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美俄導彈大戰(上):撕毀《中程核武條約》的冷戰冒險

2018/11/06 徐子軒

川普為何甘冒新冷戰風險,撕毀《中程核武條約》(INF Treaty)?圖為195...
川普為何甘冒新冷戰風險,撕毀《中程核武條約》(INF Treaty)?圖為1952年,美國在馬紹爾群島試爆氫彈。 圖/法新社

10月初在內華達州的一場競選大會上,美國總統川普向媒體放話將退出《中程核武條約》(INF),美俄關係一時之間似乎再度墜入空前冰點。

INF條約是美蘇冷戰期間簽訂關於軍備管控的協定,意在限制兩個核武大國發展中短程導彈,包括射程在500~5,500公里的陸射巡弋導彈(GLCM)、陸射彈道導彈(GLBM),並銷毀導彈庫存,被視為是目前最有效的軍控措施。

根據川普所言,之所以要退出條約,是因為美國遵守協議,但俄羅斯仍在發展相關導彈,沒有履行協議,因此必須終止。他還在與記者的問答中特別提到,俄國、中國都在玩這種遊戲(意指吃美國豆腐),中國目前雖不在INF條約,但應該加入。只有當它們都學乖(get smart),美國才會繼續遵守協議。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關於美俄中程導彈的爭議,十多年來從沒斷過。早在2007年,俄國國防部長就曾在國家杜馬抱怨,由於遵循INF條約取消先鋒導彈(RSD-10 Pioneer),國家變得更加脆弱;同時,俄國也開發出新的伊斯坎德爾(Iskander-M)戰術導彈,射程可超過500公里。

1987年,美國總統雷根(右)和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左)在白宮簽署《中程核武條約...
1987年,美國總統雷根(右)和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左)在白宮簽署《中程核武條約》,限制兩國發展中短程導彈,被視為是目前最有效的軍控措施。 圖/路透社

2011年,俄國試射新型的RS-26邊境導彈(RS-26 Rubezh)。雖然一開始失敗,但隔年在普列謝茨克發射場(Plesetsk),成功試射距離可達5,800公里的Rubezh。由於這是洲際飛彈的標準,不在INF的規範內,莫斯科可謂規避了INF條約的限核精神。

跟著在2013年,俄國又測試RS-12M白楊洲際導彈,有專家質疑俄國投機取巧;美國國務院甚至親上火線為俄國解釋,表示RS-12M屬於《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規範範圍,不受INF條約約束。此舉可能是因為該年美國正在進行伊朗核協議(JCPOA)的談判,需要俄國合作。

但到了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情勢丕變,美國不再容忍——當年度國務院的軍備管控報告便明確指出,俄國違反INF條約義務;負責軍控的官員在聽證會上作證,表示俄羅斯於2008年開始測試GLCM,美國直到2011年底才確定。這些指控當然引來俄國強烈反駁,雙方陷入口水戰。

之後,美國又向北約通報消息,認為俄國已成功發射新型伊斯坎德爾—9M729的巡弋導彈—違反INF。此外,2015年敘利亞內戰,俄國艦隊又在裏海向伊斯蘭國陣地發射海上巡弋導彈(SLCM)。這些SLCM屬於3M14口徑導彈(Kalibr),雖不在INF條約規範內,但卻是陸面發射的變體,射程可達2,000公里以上。

從RS-26邊境導彈到RS-12M白楊洲際導彈的研發試射,俄羅斯遭美國鷹派直指投...
從RS-26邊境導彈到RS-12M白楊洲際導彈的研發試射,俄羅斯遭美國鷹派直指投機取巧、規避INF條約的限核精神。圖為莫斯科紅場勝利日閱兵上,展示的白楊洲際彈道飛彈。 圖/美聯社

對於外界的指控,莫斯科認為,它只是回應華府在歐洲導彈防禦系統的佈局。2016年美國的神盾反彈道導彈系統在羅馬尼亞啟動、波蘭也在佈署當中,俄國官員表示這些發射器與SLCM基本相同,可用作中程戰斧巡航導彈的運載工具。如此,美國同樣違反INF條約,並對俄國安全構成直接威脅。

同年,俄國被發現在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佈署伊斯坎德爾導彈。若其佈署的是9M729,射程可打擊西歐盟國的所有重點目標,包括倫敦、柏林和巴黎。美國因此認為,俄國的行為已對北約,和北約責任區內的設施構成威脅。

於此期間,華府試圖透過外交途徑,要求莫斯科釋疑並遵約。2016年年底,歐巴馬政府依照INF條約,召開特別核查委員會(SVC),目的在於解決締約國的爭議,並商定改善條約。但當時歐巴馬政府已面臨跛鴨形勢,普丁政權也沒意願與其議價,結果可想而知,SVC草草結束。

