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科威特「足邪」恩仇錄:王族血債換來的體壇酬庸

2018/01/03 李易安

重返國際足壇的科威特,雖然開心地迎接海灣盃的開賽,但這一切亂鬥的根源並未真正解決...
重返國際足壇的科威特,雖然開心地迎接海灣盃的開賽,但這一切亂鬥的根源並未真正解決...。 圖/科威特足協

實際上,最初讓我覺得事情有異、案情並不單純的,是科威特國內的媒體在報導這場停權風波時,似乎總語帶保留。

出於好奇,我以「FIFA」、「體育法」等關鍵字,在網路上搜尋相關新聞;大多數由科威特的官方通訊社所供稿的報導,幾乎都只有支吾其詞的措辭和短小的篇幅,對於修法的確切內容也沒有多作著墨,越看越可疑。

有些報導,則若有所指地寫道:「這整場鬧劇,其實根本是因為某個始作俑者,跑去跟國際奧委會告洋狀才搞大的。」

到底,誰是那個「始作俑者」呢?科威特國內的報導,始終沒有給出他的名字。

終於,我在一個境外媒體《Al-Monitor》的網站上,讀到了一則文章:某個議員曾在科威特國會上針對停權風波,指控了一個王室成員——他的名字,叫做艾哈邁德.薩巴赫(Sheikh Ahmed Al-Fahad Al-Ahmed Al-Sabah)。

讓科威特人又愛又恨的王族大名:艾哈邁德.薩巴赫(Sheikh Ahmed Al-...
讓科威特人又愛又恨的王族大名:艾哈邁德.薩巴赫(Sheikh Ahmed Al-Fahad Al-Ahmed Al-Sabah)。 圖/美聯社

▌王室鬥爭中,被犧牲的科威特運動員

大多數人可能對他都有點陌生,但在國際體育界裡,艾哈邁德的來頭可不小。而且,他不僅是科威特薩巴赫(Al-Sabah)王室的成員,還是現任埃米爾的姪子。

艾哈邁德的政治生涯順遂,掌管過科威特的石油部,還從他的父親手中,接下了亞洲奧林匹克理事會(簡稱「亞奧會」)會長這個職位,在許多國際體育組織裡都能呼風喚雨。

他曾經有過的體育職務頭銜之多,就和他長長的名字一樣令人眼花撩亂;其中最重要的包括國際足總委員、亞洲足球聯盟委員、國際奧委會委員,以及國家奧運委員會協會會長等。

野心勃勃的艾哈邁德(圖)勢力日益壯大,曾被視作下一任埃米爾的潛在人選,因而和他同...
野心勃勃的艾哈邁德(圖)勢力日益壯大,曾被視作下一任埃米爾的潛在人選,因而和他同樣想角逐權位的堂哥薩爾曼(Sheikh Salman al-Hamoud Al-Sabah)結下樑子...。 圖/美聯社

野心勃勃的艾哈邁德勢力日益壯大,曾被視作下一任埃米爾的潛在人選,因而和他同樣想角逐權位的堂哥薩爾曼(Sheikh Salman al-Hamoud Al-Sabah)結下樑子。

在一連串的王室內鬥中逐漸失勢之後,艾哈邁德決定利用他在國際體育界的影響力,對科威特政府進行報復。2015年4月,艾哈邁德轄下的亞奧會秘書長去函國際奧委會總部,以政府干涉國內體育協會為由,要求國際奧委會懲處科威特,暫停科威特會籍。

結果,如艾哈邁德所願,從2015年9月開始,包含國際手球聯盟、國際奧委會、FIFA在內的各大體育組織,一一對科威特開鍘。

明明是艾哈邁德自己一手促成的結果,但在某些新聞報導裡,還能看到他在鏡頭前,為自己國家遭懲處感到「難過」的模樣。就這樣,科威特的體育事業成了人質,在王室鬥爭和權位攻防之中慘遭犧牲。

遠在科威特的其他王室成員見狀,除了派員前往歐洲的體育機構總部斡旋,更決定對艾哈邁德提告。2016年6月,科威特國會決議重新起用1978年制定的舊體育法,賦予政府解散國內體育組織的權限;這些法案的推手,便是曾和艾哈邁德在王室鬥爭中交手、時任青年與體育部長的薩爾曼。

修法之後,科威特政府有了法條依據,隨即解散了科威特奧委會和足協,並且開始清查「這些組織在財務上是否有不正常的活動」——而這兩個重要組織的主管不是別人,正是艾哈邁德的親弟弟。

修法之後,科威特政府有了法條依據,隨即解散了科威特奧委會和足協,並且開始清查「這...
修法之後,科威特政府有了法條依據,隨即解散了科威特奧委會和足協,並且開始清查「這些組織在財務上是否有不正常的活動」——而這兩個重要組織的主管不是別人,正是艾哈邁德的親弟弟。 圖/美聯社

▌掛羊頭賣狗肉的亞奧會總部開發?

