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專訪/首爾大學N號房事件:95人受害、超過4,000件深偽色情影像——嫌犯如何被誘捕?

2024/06/26 楊虔豪

一樁Telegram的騷擾事件,發現背後涉及首爾大學校內外95人受害、超過4,0...
一樁Telegram的騷擾事件,發現背後涉及首爾大學校內外95人受害、超過4,000件合成色情影像的犯罪,現在於南韓被稱為「首爾大N號房」。圖為記者楊虔豪製作的情鏡模擬示意圖。 圖/記者楊虔豪

編按:2019年被揭發的南韓「N號房事件」震驚全球,事件過後儘管南韓政府與民間更加重視性犯罪防治,但網路上針對女性的騷擾、甚至利用AI技術或深度偽造的方式,將女性的影像合成為色情圖片,這一類的問題仍層出不窮。本文是駐韓記者楊虔豪的專訪報導,訪問一名合成影像的受害者金娜英(化名)女士、以及當初N號房的吹哨者——「煓」(化名)——透過一樁Telegram的騷擾事件,發現背後涉及首爾大學校內外95人受害、超過4,000件合成色情影像的犯罪,現在於南韓被稱為「首爾大N號房」。

(為保護當事人,本篇報導的登場人物,姓名、年齡與特徵描述,皆有變造)


28歲的金娜英(化名)女士,自南韓名門學府——首爾大學畢業後,一直過著順遂的職場生活。金女士平時常使用通訊應用程式KAKAO和親友連絡。但喜好電影的她得知,在另一個通訊程式Telegram,有個熱門對話群組,加入後,就能隨時得知戲院各時段電影的座位,還剩多少,她在2021年的某日,下載並安裝了Telegram。

金女士萬萬沒想到,這會是人生惡夢的開端…

圖為根據事件當事人真實的Telegram對話紀錄,韓文翻譯成中文後製作。 圖/記...
圖為根據事件當事人真實的Telegram對話紀錄,韓文翻譯成中文後製作。 圖/記者楊虔豪

▌接連收到合成自己臉孔的淫照

安裝使用Telegram後的隔天早晨,金女士一起床,就在Telegram上收到一位暱稱為「rtyu」的不知名人士,傳送的連串訊息。

打開來看,發來的幾張照片是金女士的臉部,搭配上男性性器官,加上具侮辱字眼的文句,然後又是男性自慰的照片。

「我看到這些照片,並未回覆,只是在等候,看看到底是什麼狀況。但訊息又一直傳進來,連傳了1小時,到了第2個小時,我心想:『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知道自己成為深偽合成淫照受害者的金女士,向記者回憶道。

她開始在網上輸入「Telegram」、「合成照片」,才發現過往已有許多被害案例,並得知南韓有「數位性犯罪支援中心」後致電求救。支援中心要求金女士趕快報警,金女士於是撥打112報案,警方接線人員要求金女士前往警局說明。但親自抵達警局陳訴案件的金女士,等待了3小時,最後得到的回應,讓她啞口無言。

「因為是在Telegram上發生的,Telegram不與我們合作,所以我們也愛莫能助。」

就連等候並得到警方回應的當下,金女士的手機仍不斷發出訊息提示聲響,這名「rtyu」,仍持續以Telegram,向她發送合成淫照與恐嚇文字。金女士把這些即時內容物,展示給警方看,卻依然無正面回應。

「那我到底要怎樣才能獲得幫忙呢?連警察都說無法處理的話,我要怎麼做呢?警察給我的感覺是,他們並不覺得這是很嚴重的受害現象……只要我去回想假定,寫下周遭認識的人中,有哪些人有可能會傳送這種照片而已,這讓我絕望心煩又生氣。」金女士說道。

由於通訊應用程式的特性,只要將當事人號碼存進手機通訊錄中,若當事人和儲存者都安裝這些程式,儲存者手機上,就會自動顯示當事人。只是KAKAO起碼還能得知儲存者的姓名或生日,加上KAKAO為南韓國產程式,警方啟動搜查也較為容易,但Telegram不僅是外商,也有完全匿名功能,讓金女士無從得知「rtyu」為何人。

