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伊朗埃溫監獄暴亂:延燒的頭巾抗爭與被關的禁片導演

2022/10/17 轉角24小時

左圖為事發的埃溫監獄,右圖為被關押在埃溫監獄的伊朗著名禁片導演潘納希,他在200...
左圖為事發的埃溫監獄,右圖為被關押在埃溫監獄的伊朗著名禁片導演潘納希,他在2006年獲得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 圖/法新社、美聯社

「濃煙滾滾...感覺我們就像在看一場戰爭電影...」伊朗首都德黑蘭北部的埃溫監獄(Evin prison)在10月15日(星期六)發生火災,頻頻傳出爆炸聲、反政府口號聲以及槍聲,這一場混亂最終導致4名囚犯死亡,61人受傷。一直以來,埃溫監獄因關押異議份子和政治犯而惡名昭彰,如今隨著22歲阿米妮之死的頭巾抗爭運動進入第五週,監獄也爆發混亂——這也讓當地社運人士認為社會上的示威抗爭或許已經擴散影響到監獄,且已經超越政府的控制範圍,儘管當局否認監獄的騷亂與抗爭有任何關係。

埃溫監獄在1972年建造,座落於德黑蘭北部埃溫區的阿勒布爾茲 (Alborz) 山腳下,內部結構主要分成行刑場、法庭,以及各別關押男女的囚室,監獄四周戒備森嚴,被電鐵絲網和雷區圍繞。綜合《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報導,週末的騷亂始於關押金融犯罪囚犯的監獄第6區和第7區,兩區的囚犯發生爭執,其他囚犯趁亂放火焚燒,也有囚犯試圖逃跑而引爆雷區,騷亂最後也蔓延到其他關押政治犯和異議份子的囚室。

其中在關押女性的囚室裡,一些女囚犯撞破大門,進入工作人員的區域,隨即高呼反政府口號。一位在8個月前剛從埃溫監獄出獄的人權倡議家Atena Daemi引述其他囚犯親屬的說法,指出獄警警告這些高呼口號的女囚犯趕緊回到囚室,否則就會被殺。接著,獄警也開始發射催淚彈,並且投擲「類似手榴彈的東西」,在濃煙密佈的室內裡,有些女囚犯也表示看到手持步槍的警衛正在用激光器瞄準她們。不過所幸女囚犯們最終安全,但有些人因為吸入大量的催淚瓦斯,導致呼吸急促和眼睛灼熱。

監獄內的騷亂、爆炸聲、口號聲、槍聲以及滾滾濃煙,同步引發監獄外的民眾關注。

埃溫監獄周圍即是住宅區,一位居住在附近的民眾就匿名告訴《紐約時報》,從15日一早就已經聽到槍聲,時至晚上9點也還能聽到槍聲,接著就傳來巨大的爆炸聲,導致附近許多房屋的窗戶都被震碎,同時也還能聽到有人高喊「獨裁者去死」。根據「伊朗人權」(Iran Human Rights)在Twitter上傳的影片也可以看到,民眾聚集起來封鎖通往監獄的道路,防止安全部隊進入。一位在附近的22歲大學生就形容,「感覺我們就像在看一場戰爭電影。」

10月15日,示威者聚集在通往埃溫監獄的路上。 圖/法新社
10月15日,示威者聚集在通往埃溫監獄的路上。 圖/法新社

圖為火勢撲滅後的埃溫監獄。 圖/法新社
圖為火勢撲滅後的埃溫監獄。 圖/法新社

這一場監獄騷亂在16日(星期日)告一段落,伊朗官方通訊社表示已經控制局面,且強調整起事件與阿米妮之死的頭巾抗爭毫無關係。然而,兩者是否存在關係難以驗證,包括騷亂為何發生、是誰開始放火焚燒目前也無具體說法——尤其伊朗當局在全國示威潮爆發後封鎖網路、導致資訊難以流通——不過從各大外媒引述當地人權份子、囚犯家屬以及目擊者等人的說法,他們普遍認為這是示威活動已經延伸到監獄的現象,《華爾街日報》也形容這反映了一場「無大台的運動」(leaderless movement)已經超過當局所能控制的範圍。

事實上,這一場騷亂發生在戒備森嚴的埃溫監獄裡,相當罕見。《紐約時報》指出埃溫監獄由伊朗情報部門和伊朗革命衛隊管理,過去因對囚犯施以酷刑而惡名昭彰,例如一位擁有加拿大和伊朗雙重國籍的環保社運份子埃馬米(Kavous Seyed Emami)於2018年在獄中離奇死亡,美國也在同一年宣佈制裁埃溫監獄。這一座監獄不只關押罪犯,也關押異議份子、政治犯和外籍囚犯等,許多伊朗著名的人權份子、記者、學生,包括著名國際導演潘納希(Jafar Panahi)都正在埃溫監獄裡服刑。

