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民主的勝利?那些被紅衫軍勝選蓋過的聲音

2015/11/13 周怡蘭

少數民族與女性掙扎的聲音被在紅衫軍勝利的嘶吼淹沒,究竟這場民主大選,是誰的民主?...
少數民族與女性掙扎的聲音被在紅衫軍勝利的嘶吼淹沒,究竟這場民主大選,是誰的民主?誰的勝利?圖/歐新社

11月9號的仰光國際機場一如往常地迎接著前來緬甸渡假,或洽商的外籍旅客和返鄉人潮,通關速度一樣緩慢,接機的人們貼著玻璃隔板興奮觀望著,安檢的X光一樣讓人感覺不踏實。要不是在液晶螢幕上看到全國民主聯盟(NLD)的旗海飄揚,我很難想像前一天剛從專制獨裁轉型的緬甸,正在用選票寫下歷史。

民主啊民主,走過貧窮和戰亂,等了大半世紀的緬甸人好不容易可以離民主再近一點。在此之前,也許大部分的緬甸人一輩子都沒有投過票;老一輩的則不會忘記25年前的今天,NLD在勝選之後被軍方宣告選舉無效,而翁山蘇姬也就此被軟禁長達20年之久。

其實緬甸人對選舉是不陌生的,陌生的是一個尊重民意的政府和自由公正的政治空間。

▎民主從來就不是理所當然

與競選期間的熱鬧相比,大選隔日的仰光城異常寧靜,少了插滿紅旗的三輪車競選車隊,社區樓下的政見宣傳繞口令不再,繽紛的電子花車也從街上消失了,剩下的只是凝滯的空氣,像要把時間凍住一樣。我坐在開往市區的計程車上,看著窗外的肅然,司機從頭到尾只說了一句: 「緬甸天氣很熱吧?」

可能是回鄉投票的緬甸人還沒回城吧,我心裡默想著。然而如此安靜的仰光城此時卻讓我莫名緊張了起來。

往年選舉後的動亂和軍方的強勢鎮壓,讓緬甸人對此次大選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即使翁山蘇姬領導的NLD贏得多數議會席位,但很難說當政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SDP)不會再次藐視選舉結果,重回軍人專政,畢竟血淋淋的歷史擺在眼前,2008年的憲法不但保障軍方擁有議會25%的非民選席位,更允許軍人在維護國家安全與穩定的前提之下重掌政權。

大選隔日的仰光城異常寧靜,少了競選期間插滿紅旗的三輪車競選車隊。圖/歐新社
大選隔日的仰光城異常寧靜,少了競選期間插滿紅旗的三輪車競選車隊。圖/歐新社

即使11月15日中選會才會確定最後開票結果,但截至今日(11月13日)由翁山蘇姬所領導的NLD已經占了中央議會的絕對多數,也代表著NLD所推舉的總統候選人將很有可能贏得明年初的總統選舉。然而在政權真正和平轉移之前,我們大家都說不準緬甸未來會走向何方,畢竟自 由民主對緬甸人來說從來就不是理所當然。

為了因應此次大選以及選舉後可能會產生的安全疑慮(如:暴動、犯罪、邊境衝突等),我所屬的辦公室早已決定選舉前後一個月不會舉辦大型活動,所有駐田野的外國同事都被召回仰光,一套與選舉安全有關的SOP也傳達給各個分辦公室,警示著大家不要靠近群眾聚集地,如何避免被綁架或攻擊;有外國同事甚至已經收到駐外使館的緊急疏散計畫。許多店家拉下鐵門,百姓們嚴陣以待,儲好存糧、買足飲用水,就擔心1990年的歷史重演。

▎被邊緣化的女性和少數族群

當各國媒體急著宣告NLD的勝選,觀選團也對緬甸世紀大選的平和、公正、公開表達贊許、當翁山蘇姬站在旗海上說著緬甸需要改變,很多人可能不會去質問為什麼占了緬甸人口總數51.8%(來源:2014年緬甸人口普查)的女性,卻在全國和地方議會上只有不到5%的席位;而無論選舉結果如何,議會裡可能不會有任何一位穆斯林代表,即使穆斯林族群是緬甸境內除了佛教之外,最主要的少數宗教信仰之一。而戰亂的邊境如Shan、Kachin、Kayah等省份的部分地區,甚至因為安全考量無法投票,更不用提那些根本不被國家承認為緬甸公民的羅興亞族,和無家可歸的難民們。

一位羅興亞族的選民手持具身分證明的投票通知單。圖/歐新社
一位羅興亞族的選民手持具身分證明的投票通知單。圖/歐新社

傳統文化與宗教信仰讓緬甸的男人與女人們一直以來,都被賦予差異化的角色分工與社會期待:好的女人是主內的養育者,與柴米油鹽醬醋茶為伍;好的男人是主外的經濟來源,可從事粗重工作並扮演保護者的角色。男人不僅是一家之主,他在公共事務上也往往比女人有較大的決策權,在與宗教文化相關的節慶祭祀活動上,女人也往往是處於負責烹飪與清掃等輔助性,而非領導性的角色;性別差異所衍生出的不平等在廣大的緬甸農村更是明顯。重男輕女的價值觀也限縮了女性在接受教育、職能訓練、經濟發展上的機會,而這樣不對等的結構更是讓女人在政治參與上阻礙重重。女性候選人在本次中央和地方議會選舉只占了不到15% (來源:緬甸中央選舉委員會)的比例,而現任三十多個部會首長之中也只有兩位女性,無法服役的女性也自然被排除於軍人獨占的25%席次之外。