金女士當時只能推測,這名「rtyu」或許是2019年以後認識而加入號碼的人。另外,「rtyu」發送的合成淫圖,原版照片恰好都是金女士在KAKAO設定顯示的大頭貼照片。

飽受折磨的金女士,最後決定把手機號碼給換掉,並縮小社交生活圈,強迫自己把這件事忘掉。

圖為28歲的金娜英(化名)女士。 圖/記者楊虔豪
圖為28歲的金娜英(化名)女士。 圖/記者楊虔豪

▌報警未果,轉向「N號房」吹哨者協助

直到2022年7月,金女士參加大學同學會,有3位女同學私下表示,收到合成淫照和訊息。金女士親自從這些同學的手機確認,這些內容的圖片型態、對話語氣等,都和自己一年前收到的雷同,金女士才確信犯人是同一位,她於是連同這3名女同學,力圖揪出這名「rtyu」。

但由於先前報警無果,毫無應對經驗的金女士,最後決定親自聯絡「煓」,來為她們「緝凶」。

「煓」是南韓知名的數位性犯罪調查者。以大學生公民記者起家的她,過去和同學朴智玹一同組成「火花追蹤團」;經過長期調查,揭發了震驚全球的「N號房」事件。朴智玹後來踏入政界,加入進步派的共同民主黨,更一度以素人之姿擔任非常對策委員長(臨時黨魁),至今仍未露面的「煓」,則成為南韓網路媒體的編輯,並持續為數位性犯罪受害者發聲。

恰好此時,4位受害者的一名大學學長崔先生,向她們透露了一件震驚的事,他說道:

「我在Telegram收到一位匿名男性的聯絡,這個人把你們4人的頭像,用深偽合成,向我提議說:『一起來羞辱她們吧!』」

崔先生表示,收到該匿名男性在Telegram上創建的秘密對話群組,必須持有連結,並經過審核,才能順利加入。學長將群組連結傳送給4名受害者,她們才知道,原來犯人不只是單向對被害人傳送訊息和照片騷擾,還把合成照在多人群組中傳播開來,而這名男性正是一開始騷擾金女士的「rtyu」。

「煓」得知這個淫亂群組的連結,偽裝成是崔先生的朋友,開始與rtyu對話。而因為得知受害者不只一人,煓決定再為受害者們報警,警方卻回應:

「在無嫌疑人的情況下,我們難以搜查。Telegram不和我們配合,既然被害者有這麼多人,那就請你們共同推測出可疑人士。」

4個人只好相會比對通訊錄,並一一整理共同聯絡人中,特別是在大學時期認識的各級學長或學弟,予以分類,排除不太可能的人,並訂出嫌疑人範圍,提供給警方。同時,偽裝成學長友人、和嫌犯rtyu搭上線的煓,開始培養信任關係。

過去有過N號房調查經驗的煓,建立一些讓當事人點閱就能追蹤對方IP與發信位置的連結,希望透過這些「陷阱」讓嫌犯現蹤。但煓發現,rtyu不僅言談中避免提及自己身分,也完全不去點閱任何連結,明顯相當熟悉網路運作,讓案件調查陷入膠著。

圖為接受本報導訪問的「煓」。「煓」是南韓知名的數位性犯罪調查者。以大學生公民記者...
圖為接受本報導訪問的「煓」。「煓」是南韓知名的數位性犯罪調查者。以大學生公民記者起家的她,過去和同學朴智玹一同組成「火花追蹤團」;經過長期調查,揭發了震驚全球的「N號房」事件。 圖/記者楊虔豪

▌內褲的誘惑

由於金女士已更改手機號碼,所以不再收到嫌犯的淫亂合成照與訊息,但其他3名同學,仍持續嫌犯傳送內容物騷擾。偽裝成學長友人和嫌犯rtyu搭上線的煓,只能在Telegram上的淫亂群組,開始培養信任關係。