今年62歲的潘納希是伊朗著名電影導演,首部劇情長片《白氣球》在1995年拿下坎城最佳新導演。從其電影創作來看,他因執導一連串針砭伊朗時弊的電影而被當局盯上,多部在國際影展上獲獎的電影也成了伊朗禁片。伊朗當局在2010年逮捕潘納希,指控他「危害國家安全」和「實施反對伊斯蘭共和國的宣傳」,判刑6年,且在20年內禁止拍攝電影、寫劇本、接受媒體訪問和離境。最終在國際強烈的批評和施壓之下,伊朗當局在2011年釋放潘納希,不過維持20年不得拍攝電影的禁令。

不過關鍵在於,儘管被規定不能拍攝電影,潘納希從2010年到現在依然持續產出。2010年,在潘納希被逮捕入獄到宣佈判決之前,他將鏡頭瞄向自己,以非常隱密的的方式,用手機記錄了他在等待判決期間的公寓生活,完成了他被禁後的第一部影片《這不是電影》(This Is Not A Film)——這部電影之所以可以公諸於世,全靠他把隨身碟藏在蛋糕裡,最後偷渡成功。2013年,潘納希因《好戲不散場》(Closed Curtain)拿下柏林最佳劇本獎,也在兩年後成功以《計程人生》奪下2015年柏林影展金熊獎。

圖為2015年,潘納希成功以《計程人生》奪下2015年柏林影展金熊獎。因為潘納希...
圖為2015年,潘納希成功以《計程人生》奪下2015年柏林影展金熊獎。因為潘納希被限制出境,當時由他的姪女代為領獎。 圖/美聯社

10月6日,被拍到要向示威者開槍的伊朗警察。 圖/法新社
10月6日,被拍到要向示威者開槍的伊朗警察。 圖/法新社

過去幾年間,潘納希以繼續拍電影的方式一再挑戰當局底線,最終在今年7月再度被逮捕,關押在埃溫監獄裡。事件起因為伊朗西南部的住商大樓在5月倒塌,造成43人喪命,民眾要求無能官員為此負責,而遭警方鎮壓。為此,包括潘納希在內的伊朗電影工作者參加並且簽署了反警察暴力的訴求,這一些電影工作者陸續遭逮捕————潘納希隨後也被捕,遭判處6年徒刑。

此次的監獄騷亂,潘納希也受到波及。其妻子在事後聯繫上潘納希,潘納希指出當局向他發射催淚彈,再加上火災的發生,這一切都讓他覺得「這是他一生中最糟糕的時刻。」儘管如此,潘納希的狀況目前一切良好。

或許,誰也沒料到9月引爆的頭巾抗爭會持續至今,掀起了自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當局面臨的最嚴重挑戰之一。9月13日,22歲的女性阿米妮因戴頭巾方式被認為不符當地服裝規定,遭道德警察逮捕拘留,並在9月16日疑似被毆打昏迷後喪生,事件隨即引發全國示威抗議潮,民眾訴求已經從「抗議服裝規定」升級到「推翻政府」。目前,監獄騷亂雖然已告一段落,但監獄外的示威遊行還在持續。在防暴警察的部署之下,部分地區的大學在週日仍舉行示威活動,《法新社》指出德黑蘭一所大學的學生也高呼口號:「伊朗變成一座大監獄,埃溫監獄已成為一座屠宰場。」

伊朗人權組織統計,截至10月12日,示威抗爭已經有201人死亡,包括23位未滿18歲的兒童。而隨著政府越強力的鎮壓,民眾的反抗也愈發激烈,至今沒有趨緩的趨勢,且人民的反抗也終將以不同形式、不同管道持續反撲——就像這一場監獄騷亂,就像潘納希不顧禁令不斷拍片,就像蛋糕裡的那一支隨身碟——這場抗爭不會僅是一場戰爭電影,而是伊朗重要的歷史紀錄。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選擇戴頭巾的自由?伊朗與法國兩種極端的「頭巾政治學」

自由神曲《Baraye》:伊朗示威點燃的「革命國歌」

作者文章

踢入致勝球後慶祝的日本隊。左起:三笘薰、田中碧、前田大然、鎌田大地。 圖/法新社

藍武士永不言敗:日本隊踢贏西班牙「打破世界盃魔咒」

2022/12/02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最新文章

踢入致勝球後慶祝的日本隊。左起:三笘薰、田中碧、前田大然、鎌田大地。 圖/法新社

藍武士永不言敗:日本隊踢贏西班牙「打破世界盃魔咒」

2022/12/02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回應

Top