除了王室角力,還有外國報導指出,艾哈邁德之所以決意復仇,更重要的動機其實是金錢利益。

2006年,艾哈邁德還在擔任石油部長時,他同時掌管的亞奧會,從科威特政府手中獲得了一塊土地,主要名目是用來興建亞奧會的組織總部;土地移轉的契約裡,同時還對艾哈邁德和亞奧會賦予了刑事豁免權。

然而,這個亞奧會總部開發案最後落成的結果,卻是兩棟高層辦公大樓和一個名叫「奧林匹亞購物中心」的大型商場。作為開發名目的亞奧會總部辦公室,實際上只佔一小部分;而科威特政府原本預期會有的體育設施,更是連個影子都沒有。更誇張的是,亞奧會一年只需支付2,000新台幣左右的土地租金給政府,卻可以從辦公大樓和商場獲得約12億新台幣的租金收入。

艾哈邁德失勢後,科威特政府不僅不願續約,還要求2024年租約到期之後,亞奧會必須搬離現址,同時也想解除艾哈邁德在法律上的保護傘;科威特國會裡,要求清查亞奧會的聲浪也越來越大。

這個亞奧會總部開發案最後落成的結果,卻是兩棟高層辦公大樓和一個名叫「奧林匹亞購物...
這個亞奧會總部開發案最後落成的結果,卻是兩棟高層辦公大樓和一個名叫「奧林匹亞購物中心」的大型商場。 圖/作者李易安提供

有些陰謀論指出,艾哈邁德之所以不惜以科威特在國際體育組織中的會籍為代價來威脅科威特政府,就是為了要延續亞奧會的土地租約,以及自己的刑事豁免權。

就此而論,艾哈邁德捅出的婁子,再次為我們演示了中東的王權政治,與國際體壇的共生關係與貪腐結構:放任艾哈邁德在土地開發上動手腳的科威特王室,非得到了緊要關頭,才決定追究清算。就連艾哈邁德在科威特國內的政敵薩爾曼,也並非完人;2014年,薩爾曼在亞洲射擊協會主席的選舉中失利,過程中也傳出他濫用政治資源買票綁樁。

但夜路走多了,難免會遇到鬼。2016年科威特政府旋風式清查之後,亞奧會總部被迫遷離,辦公室門口也被上了封條,但艾哈邁德的厄運還沒完。2017年4月,一名美國籍的FIFA審計委員,因為收受亞洲足球聯盟多次賄賂,遭法院宣判有罪;案情遭披露後,被公認是賄賂案主要關係人的艾赫邁德,終於不得不在輿論壓力之下,辭去他在FIFA和亞洲足球聯盟的職位。

力圖在國內政壇扳回一城的艾哈邁德,再次落馬。

力圖在國內政壇扳回一城的艾哈邁德,再次落馬;而坐看王族亂鬥的科威特,則一如往常地...
力圖在國內政壇扳回一城的艾哈邁德,再次落馬;而坐看王族亂鬥的科威特,則一如往常地微笑不語。 圖/法新社

▌烈士父親的「血債」酬庸

不過,儘管已經步下足球界舞台,艾哈邁德直到現在都仍是亞奧會的主席,外界也不看好他會就此收斂。至於艾哈邁德為和能夠如此氣燄高張、在科威特政壇和世界體壇興風作浪呢?這就不能不提到他在波灣戰爭中喪生的父親。

1990年8月2日凌晨,伊拉克軍隊跨過邊界,拂曉之前便火速挺進科威特市區;讓伊拉克臭名遠播的波灣戰爭,就這樣在舉世錯愕之中開打。

就在埃米爾賈比爾三世(Sheikh Jaber al-Ahmad al-Sabah)及時逃出達斯曼王宮(Dasman Palace)沒多久後,艾哈邁德的父親法赫德(Sheikh Fahd Al-Ahmad Al-Sabah)趕抵王宮,準備和王家禁衛隊一起抵禦敵人,卻不知道王宮當時早已被敵軍包圍,於是還來不及進入王宮,就在王宮門口遭狙擊手射殺斃命,成為波灣戰爭中,科威特王室唯一犧牲的成員。

對於法赫德的犧牲,外交界盛傳一個說法:其實法赫德是受埃米爾所托、死在達斯曼宮的。當時,科威特埃米爾與眾王族都已準備逃往沙烏地阿拉伯尋求庇護,但考量整個王室都落荒而逃實在有失尊嚴,賈比爾三世才要求自己的弟弟法赫德留守坐鎮,為王族尊嚴而戰。

和兒子一樣愛好體育的法赫德,生前即主掌科威特各大體育組織,在國際體壇也有一席之地;海灣戰爭結束後,賈比爾三世便依照兄弟之約,讓艾哈邁德繼承父親的權力與職務。

1990年底,忍著喪父之痛的艾哈邁德便克紹箕裘,率領已「亡國」的科威特代表隊前往參加北京亞運,並在世界目光中發表對伊拉克的譴責;當時艾哈邁德在鏡頭前流淚唱國歌、看科威特升旗的畫面,也成為了一時的宣傳經典。