除了女性之外,緬甸的少數族裔和穆斯林也是這次選舉中被忽略的聲音之一。種族多元的緬甸擁有至少135個民族,其中以位於中部的緬族為大宗,其他少數民族則多分佈於邊境,比如東南方的Kayin、東部的Shan、北部與中國接壤的Kachin,以及西南邊住了許多穆斯林族群的Rakhine Sate。 他們不論是在長相、衣著、語言、宗教信仰,和文化價值上都和緬族很不相同。半世紀以來這些邊緣省份不只處於發展的邊陲地帶,還要面對政府軍與反抗勢力的連綿戰火,戰爭的代價就是低度的社經發展和人民對參與政治的恐懼。此次大選,二十多個少數民族政黨組成聯盟(Nationalities Brotherhood Federation),為的就是能在以軍人為首的USDP和翁山蘇姬領導的NLD的夾攻之下,取得一定席次,與兩大黨籌組聯合政府。然而這樣的冀望很有可能要落空了。

票已開了大半,但直至昨天為止註1,少數民族政黨卻只在498可民選的中央議會之中拿下八席。翁山蘇姬在競選期間勤跑邊境的策略似乎奏效,人們相信緬甸會因為NLD的執政而離民主和自由更近一步。比起批著文人衣裝的執政黨,頂著諾貝爾和平獎光環的翁山蘇姬可能更有機會讓緬甸重拾昔日的繁榮與驕傲。

然而,從頭到尾對羅興亞人所遭遇的苦難選擇沉默的翁山蘇姬,以及未推派半個穆斯林參選人的NLD要怎麼帶領緬甸走向真正的民主仍是一個未知數。

誰的緬甸?誰是緬甸人?這個問題在過去已被問過無數次;誰的民主?誰的勝利?大選過後迢迢民主之路才正要開始。

羅興亞族婦女與她的孩子居住在坐落於西緬甸的穆斯林難民營(ThetKelPyin ...
羅興亞族婦女與她的孩子居住在坐落於西緬甸的穆斯林難民營(ThetKelPyin Muslim refugee camp);他們是這次激情的大選裡最無法發聲的一群人。圖/歐新社。

▎備註

註1:

緬甸大選投票日於11月8日結束, 中選會已分批公布部分選票結果,將於11月15日公布最終結果。有關開票最新進度,請參考Myanmar Times:來源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LGBT 照亮仰光周末夜: 跨界、人權、與歸鄉的緬甸人

這裡很安全, 這裡沒有穆斯林…

周怡蘭

目前暫居緬甸從事發展援助工作,只為了一圓光腳踩草地並且每天都可以穿得很民俗風的小小夢想。受過國際關係和發展學的訓練,因著對人與離散經驗一份特別的興趣而最終把關注放在移民、族群、與疆界之間碰撞之後而產生的那些人那些事。喜歡思考、思辨、與陌生人閒扯瞎聊,書寫尤其關心人的能動性與離散經驗,也涉獵性別、文化風俗、政經議題等,更不忘記錄下南洋生活的鄉野奇談及生活瑣事。 部落格:「Yi Lan’s 歲月靜好」

作者文章

緬甸不同等級的公民領有不同顏色的身分證:粉紅色、綠色、藍色,上面還會有註明種族、...

非我族類,緬甸永遠的次等公民

2017/03/31
圖/路透社

中緬邊界尋訪, 撣邦的戰地微光

2016/04/14
眉苗皇家公園是觀光客在眉苗的必訪之地。
 photo credit:Paul ...

交錯英殖光影:我的緬甸眉苗紀行

2016/02/25
少數民族與女性掙扎的聲音被在紅衫軍勝利的嘶吼淹沒,究竟這場民主大選,是誰的民主?...

民主的勝利?那些被紅衫軍勝選蓋過的聲音

2015/11/13
2015年8月,緬甸史上最嚴重的大淹水不只占據了國際新聞版面,因為暴雨帶來的大水...

百年一遭淹大水:天災,讓緬甸從孤立走向國際

2015/10/27
我們總是忘了去追問事件背後的原因,然後我們在念兩句、嘆口氣,轉個身後,又是自己的...

難民?移民?生與死的分際

2015/10/15

最新文章

台灣加密貨幣交易所 XREX 透過區塊鏈金融犯罪調查師陳梅慧的追蹤,試圖揭露「創...

追蹤「創意私房」不法資金:導讀XREX區塊鏈金融犯罪調查Q&A

2024/04/15
這回南韓國會選舉,李在明所領軍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簡稱民主黨),囊括了300席的...

南韓選後觀察:跛腳的尹錫悅 vs. 大勝卻官司纏身的進步派領袖們

2024/04/12
製圖/楊虔豪

南韓國會選舉:執政黨為何慘敗?尹錫悅惹怒民怨的多重風暴

2024/04/11
英國歷史上,國會議會曾經允許將藐視國會者關在國會鐘塔裡,但上次發生已是1880年...

「做事」與「作秀」至少擇一:英美國會調查權的制度與省思

2024/04/09
曾出版《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資本與意識形態》等熱銷名著的經濟學家皮凱提,與漫畫...

導讀《資本與意識形態》漫畫版:穿越200年家族致富故事,讀懂經濟學議題

2024/04/08
馬航MH370失蹤十年,馬國官方的種種行徑令外界難以信任。 圖/美聯社

馬航MH370失聯10年:航空史最大謎團與官僚怠惰的荒謬事紀

2024/04/0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