煓說道:「我努力和他打好關係,我向他提議,每晚11點,一起(在群組內)『意淫凌辱』,言語戲弄被害人,他也相當滿意。以前我是每隔一段時間,偶爾上來聊天,後來為了跟建立信任,跟他說我會常進去群組內聊天。我和主嫌對話,再把內容傳給搜查官。」

謊稱是受害人學長崔先生友人而加入的煓,為了持續縮小調查範圍,假定嫌犯應與首爾大學有關。她進一步向嫌犯表示,自己是30歲世代人夫,並擁有一位「首爾大學畢業的貌美妻子」,藉此喚起嫌犯關注。

嫌犯開始詢問「貌美妻子」的職業、興趣、公司、常去的咖啡廳,並一起和煓意淫編造各種情色故事,過一陣子後,嫌犯開始追求更進階的刺激。

「能傳給我你老婆的內褲照嗎?」

嫌犯在Telegram上對偽裝成人夫的煓說道。煓於是準備好內褲,又演又拍地傳給他。

收到煓傳來內褲照片的嫌犯,又開始幻想其他新場景,一一在淫亂群組中,宛如設計小說情境般地書寫出來,嫌犯又接著進一步詢問:

「能把她的內褲送給我嗎?」

看到嫌犯提出要求的煓,心想若以內褲當作魚餌,或許就能成功將嫌犯本人「釣」出來。警方負責處理數位性犯罪的搜查官,也向煓表示,若有辦法勾引嫌犯上鉤,那麼必能檢舉,進一步搜查並予以起訴,讓煓鐵下心來,答應嫌犯的要求。

嫌犯向煓提議:「我們這段時間,都對這些首爾大學畢業的女性們意淫,那就把內褲放在地鐵首爾大學入口站附近,最有意義吧!我學生時期,常去地鐵站旁一棟建築物,就把內褲放在大樓地下的某處吧!」

藉此句話,煓已斷定,嫌犯應是首爾大學出身。第一次的「內褲授予」,嫌犯果真照著約定好的路線前往收取,並向煓傳訊「已收到」。

煓於是告知搜查官,依照放置內褲的動線,隨時監控,並確認路途與大樓中的監視錄影器畫面,蒐集到嫌犯的基本資訊,並事先申請拘票。

法院於今年4月3日批准拘票,煓算好時機,在當天展開第二次「內褲授予」,欣喜若狂的嫌犯也答應。煓把內褲放在相同處,而警方埋伏在周邊,待嫌犯前去後,確認是同一人後,就在大樓現場逮人。

圖為地鐵首爾大學站入口。 圖/記者楊虔豪
圖為地鐵首爾大學站入口。 圖/記者楊虔豪

警方埋伏在周邊,待嫌犯前去後,確認是同一人後,就在大樓現場逮人。 圖/首爾警察廳...
警方埋伏在周邊,待嫌犯前去後,確認是同一人後,就在大樓現場逮人。 圖/首爾警察廳提供

▌深偽合成淫照事件後的創傷與憂慮

金女士對記者說道:「直到5月3日,嫌犯被正式起訴後,我們才得知姓名,是我們同系學長。他比我們大上10歲,大學唸了非常久,一直沒能畢業,通常只忙著在網咖打電玩,是個頗安靜的人。我們以前也只是看到他會打個招呼,既沒一起上過課、也沒吃過飯。只是知道有這號學長的存在,僅此而已。」

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這名被內褲誘引上鉤的首爾大學校友,不僅合成學妹們的照片,也持有與傳播兒童與青少年的性剝削內容物。此外,群組內還有另外4名成員,同樣長期合成與散播深偽淫照,其中1人還有偷拍犯罪嫌疑。5名嫌犯製作與傳布的圖片,加起來超過4,000件,被害人達95人,遍及首爾大學校內外,但至今還無法確認完整的犯罪規模。

到此為止,金女士及其他3名大學同學,終於能不用再受這些深偽合成的騷擾。只是從最初報案無果、到透過煓追蹤調查,然後再偽裝潛入淫亂群組的方式建立信任關係,並重新通報警方案件進展,以「授予內褲」來逮人,前後足足耗上3年多的時間。