對於法赫德的犧牲,外交界盛傳一個說法:其實法赫德是受埃米爾所托、死在達斯曼宮的。...
對於法赫德的犧牲,外交界盛傳一個說法:其實法赫德是受埃米爾所托、死在達斯曼宮的。圖為1990年8月4日,淪陷的科威特,首都街頭被伊拉克軍隊所控制。 圖/美聯社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科威特奧會流亡於沙烏地阿拉伯,在該會的會徽上特別加上自由的英文...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科威特奧會流亡於沙烏地阿拉伯,在該會的會徽上特別加上自由的英文字樣「FREE」,以區別於在伊拉克統治下的科國奧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林建榮攝影

後來,有傳言艾哈邁德和李登輝交情不錯,曾經受邀來台,接受李登輝頒贈的景星勳章;由於對中共當年拒絕在北京亞運中抵制伊拉克一事懷恨在心,艾哈邁德便以亞奧會主席的身份,私下邀請李登輝,前往參加1994年的廣島亞運開幕式。此舉當然惹惱了北京當局,也讓當時的奧委會主席薩瑪蘭奇氣得跳腳,揚言要撤下艾哈邁德在亞奧會的職銜。這些爛攤子,最後也是由科威特王室出面遊說,才得以不了了之。

總之,因為這筆「王族血債」,被烈士老爸「託孤」的艾哈邁德,直到賈比爾三世於2006年逝世之前,都能在埃米爾的庇護下,在國內政壇呼風喚雨。就算到了現在,艾哈邁德仍不時會在自己的推特頁面上,發布父親的照片和事蹟,彷彿擔心大家忘記他的烈士血統。

的確,艾哈邁德在國內外,至今都仍有不容小覷的影響力。截止目前為止,所有國際體育主管機構之中,對科威特解除禁令的,依舊只有FIFA一個組織而已(而且還有風聲指出,海灣盃任務結束之後,FIFA將會重新對科威特發出禁令);而科威特王室對艾哈邁德的官司也並未撤除。

畢竟,「挾體育以令諸侯」在中東已成常態;眼下看來,這場王室和烈士遺孤在國際體壇上的戰爭,未來恐怕還有得打。

「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孫子歸...」在科威特,金權足球的惡鬥,短期之內恐怕很...
「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孫子歸...」在科威特,金權足球的惡鬥,短期之內恐怕很難有個了斷。圖為訪問科威特的巴西球王——比利(Pele,右)。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上篇/足球作為政治的奴僕?阿拉伯兄弟的海灣盃惡鬥

李易安

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生。喜歡他們畫的地圖密密麻麻。喜歡他們講的語言唧唧喳喳。喜歡在公路邊伸出大拇指,只為換取一趟便車旅程和幾個故事。▎Blog:Hitch From Here

作者文章

修法之後,科威特政府有了法條依據,隨即解散了科威特奧委會和足協,並且開始清查「這...

科威特「足邪」恩仇錄:王族血債換來的體壇酬庸

2018/01/03
這場延續兩年的足球停權風波,除了顯示科威特的體育動態,如何深陷於國際地緣政治的洶...

足球作為政治的奴僕?阿拉伯兄弟的海灣盃惡鬥

2018/01/03
阿爾巴尼亞北部通往科索沃高速公路,也同樣關乎阿爾巴尼亞的國族顏面;但在那裡,嶄新...

誰的公路(下):牽動巴爾幹半島神經的鋪路工程

2017/12/18
「很多壞人的地方。」阿爾巴尼亞是整個歐陸上最常被妖魔化的地方之一。 圖/法新社

誰的公路(上):阿爾巴尼亞,柏油路上的邊陲民族

2017/12/18
清末因回亂而逃至並流散於中亞的東干人,對現在的中國而言,猶如「人肉時光膠囊」,充...

東干人(下):離散中亞的「人肉時空膠囊」?

2017/12/01
在不少遊記或報導裡,東干人被形容成「住在中亞一帶,講著陝甘方言、使用清末漢語詞彙...

東干人(上):說著「清末漢語」的回人

2017/12/01

最新文章

英國食物很難吃嗎?加熱食品或許稍為拯救了英國食物難吃的形象。
 圖/英國連鎖超...

隨時加熱的「飲食革命」:R for Ready Meal,英國的即食品文化

2018/01/19
環境人權運動者遭殺害是一個長期被國際社會忽略的議題。 圖/路透社

被殺死的守衛者:因環境運動殞命的「那群人」

2018/01/18
和服這個傳統行業,能否渡過景氣寒冬仍是未見之天。圖為在東京豐島園舉辦的成人式。 ...

青春成人式:席捲日本和服業者的倒閉寒冬?

2018/01/16
數個世紀過去,《大衛像》的知名度不再侷限在藝術愛好者之中,幾乎是全人類共知的人體...

米開朗基羅的密室:被遺忘五百年的大師真跡?

2018/01/15
最初希望防空洞在戰後可以快速改建成為地下鐵,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變成了都市中的小...

深入倫敦地心:二戰防空洞的華麗再生

2018/01/11
坐擁長年收視寶座的《絕對不能笑》系列,2017年跨年特別節目出現了一段喜劇演員浜...

「浜田 OUT!」日本綜藝節目扮黑人的歧視騷亂

2018/01/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