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伊朗前國腳加富里被捕:不許發聲抗爭的國家級警告?

2022/11/25 轉角24小時

現年35歲的加富里是伊朗最著名的足球員之一。 圖/Twitter
現年35歲的加富里是伊朗最著名的足球員之一。 圖/Twitter

【2022. 11. 25 伊朗】

伊朗前國腳加富里被捕:不許發聲抗爭的國家級警告?

文/賴昀

「支持抗爭的伊朗前國腳被捕,政府對世足國家隊的殺雞儆猴?」前伊朗足球國家隊成員加富里(Voria Ghafouri)24日在伊朗無預警被逮捕,罪名包括「散布反政府宣傳」、「支持抗爭」和「破壞國家隊聲譽」。加富里是庫德族人,經常對伊朗政治做出直言不諱的批評,包括呼籲停止鎮壓庫德人、也曾抨擊伊朗的「對抗式」外交政策。伊朗國家隊在21日的首場世足賽開場時,全員閉口不唱國歌,以此抗議政府在國內的血腥鎮壓,因此加富里被捕,也被外界解讀是伊朗政府對正在比賽的國家隊球員發出警告。

伊朗國內自9月起,即因一名庫德族女性阿米尼(Mahsa Amini)遭道德警察拘捕、3天後猝死而引爆全國範圍的大規模抗爭,《IRNA》報導指出加富里支持被當局稱為「暴徒」的抗爭者,此外在半官方的塔斯尼姆通訊社(Tasnim)則報導加富里「侮辱」伊朗國家隊;在兩家官方背景的通訊社中,皆提及「散布反政府宣傳」。

現年35歲的加富里是伊朗最著名的足球員之一,現效力伊朗國內俱樂部Foolad Khuzestan,是球隊隊長,也曾在過去的10年內多次披上國家隊戰袍,包括入選2018俄羅斯世界盃預備隊。在加富里被捕之後,Foolad Khuzestan俱樂部主席加沙斯比(Hamidreza Garshasbi)便宣布辭職,辭職原因未對外公開。

本屆世界盃加富里完全被排除在國家隊之外,令許多伊朗球迷感到意外,有球迷認為是年齡因素,但也有聲音懷疑與加富里的政治表態有關——《美聯社》報導,加富里在阿米尼死亡後,和許多支持抗爭的民眾一樣,向阿米尼的家人表達同情、以及呼籲政府停止鎮壓伊朗西部庫德地區抗議阿米尼之死的庫德族人。對於外界懷疑加富里被政治報復而未能進入國家隊,伊朗官員並未回應媒體的詢問。而此次加富里被捕,也被《Alarabiya News》《衛報》《華盛頓郵報》等外媒視為當局對包括國家隊在內,伊朗足球員的警告。

加富里(右)2019年為伊朗國家隊出戰亞足聯。 圖/美聯社
加富里(右)2019年為伊朗國家隊出戰亞足聯。 圖/美聯社

過去加富里就曾數度槓上伊朗高官,除了曾批評伊朗採「對抗性」外交政策,結果導致國際制裁外,在2019年2月時,時任伊朗外長札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公開表示,「我們為保護巴勒斯坦、黎巴嫩、葉門和敘利亞人民而承受壓力,感到自豪」,而加富里在個人Instagram上對此砲轟回應,「不是你有壓力,是老百姓在承受壓力」,其後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Masoud Khamenei)發表聲明,聲明中寫著「某些受益於伊朗和平與安全的人,享受著他們的工作和最喜愛的運動,卻反咬養活他們的那隻手」。

哈梅內伊聲明中的這段話,在伊朗國內外被解讀為針對加富里而來——就在哈梅內伊發出聲明後的同一天稍晚,加富里就被體育和青年部召見,要求他解釋自己批評札里夫的言論。

此外,加富里也曾多次聲援呼籲女性進入體育場館觀看球賽的權利——2019年,一名19歲伊朗女性霍達亞里(Sahar Khodayari)喬裝成男性,入場觀看她支持的國內球隊Esteghlal的比賽,違反伊朗禁止女性觀賽的規定,遭伊朗法院告知或將判處6個月監禁。她結束聆訊後便在法院大樓外自焚,其後不治身亡。當時身為Esteghlal隊長的加富里便藉由發放Esteghlal的藍色球衣,用以紀念和聲援被稱為「藍色女孩」的霍達亞里。