另一方面,美國國會更表示憂心,連續數年要求行政部門拿出應對方案。像是在《國防授權法案》裡提到,五角大廈需要制訂計畫,反制俄國的導彈攻擊,並增加美國與盟國的力量。至於反制能力是否合乎INF條約,國會認為可以置之不理。不過這些訴求未得到歐巴馬政府的認可,華府亦沒有具體可行的對策。

2016年,俄國被發現在加里寧格勒佈署伊斯坎德爾導彈。若其佈署的是9M729,射...
2016年,俄國被發現在加里寧格勒佈署伊斯坎德爾導彈。若其佈署的是9M729,射程可打擊倫敦、柏林和巴黎。 圖/聯合報系、美聯社

2017年川普政府就任後,情勢益發緊繃。有媒體援引美國官員消息,揭露俄國已佈署兩個受條約禁止的巡弋導彈營,其中之一位於卡普斯京亞爾發射站(Kapustin Yar)。此地早有S-400 防空導彈系統,提供強大的區域拒止能力,穩固俄國在敘利亞、克里米亞等地的利益。若再加上9M729,等於如虎添翼。從波羅的海、中東歐,乃至於土耳其、伊朗等中東地區,都將在俄國導彈射程內。

此報導旋即為美國軍方證實,俄國則是繼續否認,並反頭批評美國以海軍與空軍作為掩護,發展亦可適用於地面發射導彈的極音速武器(hypersonic weapon)。

川普政府此時仍打算多管齊下,對普丁政權施壓。2017年年底美國再度召開SVC談判、美國商務部對兩家涉嫌參與GLCM的俄羅斯公司實施制裁,北約也發表聲明,強調美國遵守INF條約,並嚴重關切俄國的導彈系統。

接著莫斯科干預美國大選的消息曝光,美國朝野(可能除了川普以外)對俄國的敵意迅速上升。2018年《國防授權法案》裡,國會批准數千萬美元資金供軍方研發反制技術與導彈,媒體也報導五角大廈正在開發禁用導彈,目的是以戰迫和。

俄國也曾批評美國以海軍與空軍作為掩護,發展亦可適用於地面發射導彈的極音速武器。美...
俄國也曾批評美國以海軍與空軍作為掩護,發展亦可適用於地面發射導彈的極音速武器。美俄中近年來積極投入極音速武器研發,被視為三國軍備競賽的新戰場;今年美國亦宣布與洛克希德馬丁航太製造商(Lockheed Martin)合作著手研發。圖為美國於2010-13年間試射的X-51乘波者(X-51 WaveRider)。 圖/美聯社

到了今年,國務院最新的軍控報告直接點明9M729的威脅,並將之與洲際導彈做出區別,顯示俄國的違約。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北約防長會議上挑明,除非俄國改變方向,否則美國將重拾足以匹配的導彈能力,等於是向莫斯科下最後通牒。至此,有沒有INF條約其實已經無關宏旨。

白宮內部的鷹派也不斷鼓吹退出INF。如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就主張,如果俄羅斯違反條約且無意繼續遵守,墨守成規的美國將處於明顯的劣勢。更進一步來說,若美國正面臨與其他國家競爭——特別是中國、伊朗、朝鮮等——但這些國家根本不是INF條約的成員,美國遵約只會畫地自限。

現任駐韓大使、也是前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哈里斯(Harry Binkley Harris Jr.)今年也在國會作證,表示INF條約使美國落後於中國的地面導彈發展,並指出中國並非INF締約國,但它有九成以上的地面導彈超出條約限制。哈里斯雖然沒有直接提倡退出INF條約,卻大力主張美國必須盡快研發極音速進攻性武器。

波頓等鷹派認為,美國正面臨與其他國家競爭——特別是中國、伊朗、朝鮮等——但這些國...
波頓等鷹派認為,美國正面臨與其他國家競爭——特別是中國、伊朗、朝鮮等——但這些國家根本不是INF條約的成員,美國遵約只會畫地自限。圖為中國東風-26中程彈道飛彈(DF-26)。 圖/美聯社

從技術面來說,INF條約確實影響了美國的導彈能力,但美國卻可透過在歐洲的佈署挽回劣勢。且該條約並未限制空中和海上導彈系統,也沒有禁止陸基系統的洲際導彈,美軍仍擁有其他常規和核嚇阻選項。

基此,無論是歐巴馬或川普當政,鴿派官員都認為INF條約仍然符合美國與盟國的安全利益。問題在於美國如何使俄國回歸正軌、遵守條約,而非退出條約。也有論者強調應從外交手段解決,重要的是讓莫斯科感到安全與華府可信,不妨以克制在歐洲的反導系統,做為莫斯科拆除導彈的籌碼。