但這些被害人並未就此安心。至今,她們仍憂慮那些被學長產製出來的深偽合成淫照,會不會又從Telegram轉移至其他網路社群傳播?若是如此,那將會更防不勝防。

「我還留有對照片的創傷,到現在還不敢在網路社群上張貼自己的照片。其實要這樣抓到犯人,真不是容易的事。現在我們很多人都把手機內的程式移除或退出會員了,但往後這種事仍同樣會發生,我們還是存在絕望感。」金女士說道。

金女士認為,自己算是幸運又奇蹟的例子,不僅發現周遭也有人遭遇同樣情況,還能夠過往有調查「N號房」經驗的煓,長時間追蹤,大家能彼此行動與相互扶持才能走得下去。事實上,許多人當得知自己成為數位性犯罪受害者,不僅徬徨無助,還得獨自承受許多壓力。

當記者詢問,若相同情況,往後又出現在他人身上時會給什麼建議?金女士回應:

「數位性犯罪者會做這種事,就是知道(透過Telegram的隱密性)能充分對被害人植入恐怖感,直接傳送並威脅。錯的是合成和傳送照片的人,還有不斷出現接受這些內容的消費者…這其實就是人家隨便合成照片而已,我覺得不該想作終生無法抹除的羞恥。」

圖為首爾大學一景。 圖/記者楊虔豪
圖為首爾大學一景。 圖/記者楊虔豪

▌南韓警方面對數位性犯罪的結構性侷限

從報警無果到尋求民間人士協助,金女士儘管飽受煎熬過一段時間,卻仍抱持著積極解決問題,最終以團體的力量撐過,她也希望往後,被害者人找到能共同應對的力量幫忙。而通常民眾碰到相同狀況,都會像金女士一樣,首先想到報警處理——但煓向記者指出,當前南韓警方處理數位性犯罪的侷限。

「負責調查數位性犯罪的搜查官,當局對他們的支援很少;就算是能力很好的搜查官,也得負責很多案件,所以多少有疏忽。而組織內,並沒有能夠分擔業務和給予技術支援的機制…當被害人報警,警方若只回應無法解決、消極應對的話,往後這種事情只會比現在更蔓延開來,受害者還可能得承受『二次加害』。」煓說道。

她接著表示:「犯罪領域裡面,數位性犯罪應該被特化出來(單獨設立組織);在Telegram不予協助的情況下,警方也得運用更多樣的調查技法,很多都是要24小時全天候、或隨時緊盯狀況應對的,但目前仍未受太多重視。搜查官們通常都獻身投入這個職業,但當中很多人對數位性犯罪,仍未意識到嚴重性。」

從2019年年底揭發「N號房」事件,又到這回再度揭發大規模深偽淫照合成與威脅騷擾事件,煓認為,警方的應對能力4年多來未見提升,這當中存在結構因素亟待解決。

從2019年年底揭發「N號房」事件,又到這回再度揭發大規模深偽淫照合成與威脅騷擾...
從2019年年底揭發「N號房」事件,又到這回再度揭發大規模深偽淫照合成與威脅騷擾事件,煓認為,警方的應對能力4年多來未見提升,這當中存在結構因素亟待解決。圖為記者楊虔豪製作的情鏡模擬示意圖。 圖/記者楊虔豪

▌數位性犯罪蔓延 受害者該如何面對?

「這回深偽淫照合成事件揭發後,不到1個月內,我就接到5件以上,來自其他民眾的申訴,狀況都不同。有人持續發現自己被深偽合成照片而重創,決定不再尋求幫忙。有人是報警搜查,結果卻抓不到人,只能親自尋找線索,結果在Telegram和X(推特)搜尋時,又發現自己友人也被合成淫照,感到挫折與絕望……」煓說道。

她認為,在搜尋、檢舉、逮捕犯人前的這個過程,被害者最需要的就是有人扶持和支援,這是最重要的。但往往在這個過程,被害者會感受到「阻力」,而這當中,周遭家人的關心與協助也不可或缺。