加富里(左)在效力伊朗國內球隊Esteghlal時擔任隊長,曾透過發放球隊藍色球...
加富里(左)在效力伊朗國內球隊Esteghlal時擔任隊長,曾透過發放球隊藍色球衣,聲援伊朗女性入場看球的權利。 圖/美聯社

在2021年,伊朗爆發一起針對女球迷的暴力事件,加富里隨即評論此事,表示:「作為一名足球運動員,在我們的母親和姐妹被禁止進入體育場的時代踢球,我確實感到羞辱。」後來在2022年,伊朗終於解除長達40年的女性禁入球場法令,當年度8月25日,在第一場允許女性球迷入場的Esteghlal比賽中,全場的女性球迷不斷為加富里歡呼——然而當時的加富里,已經被球隊拒絕續簽2023年的合約,當時即被伊朗球迷和媒體懷疑是出自政治因素。

事實上,在卡達世足賽開幕之前,已有許多伊朗民眾去信請求國際足總(FIFA)禁賽伊朗,雖然FIFA以「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原則拒絕制裁,但伊朗國家隊在國內已經飽受抨擊,民眾不滿他們對阿米尼之死和無數抗爭者遭遇的血腥鎮壓保持沈默,反而仍披上國家隊戰袍,讓當局有了「體育洗白」(Sportswashing)的機會;賽前伊朗隊晉見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還有球員向萊希鞠躬,使得民怨更加沸騰、許多伊朗球迷表態不願支持伊朗隊。

在對戰英格蘭的比賽開場前,伊朗球員閉口不唱國歌,以沈默表示抗議,導致伊朗國家電視台趕緊切掉畫面,此外場內球迷呼喊抗爭口號、以及狂噓自家伊朗隊的聲音,也都在轉播中被消音;而伊朗隊在比賽中遭到英格蘭隊以6:2血洗,伊朗國內親政府的強硬派媒體便將慘敗歸咎給抗爭者,例如《Kayhan》表示國家隊被國內外的「叛徒」用心理戰擊潰、另一家媒體《Vatanemrooz》則報導看轉播的抗爭者在英格蘭進球時大聲歡呼。

11月21日伊朗在世足出戰英格蘭,開賽前國家隊全員閉口不唱國歌。 圖/路透社
11月21日伊朗在世足出戰英格蘭,開賽前國家隊全員閉口不唱國歌。 圖/路透社

加富里並不是近期唯一一位因阿米尼之死抗爭,而被當局針對的運動員——出戰卡達世界盃的前鋒阿茲蒙(Sardar Azmoun)曾在網路上聲援抗爭,結果在國家隊總教練奎羅茲(Carlos Queiroz)力保求情下,才隨球隊抵達卡達。

此外,自9月抗爭爆發以來,伊朗政府已經逮捕了柏魯曼(Parviz Boroumand)、馬尼尼(Hossein Mahini)、阿利亞斯加里(Hamidreza Aliasgari) 和戈爾默罕默迪( Yahya Golmohammadi)等多位批評當局的退役及現役國家足球代表隊球員,已退役的前國腳卡里米(Ali Karimi)和代伊(Ali Daei)也都因聲援抗爭者,受到當局抨擊。

10月時,伊朗攀岩運動員雷卡比(Elnaz Rekabi)在南韓參加國際賽時,並未戴上伊斯蘭女性頭巾,被伊朗民眾視為聲援抗爭之舉,在回國時受到抗爭者熱情擁戴。《美聯社》報導,雷卡比回國之後,在國家電視台的訪問中表示自己是「忘了戴頭巾」,但因伊朗當局經常播放國內異議人士「被自白」的影片,許多人懷疑雷卡比遭到施壓。另外,11月時伊朗沙灘足球國家隊在一場對巴西的國際賽取勝後,一名隊員做出剪掉頭髮的手勢——這是伊朗抗爭者最常見的抗議動作之一,伊朗足協已經威脅要做出懲處。

 圖/Twitter
圖/Twitter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作者文章

踢入致勝球後慶祝的日本隊。左起:三笘薰、田中碧、前田大然、鎌田大地。 圖/法新社

藍武士永不言敗:日本隊踢贏西班牙「打破世界盃魔咒」

2022/12/02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最新文章

踢入致勝球後慶祝的日本隊。左起:三笘薰、田中碧、前田大然、鎌田大地。 圖/法新社

藍武士永不言敗:日本隊踢贏西班牙「打破世界盃魔咒」

2022/12/02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