不過,川普與波頓等鷹派顯然不會接受這些觀點,對他們而言,INF只是大戰略棋盤內的一隻棋子。說穿了,INF對美國無關痛癢,它真正在乎的是New START,因為後者限制的是能夠直接攻擊美國本土的洲際導彈、SLCM等長程核彈。

川普與波頓等鷹派真正在乎的是New START,因為後者限制的是能夠直接攻擊美國...
川普與波頓等鷹派真正在乎的是New START,因為後者限制的是能夠直接攻擊美國本土的洲際導彈、SLCM等長程核彈。 圖/法新社

事實上在歐巴馬政府時代,普丁政權曾一度大力提倡INF條約的全球化,也就是針對中國、印度、伊朗等擁有中程導彈能力的國家,以及未來有發展潛力的國家,共同受INF條約規範。但美俄兩國畢竟利益分歧太大、難以同心完成這歷史性的任務。

時至今日,如同朝鮮去核、美國終戰的劇本,若普丁政權真有心想保留INF,就必須提出讓川普政府感興趣的條件。23日剛結束莫斯科訪問的波頓,據稱是與普丁商談INF。這與他在2001年成功說服小布希總統,明快退出《反彈道導彈條約》(ABM)的作風大不相同,給外界留下不少想像空間。

比較可能的方向是,白宮內部正在激辯,而川普以逸待勞準備與普丁會面議價。有論者認為若莫斯科能說服北京加入INF,華府就沒有正當理由退約。只是如今華府已將中國當作最大戰略對手,或許更希望能突破條約限制,在亞洲佈署導彈對應中國。在這樣的前提下,除非莫斯科轉頭與華府合作壓制中國,否則INF的消亡指日可待(...接下篇)。

——▌接續下篇/美俄導彈大戰(下):莫斯科「即刻必殺」的突破戰略

如今華府已將中國當作最大戰略對手,或許更希望能突破條約限制,在亞洲佈署導彈對應中...
如今華府已將中國當作最大戰略對手,或許更希望能突破條約限制,在亞洲佈署導彈對應中國。在這樣的前提下,除非莫斯科轉頭與華府合作壓制中國,否則INF的消亡指日可待。圖為今年俄國的「東方-2018」(Vostok-2018)軍演。 圖/維基共享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美俄導彈大戰(下):莫斯科「即刻必殺」的突破戰略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眾多一戰的起源論述中,「世界大戰起於帝國主義」的批判,曾是學界的主流觀點。圖為1...

一戰百年啟示錄:不平等世界引爆的世界大戰?

2018/11/12
「任何歐洲國家接納美國導彈,俄國別無選擇,將瞄準這些國家。」普丁強硬表示。圖為俄...

美俄導彈大戰(下):莫斯科「即刻必殺」的突破戰略

2018/11/06
川普為何甘冒新冷戰風險,撕毀《中程核武條約》(INF Treaty)?圖為195...

美俄導彈大戰(上):撕毀《中程核武條約》的冷戰冒險

2018/11/06
馬雲教你吃龍蝦。加中兩國離簽署協定還在未定之天,渥太華絕不可能為了未知利益,疏遠...

美加墨協定的暗雷?北美聯手狙擊中國的「毒丸條款」

2018/10/22
對華府來說,隱藏在第19章背後的真正問題是,加拿大常有效利用此審查機制,扭轉美國...

「軟木護法」不能亡?北美貿易的後門條款大鬥法

2018/10/19
根據USMCA,美國可獲加拿大乳製品市場約3.6%的市場進入。但除了乳製品外,U...

奶與車的戰爭:NAFTA 2.0實現的「美國優先」?

2018/10/19

最新文章

波蘭豬:! 圖/路透社

「非洲豬瘟」在歐洲:半世紀難救的豬農末日戰

2018/11/16
許多實習生所從事的,是擠奶、包裝水果等工作,並無法學習到專業技術。此外實習生雖適...

日本移工開國策?戳破「假實習真勞動」的壓榨自欺

2018/11/16
梅克爾這幾年來一直在迴避收容100多萬難民所產生的反彈和社會問題。但難民和移民問...

梅克爾時代的句點:「德國媽媽」為何走下神壇?

2018/11/15
外界對這位沒有背景的「政治素人」市長拉吉抱有一定期望,希望沒有包袱的她可以放手改...

治理永恆之城:羅馬「素人市長」浮沉記

2018/11/13
眾多一戰的起源論述中,「世界大戰起於帝國主義」的批判,曾是學界的主流觀點。圖為1...

一戰百年啟示錄:不平等世界引爆的世界大戰?

2018/11/12
「任何歐洲國家接納美國導彈,俄國別無選擇,將瞄準這些國家。」普丁強硬表示。圖為俄...

美俄導彈大戰(下):莫斯科「即刻必殺」的突破戰略

2018/11/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