過去,「深偽淫照」通常是網友隨意將藝人或其他公眾人物照片合成,作為意淫對象,但如今,隨著技術的普及化,任何人都可能成為數位性犯罪的受害者,建立相關認知與心理準備,就顯得重要。

「當得知自己成為數位性犯罪受害者,發生場域可能是在Telegram、X(推特)或是IG,要趕緊把這些情況內容截圖或儲存成PDF檔,當作證據,這是一開始得做到的事,接著就是尋找相關機關或民間活動人士幫忙。光是受害而尋求幫忙,其實就需要很大勇氣。哪怕是在多麼困難的情況下,自己都得激勵自己、相信自己才行。」煓說道。

過去,「深偽淫照」通常是網友隨意將藝人或其他公眾人物照片合成,作為意淫對象,但如...
過去,「深偽淫照」通常是網友隨意將藝人或其他公眾人物照片合成,作為意淫對象,但如今,隨著技術的普及化,任何人都可能成為數位性犯罪的受害者,建立相關認知與心理準備,就顯得重要。圖為記者楊虔豪製作的情鏡模擬示意圖。 圖/記者楊虔豪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從金智恩到N號房:南韓#MeToo與「不完美受害者」的勇氣

選總統的厭男與仇女?南韓大選空前極端「性別惡戰」

西班牙小鎮的色情犯罪風暴:AI合成裸照散播,超過20名未成年少女集體受害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2023年以南韓梨泰院慘案新聞報導,獲得SOPA亞洲卓越新聞獎。▎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圖/記者楊虔豪

N號房之後,南韓沒有記取教訓?猖狂的數位性犯罪,荒謬遲緩的國家機器

2024/07/06
在南韓,偷拍、性剝削影像與深偽合成照等,被統稱為「非法淫亂物」。 圖/記者楊虔豪

如何除盡網路「非法淫亂物」?南韓「數位性犯罪被害者支援中心」的工作與挑戰

2024/06/27
一樁Telegram的騷擾事件,發現背後涉及首爾大學校內外95人受害、超過4,0...

專訪/首爾大學N號房事件:95人受害、超過4,000件深偽色情影像——嫌犯如何被誘捕?

2024/06/26
南韓「醫政對立」局面,自2024年3月成形至今未見緩解。各大學醫學院教授與住院實...

南韓「醫政對立」惡化中:醫師反對擴招,醞釀總罷工

2024/06/06
北韓對民眾的全方位監控,正持續強化。圖為2024年3月7日,金正恩視察軍隊。 圖...

金正恩無所不在:北韓監視器數量增加,強化全方位監控

2024/05/17
圖為2024年世越號船難事件10週年的紀念大會。世越號船難,南韓政府當局的救援怠...

世越號船難後的國家暴力:軍情人員非法監控罹難者家屬

2024/04/19

最新文章

7月21日,美國現任總統拜登宣布放棄爭取競選連任,並且公開表態將支持副總統賀錦麗...

民主黨準備逆轉?拜登退選後,賀錦麗接棒的「勝利劇情線」

2024/07/22
在唐寧街10號外發表首次演說的英國新任首相施凱爾。 圖/歐新社 

說服選民「政治不是一樣爛」:英國新首相施凱爾與工黨重建信任之路

2024/07/12
英格蘭西南部薩默塞特郡,一幅呼籲民眾在即將到來的大選投票的橫幅。 圖/歐新社 

贏取信任的選區精算師:英國工黨如何靠著「不被討厭」贏得游離選民?

2024/07/12
俄國總統普丁6月出訪北韓,兩人同乘一輛俄製Aurus轎車。 圖/路透社

冷戰再現?俄國與北韓再成「鐵血戰友」,中韓美會怎麼做?

2024/07/09
小池成功三連任,但這一次得票數僅有291萬8,015票,得票率42.8%並未過半...

小池百合子三連任達成:東京都選戰的勝負關鍵與政界影響?

2024/07/08
圖/記者楊虔豪

N號房之後,南韓沒有記取教訓?猖狂的數位性犯罪,荒謬遲緩的國家機器

2024/07/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