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鏡頭,在翁山蘇姬對面——緬甸選舉紀實

2015/11/19 汪佳燕 Ann Wang

「你瘋了嗎?」

這是家人跟朋友聽到我搬到緬甸記錄選舉時的基本反應。

儘管每天長時間的工作很操勞,但能跟著翁山蘇姬上山下海跑競選,親手用我的相機記錄並見證緬甸歷史性的選舉,對這個年紀、來自台灣的我來說,一切真的太值得了。每天我都覺得自己與緬甸一樣,在改變、在進步、在被世界看見。

緬甸9月份正式進入競選階段,全國民主聯盟(NLD)主席翁山蘇姬展開為期兩個月的全國競選,而倡導民主的她無疑是這次選舉的重頭戲。

隨著競選行程的展開,我也踏上影像紀錄之旅。

9月初翁山蘇姬前往位於緬甸東部,一個與中國、泰國共享邊界,很令緬甸政府頭痛的區域——撣邦(Shan State)。撣邦由多個少數民族組成,歷史上曾擁有自己的皇室與政府,直至今日仍維持自己的傳統服飾、語言與文化。要求獨立的撣邦與以佛教文化為主、堅持維持統一的緬甸政府發生過多次衝突,雙方到現在還持續在作戰。

撇開撣邦紛亂的政治前景,光是當地特有的少數民族文化,如Pa-O族極具辨識度的黑色上衣、褲子與彩色頭巾的傳統服飾,對攝影師來說撣邦就是個非去之地。

翁山蘇姬領導的NLD在撣邦其實無多大作為,但由於緬甸政壇基本分成三大塊:全國民主聯盟、由軍人為首的執政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SDP),以及分散在緬甸邊界跟東部的少數民族黨派;若NLD無法拿下足夠席位,就必須與少數民族合作,才能對抗目前的執政黨。少數民族對翁山蘇姬來說,是無法不關心的一塊。

雖然我聽不懂緬語,但記得在台下拍攝撣邦民眾聽翁山蘇姬演講時的反應時,除了第一排的鐵粉外,大部分的聽眾很明顯地表露出納悶、不明白與不信任的神情。

因此,撣邦地區的開票結果也令人不感意外——贏家幾乎都是由當地少數民族組成的黨派。

除了撣邦,我也跟拍了翁山蘇姬10月份在位於緬甸西南邊,由穆斯林組成的若開邦(Rakhine Sate)的行程。坦白說,前往若開邦讓我蠻擔心自身的安全,因為這一區多年來常發生佛教徒與穆斯林的血腥衝突。祖先來自孟加拉、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慘遭屠殺,不少稍為富有點的羅興亞人因此搭上人口販子,乘船到其他國家尋求庇護。

對於緬甸境內穆斯林族群長期所承受的打壓,翁山蘇姬並未替他們聲張正義,就算在國際媒體的逼問下,她最多也只是表示緬甸是個發展中的國家,這個國家目前面臨許多問題,而羅興亞人只是其中的一項,並不值得多做解釋。

基於安全考量,翁山蘇姬在若開邦跑行程時,所安排的保鏢與志願者數量加倍,警局也派出便衣刑警隨時待命。維安的升級對我們攝影師來說是個噩夢。平時要拍這位傳奇女士,已經需要跟各方來的攝影大個兒搶位子,比誰的手肘硬,這下還要在保安人員的千手裡,匍匐前進,尋找空繫,捕捉那一瞬間。

競選期間我除了跟拍翁山蘇姬外,也參與了兩場執政黨舉辦的競選活動。與NLD的紅衫軍不同,執政黨的場子盡是一片綠海。由於在與緬甸同事、朋友聊天時,我可輕易察覺出一般民眾對執政黨的厭惡,因此當我看到11月8日選舉前幾天USDP的活動上依舊滿滿人潮,我感到非常驚訝。但仔細觀察卻發現,民眾都是一卡車一卡車地被載進會場,一經詢問,原來他們幾乎都是在與執政黨關係良好的工廠裡工作的員工,在老闆的命令之下前來的。

兩個月的競選期很快就結束了,緊接而來的是期待已久的選舉。

對在緬甸工作的媒體人來說,我們一直到投票日當天都還戰戰兢兢的,因為當日會發生什麼事,沒有人說得準——網路可能會斷線、電話可能被切斷、軍隊可能拿下緬甸、外國記者可能會被抓——再怎麼說緬甸都還處在對外開放的初級階段;以軍人為主的執政黨,仍舊握有權力。沒有人敢大意、掉以輕心。

依稀記得,我在投票日前一天與同事開會時,還為此大哭了一場。

選舉當天一切平安,NLD的支持者在不知道誰是贏家的請況下狂歡慶祝了兩個晚上。11月13日的開票結果確定了NLD在國會中過半數的席次,並擁有組成新政府的決定權;緬甸總統登盛(Thein Sein)已致電翁山蘇姬表示恭喜,美國總統歐巴馬也打了電話恭賀。

儘管選舉和平落幕,但不可忘記的是總統登盛要任職到2016年的3月才會期滿,屆時是否能有個和平公正的交接,這場戲還得再看下去。

回想投票日當晚NLD總部無人慶祝,每個人都謹慎以對,而已落居緬甸數個月的我,也不敢慶祝;儘管手機隨時保持有電狀態,萬一緬甸政壇發生突變,需要趕緊上街拍照,但心中擔憂的是,這會不會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文字攝影.汪佳燕 Ann Wang

