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愛恨土耳其:南高加索的三國志

2016/05/04 陳琬喻

以亞美尼亞裔為主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衛軍,將坦克等各型重武裝部署在前線,「抵抗...
以亞美尼亞裔為主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衛軍,將坦克等各型重武裝部署在前線,「抵抗」亞塞拜然軍隊的「入侵」。衝突中,一名亞美尼亞裔的戰士扛著四把步槍,緩步地走向前線。 圖/美聯社

今年四月初,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之間傳出嚴重的軍事摩擦,導致三十多人死亡,衝突位於亞塞拜然境內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自治區」。該地區雖被劃分在亞塞拜然的管轄區內,居住的人民卻多為亞美尼亞人,而且由一個未被國際承認的「納哥諾卡拉巴克共和國」行使行政權。持續醞釀的種族摩擦,夾雜著分裂主義運動,終於引爆長達六年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戰爭」(1988-1994)。雖然在各方調停下以簽訂和平協議終止了戰爭,當地的武裝衝突卻不曾間斷。

然而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的不睦,也並非是造成該地區衝突不斷的唯一因素——土耳其在四月衝突發生的第一時間,表態支持其盟國亞塞拜然,其毫不避諱的立場,火上加油,不但未能化解衝突,更是加深了自身與亞美尼亞舊有心結。

綜觀土耳其的外交關係,土耳其與亞塞拜然的互動相當良好,雙方甚至有「一個民族,兩個國家」的共識。對土耳其來說,亞塞拜然就像中亞的一個小老弟。當年亞塞拜然從蘇聯中獨立出來時,土耳其就是第一個承認其主權的國家。站在亞塞拜然的立場來看,若能與土耳其聯手一方從東邊,另一方從西邊夾擊對付亞美尼亞將會易如反掌。因此,土耳其的支持對亞塞拜然有不小的影響力。

  

景色美如畫的舒沙(Shusha)是戈爾諾-卡拉巴赫的「首都」。 圖/歐新社
景色美如畫的舒沙(Shusha)是戈爾諾-卡拉巴赫的「首都」。 圖/歐新社

舒沙一處牆壁上彩繪著代表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國旗的紅藍黃三色。 圖/歐新社
舒沙一處牆壁上彩繪著代表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國旗的紅藍黃三色。 圖/歐新社

而緊鄰亞美尼亞的土耳其,本身就因為「1915亞美尼亞大屠殺」與亞美尼亞交惡許久,卡拉巴赫戰爭之際,土耳其更是在一旁虎視眈眈,趁勢利用地理位置的優勢,幫忙亞塞拜然壓制亞美尼亞。戰爭後,眼看亞美尼亞領土擴張,坐擁大部分的卡拉巴赫地區,土耳其開始對亞美尼亞一連串制裁,實施禁運、關閉雙方接壤的邊境並停飛所有往亞美尼亞的班機。但這波制裁並沒有持續太久,1995年起伊斯坦堡與亞美尼亞首都葉里溫的機場恢復航班。

兩國稍稍回溫的樂觀外交氣氛並不長久。四年後亞美尼亞總統卡恰良(Robert Koçaryan)上任,要求土耳其承認鄂圖曼時期土耳其對亞美尼亞進行大屠殺的事實,「1915亞美尼亞大屠殺」又再次成為兩國間最大、幾乎無解的外交障礙。

土耳其這一方,在正義發展黨(AKP)於2001年上台後推行「零問題」睦鄰政策,企圖與鄰國建立並維繫良好關係,但翻開地圖看看,亞美尼亞大概讓土耳其最頭痛、最難修復關係的國家了。2008年雙方皆釋出善意開啟「足球外交」,兩國總統先後以看足球比賽的名義互訪,嘗試拉近彼此的距離。運動牽起的交流似乎奏效,雙方領導人在2009年就關係正常化議題上,簽訂「發展關係協議」與「外交關係協議」。可惜的是,該兩項協議在亞美尼亞議會裡並沒有通過,卡關的原因仍舊是「1915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

雖然「1915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仍舊是土耳其與亞美尼亞雙邊關係寸步難行的大障礙,短期之內也不太可能有突破性的發展,但雙邊嘗試破冰的企圖心,亦逐漸變成亞塞拜然的一個外交隱憂。而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之間的紛爭,從卡拉巴赫戰爭之後懸至今日都未能獲得解決,也亞美尼亞無形之間也對土耳其跟亞塞拜然的雙邊關係,造成舉足輕重的影響。

1915年屠殺資料照:在鄂圖曼帝國境內,被清洗而斬首曝屍的亞美尼亞人。 圖/美聯...
1915年屠殺資料照:在鄂圖曼帝國境內,被清洗而斬首曝屍的亞美尼亞人。 圖/美聯社

一名亞美尼亞裔的婦女,正被遣送往「遣返營」的路上。1915年,一名被派駐土耳其的...
一名亞美尼亞裔的婦女,正被遣送往「遣返營」的路上。1915年,一名被派駐土耳其的德國軍醫Armin Wegner記錄下了亞美尼亞大清洗的資料照。 圖/路透社

Wegner的照片,記錄了被土耳其驅逐近敘利亞沙漠集中營的亞美尼亞人。 圖/路透...
Wegner的照片,記錄了被土耳其驅逐近敘利亞沙漠集中營的亞美尼亞人。 圖/路透社

