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愛恨土耳其:南高加索的三國志

2016/05/04 陳琬喻

以亞美尼亞裔為主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衛軍,將坦克等各型重武裝部署在前線,「抵抗...
以亞美尼亞裔為主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衛軍,將坦克等各型重武裝部署在前線,「抵抗」亞塞拜然軍隊的「入侵」。衝突中,一名亞美尼亞裔的戰士扛著四把步槍,緩步地走向前線。 圖/美聯社

今年四月初,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之間傳出嚴重的軍事摩擦,導致三十多人死亡,衝突位於亞塞拜然境內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自治區」。該地區雖被劃分在亞塞拜然的管轄區內,居住的人民卻多為亞美尼亞人,而且由一個未被國際承認的「納哥諾卡拉巴克共和國」行使行政權。持續醞釀的種族摩擦,夾雜著分裂主義運動,終於引爆長達六年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戰爭」(1988-1994)。雖然在各方調停下以簽訂和平協議終止了戰爭,當地的武裝衝突卻不曾間斷。

然而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的不睦,也並非是造成該地區衝突不斷的唯一因素——土耳其在四月衝突發生的第一時間,表態支持其盟國亞塞拜然,其毫不避諱的立場,火上加油,不但未能化解衝突,更是加深了自身與亞美尼亞舊有心結。

綜觀土耳其的外交關係,土耳其與亞塞拜然的互動相當良好,雙方甚至有「一個民族,兩個國家」的共識。對土耳其來說,亞塞拜然就像中亞的一個小老弟。當年亞塞拜然從蘇聯中獨立出來時,土耳其就是第一個承認其主權的國家。站在亞塞拜然的立場來看,若能與土耳其聯手一方從東邊,另一方從西邊夾擊對付亞美尼亞將會易如反掌。因此,土耳其的支持對亞塞拜然有不小的影響力。

  

景色美如畫的舒沙(Shusha)是戈爾諾-卡拉巴赫的「首都」。 圖/歐新社
景色美如畫的舒沙(Shusha)是戈爾諾-卡拉巴赫的「首都」。 圖/歐新社

舒沙一處牆壁上彩繪著代表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國旗的紅藍黃三色。 圖/歐新社
舒沙一處牆壁上彩繪著代表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國旗的紅藍黃三色。 圖/歐新社

而緊鄰亞美尼亞的土耳其,本身就因為「1915亞美尼亞大屠殺」與亞美尼亞交惡許久,卡拉巴赫戰爭之際,土耳其更是在一旁虎視眈眈,趁勢利用地理位置的優勢,幫忙亞塞拜然壓制亞美尼亞。戰爭後,眼看亞美尼亞領土擴張,坐擁大部分的卡拉巴赫地區,土耳其開始對亞美尼亞一連串制裁,實施禁運、關閉雙方接壤的邊境並停飛所有往亞美尼亞的班機。但這波制裁並沒有持續太久,1995年起伊斯坦堡與亞美尼亞首都葉里溫的機場恢復航班。

兩國稍稍回溫的樂觀外交氣氛並不長久。四年後亞美尼亞總統卡恰良(Robert Koçaryan)上任,要求土耳其承認鄂圖曼時期土耳其對亞美尼亞進行大屠殺的事實,「1915亞美尼亞大屠殺」又再次成為兩國間最大、幾乎無解的外交障礙。

土耳其這一方,在正義發展黨(AKP)於2001年上台後推行「零問題」睦鄰政策,企圖與鄰國建立並維繫良好關係,但翻開地圖看看,亞美尼亞大概讓土耳其最頭痛、最難修復關係的國家了。2008年雙方皆釋出善意開啟「足球外交」,兩國總統先後以看足球比賽的名義互訪,嘗試拉近彼此的距離。運動牽起的交流似乎奏效,雙方領導人在2009年就關係正常化議題上,簽訂「發展關係協議」與「外交關係協議」。可惜的是,該兩項協議在亞美尼亞議會裡並沒有通過,卡關的原因仍舊是「1915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

雖然「1915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仍舊是土耳其與亞美尼亞雙邊關係寸步難行的大障礙,短期之內也不太可能有突破性的發展,但雙邊嘗試破冰的企圖心,亦逐漸變成亞塞拜然的一個外交隱憂。而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之間的紛爭,從卡拉巴赫戰爭之後懸至今日都未能獲得解決,也亞美尼亞無形之間也對土耳其跟亞塞拜然的雙邊關係,造成舉足輕重的影響。

1915年屠殺資料照:在鄂圖曼帝國境內,被清洗而斬首曝屍的亞美尼亞人。 圖/美聯...
1915年屠殺資料照:在鄂圖曼帝國境內,被清洗而斬首曝屍的亞美尼亞人。 圖/美聯社

一名亞美尼亞裔的婦女,正被遣送往「遣返營」的路上。1915年,一名被派駐土耳其的...
一名亞美尼亞裔的婦女,正被遣送往「遣返營」的路上。1915年,一名被派駐土耳其的德國軍醫Armin Wegner記錄下了亞美尼亞大清洗的資料照。 圖/路透社

Wegner的照片,記錄了被土耳其驅逐近敘利亞沙漠集中營的亞美尼亞人。 圖/路透...
Wegner的照片,記錄了被土耳其驅逐近敘利亞沙漠集中營的亞美尼亞人。 圖/路透社

