美原住民歧視爭議

2022/08/17
肯亞選舉委員會於8月15日結束為期一週的計票後,宣布現任副總統魯托(Willia...

轉角Daily/肯亞選舉夜不平靜:不透明計票與不被信服的新總統

2022/08/16
2022年8月15日,蘇格蘭〈月經用品免費供應法〉正式生效,這也讓蘇格蘭成為全世...

讓月經不再貧窮:蘇格蘭〈月經用品免費供應法〉正式上路

2022/08/15
8月8日,火勢吞沒第3個、第4個油槽。 圖/美聯社

雷擊引爆油槽:惡化古巴能源危機的「史上最嚴重大火」

2022/08/12
創作世界經典繪本名作——《雪人》(The Snowman)——英國著名的圖畫作家...

與雪人漫步在雲端:英國《The Snowman》圖畫作家雷蒙.布力格病逝

2022/08/11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圖/歐新社

轉角Daily/切割統一教與難局突破:日本岸田政權的第二次內閣改造

2022/08/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