距離1915的「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已過去一百多個年頭,國際上對於要以何種立場看...
距離1915的「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已過去一百多個年頭,國際上對於要以何種立場看待當年的悲劇,仍有存有許多爭議。對土耳其來說,當時在其轄境內桑命的亞美尼亞人,是在遷徙與驅逐過程中過世的,不應該被譴責為鄂圖曼政府的「種族滅絕」。圖/路透社

亞塞拜然從蘇聯獨立後已經歷四任政府,早年莫塔利柏夫(Ayaz Niyazi ogly Mutalibov)與埃其拜(Abulfez Elçibay)執政時期,亞塞拜然依然心傾西方國家與土耳其,直到1993年的上位的老阿利耶福(Haydar Aliyev)著手調整其外交政策,試著在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間尋求平衡。2003年接手執政的小阿利耶福(İlham Aliyev)雖然原則上承襲父親的外交政策,但因為西方國家所提供的協助仍不及亞塞拜然的需求,亞塞拜然開始倒向俄羅斯。2012年時俄羅斯出口武器的百分比中,亞塞拜然就獨占了百分之五,穩坐從俄羅斯進口武器的第五大國之位。

拉攏土耳其對亞塞拜然有地緣謀略的目的,而對土耳其來說,亞塞拜然除了有「一家親」的關係外,這個小老哥最吸引人的地方,還是在於天然氣的運輸。

目前雙方最重要的能源合作案是「土國跨安納多利亞天然氣管線」(Trans Anatolian Natural Gas Pipeline; TANAP),這條管線從亞塞拜然開始,經由喬治亞跟土耳其,運送亞塞拜然的天然氣至歐洲其他地區,路線總長1850公里。該合作案於去年開始動工,可望在2018年啟動運送天然氣,預計每年運送一百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至歐洲、六十億的至土耳其。

TANAP天然氣管線一旦啟用,不但將可以降低土耳其對俄羅斯能源上的依賴,也會因為運輸行經土耳其而大幅提升土耳其在歐洲政治上的重要性,如此一箭雙鵰,對土耳其來說離實現成為區域強權的理想亦將不遠。能從能源合作上獲利的當然還有亞塞拜然,藉由土耳其路線將自產的能源銷售至歐洲,還能降低俄羅斯對自身的壓迫。

雖然在土耳其與亞美尼亞關係正常化的過程中,亞塞拜然或多或少有被出賣的感覺,但卡拉巴赫危機又喚起亞塞拜然對於土耳其的依賴性,與土耳其維持良好關係是亞塞拜然的唯一選擇,在「一個民族,兩個國家」的共識下繼續與土耳其維持緊密且友好的關係。

紅線為TANAP天然氣管線行經路線。 圖/維基共享圖
紅線為TANAP天然氣管線行經路線。 圖/維基共享圖

2012年亞塞拜然總統(左)與土耳其總統(右)一同出席「TANAP天然氣管線合作...
2012年亞塞拜然總統(左)與土耳其總統(右)一同出席「TANAP天然氣管線合作」會議。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1910年法國邀請各國軍事觀察團一同在法國本土軍演交流的「皮卡第大演習」,前方手...

土耳其和法國的「政教分離」百年情仇:從西化導師,到文明對抗?

2020/11/12
「生而為女人,我應該感到抱歉嗎...?」 圖/法新社

我不想死的吶喊:退出女權公約?土耳其開倒車的「殺女」恐懼

2020/08/26
聖索菲亞大教堂的「守護者」Gli,已在教堂內外逡巡守護這座歷史宗教建築,將近15...

世界奇觀「改回」清真寺?聖索菲亞大教堂與土耳其的千年之爭

2020/07/15
是反恐?還是監控?夜巡者的職務任務,備受爭議。 圖/路透社

起死回生的黑夜執法人:土耳其「夜巡者擴權法」的維穩監控?

2020/06/23
在蓋齊公園抗爭中,於催淚彈煙霧中,被拖走的示威者。 圖/法新社

反目的大老同盟:蓋齊公園7年後...「土耳其之春」的平反謀算?

2020/05/27
全球疫情僅次於歐美嚴重的土耳其,日前一系列大動作外援捐口罩的「口罩外交」,看似充...

口罩打臉充胖子?土耳其「口罩外交」後的疫情暴走

2020/04/23

最新文章

世界朝東協傾斜?11月中,號稱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區域綜合經濟夥...

世界朝東協傾斜?史上最大自貿區RCEP的「低標大贏家」

2020/11/19
圖為福島縣南相馬市的原町火力發電廠,其周邊海域仍是受到福島核災影響的範圍,近年來...

「核災廢水好喝嗎」日本福島東電廢水案...風評被害的排放難題

2020/11/17
1910年法國邀請各國軍事觀察團一同在法國本土軍演交流的「皮卡第大演習」,前方手...

土耳其和法國的「政教分離」百年情仇:從西化導師,到文明對抗?

2020/11/12
亞塞拜然大量使用無人機進行深入打擊,並將戰果畫面公開在社群網路上,形成全球都可從...

高加索「無人機大戰」:無情擊潰亞美尼亞的新.機戰未來?

2020/11/10
不甘心的川普。雖然早有安排要啟動「驗票法律戰」。但就現在的情勢而論,複雜與難度並...

美選Legal High?川普「選舉無效之訴」的最後攻略本

2020/11/06
再璀璨、再爭議的政治巨星,最終仍會面臨「換代」的考驗,無論川普能不能勝選,關於共...

有你的將來?川普的共和黨與他們的「後川普時代」

2020/11/0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