<center><table width=
9月競選期間翁山蘇姬親臨少數民族聚集地撣邦(Shan State)© Ann Wang
撣邦的少數民族多有自己的文化與語言,多年來持續的與執政黨發生衝突,要求獨立未果。儘管2012年翁山蘇姬重返國會後,曾呼籲過通過法律來保護緬甸的少數民族,但此提案卻從未通過;至今NLD在撣邦並無多顯著的作為。翁山蘇姬若能贏得當地人的心,或許更能帶領國家邁進和平之路。

                                                               

<center><table width=
翁山蘇姬在撣邦的競選演講,聽眾一片茫然 © Ann Wang
為期兩個月的競選期,翁山蘇姬雖然上山下海跑遍全緬甸,但她強勢的作風讓黨凌駕於候選人——黨員是其次,選哪個黨才是最需要考慮的,是時候改變了、是時候選NLD了。選舉結束後,NLD拿下國會過半席次,但在撣邦幾乎全輸,這樣的結果似乎早可從當時台下聽講的撣邦聽眾,他們茫然且充滿不信任的表情中看出端倪。

                                                               

<center><table width=
穆斯林區的若開邦(Rakhine State)© Ann Wang
居住在若開邦的羅興亞人信奉伊斯蘭教,在緬甸這個以佛教為大宗的國家,長年為此受打壓,與佛教徒的流血衝突不曾間斷。10月份翁山蘇姬在這邊展開競選活動時,為安全考量特別增加保安的數量。

                                                               

<center><table width=
11月5日的記者會 © Ann Wang
選舉前四天,在一場聚集超過400位當地與國際媒體、總共持續三個多小時的記者會上,翁山蘇姬回答了50多個問題。其中,當被問到要如何在不能擔任總統的情況之下管理這個國家時,她自信滿滿地回道:「我會在總統之上(I will be above the president)。」

                                                                

<center><table width=
執政黨「聯邦團結發展黨」(USDP)的競選活動 © Ann Wang
競選車上高掛緬甸總統登盛(Thein Sein)的照片。他在11月13日的開票結果確定NLD在國會中過半數的席次後,便致電給翁山蘇姬,恭喜反對黨的勝選。

                                                                 

<center><table width=
依舊人山人海的USDP競選活動 © Ann Wang 
與NLD紅通通的競選場合不同,USDP的造勢場子一片綠油油。不少支持者是由親政府人士介紹,一卡車一卡車的載進現場。

                                                               

<center><table width=
選民在投票資格單茫茫字海裡尋找自己的名字 © Ann Wang
縱使這次緬甸的選舉被定調為是民主與和平的一大進程,但由於緬甸公民識別系統不甚完善,仍約有25%的選民因為在投票資格名單裡找不到自己的名字,因而失去投票資格。這25%絕大部分為在外打工的緬甸人、少數民族還有穆斯林。

                                                               

<center><table width=
一名穆斯林選民向媒體展示投過票的證明 © Ann Wang
選舉當天,投過票的選民都要將小指浸泡於油墨中,用以證明投過票了;這是一項預防選舉造假的措施。在多年的軍政府副統治下,緬甸媒體環境向來封閉,但過去這兩年已逐漸開放;而今年有不少國際媒體申請進入緬甸記錄選舉過程。

                                                               

<center><table width=
11月8日選後,開票亭的景況 © Ann Wang
一般民眾可在開票亭現場監督開票過程。由於緬甸民眾相當擔心政府會有做票行為,所以當天在各開票亭外,都可以看到民眾在門邊守著。但因為開票還是完全人工進行,因此需要一個禮拜才能全數開完。

                                                               

<center><table width=
如偶像一般的翁山蘇姬 © Ann Wang
對大部分的緬甸人來說,翁山蘇姬的地位非常的崇高,有如偶像或傳奇人物,能看到她本人一眼,幾乎可以說是夢想成真。然而對比撣邦少數民族聽演講時木然的表情,翁山蘇姬與其領導的NLD對緬甸境內的弱勢民族與信仰來說,究竟代表著什麼?

                                                                                                       




汪佳燕 Ann Wang

一名在男生堆裡求生存的攝影記者。台灣人,目前定居在緬甸。雖然常常沒水,沒電,沒錢(?),但這個開放中的國家有太多故事需要說,請持續關注我的作品。

▎作品網站:Ann W, the world and its people ▎Instagram: annwang077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香港警方大動作搜捕黎智英、搜索香港《蘋果日報》總部,引發全球關注。但唯獨在日本,...

周庭觸動的不協和音:日本社會如何集結「撐香港」?

2020/08/13
圖/美聯社

釣魚台111天暗潮:日本如何面對中國艦隊常滯的「尖閣問題」?

2020/08/12
截至2018年底,迪蓬–莫雷蒂的勝訴紀錄已超過140樁案件,為法國全境勝訴紀錄最...

狼爪權貴「王牌大律師」:法國司法部長的任命風暴

2020/08/04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

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丁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2020/08/03
お疲れ様でした。大統領閣下(辛苦您了,總統閣下)。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踏上日本哲道的「台灣大人」:李登輝...時代鑄造的多桑領袖

2020/07/31
於2010年成為前首相的安倍晉三,私人行程訪台,並與李登輝會面。 圖/聯合報系資...

李登輝與日本政壇:繼承者的指教...日本國家迷惘中的感情投射

2020/07/3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