距離1915的「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已過去一百多個年頭,國際上對於要以何種立場看...
距離1915的「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已過去一百多個年頭,國際上對於要以何種立場看待當年的悲劇,仍有存有許多爭議。對土耳其來說,當時在其轄境內桑命的亞美尼亞人,是在遷徙與驅逐過程中過世的,不應該被譴責為鄂圖曼政府的「種族滅絕」。圖/路透社

亞塞拜然從蘇聯獨立後已經歷四任政府,早年莫塔利柏夫(Ayaz Niyazi ogly Mutalibov)與埃其拜(Abulfez Elçibay)執政時期,亞塞拜然依然心傾西方國家與土耳其,直到1993年的上位的老阿利耶福(Haydar Aliyev)著手調整其外交政策,試著在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間尋求平衡。2003年接手執政的小阿利耶福(İlham Aliyev)雖然原則上承襲父親的外交政策,但因為西方國家所提供的協助仍不及亞塞拜然的需求,亞塞拜然開始倒向俄羅斯。2012年時俄羅斯出口武器的百分比中,亞塞拜然就獨占了百分之五,穩坐從俄羅斯進口武器的第五大國之位。

拉攏土耳其對亞塞拜然有地緣謀略的目的,而對土耳其來說,亞塞拜然除了有「一家親」的關係外,這個小老哥最吸引人的地方,還是在於天然氣的運輸。

目前雙方最重要的能源合作案是「土國跨安納多利亞天然氣管線」(Trans Anatolian Natural Gas Pipeline; TANAP),這條管線從亞塞拜然開始,經由喬治亞跟土耳其,運送亞塞拜然的天然氣至歐洲其他地區,路線總長1850公里。該合作案於去年開始動工,可望在2018年啟動運送天然氣,預計每年運送一百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至歐洲、六十億的至土耳其。

TANAP天然氣管線一旦啟用,不但將可以降低土耳其對俄羅斯能源上的依賴,也會因為運輸行經土耳其而大幅提升土耳其在歐洲政治上的重要性,如此一箭雙鵰,對土耳其來說離實現成為區域強權的理想亦將不遠。能從能源合作上獲利的當然還有亞塞拜然,藉由土耳其路線將自產的能源銷售至歐洲,還能降低俄羅斯對自身的壓迫。

雖然在土耳其與亞美尼亞關係正常化的過程中,亞塞拜然或多或少有被出賣的感覺,但卡拉巴赫危機又喚起亞塞拜然對於土耳其的依賴性,與土耳其維持良好關係是亞塞拜然的唯一選擇,在「一個民族,兩個國家」的共識下繼續與土耳其維持緊密且友好的關係。

紅線為TANAP天然氣管線行經路線。 圖/維基共享圖
紅線為TANAP天然氣管線行經路線。 圖/維基共享圖

2012年亞塞拜然總統(左)與土耳其總統(右)一同出席「TANAP天然氣管線合作...
2012年亞塞拜然總統(左)與土耳其總統(右)一同出席「TANAP天然氣管線合作」會議。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2021年年底土耳其爆發里拉貶值危機後,受薪階級每個月領到的實質薪水直接跳水50...

血汗醫護的無望漂流?土耳其「第二波移民出走潮」

2022/05/03
2月28日,土耳其外交部長宣布針對俄羅斯軍艦,關閉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達達尼爾海峽,...

土耳其選擇與誰為敵?北約與俄軍的博斯普魯斯海峽三角形

2022/03/02
「當里拉暴跌、通膨失控,厄多安怎麼『一夜救里拉』?」圖片為1月3日,站在伊斯坦堡...

殺人式通膨怎麼活?土耳其「搶救里拉」的貨幣警世錄

2022/01/11
「既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也是土耳其最重要的小說家奧罕帕慕克涉嫌污辱國父凱末爾.....

帕慕克大戰凱末爾?文學與意識形態「侮辱土耳其」之爭

2021/12/07
圖為安卡拉排外暴亂中,手持武器攻擊敘利亞難民社區,意圖破窗打劫的土耳其暴動者。
...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2021/10/07
土耳其從7月28號開始,因為天氣乾燥炎熱加上從熱浪襲擊地南部中海沿岸城市,許多城...

厄多安的水與火之歌:救災先喝茶?土耳其極端氣候災難之夏

2021/08/20

最新文章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波蘭右翼政府向逃離戰亂的烏克蘭難民伸援手...

同為難民,兩種命運:為何波蘭只接納烏克蘭難民?

2022/05/18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根據國際法,不論是南北韓的特務們、或是遭綁架者,本來都應該在戰爭狀態結束後各自返...

南北諜報家家酒?遣返「北韓間諜」的韓國人道難關

2022/05/11
小馬可仕與薩拉以及他們背後所屬的家族就會因此一加一等於或大於二嗎? 圖/小馬可仕...

我們不是「威權笨蛋」?菲律賓選後撕裂的民主對話

2022/05/10
馬克宏雖然贏得大選、順利連任,但民粹主義陰魂不散,加上國內經濟與通膨危機的隱憂,...

法國選後難題:「失敗的馬克宏」能救通膨危機嗎?

2022/05/09
若小馬可仕(左圖)贏得了選舉,菲律賓歷史上 9 年的黑暗戒嚴時期與人權壓迫紀錄,...

重返恐怖政治的可能?菲律賓「威權復辟」選情Q&A

2022/05/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